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90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周娇和谢怀谦交换了第一天上学的感受,说出认识了哪些同学,好不好相处,老师严不严厉,以后会学什么课程,小夫妻讨论了一路,很就步行到家。

    幸好他们买的房子就在京大附近,因为离家不远,谢怀谦没有再买自行车,小夫妻相伴走路一起上学。

    等小两口到家,上了小学的明晨和明宇已经放学,明珠和明杰一天没有见到谢怀谦和周娇,都凑到爸妈跟前,缠着爸爸妈妈。

    尤其是小明杰,才一岁多,还是离不开亲妈,这不一见到周娇,就非得让她抱着,就连周娇想去厨房帮忙做饭,小明杰就是不下地,非得占着妈妈的怀抱。

    苏云秀见状说:“这孩子,跟哥哥姐姐不一样,比较黏娇娇。”

    谢奶奶说:“可不是,每次娇娇出门,都得避开他,要是让他看到,非得跟着不可;如果不让他跟着娇娇,他就会哭。”

    “等大点就好了。”

    苏云秀和谢奶奶并不用周娇帮忙做饭,让她赶紧哄着明杰玩。

    周娇轻轻用额头碰了碰小儿子的额头,“小哭包,怎么这么娇气,跟女孩子一样?”她一向疼爱孩子,又因为明杰最小,她对小儿子更是多照顾些。

    明杰以为妈妈跟他玩游戏,忍不住咧嘴笑开了,跟妈妈玩起碰头的游戏。他跟妈妈碰头碰的“咚咚”响,也不嫌疼,周娇都觉得疼了呢。

    周娇可不敢实打实跟儿子碰头,“小臭蛋,头还挺硬的,碰的这么用力,也不知道嫌疼。”她随手拿起一个拨浪鼓塞到明杰手,让他拿着玩。

    谢怀谦让明珠做到他的腿上,问起双胞胎在学校的情况,主要是问他们有没有打架,在新学校有没有被欺负,还有老师对他们怎么样?

    “老师经常让我们起来回答问题。”

    可能因为双胞胎是转学过来的,老师怕他们跟不上学校的功课,才会多提问他们,摸摸他们的底。

    不过,因为双胞胎比较聪明,记性好,学习能力强,识字和加减法对他们来说一点问题没有。因为谢怀谦和周娇当小学老师的缘故,家里不缺小学课本,父母早早教给他们识字算数,他们学得比同龄人高出一截,就是跳级都不是问题。

    而且双胞胎长得可爱,性子机灵,很得老师的喜欢,这次转学后,他们很就成了老师的“新欢”。这一点都不怪,一般老师都比较喜欢学习好又懂事的孩子。

    因为谢怀谦准备了不少米面蔬菜,他们家的伙食一如既往比较好。苏云秀和谢奶奶熬了一锅小米粥,又蒸了两锅大白面头,还炒了几个菜,晚饭比较丰盛。

    苏云秀和谢奶奶都是老辈人,她们认为小米粥养人,怀孕的女人都靠这个养身子呢,多给孩子喝没坏处。所以家里经常熬小米粥喝,就连小明杰都能喝一碗。

    吃过饭后,谢怀谦关心起爷爷奶奶的生活。

    “爷爷,奶奶,怎么样,你们在这里住着还习惯吗?”谢怀谦看着爷奶和娇娇奶奶问话。

    谢奶奶说:“有啥不习惯的,咱在自己做着吃,想吃啥吃啥,还是跟在老家一样。”

    苏云秀也说:“这里可是首都,能有啥不好的?”

    谢爷爷略微遗憾地说:“首都啥都好,就是在这里认识的人少,没个说话的地方。来到这里,离原来那些老伙计远了,就连我在周家村认识的那几个老头,都没法联系了。”

    谢怀谦感到有点抱歉,若不是让爷奶来帮他们看孩子,老人家也不用背井离乡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爷爷,附近有个公园,我看很多老年人会在那里吹拉弹唱,你可以到那里去逛着玩。”

    要说起来,谢奶奶和苏云秀才是看孩子做家务的主力,谢爷爷毕竟是男人,偶尔会帮着带带孩子,有谢奶奶和苏云秀在,很少用到他看孩子。

    原来在周家村时,谢爷爷经常跟着别人去地里干点活,要不就去钓鱼,日子过得比较悠闲,有点归隐山林养老的意思。可这冷不丁来到首都,除了家人,谁都不认识,时间一长,难免闷得慌。

    谢奶奶和苏云秀整天忙完孩子,忙家务,倒是没有时间乱想。

    这不,谢奶奶皱着眉说:“我看你就是闲的,明天你帮着在家里带明杰,就不会觉得没事干了。”

    谢爷爷和谢奶奶不一样,他是大男人,偶尔能帮着看重孙,可不习惯天天带孩子。再说,家里不是有老伴和亲家妹子吗?

    苏云秀没有插嘴,这是谢家老两口的事,她可不便说话。

    谢怀谦说:“奶奶,看你说的,要不是为了我,爷爷也不会跟着到首都来。他既然跟着我们来了,当然得过得舒心点才是,你和苏奶奶也是,有空可以出去玩玩。”

    他接着说:“奶奶,咱在首都呆几年,等我跟娇娇大学毕业,就回家乡工作。”

    苏云秀怪地问:“你跟娇娇毕业后,不留在首都吗?”

    谢怀谦解释:“奶奶,那可不一定。国家虽然给大学生安排工作,但是多数都是让他们回到原籍工作,或者是根据工作需要,安排到别的省市,能留到首都的还是少数。”

    确实是这样,不过苏云秀是个村妇,以前很少接触这方面的信息,根本不懂这些。

    “噢,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俩以后能留在首都工作。不过,回去也挺好,起码离家近。”

    谢爷爷插嘴说:“怀谦,不管在哪里工作,都要踏踏实实干,我觉得你在周家村干的就不错,能带领全村村民致富。也不知道你走了后,周家村还能不能发展起来?”

    谢爷爷还有点担心,担心孙子走了之后,村里的干部不再继续照原来的势头发展,那样怀谦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

    “爷爷,你放心,村里按了电话,我跟村长爷爷还有联系,如果村里有啥事,村长爷爷会给我打电话的。”

    “这就好,我也是希望村里人都能过上好日子,家家户户有余粮,有余钱,能比城里人过得还好……”

    说着说着,这话题就扯远了,一下子扯到周家村的发展。谢爷爷他们知道怀谦不会放任周家村不管,还是听安心的,觉得有他在,周家村的日子应该会越来越好。

    虽然周家村在谢怀谦的带领下,日子过得还不错,但是照城里一比,还是有些差距。城里出门走干净的泊油路,饿了有饭店,闷了有电影院,哪里都方便。

    谢怀谦若是想让农村人过得比城里人好,还得继续努力。

    等谢怀谦和周娇躺在床上,周娇感性地说:“出来后,还真是怀念在村里的日子。”

    这也就是周娇的日子好过,啥事都有丈夫兜着,才让她惦念以前的日子。有那很穷的、日子过不下去的农村人有机会进城,说不定巴不得一辈子呆在城里不想回去呢。

    “我也怀念,村里人挺好的,改天给大爷爷打个电话,问问村里的情况。”

    “嗯,我也是盼着村里人都能过上好日子。你这一走,不知道村里的养殖场和鱼塘、果园,不知还能不能继续办下去?”

    “现在有大爷爷在,肯定没有问题。”谢怀谦想,等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分了地,各人干各人的,就不知道大家伙能不能齐心协力发展了。

    周娇想着有大爷爷在,起码最近两年没问题。大爷爷就像是村里的“定海神针”,大多数人都服他管,有他在,村里出不了差。

    等大学正式开课之后,谢怀谦和周娇很投入到学习去。毕竟上大学的机会来之不易,谁都不想放弃这个机会。这时大学里的学习气氛很浓,经常看到有人捧着书学习,不管是在教室,还是在寝室,还是在学校图书室。

    谢怀谦和周娇也是如此,起码在学校的时间,把精力都放到学习上了。可能是两人用过基因优化液的缘故,他们的记忆力比较好,学起习来并不吃力,还游刃有余。

    谢怀谦能力比较出众,走到哪里都受人关注,他因为回答问题积极,而且正确率高,很就成为老师眼的好学生。老师还想让他担任班干部,不过谢怀谦怕事多,耽误照顾老人,还有老婆孩子的时间,就给推辞了。

    而周娇在大学,还是一如既往地低调,再加上她又不住寝室,除了前后桌几个距离近一点的女生,和其他同学不太熟悉。

    不过,因为她相貌好,还是比较受人关注。老师和同学们很知道,她跟经贸系的谢怀谦是夫妻,两人已经育有三儿一女。

    第113章

    谢怀谦和周娇相貌出色,自然少不了人偷偷爱慕。

    只不过这年头人们表达喜欢方式比较含蓄,再加上大家知道谢怀谦和周娇已经结婚,即便是有喜欢他们的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破坏别人的婚姻。因为□□刚刚结束,多数人都比较谨慎,一时半会儿还不敢破坏别人的婚姻,当“二奶”或是“小三”。

    既然谢怀谦来到京市,少不了要去外家探望外公和外婆。而且苏珊已经打电话跟儿子嘱咐过,要早点过去看望外公和外婆等亲人。

    不过,自打谢怀谦来到京市一直没闲下来,先是张罗着买房子,紧接着又到了开学时间,还得忙活俩儿子上学的事情,一直没有抽出时间去外家。

    这不,谢爷爷和谢奶奶看孙子安顿下来之后,便提出:“怀谦,你妈不是说让你去看外公和外婆吗?你没事就早点带媳妇和孩子过去一趟,省得拖太长时间让你外公不高兴。”

    本来谢家和苏家距离就远,谢怀谦跟外家不如跟爷奶亲近,这是人之常情,谁让他是爷奶带大的呢。

    再说,苏家已经得知谢怀谦这个外甥考上京市大学,若是一直不拖着不去看外公和外婆,苏家肯定要挑理了,认为谢家做的不好。

    谢怀谦应下:“爷爷,我知道了,这个周末我就带娇娇和孩子去。”

    只是,去外家做客肯定要带东西,这礼品怎么准备呢。

    谢奶奶说要帮忙准备礼品,谢怀谦没让奶奶操心,他说自己准备。

    周娇突然想起来这事,问:“怀谦,不是说周末去看外公和外婆吗,你准备好礼品了吗?”

    “准备好了,我准备了两颗几十年的人参,在系统空间放着呢,找块红布包一下,放到木盒里带着送给外公就行。”

    谢怀谦在周家村的时候,有时也会到县城倒卖东西,曾经换过好几颗人参,几十年份的多,有六颗,年份更长一点的,还有三颗。

    年份短点的,谢怀谦就送给亲人长辈补补身体,年份长的留着,万一以后用得着呢。而且放在系统空间里比较安全,不会流失药效,这种好药材以后可不好买,既然遇到了,谢怀谦当然得拿下。

    因为谢怀谦跟外家来往少,也就跟疼爱他的外公和外婆比较亲近,舅舅们当然也疼他这个外甥,不过,舅舅们都结了婚,有妻有子的,放在他身上的心思肯定不如亲生子女多。

    但是,小辈上门拜访,还少不得给他们准备礼品,要是准备不妥当,会失了礼数。

    “你准备了两颗人参?也好,就是显得有点少,面子上不好看,还得准备些别的东西吧?”

    谢怀谦盘算一下说:“是啊,再添上两瓶好酒,买点点心糖果,就差不多了。”

    这也就是去外家,他才舍得给外公和外婆两颗人参补身子,一般人捞不着这个待遇。现在还没有改革开放,有好东西却不好买,谢怀谦只能准备这些了。

    不过,了,等年底应该就有改革开放的消息,明年就能光明正大做生意了。

    周末这天,谢怀谦穿上一身熨烫过的山装。周娇穿着呢子大衣,里面套着毛衣,底下穿了一条合体的黑裤子,脚上配上黑色的圆头皮鞋,看着就是个时尚丽人,起码在这个年代出门后绝对让人眼前一亮。

    双胞胎和明珠,还有明杰,都穿上妈妈亲手做的可爱又别致的衣服。

    明珠里面穿着合体的毛衣、毛裤,外面套着红格子的小裙子,外面套了一个长点又合体的荷叶领红色绣花棉袄,再梳两个小辫子,打扮的跟个小公主一样,看着喜庆又漂亮。

    谢怀谦忍不住抱起女儿亲了一口,“我家明珠真好看,再没有比我们明珠更漂亮的了。”

    在爸爸心,自然是他女儿最漂亮。他说这话时情不自禁,忘记自家媳妇了。

    明宇反驳说:“爸爸,妈妈也是最漂亮的。

    明晨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妹妹,小大人似的点头说:“妈妈和妹妹都漂亮。”

    就算双胞胎小,但是已经懂事。他们知道自家日子过得算是好的,不愁吃穿,起码爸妈从没委屈过他们。不管是在周家村,还是来到京市,他们在同学们眼,都是穿着比较体面的孩子。

    有的老师甚至喜欢妈妈亲自给他们做的衣服,问他们是哪里买的。老师听说都是妈妈给他们做衣服,还夸妈妈心灵手巧。

    谢怀谦很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忙改口说:“爸爸说错了,是妈妈和明珠都漂亮,在我眼,谁都不上你们。”

    明珠正在给小儿子穿衣服,听了丈夫的话便笑着说:“这话要是让外人听了,肯定以为你自吹自擂。”

    “可不是我自吹自擂,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人家打眼一看就明白。”

    周娇笑着摇摇头,不再理会丈夫莫名的优越感。

    等一家人收拾好,带上礼品,跟谢爷爷他们告别,就出了门。

    好家伙,这一出门,遇到个邻居,就问他们:“你们这一家子穿的这么好,这是上哪儿去啊?”

    谢怀谦一家搬到这里后,已经和邻居们熟悉了,见面会打招呼。

    “去走亲戚。”

    谢怀谦抱着小儿子,周娇提着礼品,牵着明珠,双胞胎在旁边跟着,不过不老实,边走边闹。

    “你们在京市有亲戚啊?”

    “是啊。”

    “怪不得打扮得这么好看才出门。你们一家人长得又俊,再这么一收拾,可是不得了了,跟画上的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