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84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第104章

    几个月后,林怡秋生了个女孩,是谢家第一个孙女。因为这个女孩是生在月的晚上,天空升起一轮皎洁的明月,谢怀礼两口子商量过后,给女儿起名叫谢明月。

    到不是谢爷爷不给谢怀礼的孩子起名,而是等谢爷爷去时,孩子的名字已经定下来。

    林怡秋生下孩子之后,谢家人都去看望过。不过因为谢怀礼住的是家属院,地方并不大,就两间房子,谢奶奶没法在那里帮他们照顾孩子。几人在招待所住了几天,很就返回周家村。

    苏珊不会做饭,加上她还有工作,也没时间伺候儿媳妇做月子,还是林怡秋的娘家妈来伺候姑娘做月子。

    就这点来说,林怡秋觉得婆家有点不重视她和女儿,她心里有点怨言。

    “妈,你说是不是我婆家不高兴我生了个女孩?你看我婆婆和太婆婆都不帮忙伺候月子。”林怡秋还真想多了,她以为谢奶奶重男轻女,才不愿照顾她月子。

    林妈妈说:“人家倒是想来伺候,不是没地方住吗?我听亲家奶奶说了,她想过来帮忙看孩子,你看你们分的这两间屋子,能住下几个人?”

    谢怀礼所在的部队驻扎在偏僻的郊区,部队分的房子并不宽敞。也不是他一个人是这种情况,比他军衔高的团长也是住这种院子。

    而且时下流行睡一米半的床,这女儿一出生,那张床上连谢怀礼都盛不下,他怕挤着刚出生的女儿,就在外间放了个单人床睡觉。

    林妈妈生怕女儿不经心,落下月子病,她更想亲自照顾女儿坐月子。

    这不岳母一来,谢怀礼只好搬到宿舍去住,让她睡外间的单人床。

    这样,谢奶奶就算想照顾孙媳妇,也没地方住。

    但是谢奶奶他们带来不少东西,活鸡、猪蹄,都是谢怀谦弄来的。

    谢奶奶不是心里没数的人,她知道照顾小孙媳妇月子,肯定得照顾大孙媳妇,要不人家肯定以为她偏心。

    谢奶奶这次来,还真是想留下照顾大孙媳妇,可是大孙子家没地方住,亲家又非要亲自照顾女儿,她也没办法,只能把东西留下走人。

    不管怎样,谢奶奶管了弟妹没管她,林怡秋有点不高兴,心里留下一道难以消除的痕迹,说不定啥时候就想起来。

    当然,不管林怡秋高不高兴,谢奶奶和谢爷爷还是按照自个的心意来,继续跟着小孙子一起过。

    两老一辈子经历的事情多了,哪里会按照小辈的意愿行事。别说他们不算偏心,就算是偏心,那又怎么样,活这么大年纪,难道过几天舒心日子,还要看小辈的脸色?

    老两口继续在周家村住着,只有在过年时,才一块回大院过年。

    之后几年内,周娇先是给谢怀谦添了个女儿,名字叫谢明珠,寓意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之后,两人又添了个儿子,取名叫谢明杰。

    谢怀礼家也添了个儿子,叫谢明亮。他家那姐弟俩的名字最后两个字合起来就是月亮。

    明晨和明宇已经五岁多,身高有一米二多,看着比一般大的孩子高出个头顶,可见双胞胎遗传了爸爸的身高,长个。

    不知是不是因为谢怀谦给儿子用了基因优化液的原因,双胞胎格外聪明,也经常惹祸,招猫逗狗的惹人嫌。弟兄俩还知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把欺负小孩的孩子揍了,让人家大人找上门。

    不管怎样,打架是不对的,周娇和谢怀谦只得给人道歉,也让双胞胎给被揍的孩子道歉,最后虽然和解了,但双胞胎的行为真是让谢怀谦和周娇又爱又恼。

    双胞胎能淘气乱跑的时候,周立华已经成了初生,很少有时间带他们玩,也就周末放假时,有时会带小外甥出去玩。

    然后,双胞胎兄弟跟大他们两岁的周墨玩到一起去了。

    说起周墨这孩子,真是个老实孩子。他没有遗传到他爸的外憨内奸,也没有遗传到他妈的自私凉薄,是很听话的那种孩子,几乎是人家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没有歪歪心眼。虽然周庆喜和赵春兰特别宠爱他,但是没有把周墨宠成坏孩子。

    周墨长得白净,跟周娇的样貌有些相似之处,看起来挺招人喜欢的。

    在苏云秀和周娇眼,周墨是个好孩子,所以他们并不反对他跟双胞胎玩。

    原来周墨不懂事时,并不知道周娇是他亲姐。但是总有好事的女人故意说闲话给周墨听,周墨懂事后,才知道周娇是他亲姐,被爹妈送给二奶奶了。

    这样,周墨自然觉得周娇亲近,再加上周娇对他还不错,经常给他好吃的东西,他对双胞胎也很照顾。如果有人欺负双胞胎,他就会帮忙。

    周娇并不反对周墨跟自家儿子来往,大人是大人,孩子是孩子,大人犯下的过错没必要追究到孩子身上。周娇不会再认周庆喜和赵春兰,只把周墨当做儿子的小伙伴照顾。

    周墨却真把周娇当成姐姐看待,他管周娇叫姐姐。若是论辈分的话,周墨确实是叫周娇姐姐,不过是远方堂姐而已。

    因为明晨和明宇很调皮,谢怀谦知道俩儿子聪明,等他们五周岁一过,就让他们上了一年级,跟着大一两岁的孩子一起上学。

    双胞胎上学早一年,而周墨上学晚一年。那年报名上学时,周墨恰好生病,周庆喜和赵春兰担心儿子小,在学校会受欺负,好说歹说非得让儿子晚一年入学。

    周墨的父母不是不让儿子上学,只是让他晚上一年,村里便答应了。

    如果有那种不让孩子上学的家长,村委肯定把这种家长叫到村委去教育,让他们一定送孩子上学。

    这样,周墨和双胞胎同时成了一年级的学生。

    这几年,周娇在双胞胎不吃奶之后,继续到学校教过书。不过,因为她隔两年就二胎、三胎,在学校教学的时间并不长。

    这不,自从生了小儿子明杰,周娇就一直在家呆着看孩子。眼看着明年就要高考,她没打算再去当老师。周娇打算等高考来临就参加高考,争取考个好大学上,让奶奶也高兴一回。

    明晨一进家门就大声喊:“妈,太奶奶,太姥姥,我们放学了!”

    明宇紧跟着问:“太姥姥,太奶奶,我们回来了,你们做了啥好吃的啊?”

    双胞胎在周家村长大,自然是学了一口周家村的乡音。

    “明晨、明宇回来了?去把书包放下洗洗手,太奶奶给你们炖了肉丸子,这就盛给你们吃。”谢奶奶赶紧给重孙盛肉丸子吃,“还有小墨,你也在这里吃点,垫垫肚子再回去。”

    周墨比较听双胞胎的话,跟双胞胎玩得好,所以每次放学都先送双胞胎回家,然后他自己再回家。

    “奶奶,我不吃了,我先回家了。”周墨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虽然他经常在姐姐家吃很少见到的点心糖果,但是他是乖孩子,不好意思老是在别人家白吃东西。

    这不,他一听谢奶奶说让他吃东西,赶紧背着书包往家跑了。

    苏云秀见状说:“这孩子跟他爸妈不一样,是个好孩子。”

    周墨跟双胞胎交好,周庆喜和赵春兰自然知道。他们知道谢怀谦有能耐,当然愿意让周墨跟双胞胎玩。将来孩子们处出感情,万一有个事,也好求人呢。

    周墨并不知道他爹妈的打算,周娇就算知道也不在乎。

    如果周墨和周红有事,或许周娇会帮忙,如果是别人,她也不会充当好人,啥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再说,她一个家庭主妇有啥能耐,到时候还不是麻烦丈夫或是爷爷奶奶,周娇才不会为了无所谓的人给自家人添麻烦。

    明晨和明宇洗完手,先去屋里看刚出生没几月的小弟弟明杰。

    “妈,明杰醒了吗?”明晨凑上前看襁褓的弟弟。

    明宇看着一直睡觉的弟弟说:“妈,弟弟跟小猪一样,整天就知道睡觉。”

    周娇听了笑着说:“你才是小猪!你小时候跟明杰一样,也是整天睡觉,小孩子都这样。”

    明珠学说话早,听到妈妈的话,伶俐的她重复一句:“哥哥是小猪。”

    明宇听到妹妹说他是小猪,就故意去挠妹妹痒痒,“让你说我是小猪,说,哥哥不是小猪。”

    “妈,哥哥欺负我。”明珠逃不出二哥的“魔手”,赶紧告状。

    周娇说:“明宇,别跟你妹妹闹,小心一会儿你爸回来收拾你。”

    说曹操,曹操到。

    谢怀谦忙完村里的事,刚进屋门,就说:“明宇,你是哥哥,怎么能欺负妹妹?”

    目前明珠是谢怀谦唯一的女儿,可以说是他的掌上明珠。比起三个儿子,他更宠这个女儿。因为谢怀谦也觉得“穷养儿子富养女”这话有理,也是这样做的。

    “爸,我跟妹妹闹着玩呢。”谢明宇连忙放下作怪的手,到一边装作看三个月大的弟弟睡觉。

    “爸爸,哥哥欺负我。”三岁的谢明珠已经会告状了。

    谢怀谦把委屈的女儿抱起来,哄她:“明珠乖,哥哥是跟你闹着玩呢。太姥姥给你们做了好吃的,等会让你多吃点,让你哥哥少吃,行不行啊?”

    明珠点点头说:“爸爸吃,妈妈吃,不给哥哥吃。”

    才二十五岁的谢怀谦已经是四个娃的爸爸。他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虽然孩子们整天搞得家里鸡飞狗跳不安生,可这日子却过得更有意思,更乐。

    几年下来,谢怀谦看起来越发成熟,俊逸的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能把大姑娘小媳妇迷倒一片。不过,他却很少在外人、尤其是女人面前微笑,生怕惹出麻烦来。

    因为谢怀谦长得俊,还有大姑娘迷恋他,因此惹出过麻烦。后来谢怀谦很是注意自己的表情,尽量少在女人面前微笑,尤其是面对未婚女性。

    这几年,谢怀谦帮村里干了不少实事,好事。周家村成了县里典型的富裕村。

    因为周家村的致富经都是谢怀谦出的点子,因此,谢怀谦成了县里的模范青年代表,也是远近闻名的知名人物。

    第105章

    这几年,谢怀谦又帮村里几个能用上的致富路子。这年头不好做买卖,他只好在村里各种出产上下功夫。

    村里有几个闲置的水塘,谢怀谦就带领村民种藕养鱼。藕长成可以卖钱,养的鲫鱼、鲤鱼、草鱼等也是等到冬天时捞出后,通过收购站卖出去,能换不少钱。

    还有,谢怀谦还让村里把附近几个闲置的土坡收拾好,在上山种植果树。他给村里弄的都是系统果树品种,比如梨树、苹果树、枣树、桃树等,这些果树下果早,成熟,产量高,最重要的是好吃。

    因为周家村出产的水果香甜好吃,收购站给的价格也高,这又是一笔收入。

    就这样,周家村的种植和养殖水平走在全县最前端,是县里出名的富裕村。

    因为这,村里的大姑娘小伙子,不管是找婆家,还是找媳妇,都很好说媒。外村人家一听说周家村的人找媳妇,都想把姑娘嫁过来;实在不行,找个周家村的姑娘当媳妇也行,说不定娘家会多陪送点嫁妆。

    周家村最早上学出来的那一批学生,上完高后,运气好的,已经分配到厂里或某单位上班,不管是当临时工还是正式工,总算是拿工资的人了,比在下地干活可是强多了。

    现在周家村的整体风气和面貌跟原来大不一样,村里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的少了。

    新盖的房子多是砖瓦石头混合建造的新房,不像原来都是土坯房,每年都得修补房顶。现在住的砖瓦房宽敞又干净。

    村里人干劲十足,不像原来似的懒懒散散磨洋工,因为干得多,分得多,有钱才能盖房娶媳妇养娃。

    就连谢怀谦也把家里凑合着盖的土坯房拆了,重新翻盖新房。谢怀谦先把苏云秀那边的老宅翻盖成新的砖瓦房,搬过去住了一阵儿,又把自家的房子拆了重建。

    周家村的人去砖厂买砖,那里的工人打趣说:“砖厂的砖都成了为周家村生产的,就你们村来买砖的多。”

    房子盖好了,可是村里还有个大问题没有解决,就是一直没有通电。

    这不,村里总算有了信儿,说明天镇上派电工来给村里通电。

    谢怀谦得知这个消息后,回到家就给家人说了。

    “明天来给拉电线,太好了,可不用整天使煤油灯了。”谢奶奶高兴地说。

    这时农村照明多数用煤油灯,煤油灯烟多,如果一直在煤油灯下看书,能熏得鼻孔发黑。用蜡烛太浪费,农村人舍不得用蜡烛照明。

    对谢奶奶这种习惯用电灯的人来说,还是通上电更方便,晚上可是不用黑灯瞎火摸黑了。

    周娇也是惊喜地问:“真的吗,要通电了?”

    谢怀谦笑着说:“这还能有假,刚刚大爷爷给我说的,明天来竖电线杆子,拉电线,弄完就通电。”

    明宇灵机一动,问:“爸爸,来电了是不是就能看电视,咱家买个电视看吧?”

    明晨也跟着说:“爸爸,我想看电视。”

    俩小子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部队大院里有个黑白电视机,每次过年回去时,明晨和明宇最喜欢看电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