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86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正因为意识到这一点,接下来的日子,周娇开始用功学习。

    有消息渠道的人,早在□□月份就知道国家要恢复高考的消息。有人开始给自家孩子找复习资料,寄给在远方下乡的知青,希望他们能通过考大学返回城里。

    等到秋高气爽的十月份,恢复高考的消息正式向社会公布,今年十二月旬,各大院校恢复招生考试。这次高考招生对象是:工人、干部、农民、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和应届高毕业生。

    这一消息传出后,让很多人为之沸腾。父母期盼孩子考上大学,以后能有个“铁饭碗”;大部分青年想通过高考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一年报名参加高考的人很多,不管能不能考上,大家都想碰碰运气,万一考上了呢。

    因为这几年周家村重视孩子的教育,村里出了不少高毕业生,这些人都有机会参加高考。

    还有朱红,她一直没找到机会回城,这不恢复高考的消息一传出,她就埋头苦读,每天学习熬到深更半夜。

    不仅是朱红这样卖命的学习,那些跟她一样还呆在乡下的知青,都想抓住这个机会跳出农门。

    谢爷爷和谢奶奶,还有苏云秀得知怀谦和周娇要参加高考,可是大力支持。孩子也不让周娇管了,反正最小的明杰已经一岁多,可以吃饭了,再不行还可以喝羊奶,怎么也亏不着孩子。

    谢奶奶和苏云秀看着明珠和明杰,还包揽了做饭的活,让周娇安心学习。就算周娇想动手帮忙,两个奶奶都嫌她碍事。

    “娇娇,我来做饭就行,家里的事不用你管,你有空就好好学习,累了就歇着。”

    谢奶奶和苏云秀都不识字,她俩认为学习是费脑子的事情,应该很费精神,所以就跟把周娇供起来,啥活都不让她沾手。

    还有谢怀谦,他白天还要忙队上的事,还要去学校上课,只能在晚上抽空学习。

    谢奶奶怕他耽误学习时间,想让他先停了小学的课程,等考完大学再去教书也行。

    谢怀谦没有同意。他这几年没有放弃学习,初高的知识都跟印在脑子里一样,他有把握考好,所以用不着耽误孩子们的课程。

    但是谢奶奶不知道,她还以为孙子大公无私,一心为了孩子们,劝了几次也没劝成。

    还是谢爷爷继续支持孙子教书,当然,他也没有让孙子放松学习,嘱咐他一定要考上大学。

    谢怀谦不仅想让自己和媳妇考上大学,还想让周家村多考出几个大学生,也让村里的人看看,这几年村里花钱让孩子们上学,不是白费钱。

    所以,谢怀谦把自己收集的考试资料拿出来分享给大家,在大队办了个临时学习小组,报考大学的小青年们都可以到大队去学习,遇到难题互相探讨,免得闭门造车,学不出成绩来。

    就连邻村的知青知道周家村办了个学习小组后,都跑出好几里路到这里来学习。

    那些应届毕业生还好说,刚放下课本,再拾起来,很就能把知识融会贯通。

    可是一直在地里劳作的知青们就苦了,他们放下课本好多年,很多知识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要想在一个多月内,把学过的知识再印到脑子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没办法,时间紧,任务重,大家伙劲头十足,恨不能上厕所都在背题,想多记住些知识点。

    幸好这几年因为高产粮种发散种植,莲花镇不缺粮食吃,大伙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就算青年们埋头苦学,大白馒头能管够吃,没有因为熬夜亏着身体。

    第107章

    发现时间不够用时,它过得那才叫,几乎是“嗖”的一下子,一个多月很就过去了。

    考生们马上要面临紧张的高考。不管何时,高考就像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这个机会好是好,但是想要顺利通过没哪那么容易。

    这次高考是各省命题,各省考试题目都不一样。理考生都要考语、数学、政治,科加上历史、地里,理科加上物理、化学。

    周娇不太喜欢学习理化,她报考的科,谢怀谦当然是报考理科。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在当下可是深入学生心。大多数人只要觉得理科学得好,首先会选择报考理科。

    考试这天,谢奶奶和苏云秀一大早起来,给要考试的谢怀谦和周娇下了挂面和鸡蛋,寓意考一百分。

    谢奶奶说:“娇娇,怀谦,你俩多吃点,就像明晨和明宇说的,希望你们门门能考一百分。”

    两人怕半晌饿了,都吃了不少。周娇吃了一大碗,谢怀谦吃了两大碗,两人吃得肚子饱饱的。

    苏云秀还给他们装了几个白煮蛋,让他们午吃。考生们午在县城吃一顿饭,就不来回赶路了。

    寒冬的早晨特别冷,周家村的考生都坐着拖拉机去考试,车上挤了一大车斗人。考生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外面再批件军大衣,也难以抵挡冬季的严寒。

    等到了考场附近,考生们下车后,有那蹲在车上过来的,脚都麻得站不住了。

    面对即将来临的考试,大多数考生都忐忑不安,都在想这次考试出题难不难,自己能不不能考上?

    等到了考场之后,来参加考试的人很多,都挤在考场门口,等待考试开始。

    这次考生的年龄差距很大,有的已经三十多岁,孩子都好几个了,有的是刚毕业的学生,才十几岁。

    周娇和谢怀谦分到一个学校考试,但是不在一个考场。

    “娇娇,你冷不冷?”谢怀谦拉过媳妇的手,给她暖手。

    男人火力大,还隔冻,谢怀谦的手一般都是热乎的;周娇就不行,她比较怕冷,大冷天儿站在外面冻着,她的双手冻得冰凉。

    小两口站在被风处交谈,并不引人注意。大家都在为即将到来的考试紧张,很少有人注意这对小夫妻的动作。当然就算看见也没啥,他俩可是正经夫妻。

    “再坚持一会儿,要进场考试了。”谢怀谦嘱咐媳妇:“娇娇,用不着紧张,只要把你平时的水平发挥出来,应该考得差不多。”

    周娇没有面临过如此重要的考试,她还真有点紧张。她在担心,如果她考不上怎么办?

    “如果我考不上,就没法跟你一起上大学了。”周娇想到这里就不开心。

    “没事,如果你考不上,等明年再考,我陪着你。”谢怀谦说得斩钉截铁。

    如果他考上,而媳妇考不上,他还真能为了媳妇放弃上大学的机会。

    谢怀谦是想上大学,但是更不想跟媳妇和孩子分开。当然,如果媳妇也能考上更好,他们一起去上大学最好了。

    周娇只是心里没底,忍不住说两句丧气话。她不是自私的女人,才不会让丈夫为了她而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为了丈夫和孩子,说什么这次也要考好。

    等到考场大门打开,考生们陆陆续续走进自己的考场,周娇也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这次考试,第一天上午考政治,下午考数学;第二天上午考语,下午考理化或史地。

    等试卷发下来之后,周娇就没时间胡思乱想了,她很就投入到做题当去。

    谢怀谦这边也是一样,发下试卷后,他大体看了一遍题目,发现大部分都是复习过的,心有数之后,静下心来开始做题。

    这次考试安排时间紧,考场简陋,没有一点取暖措施。如果不穿的暖和点,在考场考不糊也能冻成病人。

    等考完试,周娇就跟谢怀谦对题。她发现大部分都能对上答案,心里才有点底。别的考生也是一样,他们都知道谢怀谦脑子好使,解题速度又对,都找他对题。

    有的人对题后,知道自己做对了,特别高兴,当时脸上就能笑出花;有的人知道自己做错了题,马上就后悔地流泪,心里那个后悔劲就别提了,敲自己的脑袋几下埋怨自己脑子笨,当时怎么就没转过弯来呢。

    考都考完了,再后悔也晚了。如果真考不上,只能明年继续努力。

    等谢怀谦和周娇回到家,谢奶奶和苏云秀马上就问他们,“你俩考得怎么样,有把握考上吗?”

    周娇不确定地说:“还行吧。”

    苏云秀看孙女不确定的样子,有点替她担心。她是最怕孙女考不上,孙女婿能考上,到时候可怎么办才好?

    谢怀谦却说:“我们考得还不错。娇娇应该考得也不错,起码数学、语、政治这三门,我俩都对题了,她做的还行。”

    “我们可是盼着你俩都能考上。”谢奶奶说:“这两天在外面吃不好喝不好的,我跟娇娇奶奶炖了鸡,一人先喝碗鸡汤补补,吃完饭你俩先歇歇。”

    等周娇吃完饭,明珠和明杰非得要妈妈。这两天俩孩子没怎么见着周娇,特别想妈妈,非得要跟她在一起。

    很,谢怀谦和周娇就哄着俩孩子,跟他们一起睡了一觉。

    放学后,明晨和明宇回来问:“爸爸,妈妈,你们考得怎么样,能不能考上大学?将来我们也要考大学。”

    两个孩子说着天真的话语,初步提出他们的梦想。

    谢怀谦闻言大笑:“爸妈肯定能考上大学,你们也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还有明珠和明杰,咱们一家都考大学。”

    等待的时间特别难熬,尤其是对等成绩的考生而言,他们盼星星,盼月亮,希望早点出成绩。不管是否能考上,成绩出来后,悬着的心总算能放下一半。

    等了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高考成绩才出来。谢怀谦考了三百八十六分,周娇考了三百七十八。两人的成绩都很不错,在县里名列前茅。村里其他人成绩高低不等,但是有多半人都超过了录取分数线。

    能有这样的好成绩,还是多亏谢怀谦的无私,他不仅贡献数理化丛书,还帮助考生们讲题。他讲题讲得清晰透彻,帮助考生很抓住知识要点,记住解题方法,而且在考试真用到一部分。

    周家村的很多考生能过录取分数线,这让很多村民为之兴奋。别家孩子能考上大学,说不定以后自家孩子也能考上大学。这时,再也没有人埋怨谢怀谦多管闲事,非得让孩子们上学了。

    接着,过了分数线的考生都要到县医院去体检。

    随后,大家开始报考大学。报纸上有各大学的招生信息,大家伙就凭着报纸上的那点资料,报考自己想读的大学。

    谢怀谦和周娇商量过后,都报考了京大。

    随后,录取通知书陆陆续续通过邮局,送到各个考生手里。接到录取通知书的考生心花怒放,恨不能昭告天下,告诉所有人他考上了大学。

    谢怀谦和周娇报考同一所大学,他们是在同一时间收到录取通知书。

    有些农村考生根本不知道报考什么学校,干脆拿着报纸来问谢怀谦,谢怀谦也是尽心帮他们选择合适的学校。不管考生报考哪所大学,谢怀谦都让他们添上服从分配那一项,这样最后才不会落空。

    因为周家村考上大学的学生多,镇上和县里都受到上级的表扬。这种情况在其他县城是没有的。因为其他县城没有人像谢怀谦一样高瞻远瞩,提前投入教育事业,让很多上不起学的孩子能读到高。

    开春要到京市去上大学,谢怀谦开始提前做准备。他先是说服三个老人,让他们跟着一块去京市住,当然,他会提前过去买下房子,省得到时没地方住。

    借口很好找,就是帮他们夫妻看孩子。这个借口没法让谢爷爷他们拒绝,因为他们也舍不得几个重孙,这四个孩子可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感情不一样。

    爷爷奶奶都同意,这就好说了。

    谢怀谦又把家里、村里的情况跟村长爷爷商量后,安排一番。谢怀谦说去了京市就给村长爷爷来信,如果有电话,还会给他电话号码,村里有事随时可以找他。

    当然,家里的一切,谢怀谦都拜托给村长爷爷,主要是家里的房子、家当,让村长照看着点。那台刚买的电视机,谢怀谦干脆让村长爷爷搬走,或者是捐给村里。

    电视长时间不看容易坏,又不方便带走,还不如留下做人情。谢怀谦倒是可以放到系统空间带着,可是周围亲人太多,根本不好解释,干脆送人了事。

    双胞胎知道后不太高兴,“爸爸,干嘛把电视送人?我还想看呢。”

    “太沉了,搬来搬去太费事。”谢怀谦一点都不心疼,反正再过两年会流行彩电,这个黑白电视就过时了,他就大方地送了出去。

    谢怀谦许诺儿子:“等到了京市,再买个新电视个你们看。”

    明晨和明宇一听说爸爸要买新电视,就高兴了。

    谢奶奶也觉得孙子浪费,留下怕放坏,可以放在火车上搬走啊,顶多费点事。谢怀谦嫌费事,就没同意。

    谢奶奶笑骂:“真能败家。”

    苏云秀却夸奖谢怀谦:“这是小谢能干,他能赚来钱擦舍得,要是没本事的男人,哪舍得随便把电视机送人。”

    这话让谢奶奶听了心里舒坦。

    还有家里的自行车,谢怀谦也让村长弄回去用着,因为他在周家村这几年,村长确实帮他不少忙。

    周存福也劝谢怀谦把电视装箱带走,自行车可以给他留下用,“这电视机可是大件,哪有像你说送人就送人的,你还是带着,要是嫌麻烦,不如在邮局邮走?”

    谢怀谦说:“大爷爷,电视还是留给你们看吧。咱村里可就这一台电视,你们吃了晚饭,看看电视,也有点娱乐活动,吃完饭就睡觉怪没意思的。”

    周存福劝说无效,只好把电视机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