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87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第108章

    周存福问家人的意见,“这电视是留给自家看,还是放到村里一起看?”

    村长媳妇、儿媳妇、孙媳妇都说要留给自家看。

    “你们想好了,要是把电视放到咱家,以后天天会有人来看电视,人家来了,你们能不让他们看?”周存福提出一个重要问题:“还有,看电视得用电,到时候多交电费,你们不觉得心疼吗?”

    别看村里的日子比别村好过,但是村民们过惯了节俭日子,很少有人舍得大手大脚花钱,尤其是像谢怀谦这样的,电视说买就买,说送人就送。

    家里有电视让大家一起看,电费是他自己交。周存福知道,小谢每月交电费要好几块钱呢。这要是放到自己家,媳妇保准舍不得。

    可不是,周存福一说电费的事,村长媳妇、儿媳妇、孙媳妇都不言语了。

    她们是想留下电视看,可是不想让大伙都来看。自家人看,想关就关。要是别人看,一直不走咋办,她们还好意思把人撵出去,那不就得罪人了吗?

    就算周存福是村长,也不好干得罪人的事。

    就这样,周存福把电视搬到村委,告诉大家伙,小谢暂时把电视寄放到村委,可以供大家观看。如果他家回来住,就再搬回去。

    周存福可不好意思要谢怀谦好几百块钱的东西,就连自行车,他也是骑骑,如果小谢回来,会还给他。

    就这样,谢怀谦把家里的大件交代好,小件收拾好,该带的带着,嫌累赘的就放在家里。比如被褥,还有好多衣服,谢怀谦打包好,年后让村长帮忙邮到学校那边去。至于啥时候寄行李,谢怀谦会打电话通知村长。

    临走前,谢怀谦独自去了一趟山林,去猎了几头肥大的野猪,还猎了些小猎物,留着自家吃。系统空间不缺家畜,但是跟野味总归不一样,野物就图吃个新鲜。

    谢怀谦猎野猪,是准备到H市后,趁着过年倒腾出一批肉,赚点钱花。现在能速来钱的法子,也就是在黑市倒腾东西。再加上以往的存款,等到了京市,得先买房,还得置办家具等,得花不少钱,这些他都得提前做好准备。

    等把家里收拾利落,谢怀谦一家,还有苏云秀,一起坐上去H市的列车。他们等过完年也不回来了,直接从H市那边去学校,因为H市离京市更近便些。

    谢怀谦和周娇年后要到京市上大学,这事让谢爷爷的老战友知道后,羡慕不已。他们都说怀谦这小子有眼光,能在农村瓦砾挑出一块璞玉来,选了个好媳妇,不仅能生,人家还能学习,竟然跟谢怀谦一起考上首都知名大学。

    这回过年,谢怀谦和周娇在新干休所大院里又风光了一回。

    谢爷爷和谢奶奶跟谢怀谦一家六口回来后,谢玉林和苏珊,还有谢怀礼一家都回来过年。外嫁的谢玉珍带着丈夫孩子都来了。

    谢奶奶带着周娇做了一桌好菜,以庆祝谢怀谦和周娇,还有谢玉珍家的老大许江考上大学。

    谢爷爷说:“恭喜怀谦和他媳妇,还有许江,都如愿考上大学。”

    谢奶奶等人也都恭喜三个准大学生。

    谢玉珍还谢了侄子:“怀谦,多亏你提前给许江说了考大学的事,让他早早找到课本和资料复习。让他比他那些同学起步早,比其他同学考得好。”

    “姑姑,你还用得着跟我客气,许江可是我表弟,有好事我能不想着他吗?”

    原来,谢怀谦也提前跟姑姑打了招呼,提前透露了将要高考的消息,许江比别人多复习一个月,自然比别人考得好。

    而且许江是才毕业半年,好多知识都记着呢。不过,他没底气,只报考了本省的大学。这样也好,在本市上大学,离家近,来回方便,不用寒暑假来回挤火车了。

    事后,谢家男人都问谢怀谦,在谁那里提前得知高考的消息。谢怀谦说是他在外面倒卖东西时,认识的一个老人告诉他的。面对家人的疑问,就这样被谢怀谦给糊弄过去。

    在坐的人都为谢怀谦夫妻和许江高兴,他们能考上大学可是不容易,听说好多人都落榜了呢,打算明年再考。

    只有林怡秋一人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她也不是不为谢怀谦夫妻高兴,毕竟有个能干的弟弟和弟妹,怎么也比当农民的弟弟和弟妹好听。

    只是,谢爷爷和谢奶奶一直跟着谢怀谦住,看着比较照顾他们一家,林怡秋和孩子却没有这个待遇,她心里当然有想法。

    原来,林怡秋觉得丈夫是部队军官,她是军区医院的医生,怎么说都比谢怀谦和周娇有出息。二弟和弟妹再怎么受爷奶的宠爱,也是在乡下呆着,根本就比不上他们夫妻有出息。

    可是,现在谢怀谦和周娇一考上大学,林怡秋不免多想了些。等二弟和弟妹上出大学,国家肯定要给他们安排工作。好像她跟丈夫在工作上占的优势,马上就要不存在了。

    当然,林怡秋也就是在自个心里想想,这种心思她可不敢跟丈夫提。因为如果她提了,就显得她这当大嫂的肚量小,在嫉妒二弟和弟妹考上大学,在丈夫面前也落不下好。

    林怡秋有点小嫉妒,也得在心里憋着。

    宴席过后,谢爷爷和谢奶奶忙着跟老邻居聊天解闷。双胞胎聪明活泼,到哪里也混得如鱼得水,很招人喜欢。尤其是他们兄弟长得一模一样,走到哪都是焦点。

    谢怀谦忙着倒卖肉赚钱,周娇就在家照顾孩子,还得忙活着给孩子们准备过年穿的新衣服。

    因为周娇做衣服确实好看,林怡秋还买了布料,请她给明月做了一身样式新颖的衣服。

    过完年后,谢玉林和苏珊继续上班,谢怀礼一家也回了部队。

    “怀谦,这些钱你拿着。你不是说要在京市买房子吗?”谢奶奶拿出一叠大团结来,看厚度足足有好几百块。

    “奶奶,我有钱,我可不能要您的养老钱。”谢怀谦摇了摇头,没打算要爷奶的钱。

    可是谢奶奶非得给钱,“我跟你爷爷存了些钱,也用不着,现在你不是要买房吗,先拿去用着,穷家富路,万一你的钱不够呢。”

    奶奶是一番好意,谢怀谦只好接下钱,他打算回头把奶奶接到京市,再把钱给她。奶奶攒点钱不容易,他可不会轻易花老人的钱。

    谢怀谦和周娇把孩子交给爷爷奶奶,他们先带着大部分行李,提前半个月去京市,准备到那里买房子。

    在上火车之前,谢怀谦和周娇就把大部分行李,暗放到系统空间存放,准备买了房子再拿出来。这次爷奶和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小两口行事方便很多。

    到了京市后,谢怀谦和周娇来到京大,在附近找了个招待,拿出介绍信、结婚证明等,小两口住了一个房间。

    这年头,不管谁出门,出门必须带好单位或村委开的手续,要不连招待所都没得住。

    谢怀谦和周娇本就长相出色,两人一起出住招待所,如果没有证明,服务员肯定会拿异样眼光看他们,认为他们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谁让两人看着面嫩呢?

    学校还没到开学招待新生的时间,谢怀谦和周娇在学校门口瞧了瞧,也没有进去参观未来几年要进的大学。当务之急,他们还是要赶紧找房子,毕竟家里还有老老少少要安排。

    他们打算在京大附近买个小院子住,这样爷爷奶奶来了也有地方住,孩子们也有地方安排。

    小两口就在京大附近转悠,看到一个穿着整洁,面容和善的银发老太太,就过去搭话,问问附近有没有房子要卖。

    “奶奶,请问一下,这附近有要卖房子的人家吗?”

    银发老太太打量着谢怀谦和周娇,问:“你俩想要买房子?”

    谢怀谦笑着回答:“是啊,奶奶,我和我媳妇今年刚考上京大,因为家里有好几个孩子,想把老人和孩子接过来一起照顾,这不我们提前过来,想看看附近有没有房子要卖?”

    他把情况如实说了一下,让本来不太想帮忙的老太太转变的心思。

    这个老太太不是烂好心的人,但是看着顺眼的人,她还真愿意帮忙。老太太就问:“你俩想买什么样的房子?”

    老太太姓王,是附近的居民,她看谢怀谦和周娇长相好看,才跟两个年轻人搭话,要不凭两人的外地口音,再换副不咋地的长相,王老太太不一定会帮忙。

    还有,去年高考着实折腾了一阵子,王老太太家亲戚家的孩子也有报名参加高考的,可是能考上大学的只有一个。

    她可是听说报考大学的人很多,而录取的人少,很难考的。而这对年轻漂亮的夫妻,看着就灵秀聪明,竟然都考上京大。

    谢怀谦提出要求:“奶奶,我想买个小院子,把老人和孩子接过来住,如果地方太小住不开。”

    王奶奶让谢怀谦和周娇跟着她回到家,跟小夫妻聊了大半天,听说谢怀谦的爷爷是老革命干部,他父母都在部队工作,对他印象更好,便答应帮他们问问周围有没有卖房子的。

    第109章

    王奶奶如实说:“小谢,你也知道,现在房子紧张,有些单位上的人为了分房子,恨不能打起来。你想买房子,我先帮忙打听着,如果有合适的,我就帮你问问。反正你也知道我家住哪,你明后天再来听信。”

    “谢谢您,王奶奶。”

    谢怀谦和周娇忙道谢。他们又跟王奶奶聊了一会儿,了解了附近的一些情况,还是打算再去别处问问房子的事情。

    “王奶奶,您先忙着,我跟我媳妇再去别处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卖房子的,实在不行,我们先租房住。”谢怀谦说了一下他的打算。

    如果房子真不好买,只好先租房住下,以后慢慢打听着合适的房子再买。

    王奶奶笑着说:“行,你们也去问着,等等我去问问附近的老邻居,看附近有房子要卖吗?”

    王奶奶听他们去别处打听房子并没有不高兴。毕竟合适的房子真是不好买。再说小谢时间紧,马上就要开学,他最好在开学前买到房子,肯定着急找房子。

    两人出来之后,周娇有点无奈地说:“看来这合适的房子真不好找。”

    现在又不像后来,到处改建成高楼大厦,可以住很多人。现在多数都是住平房,时下孩子又多,有闲置房子的人家真不多。

    “咱先在附近找找看,如果没有,咱们再去房管所问问。实在不行,只能在附近先租个房子住。”谢怀谦也没料到房子这么难找,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其实,谢怀谦的外公、外婆家就在京市,只是他家跟外婆家离得太远,来往次数少,跟外婆家的人不是很亲近,不太想麻烦外家人。

    谢怀谦知道,外婆家的人有些瞧不起自家老爸,谢怀谦不想为点买房这事拉下脸求人。他又不是没钱,早晚能买上房子。

    就算谢爷爷是老红军干部,谢玉林也是军官,但是跟苏珊的娘家,一个非常有底蕴的家族比起来,还是没法比较的。虽然在经历这场政治风波时,苏家有的人被牵连,有的人却依旧混得不错,那些被牵连的人,有家族的庇佑,并没有过得太艰难。

    再说,自从去年开始,很多人被平反。谢怀谦听他妈苏珊说起过,苏家那些被贬的人,已经重新回到原来的岗位工作。

    谢怀谦并不打算因为买房子的事欠外家人情,他自己能解决的问题,用不着求人,只不过多费点事而已。

    只是,两人在京大四周打听一天下来,还真没打听到合适的房子。

    倒是有个想卖房子的,不过是分的那种大杂院,听说就有两间房子,也不知有没有房产证明,谢怀谦并不想住在人多复杂的地方,就没去看房子。

    “算了,明天一早我再去房管所问问,咱们先去吃饭。”谢怀谦看天黑了,他们找了一下午房子也累了,就说:“娇娇,天挺冷的,明天你就在招待所呆着,我自个出来看房子。”

    周娇却说:“我不冷,咱们还是一起看房子。这是咱们未来的家,我想跟你一起找合适的房子。”

    “真的?你要是累,就在招待所歇着,我不是怕累着你吗?”

    “累啥累,我就当逛街了。”周娇盘算说:“明天先去王奶奶家问问,如果不成,咱再去房管所问问。”

    小两口回到招待所,就去系统空间做饭吃饭。两人一起做饭,再加上炉灶用着方便,很炒了两个菜,拿出原来做好的馒头,吃的饱饱的,把消耗的体力补回来。

    谢怀谦吃完饭,感慨一句:“还是有个家好。”

    他信心满满地说:“明天接着看房,我就不信找不到合适的房子。”

    “明天我陪你一起看房。”周娇不是喜欢坐享其成的人,她能自己做的事,并不想把所有事情都推给丈夫,她想跟丈夫一起承担家里的事。

    谢怀谦却是心疼媳妇,“要不你别去了,今天跑了那么多路,多累啊。”

    “我真不累。等会儿咱们洗个热水澡解解乏,明天又变得生龙活虎。”

    谢怀谦追问:“真不累?”

    “不累。”周娇肯定地回答。

    “那咱们去洗个鸳鸯浴吧。”谢怀谦冷不丁抱起周娇,就往浴室里走,“这次就咱俩出来,等安排好房子,我还想带你出去好好逛逛呢。”

    谢怀谦在来时已经打算过,如果能早点找到房子安排好,就带媳妇度个假,到处转转。两人结婚后忙工作、忙孩子,还没过几天轻松日子,这次如果有闲,可以趁机到处玩玩。

    “你早就有计划?”

    “当然。这几年,你一直忙着带孩子,都没时间玩,我想带你出去玩玩。”

    “怀谦,你真好。”周娇把脑袋依偎在丈夫伟岸的胸前,听了他的心跳声,觉得这辈子活得值了。有个可以依靠的丈夫,还有几个可爱的孩子,真希望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你是我媳妇,我不对你好对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