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85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可惜他们家没有。两人很早就问爸妈买电视,谢怀谦告诉过儿子,家里没有通电,即使买了电视也没法看。

    这会听说家里要通电了,明晨和明宇首先想到的就是买电视。

    谢爷爷听重孙说想看电视,也知道怀谦不缺钱,他就说:“怀谦,既然明晨和明宇想要看电视,你就去买一台吧。”

    别看谢爷爷对儿孙管教很严,但到明晨和明宇这一辈,他的心就变软了,孩子们要是想吃点什么东西,或想要什么玩具,只要不是太难得的东西,他都会给重孙买。

    谢怀谦没有犹豫,“那就买一台吧。”

    现在的电视节目很少,只有白天才会有,多是跟革命有关的、积极向上的节目,谢怀谦也不怕儿子看电视多了,会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谢怀谦管教孩子,只要不是关于原则性的问题,他是比较宠孩子的,几乎都会满足孩子们的要求。

    再说他手还真有电视机票,用不着先去倒腾电视机票。

    “等通上电,我就去买电视。”

    第二天,来安装电线杆、扯电线的施工组到了,好多大人孩子都跑去围观,闲着没事的人还帮施工组在指定的地点挖坑埋电线杆,小孩子就在一旁凑热闹。

    每家每户都安装了电表和电灯。这一忙活就好几天,才把全村的电线线路安好。

    “来电啦,灯泡亮了,屋里真明。”

    “这灯泡就是比煤油灯好,贼亮!”

    刚来了电,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拉着拉线盒玩,开上,关上,灯亮,灯灭,一个个孩子跟玩游戏似的,玩个过瘾才罢休。

    拉线盒上的绳是尼龙绳,用的时间长了,磨损厉害就会扯断。当然,村民们还没意识到这一点,毕竟刚来电,那点新劲儿还没过去。

    这天晚上,周家村家家户户用灯泡照明,显得屋里格外亮堂。

    不过,第二天,村委会的喇叭就响起来:“广大社员同志们,咱们村通上电是好事,但是,用电必须得交电费,以后电费每月一交,用电情况就看家里的电表,走几个字,就交几个字的电费。”

    “妈呀,用电还得交钱呢?”

    “看你说的,还能让你白用?咱用煤油灯不是还得自个买煤油。”

    “说的也是,就是不知道这电费贵不贵?”

    有那节省惯了的妇女就开始寻思:看来以后这电灯也不能经常开着,还是得跟原来一样,能抹黑就不用电。

    不管怎样,村里安上电是好事。不过,就是上面供电情况不稳定,经常停电,这要是在晚上睡觉之前,冷不丁地停电也挺烦人的。

    通电后,谢怀谦跑了一趟县城,把一台崭新的电视抱回家。

    五爷看到谢怀谦用自行车驮着个大纸箱回来,好地问:“小谢,这么大一个箱子,里面装的是啥玩意?”

    谢怀谦笑着跟“五爷,里面装的是电视机。这不是孩子们想看电视,给他们买了个电视机。”

    “电视机是啥玩意?”

    五爷是村里的老一辈,他辈分大,年龄也大,已经八十多岁了,耳不聋眼不花的,很壮实。五爷就是一辈子没出过远门,见识少,不懂外面的新鲜事物。

    村里一直没有通电,还没有人家买过电视。谢怀谦买的这是周家村的第一台电视,很是惹人羡慕。

    “电视机就跟演电影似的,通上电就能在家里看节目。”

    五爷问:“这么说你家以后用不着去看电影了,在自家看就行?”

    “不太一样,电视上的节目是……哎呀,我跟您老说不清,要不您跟我去家里看看?”

    “成,我跟你去瞧个新鲜。”

    等谢怀谦把电视带回家,后面跟着不少人来围观。好多人还没见过电视,都好着呢。

    谢怀谦把电视放到一个矮柜上,又把天线绑在一根很高的杆子上,在外面立好杆子。他回来把电视通上电,里面出来雪花屏幕,没有人。

    谢怀谦再调了调台,调了调天线,鼓捣一阵子,电视里面才有了节目。

    “电视这么小,里面也能装进人去?”

    老百姓并不懂电视和电影怎么拍摄又演出的,他们觉得电影屏幕大,能把人装在里面;咋的电视这么小,也能把人装进去?

    没多大会儿,谢怀谦家就挤满人,都是来看电视的。

    谢怀谦这才意识到坏事,有了电视机,往后家里别想清闲了。

    其实也不怪谢怀谦没想到这茬,他光想着让儿子看电视,忘了这时候电视机还是个稀罕物,放到城市都稀罕,别说放到农村了。

    可是,买都买了,也不能退回去。

    这不,谢家自从买了电视,家里就像开了个电影院,每晚都有很多人到他家来看电视。这时又没有啥娱乐节目,大人孩子都稀罕看电视,到点就搬着板凳过来看,挤得屋里满满的。

    就算谢怀谦家刚盖了房子,客厅比原来大了不少,也是每晚都挤满人。

    好在这时的电视节目不是通宵演,大多数人看完节目就赶紧回家。

    像《董存瑞》《白毛女》这种电影,大家看多少遍都看不烦,都觉得津津有味。

    大家伙来看电视,也不能把人撵出去,谢爷爷和谢奶奶,还有苏云秀就热情招待着,还管着这些人喝水,有瓜子的话,也会拿出来分享。

    他们倒是不用找人去解闷了,天天有人来家里跟他们聊天,一点都不觉得闷。

    谢怀谦和周娇看着家里的热闹场景只能苦笑,老人孩子都愿意,他们能怎么着,随他们吧。

    谢怀谦说:“要不了多久,大家就都能买上电视了。”

    周娇盼着那一天早点到来,省得家里天天人满为患。

    其实要说起来,周家村的村民也能出钱买得起电视。但是,不是人人都像谢怀谦一样有超前观念,觉得买电视不算啥稀罕事。最关键的是,电视开着费电,这让很多村民望而却步。就算手里有余钱,却不舍得买电视看。

    第106章

    这几年,周娇忙着带孩子,管理系统空间的时间并不多。还是谢怀谦致力于升级拿奖品,有时间就会在系统空间劳作。

    谢怀谦可是够忙的,不仅要给自己的系统空间升级,还要给媳妇的系统空间升级。只是越往后,系统越是不好升级,后面出现的都是周期长的种子或幼崽,还是些罕见的物种,好多植物甚至是动物极为罕见,不知是哪里的物种,谢怀谦都不认识。

    幸好,系统出现的动物都是性情温和、可食用的物种,并没有凶残的动物出现。出现这种情况,正是因为这个系统是生活辅助系统,而不是让人打怪升级的系统。

    再次升级后,谢怀谦抽奖得到几种辅助种植机械,正好可以在系统空间使用,能提高他的劳动效率。

    而周娇的系统升级后,抽奖得到一种伤口修复药剂,专门用于外伤,只要是撕裂性的伤口,用了这种药剂,伤口很就能愈合,而且还不留疤痕。

    这种药剂很实用,谢怀谦和周娇把药剂存放起来,或许哪天就能用到。

    周家村在通电之后,第二年又安装了电话,这还是谢怀谦提意安装的电话。有电话可是方便,乡里或县里要是有点啥事,一个电话打过来,就能把事情说清楚,不用非得派人跑腿送信。

    这天,谢怀谦接到他爸打来的电话,“爸,有啥事啊?”

    “我找你爷爷有点事,让你爷爷来听电话。”

    “找爷爷?爸,我这就去叫爷爷来,等会儿给你打过去。”谢怀谦把电话撂下,就去叫爷爷。

    路上他还在琢磨爸爸找爷爷有啥事。谢怀谦想了一会儿,也没跟上辈子的事情对上号,随即没再多想,反正等会儿可以从爷爷那里得知。

    谢怀谦把爷爷叫到村委,又给他爸打过去。谢爷爷接过话筒,跟儿子聊起来。

    谢怀谦从两人的谈话听出,原来是为了军区大院的房子。

    谢怀谦想起来了,因为部队政策改变,爷爷作为退休老干部,要搬出军区大院,搬到新修建的干休所居住。

    等谢爷爷跟儿子通完电话,看起来心情很是低落。

    谢怀谦问:“爷爷,是不是要搬家了?”

    谢爷爷叹口气说:“唉,在大院住了这些年,都有感情了,现在让搬还真舍不得。”

    “我也舍不得,我跟大哥可是在大院长大的。”

    “没办法,既然国家需要,咱就得搬。”谢爷爷作为军人,骨子里就服从国家命令。既然已经接到通知,不舍得也得搬家。

    “爷爷,您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收拾一下,明后天就走。对了,怀谦,你得先给我买好火车票。”

    “嗯,我跟您一块回去。”

    搬家事多,谢怀谦肯定得回去帮忙。因为他爸和他哥都在部队,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搬家,他回去就是挑大梁的。

    谢怀谦跟爷爷回到H市搬家,谢奶奶和周娇留在家里看孩子。

    谢奶奶感慨:“我还以为能在大院住到老呢,没想到这就搬了,等回去就不住那里了,想想心里怪不得劲的。”

    苏云秀深有同感,“别说搬家了,就是小谢帮忙把房子给翻盖了,我还老是想着老房子呢,住了一辈子的地方,就是舍不得。”

    周娇只好安慰:“奶奶,要搬都得搬,又不是只让爷爷搬走。”

    “也是,估计你王爷爷他们都得搬走,到时候应该还是住在一个院里。如果换了地方住,还是跟老熟人住在一起,那样还好点。”

    周娇觉得,谢奶奶不只是舍不得搬出大院,更舍不得那些老邻居。

    等谢怀谦回来之后,带回一个重磅消息:今年大学要重新招生。

    谢怀谦是想提前透露给媳妇,让她早点复习,争取考上大学。他也是一样,也要圆上辈子的大学梦。

    当然,谢怀谦不会直说他知道今年冬天要高考,他跟媳妇说:“娇娇,这次我回去,听到点风声,听说国家今年开始重视教育,大学可能要重新招生。”

    周娇当然知道这个事情,上辈子没有机会考大学,她觉得非常遗憾。今年这个机会来临,说什么她都不会错过。

    周娇也不能说出自己知道这个消息,她故作惊喜地说:“真的吗?太好了!咱们村好多孩子都上了初、高,以后都能考大学了。”

    “说不定咱们也有机会考大学。”谢怀谦搂着媳妇,摸着她滑顺的秀发,“我是这么想的,不管怎样,先学着点没错。回头我跟奶奶说声,让他们帮忙照看着孩子点,你抓紧时间复习。如果开考,争取一次通过。等出了成绩,咱们报考一个城市去上大学。”

    “幸亏这几年咱们一直没放下学习,如果真有考大学的机会,咱们是应该试一试。万一能考上,咱们就是大学生了,那样爷爷奶奶也得很高兴。”

    小夫妻各怀心思,却是为了对方好。

    两人都没有透露重生的事,毕竟他们上辈子的婚姻生活都不如意,有些事根本不好说开来。他们都很珍惜现在的生活,不想多生意外,都没有主动提过重生这件离事。

    平时,周娇表现比较普通,就算给孩子们做几件比较好看的衣服,谢怀谦只当她有做衣服的天分,并没有看出媳妇是重生的苗头来。

    谢怀谦呢,就算他帮村里办了好多事,也是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给村里弄得种子、果苗、鱼苗等,都是跟系统空间有关的东西,这些周娇都知道,并不觉得怪。

    就算谢怀谦有些思想和做法比较先进,周娇只当他有远见卓识,思想超前,并没有往重生那方面想。就算有周娇心里冒过这样的念头,肯定也会马上压下去,不会大刺刺地跟丈夫摊牌。上辈子的事到底没啥好说的,这样还不如不提。

    周娇依偎丈夫怀里,开始畅想以后的生活,“如果咱们都能考上大学,以后是不是就得搬到城里去住?”

    “那是肯定的,到时候让爷爷奶奶他们也跟着去,还能帮咱们照看孩子。”谢怀谦早已盘算好了。

    幸好这辈子小夫妻给谢爷爷、谢奶奶,还有苏云秀都用了基因优化液,身体特别硬朗,外表看着比实际年龄年轻个一二十岁,内里更是健康,啥毛病都没有。

    周娇觉得能让孩子们跟着去城里也好,起码在教育方面,农村确实比不上城市条件好。只是,孩子们的户口都是跟着母亲的户口走,如果想要让孩子们的户口跟着大人走,周娇必须得努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