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89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谢怀谦和周娇先一起去报名,又把粮食关系都转过来。

    因为家里有老人和孩子,他们不打算住校。现在学校没有硬性规定,必须让学生们必须住校。谢怀谦和周娇跟学校老师说了要走读,老师已经同意。

    办完手续之后,谢怀谦说:“走,娇娇,我先送你去教室。”

    谢怀谦知道媳妇长得好看,不放心让媳妇独自去教室

    。他此次去送媳妇去教室,是有目的的,是想让媳妇的同学都知道,他媳妇已经结婚了。

    谢怀谦知道媳妇没有歪歪心思,可他怕男生对媳妇有别的想法。

    谢怀谦先送周娇去了系那边,直接把她送到教室,还帮她擦了擦桌子。

    “行了,你赶紧去你教室吧。”周娇让同班同学看的不好意思,催丈夫赶紧走,省得让人看热闹。

    谢怀谦嘱咐:“你别乱跑,等我来接你。”

    “嗯。”周娇乖乖应了。

    第111章

    等谢怀谦走后,两个正在主动打扫卫生的女生凑过来,跟周娇说话。

    “你是刚来的新同学吧,你叫什么名字?我是李霞。”

    这个叫李霞的同学,圆脸大眼,看着比周娇大两岁的样子,穿着一身七八成新才衣服,笑起来嘴角还带个酒窝,看着就平易近人。

    另一个同学也做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杨红梅。”

    杨红梅长相清秀,梳着两条大辫子,看着跟周娇差不多大年龄。

    她俩主动过来找找周娇说话,也是看着这个同学长得太好看了,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家境良好出身,如果性子也不错的话,倒是可以结交。

    “我叫周娇。”周娇看看对方手拿着抹布,问:“你们早就来了吗,在打扫卫生?”

    “我们刚来没多久,这不看教室里脏乱,先打扫一下。”

    还有两个男生,一边擦桌子,一边听几个女生谈话。两个男生都是未婚男同志,看到周娇这样的漂亮女孩,难免会心生想法。

    他们想知道刚刚送周娇过来的是谁。

    如果是周娇的哥哥,有机会的话,可以追求这样的漂亮姑娘;如果是丈夫或未婚夫,那就太遗憾了,只能看不能追。

    周娇也是做惯家务的人,忙说:“我跟你们一起打扫卫生吧。”

    李霞走到讲台上,拿过来一个块抹布递给周娇,让她用这个擦桌子。

    三个女生一台戏。

    李霞、杨红梅、周娇一起擦桌子扫地,前两人好询问周娇家是哪里的。

    “周娇,你是老家是哪儿的?”

    “我老家在J市。”

    “城里吗?”不想杨红梅继续追问。

    别看口号宣扬着工农兵一家亲,但是很多人骨子里的老思想认为,城里人比乡下人能耐点,城里人多数都是工人,月月拿工资,有个铁饭碗,起码不用下地种田,这点确实比农村人享福。

    周娇便实话实说:“不是,我家是下边农村的。”

    “啊,你是农村人,还真看不出来。”李霞惊讶地说:“看来你家人比较疼你,你也不经常下地干活吧?”

    李霞当过知青,是凭借高考考走出农村的大学生,她自然是非常了解农村的现状。在农村,像周娇这样白净的姑娘可真少见。

    说实话,周娇看上去比城里人还俊,穿着打扮也不土气,一点不像农村姑娘。

    周娇笑了笑,“我奶奶比较疼我。”

    “你奶奶这好,我可知道好多农村老太太都重男轻女的,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孙女。”李霞说起这话,脸上还带着不忿的表情,好像想起什么不好的事。

    不过,她说到这里就打住了,并没有继续往下聊重男轻女这个话题。

    李霞是结过婚的人,说话爽利,聊起来也没那么害羞,她主动问:“刚刚送你来的男同志是谁啊?”

    周娇没有想要隐瞒,便答:“是我对象。”

    杨红梅惊讶地问:“你已经结婚了?”

    周娇点点头说:“嗯,我都结婚好几年了,孩子都四个了?”

    李霞一声惊呼,“天哪,你都有四个孩子了,你今年多大了?”

    她跟同时下乡的知青结婚四年,不过才生了两个孩子。这个周娇同志,看着比她小好几岁,竟然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了?这让李霞很难相信。

    “我今年二十五了。”周娇笑着解释,“我十八岁就结婚了,先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隔了几年,先后又生了个女儿和儿子。

    李霞说:“也是,农村女孩结婚早,你可真有福气,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其实,李霞更想冲周娇翘着大拇指,佩服地说一句:你真能生!

    杨红梅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真是难以让人相信,咱们三个站在一起,看着你最显小了,没想到你都有好几个孩子了?”

    说完,她还特意跟周娇站在一起比了比,问旁边的李霞:“你看看,她是不是看着比我还小?我可是还没对象呢。”

    “哈哈,还真是周娇更显小。杨红梅,那你得抓紧时间找对象了,要不落下周娇太多了。”

    两个男生不言不语的,三个女生说到兴处,竟然忘记他们的存在,啥都往外说。

    两个男生知道周娇结婚并有四个娃,无论是心里,还是脸上,都是震惊的,他们真没想到,这么出色的一个同班同学,竟然已经是孩她妈了。

    周娇也询问了李霞和杨红梅的□□况。

    李霞是下乡知青,在农村呆过五年,跟同为知青的丈夫结婚,并育有两个儿子。她丈夫没有考上大学,但是已经带孩子返城。而且李霞的娘家和婆家都是京市的,所以,不存在她跟丈夫孩子必须分开的问题。

    而杨红梅比较幸运,她是京市人,去年高毕业后,家里还没给她安排好去处,就传出高考的消息,她努力了个把月,拼了一把,终于考进大学。

    三个女生聊了聊,还算是投脾气,谈的比较愉。

    住宿的女生都还没有来教室,可能她们还在宿舍收拾东西。

    不过,过了没多久,教室里陆陆续续来的同学多了。总体来说,男生占少数,女生占多数,毕竟这是系吗,女多男少不稀。

    谢怀谦送媳妇进教室后,就去了自己所在的班级。他打算以后走经商道路,所以选择的是经贸专业。

    八十年代,可是淘金的黄金时代,谢怀谦打算毕业后,就回家乡发展自己的事业。

    谢怀谦在班级认识了不少新同学。他相貌又好,又会为人处世,一般还真是走到哪里都有好人缘。

    谢怀谦也没闲着,把自己结婚并有孩子的消息透露给新同学,省得以后因为长相太出色惹麻烦。他早早把结婚的消息透露出来,但凡自尊自爱的女孩都不应该再回对他抱有其他想法。

    当然,谢怀谦的同学觉得,他真不像结过婚并有孩子的人。

    谢怀谦说他是在当知青时,在乡下认识的媳妇,相知相爱再结婚。可是,有些下过乡的老知青同学认为,谢怀谦可能是在乡下迫不得已娶了媳妇。

    “你媳妇和孩子呢,现在都在乡下吗?”

    “没有,我媳妇也考上大学,就读系。孩子也接过来了,让家里的老人帮忙看着。”

    谢怀谦这一说,大家都觉得他家里条件应该不错,起码一家人折腾到京市没问题。

    有那把老婆孩子舍在家里的就羡慕谢怀谦。最重要的是,别看谢怀谦的媳妇是农村女人,可人家有化,已经成为他们的同届同学,可见不是那种整天围着锅台转的女人。

    这小子运气真好,在农村找个媳妇,还能找个潜力股。

    等谢怀谦的同学认识周娇之后,都认为谢怀谦运气太好了,在农村还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他们没见周娇以前,还以为周娇长得肯定不出色,配不上谢怀谦呢。

    没想到人家夫妻俩特别般配,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下午,等同学们陆陆续续到来之后,老师让同学们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选了临时班干部,又发了新书,宣布第二天正式开学。

    放学后,谢怀谦跟同桌宋俊辉打了招呼,带着新书就抓紧时间往外走,他慌着去接媳妇。

    谢怀谦的同桌宋俊辉问:“谢怀谦,你这么着急干嘛去,不再聊会儿?”

    “当然是去接我媳妇,我跟她说好了,让她在教室等我。”谢怀谦一点不害羞地说出去处。

    等谢怀谦走了。宋俊辉后桌同学说:“这小子看着就离不开媳妇,难道他媳妇长得漂亮?”

    “他不是说他媳妇是农村人吗,能有多漂亮?”

    在有些城市男青年看来,就算农村姑娘长得好看,但是她们从小所处的环境和接受的教育不一样,跟城里的姑娘还是有差别的。可是,周娇的长相做派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经贸系和系隔了一段距离,谢怀谦急匆匆再次来到周娇教室。他到的时候,教室里还有好多同学没走。因为大多数同学忙着跟新同学交流,都没慌着去吃饭。

    谢怀谦的到来自然是引起同学们的注意,同学们的目光一瞬间几乎都聚集到谢怀谦的身上。当时周娇正在看新书,并没有注意到丈夫到来。

    李霞推推周娇的背说:“点看,你家那口子来了。”

    这次谢怀谦没有进教室,看到媳妇抬头看他,摆手让她出来。

    周娇把书塞进书包,对同桌高燕和后桌的李霞和杨红梅说:“我丈夫来找我,我先走,明天见。”

    李霞和杨红梅先熟悉的,她俩自发组成同桌。周娇和后来的高燕成了同桌。

    等周娇出了教室,高燕转过头问:“那是周娇的丈夫吗?”

    李霞回答:“是的。你还没来的时候,周娇就是被她丈夫送到教室的。”

    “他俩看起来可真般配,看着都这么年轻,还都考上了大学,有才有貌的一对,真让人羡慕啊!”

    “谁说不是呢,咱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谢怀谦和周娇并不知道同学们在背后的议论。反正凡是见过他们小两口的人,都认为他们是天生一对。

    第112章

    等谢怀谦接到周娇,两人肩并着肩一起回家。谢怀谦早就习惯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反而是周娇不习惯让人盯着瞧。

    不过,等周娇跟丈夫谈起入学后的感谢,就没怎么注意路人了。

    “娇娇,怎么样,今天上学还习惯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还用得着担心我会不习惯上学?”周娇俏皮地反问一句。

    “我还不是担心你?这不是第一天吗,和同学相处的怎么样,同桌脾气好吗?”

    “还不错,没有感觉很难相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