转运六零末 第83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你是不是想家了?”谢怀礼确实感觉到妻子有点小情绪,她又是孕妇,不能忽视,所以他就想追根究底问清楚。

    听到丈夫继续追问,林怡秋倒是没有瞒着,她问了句:“怀礼,你说我是不是不如弟妹讨喜啊?”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谢怀礼知道妻子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为什么突然说出这种话。

    “你看我做菜不如弟妹好,长相也不如她好看,还不如她会生孩子,我还进门比她晚,我看奶奶好妈都比较喜欢她。”林怡秋到底把心底的话跟丈夫吐露出来。

    其实,平时她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多心,可能是因为孕期的关系,她的情绪有点敏感。林怡秋感觉到自己在婆婆和太婆婆面前不如弟妹讨喜,心里有点不自在。

    “你也说了,你比弟妹进门晚,咱俩还一直在部队住着,自然不如弟妹和奶奶处得时间长,感情深;可我见你跟妈不是相处的挺好吗?你用不着多心,奶奶和妈都不是难相处的人,她们都不嫌弃弟妹是乡下人,更不会嫌弃你。”

    不得不说,谢家的男人都对媳妇不错,谢怀礼听出妻子情绪不对,连忙安慰她:“你有你的长处,用不着跟弟妹比较。要说起来,你的工作可是比弟妹好。她现在在家看孩子,连个工作都没有;你可是个医生,难道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

    林怡秋听到丈夫的话,总算是脑子转过弯来,她自己也觉得好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老是多愁善感,我以前不这样的。”

    谢怀礼把手放到妻子的肚子上,笑着说:“肯定有是这个小家伙的原因。”

    谢怀谦若是知道大哥大嫂的谈话,肯定对他们的话嗤之以鼻。怎么,看不起他媳妇咋的?

    谢怀谦在周家村住了这么久,说话经常带上村里人说的词语,比如“媳妇”,还有“咋的”。

    当然,他不可能知道大哥大嫂的房话。

    谢怀谦和周娇抱着双胞胎进屋后,先哄双胞胎睡觉。俩小子入睡很,脱下衣服,躺进被窝,还没有五分钟就睡着了。

    周娇给儿子掖好被角说:“明晨和明宇都玩累了,这么就睡着了。”

    “娇娇,你累不累啊?今天你可是做了一整天菜,立了大功。”

    一大家子的饭菜,都靠媳妇做,谢怀谦见了也是心疼,所以他尽量在旁边搭把手。以前没结婚时,他可是很少进厨房的。

    第103章

    “累不累的我也得做啊。奶奶年龄大,妈不会做菜,嫂子怀孕了,我不做谁做?”周娇能认清现实,觉得这种情况下,没必要埋怨家人,大过年的,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

    再说别人也都帮忙了,又不是让她一人在厨房里干活,她有什么好埋怨的。反正这种情况一年不过一两次,凑合着就过去了,用不着太较真。

    怕这话让丈夫多想,周娇补充一句:“爷爷和奶奶一直帮咱们看孩子,我记着他们的情呢,多做点活也没啥。”

    “那是,我媳妇多么通情达理,谁都比不上。”谢怀谦凑到媳妇身边,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去,就你会哄我。”虽然周娇这么说,但她挺知足的。

    她知道怀谦是心疼她,也是怕她觉得委屈,才问这事。但是对于周娇来说,怀谦的理解比什么都重要。

    “我可不是哄你,真是心疼你,你哪里累着了,我给你按按?”谢怀谦说着就想上手给媳妇按摩。

    “年纪轻轻的,干着点活还能累着?又不是下地干农活,我哪有那么娇气,不用你给我按。”周娇拒绝了。

    她还真不习惯别人给她按摩,力道重了,她怕疼;力道清了,她怕痒。

    “不用我给你按摩?那我伺候你洗脚,公主殿下,请吧?”谢怀谦做了个请的姿势,怪模怪样的,惹得周娇轻笑出声。

    “还公主殿下,我还皇后娘娘呢?这要是让外人听到,还不得批判咱俩?”周娇忍着笑说。

    “这是咱们夫妻之间的情趣,哪能让外人知道,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啊?”

    小两口撒完狗粮,就去卫生间洗漱。两人之间的气氛甜蜜蜜的,能甜的齁煞个人。

    大年初一这天,谢怀谦要带媳妇和孩子出去拜年。

    谢怀谦穿了一身板正合体的山装,这衣服穿在俊逸的他身上,看上去更是帅气。

    周娇上身穿驼色呢子大大衣,底下配条合体的黑裤子,看着青春洋溢,一点都不像俩孩子的妈。

    双胞胎上身穿着红色的盘扣唐装,底下配着跟妈妈一样的灯芯绒黑裤子,外面披着大红斗篷,就像两个红灯笼一样,喜气洋洋的,让人看了忍不住爱得不行,被长辈们挨个抱着亲了亲。

    一家四口打扮得极为出众好看,一起出去拜年。

    “爷爷,我们出去拜年了。”谢怀谦临走时给家里说了声。

    谢爷爷满意地看着一家四口,嘱咐说:“去吧,早点回来,别冻着明晨和明宇。”

    “大哥,我们先走了的,等会你带嫂子出去拜年吧。”谢怀谦还跟大哥打了招呼。

    一般家里的小辈会凑到一起给别人家拜年,可是林怡秋怀孕嗜睡,现在还没起呢,谢怀谦一家走走收拾利落,所以他们就先去拜年了。

    谢怀礼看不惯弟弟得意的样子,忍不住说:“去吧,看你那得意样,我看你是想出去显摆吧。”

    “我儿子多可爱啊,媳妇又漂亮,让那些碎嘴的人眼馋去吧!让他们看看,咱就算到了农村,混得也不差。”谢怀谦说。

    谢怀谦跟周娇结婚时,大院里有不少人等着看他的笑话,笑话他找了个农村姑娘当媳妇。

    这不,他趁过年带漂亮媳妇和双胞胎儿子出去露个面,看谁还能说他脑子不好使,竟然找个农村媳妇回来?

    谢怀谦带着媳妇孩子出了门,谢爷爷说:“这孩子看着挺稳重的,我还当他不在乎那些闲话呢。”

    谢怀礼回应:“他不是不在乎,是想混出个样子来,打某些人的脸。”

    不说别人,唐家是最看不上谢怀谦找农村媳妇,唐家肯定认为唐倩好,起码比农村姑娘好,可谢怀谦不喜欢唐倩,却找了个农村姑娘,唐家肯定不乐意,正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出了屋门,周娇问:“我是不是给你丢脸了?”

    谢怀谦连忙说:“你哪里是给我丢脸,是给我长脸了。如今咱日子过得和美,说明你一点不比城里姑娘差,用不着在乎他们的看法。”

    “我才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反正咱在这里住不了几天,管他们说什么呢,我是在乎你的看法。”

    “对,就应该这么想。我的看法就是,我非常满意有了你们娘仨。”谢怀谦又趁机表白一回,“走,拜年去了!”

    谢怀谦抱着明晨,周娇抱着明宇,两人准备挨家挨户拜年。

    大年初一这天早晨,老一辈起得都早,他们得早早起来等人过来拜年。年轻人一般吃完饺子,给家里长辈拜完年,就出来到相熟的人家拜年。

    一家四口刚出了大门,就看到走过来的汤立民。

    汤立民看到萌哒哒的双胞胎,立马过来对周娇说:“嫂子,让我抱着孩子吧!对了,他是明晨还是明宇?”

    周娇把孩子递给他,“你抱的是明宇。”

    “你不跟我说,我可认不出来。”汤立民说完,又问:“谦哥,嫂子,你们是去拜年吧,咱们一起?”

    往年这哥俩儿都是一块拜年,路上遇到别的朋友,也会凑到一起拜年,很就凑成呼啦啦的大部队,去了这家去那家。

    “那就走吧。”

    “回头我再来给谢爷爷、谢奶奶拜年。”汤立民跟着抱着明宇,边走边跟谢怀谦说话。

    周娇就跟在丈夫另一边,跟着去挨家挨户拜年。

    到了王家。

    “王爷爷,王奶奶,新年好啊!”

    “怀谦,这就是你家双胞胎吧,真俊,来,让奶奶抱抱。”

    再到李家。

    “李爷爷,李奶奶,新年好!”

    “怀谦,你把双胞胎也抱出来拜年了,这俩孩子穿得真好看,跟年画上的娃娃一样。”

    等他们拜完年出来,汤立民故意叹口气说:“谦哥,我跟着你们一家子出来拜年,就跟隐形人一样,人家都看不到我,只注意你们一家子了。”

    “哈哈,谁让你没有我们一家长得俊!等你结婚有了娃,再来拜年,就有人注意你了。”

    “别提了,我妈整天给我打听着找对象……”

    在大院里转了一圈,双胞胎算是出名了。这天出来拜年的人多,大院的人几乎都认识了双胞胎。

    就算以前对谢怀谦婚姻抱有看法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别人看人家谢怀谦找了个乡下媳妇,可是哪里都不差,媳妇漂亮,生的孩子也好看。

    这一天,谢怀谦一家可是在大院里出了风头。

    “咱明晨和明宇就是讨人喜欢,走到哪里都有人夸。”谢奶奶高兴地说。

    苏珊点头附和:“就是,咱明晨和明宇长得可爱又机灵,还是双胞胎,可是让不少人羡慕呢。”

    婆媳俩像“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夸起自家重孙(孙子)来也是滔滔不绝,多少话都说不尽。

    这让怀孕的林怡秋听了,难免有点想法,希望她的孩子生下来后,婆家也会喜欢他。

    等过完年,谢玉林和苏珊先后开始忙工作,谢怀礼和林怡秋也回了部队,家里又剩下谢家爷奶和谢怀谦一家。

    他们也呆不了几天,等过完正月十五就走。

    等他们再次回到周家村,苏云秀把家里收拾得干净整齐,火炕也烧得热热的,就跟没人离开过一样。

    “小乖乖,可想死太姥姥了。”苏云秀挨个抱双胞胎亲香,抱着哪个都不想撒手。

    她看双胞胎还是胖乎乎的,好像还长高了点。

    “半个多月没见,我看明晨和明宇长高了呢。”

    “是吗?大妹子,可能是整天见他俩的原因,我没看出来。”谢奶奶答。

    “肯定是长个了。”苏云秀接着说:“等明年,明晨和明宇就能满地跑了。”

    “可不是,日子着呢。”

    开春后,一天比一天暖和,地里的冻慢慢化了,那些想盖房的村民,就等下工后打土坯。

    每年春天和秋后,地里的活还算轻松些,有盖房的人家,一般都会选在这俩时节盖房。

    这两年,周家村的总体收入明显上涨,村里再也不缺粮吃,这种情况下,村民也有了闲钱盖新房。尤其是有孩子要结婚,或是家里孩子多、要分家过的人家,很多都选在春秋两季盖房。

    谢怀谦没闲着,他在村委会上提意,在给村民批宅基地时,最好规划一下,尽量让村里的房子整齐些,门前留出的路宽些。别整的路跟鸡肠子似的那么细,以后进个车都不好进门。

    村委会对这个提意没有意见,还让谢怀谦参谋怎么规划和分配宅基地。

    村里人可不知道谢怀谦是提前做准备,这时规划好了,等以后村里修路好修,盖房整齐,不用费太多事。

    别的不说,就说修路好修这一条,大家就愿意把宅基地统一规划的整齐些。

    原来村里修青石路时,就能看出来,宅基地里出外进的不好看。再说那些住在小巷里的人家,有的路仅能进去个马车,转弯啥的都不方便。

    谢怀谦一提出来,聪明人就想到其的门道,觉得这是好事。

    后来,村里再分配宅基地,都是把预留的路宽出很多。等后来大伙统一修路时,也很少有碍事的房子挡路。那时多数人已经住上砖瓦水泥房,还有了盖了小二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