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92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本来苏外公和外婆是想留着外孙一家多呆会儿,可他们寻思怀谦已经认了门,以后肯定能常来常往,毕竟他们夫妻要在京市上好几年大学呢,以后有的是时间聚在一起。

    “算了,既然有事你们就先回去吧。”

    临走前,苏外公嘱咐:“对了,让你爷奶有空到家里来玩。”

    离得这么近了,苏外公当然要邀请亲家见个面。

    “姥爷,你们知道我那里的地址,有空去我家玩也行。”

    “那行,你们路上慢着点,看好几个孩子。”

    “知道了,姥姥。”

    第115章

    一家人告别后,就回了家。他们刚走没多久,谢怀谦的表哥表嫂就带孩子回家了。好像因为他们上午有事,过午才回来看爷奶和爸妈。

    苏延年和杜雅带两个小儿女回来了。

    苏外婆说:“你们才回来?可惜了,你怀谦表弟带着他媳妇和孩子过来走亲戚,刚走。”

    这可真不巧。

    “奶奶,你说怀谦来了?”

    “可不,他们刚走,你们要是早来一二十分钟,估计就能碰上了。”苏外婆着重提起双胞胎,“怀谦带孩子们过来了,他家不是有对双胞胎男孩吗,长得可俊了,跟你表弟小时候差不多……”

    苏延年对表弟一家很有兴趣,他知道表弟和表弟妹两人都考上京大,早就想见见这对学识不凡的夫妻了,这次竟然错过了。没关系,表弟既然住在京市,早晚有机会见面。

    “姥姥和姥爷挺好的,大舅舅人也不错,特别稀罕咱家明晨和明宇。”周娇跟谢奶奶和苏云秀聊起这次走亲戚的见闻。

    其实,周娇知道丈夫的舅舅,都是当官的,就俩外公也是退休老干部,她以为到那里会遭遇冷眼,没想到并没有。

    这也就是周娇运气好,这次见到的长辈就外公外婆还有大舅,这三位看在她是大学生的情况下,又给怀谦添了几个可爱的孩子,觉得两人除了家世,别的方面都很般配,并没有冷落她。

    若是他们刚结婚就走亲戚的话,就不一定有这样的待遇。想当初他们结婚时,外家的舅妈去了两个代表,都嫌外甥找的媳妇是乡下姑娘呢。只不过谢怀谦不是她们的儿子,她们不好管罢了。

    等后来,谢怀谦经常带媳妇和孩子过去看外公外婆,遇到的亲戚多了,周娇便遇到看不起她的亲戚。那些人以为周娇是凭借好相貌迷惑了谢怀谦,进而攀上他,所以对她没有好脸色。

    周娇只好当做看不见,不把这种亲戚当回事。

    倒是谢怀谦知道谁看不上他媳妇,特别维护她,让周娇别放到心里。看不上她媳妇,他就不带媳妇到那人跟前凑。

    当然,外家的亲戚,大部分看在谢怀谦的面子上还都过得去,即便是有几个横眉冷眼对待的,谢怀谦就不当回事。

    自从.革结束后,人们终日惶惶吊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大街小巷没了往日的严肃气氛,人们的精神面貌越发神采奕奕。不像那十年的时光,生怕一不小心说错话,做错事被红卫兵抓起来批判。

    大学生的思想逐渐发生变化,有的学生思想僵化,还在□□的气氛走不出来;有的学生却意识到国家的改变,对未来的发展更加期待。

    天气越来越暖和,人们脱下厚厚的冬装,换上轻便的春装。

    大学里的女生虽然不是说打扮得花枝招展,大多数女生却尽可能地把自己打扮得好看一点。爱美之心,不管在什么年代,都不会放弃的。

    周娇的衣服不少,因为谢怀谦经常给媳妇买衣服,而且她自个手巧,做的衣服合体有好看。

    比如周娇做给自己穿的裤子比较合体,不肥不瘦的那种,穿上显得身材苗条。不像时下普通大众穿的那种肥肥的裤子,一条裤腿恨不能装两条腿。

    因为物资匮乏的原因,这个年代做衣服普遍有个特点,那就是可着布料做,能肥点就费点,最好还能长点,穿短了可以放开一截。

    就说做外面套衣服的单褂吧,做肥点,春天可以套夹袄或毛衣穿,再热就当衬衣穿,冬天冷了,还可以套棉袄穿。这样,一年下来,有套替换的衣服就够穿的。

    周娇穿的衣服合体,再加上她身材苗条,穿什么看上去都好看,特别让女同学羡慕。

    那个姑娘不爱俏,尤其是像高燕和杨红梅这样的未婚姑娘,更想打扮得漂亮一点,也许能早点找到心目的另一半。

    她们考上了大学,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可是因为上大学,婚事肯定得往后推。别的不说,起码得找个般配点的丈夫,最好跟她们一样,都是化人。

    周娇的同桌叫高燕,也是个农村姑娘。她爸是村干部,家里条件不错,她就一个亲哥哥,在家比较也算受宠。她就幸运地读到了高,这不没两年国家就恢复高考,还在说亲的她说什么也想试试考大学。

    高燕原来成绩不错,复习一个多月之后,还真就像她哥说的,瞎猫碰到死耗子,她真考上了大学,成绩好不错,因为她的分数高,就报考了京市的大学。

    首都可是很多人向往的城市,高燕心高运气也好,还想长见识,才想上首都上大学。

    只是,上了大学之后,离家远了,高燕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她住宿舍,寝室里有八个同伴,可是只有她和另外一个姑娘是农村来的,其他不是下乡女知青,就是在市里长大的姑娘,因为习惯问题,很多时候处起来会产生矛盾。

    高燕在家乡时可是个让人高看一样的姑娘,在家也受宠,性子有点傲。因为他们那个镇上,就她一个农村姑娘考上京市的大学,让好多人羡慕的。乡亲们都说,她考上大学,以后她爹妈就能跟着享福了。

    但是,高燕这点优越感,到了大学跟同学们一比就没什么了,尤其是跟城市姑娘一比,她心里其实是羡慕嫉妒的。

    高燕偶然和周娇做了同桌,知道周娇也是乡下来的姑娘,她觉得她俩条件可能差不多,开始她还很高兴跟周娇接触。

    可是自从知道周娇嫁了个知青丈夫,家庭条件还不错,竟然在学校附近有住处,高燕才意识到她跟周娇差远了,她个方面不如人家条件好,这让她有点小小的嫉妒。

    当然,这点小嫉妒她放在心里,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正常和周娇相处。不过,她越发在意周娇的一切,比如在意她的穿着,在意她腕上的手表……

    “周娇,你又换新衣服了,你穿的上衣真好看,从哪里买的?”

    周娇刚坐到座位上,高燕就凑到她跟前问话。

    周娇略微低头扫了一样今天穿的外套,笑着说:“这是我自己做的,不是买的。”

    后面的李霞和杨红梅也听到前位的对话。

    李霞爽地夸了她一句:“周娇,你可真能耐,竟然会做衣服,还做的这么好看,我看你穿的衣服比百货大楼卖的衣服都好看。”

    杨红梅也跟着点头。

    这时,就听到高燕问:“周娇,你真会做衣服吗?”

    周娇点头。这又不是不能说的事,她便承认了。

    高燕却接着问:“那你能帮我做件同样款式的衣服吗?”

    周娇闻言顿了顿说:“你想怎么让我给你做,你有布吗?”

    周娇知道高燕家是农村的,她来上学肯定是带做好的衣服,总不会带着布料来上学吧?

    高燕纯粹是觉得周娇穿的衣服好看,想着要一件而已。在家时,她要是相了什么衣服,就会跟她妈要。

    可这是在学校里呢,她手里有粮票,哪里来的布票?

    高燕摇摇头说:“我忘了我没有布票,唉,白高兴一场。”

    李霞和杨红梅也觉得周娇穿的衣服好看,但是她们可没想到让周娇帮忙做一件穿。高燕提了,两人才想到这个办法可行,就是不知道周娇会不会帮着做?

    三人都想要周娇穿的这种衣服,可惜她们都没有布票买衣服。

    李霞是结了婚的女人,她考虑到舍在婆家的孩子,便没了做新衣服的心思。杨红梅和高燕却在想办法弄弄布票,去买自己喜欢的布料。

    上课铃声想起,周娇很把这事放下。高燕和杨红梅却惦记着换布票的事。

    还真让她们给想到办法。他们学校的本市学生,有的家庭条件不好,家里的供应量不够或粮票不够,就把家里不用的布票、工业品换给别的同学。这都是私下交易,但是有这么回事。

    高云和杨红梅不知找谁,用攒的粮票换了够做一件上衣的布票回来。

    第二天周娇再去上学,杨红梅和高燕就跟她说:“周娇,我们换到布票了,你帮我们做一件上衣吧。”

    周娇没想到二人这么上心,还真弄到了布票。这样的话,她再推辞就不好看了。

    可是为了以后没那么多麻烦,周娇提前说:“我家是刚搬过来的,这边没有缝纫机,我只能帮你们裁好衣服,你们得找别人做。我这件衣服是在老家的时候做的。”

    要是女同学都找她做衣服,她忙得过来吗?况且她家真没有缝纫机。

    高燕着急地问:“那怎么办啊?”她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换了这些布票,不做的话还有用吗?

    李霞帮忙想了个办法,“你们要真是想穿新衣服,就让周娇帮你们裁好布料,你们再找裁缝做呗。”

    杨红梅撅着嘴巴说:“可是这样好麻烦啊。”

    周娇摊手表示无奈,那她也没办法,她家真的没有缝纫机。做衣服很费时间的,这两件上衣,她最少也得做半天,如果只是裁剪的话,花费一两个小时就好了。

    李霞嘴说:“你想要新衣服还嫌麻烦,人家周娇还没嫌麻烦呢?”

    第116章

    杨红梅和高燕抽空买了自己喜欢的布料回来,周娇给两人量好尺寸,把布料带回家裁剪。

    放学后,周娇一如既往等丈夫来接她。

    谢怀谦接过媳妇的书包,轻笑问:“你书包鼓鼓的,里装的什么?”

    两人是夫妻,比较了解双方的习惯。早晨娇娇带了今天要用的课本,并没有带多余的衣服,书包里看着像是装了件衣服。

    “是两块布。我同桌和杨红梅看我衣服好看,让我帮忙做两件。”周娇接着补充说:“想起咱家的缝纫机还在老家放着,我就帮她们裁剪好,让她俩去找裁缝做起来。”

    谢怀谦能理解女人的爱美之心,但是他不喜欢媳妇帮人家做衣服。他认为,让媳妇帮自家人做衣服就够辛苦的,还要帮同学做衣服穿吗?一个俩的还好说,要是很多同学都觉得媳妇的衣服好看,难道娇娇要帮所有求她的人做衣服?

    这绝对不行。别人不心疼他媳妇,他自个心疼。

    “帮你同学裁裁衣服就算了,以后少接这种活,我怕累着你。”谢怀谦见过媳妇做衣服,坐在缝纫机前就是一下午,他觉得媳妇也会累的。

    周娇摇摇头,“只是裁一下,哪儿会累到我?”

    女同学第一次求她做衣服,她不好拒绝。帮忙裁剪也费不了多少时间。如果不熟悉的同学或者是同学经常请她帮忙做衣服,她也会拒绝的。

    周娇白天要上学,晚上回家要带孩子,周末空出时间来,也是陪老人和孩子,还真没多少闲工夫帮同学做衣服。如果占用太长时间,她肯定会拒绝的。

    谢怀谦还是忍不住嘱咐一句“娇娇,你又不是当裁缝,以后别人请你帮忙做衣服,能拒绝的拒绝吧。”

    他一直娇娇这个名字好听,应该让媳妇人如其名,一直被人娇宠着才好。谢怀谦认为媳妇比自己小很多岁,便一直当养女儿一样宠她,在外面看到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给媳妇带一份。

    在谢怀谦心,家里就跟有五个孩子似的,哪个他都放不下。

    “知道啦。”周娇拉长声音回答。她不是没心没肺的人,她知道丈夫是担心她抹不开面子,不知道拒绝同学的要求,她可没有丈夫想的那么没用。

    小两口回到家,孩子们就开始围着爸妈团团转,大的双胞胎跟爸妈讲学校的琐事,明珠和明杰缠着爸妈,让他们陪着玩。尤其是小明杰,最喜欢缠着妈妈了,现在还跟父母一起睡呢。

    所以,谢怀谦和周娇情动时,就去系统空间的别墅里解决夫妻和谐生活,完事赶紧再出来。明杰还小,晚上还得给他把尿,防止他在床上画地图。

    两人之所以这样做,还是周娇抹不开面子,怕孩子听到动静。幸亏他们有个空间,让他们方便很多。

    “咱俩这样,怎么跟偷情似的?”谢怀谦给媳妇擦着头发,玩笑似地来了一句。

    再稳重的男人,遇到□□上,难免有几分“不正经”。

    周娇刚刚沐浴过,面色红润着,听丈夫这样说,她实在忍不住,伸手在谢怀谦腰间拧了一下,“别胡说,咱俩不是夫妻吗,还偷情,多难听啊?”

    周娇有心理阴影啊,她亲眼见过亲爹偷偷去胡寡妇家,那才像偷情的样子。在她心里,偷情两个字就是夫妻一方外面有人了,那才叫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