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95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拖拉机发动起来砰砰响,周娇觉得车斗都在震动。几个孩子好地扭头看车头,发现烟筒里冒出一股黑烟。

    拖拉机一旦开起来,不用谢怀谦嘱咐,周娇已经把明珠和明杰拉到自己怀里,给两人盖的严严实实,生怕他们吹冷风被冻感冒。

    调皮点的双胞胎自然由谢怀谦照看,他把双胞胎摁下,让他们老实坐着,用胳膊把他们圈在怀里,给他们挡风。

    寒风呼啸,车斗上没个遮风的棚子,坐拖拉机可是比坐汽车冷多了,幸亏周存福给他们准备了被褥,冻不到几人。

    拖拉机一进村,就慢了下来。苏云秀和谢怀谦、周娇开始打量阔别一年的村子。还别说,一年过去,村里有不少变化,老式的土坯房拆了不少,换成了新的砖瓦房。

    应该是谢怀谦以前提的意见管了用,村干部在划宅基地时,重新安排一番,现在走到街上,再看路旁的宅子,多是一排排的新房。现在不像原来那样,房子里出外进,看着不那么整齐美观。

    有人看到苏云秀和谢怀谦一家回来,都热情地笑脸相迎。

    “二婶子,您老从首都回来了?首都啥样啊,那里是不是很好?”

    还有人跟谢怀谦说:“小谢,可把你给盼回来了,村里人都等着你给大家出点子,看该怎么分地,看你这里还有没有别的赚钱法子?”

    这几年,谢怀谦带领大家搞养殖,种果园,挖鱼塘养鱼,赚了不少钱。村民们的想法也变得灵活起来,没事就琢磨怎么赚钱。而不像原来一样,死守着田里的粮食出产,一年到头却分不了几个钱。

    “小谢,你现在都是大学生了,应该比原来更有办法吧?”村民的语气虽然带点疑问,但心里却相信小谢去首都上了大学后,应该比原来更有能耐。

    那时多亏小谢让村里的孩子都上学,这两次考大学,村里不少孩子得益,不是考上了专,就是考上了大学,多光荣啊!

    小谢多有眼光,跟着他干准没错。

    等到了谢怀谦的家门前,拖拉机停下后,很多闻讯而来的村民都帮谢怀谦往下搬行李。

    谢怀谦家的大门四敞大开,因为他走时给村长留了把钥匙,让他帮忙照看家里。

    村长媳妇和儿媳妇,正在给小谢和弟妹家收拾院子,保证让他们一回来就能住下。

    村长一接到谢怀谦的电话,就让媳妇帮忙收拾房子,只是房子一直没人住,拉拉杂杂事不少,扫灰尘,晒被子……他们收拾了两天,才收拾得差不多。毕竟新房子房间多,收拾起来麻烦些。

    “弟妹,你可回来了,我可想你们了。”村长媳妇一听拖拉机的动静,就跑了出来,拉着苏云秀聊起来。

    村长媳妇看弟妹身上穿着崭新的棉衣,“你看你这一打扮,跟城里的老太太差不多,一看就知道跟着小谢他们享福去了。”

    苏云秀忍不住笑着说:“可不是跟着他们享福。小谢和娇娇都是好孩子,可孝顺了!”

    “你这新衣服是娇娇给你买的吧?”

    “是他们小两口给我买的,他们还给我买了新皮鞋,就是我穿不惯,还是觉得自己做的鞋好穿。”

    村长媳妇说:“那你真是身在福不知福,我还没穿过皮鞋呢。”

    老妯娌说得欢,两人进屋坐到炕沿上说话去了。

    周娇进家门一看,好家伙,家里收拾得真干净,跟他们在家里住着时差不多,甚至比那时更干净。因为没有孩子捣乱,家里整整齐齐的,各处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后院的围栏里竟然有几只鸡鸭,应该是刚抓来的。

    这是村长交代的,怕他们回来花钱买鸡鸭,直接从队上抓来几只给谢怀谦。村里人一点意见都没有。要不是谢怀谦帮村里养了这么多鸡鸭,他们哪能年年多分钱?

    周娇抱着明杰一进屋门,迎面扑来热乎乎的气息。肯定是大奶奶早就烧好了火炕,要不没有这么热乎。

    谢怀谦忙着招呼男人们,周娇管着看孩子,顺便收拾东西。来到家里安心了,周娇让孩子们在屋里随便撒欢玩。最近一直赶路,孩子们坐车坐得蔫耷耷的,这回总算是到家了。

    “大奶奶,多谢您来给我们收拾屋子,可是省了我不少事。”周娇跑到村长媳妇跟前道谢。

    这样一来,周娇不用来到家就忙着收拾,剩下的慢慢整理就行。

    周娇把一个竹篮放到大奶奶面前,“这是我们从首都买的点心糖果,大奶奶带回去给孩子们吃。”

    他们家跟大奶奶家最亲,回来当然少不了给他们带点礼物。

    “从首都带回来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带回去给孩子们尝尝首都的糖果,是不是更甜更好吃。”大奶奶笑呵呵地接过提篮。

    在人们心,首都是特别令人向往的地方。孩子们更是对首都充满憧憬,他们在下雨时会唱:大雨哗哗下,北京来电话,叫我去当兵,我还没长大。

    尤其是在很少出远门的农村人心,村里不如镇上,镇上不如县城,县城不如省城,省城不如首都。

    大多数农村人都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他们只是凭道听途,得出这样的结果。在这个年代,首都在人们心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

    灶房里,周娇准备做饭,先让奶奶和孩子们吃点东西垫肚子。她看到角落里堆着大白菜、土豆、胡萝卜等好储存的冬菜。

    不用问,这肯定是大奶奶给他们准备的。

    周娇还发现一些山蘑、干豆角等干菜,应该是大奶奶今年新晒的干菜。

    周娇还在碗柜上看到一个提篮,里面放着二十来个鸡蛋,看来是大奶奶怕他们来了没有菜和蛋吃,给准备好的。除此之外,还有十来个大白馒头,是给他们准备的主食。

    因为村里有高产麦种,周家村现在并不缺白面吃。大白馒头是好东西,但是没有前些年那么稀罕了。

    周娇把大锅刷了一遍,煮了玉米粥,给孩子蒸了蛋羹,把馒头热了热。她又在小锅头上清炒了酸辣白菜,炖了个山蘑鸡蛋汤,先凑合着吃一顿。

    周娇做饭利落,很就整出一顿饭来。

    来找谢怀谦说话的那些男人看人家要吃饭,很有眼色的走了。反正他们没有急事,有话不一定非得现在说。等小谢安顿好,再来找他也可以。

    第120章

    晚饭后,村里人听说谢怀谦一家回来了,到他家串门的人一波又一波,不是欢迎谢怀谦归来的,就是怀着好的心来询问首都啥样的,可见谢怀谦在村里非常受欢迎,村民对首都充满好心。

    周存福肯定也会过来,他可是盼小谢回来盼了好久。也就是首都离周家村太远,如果像在省城那么近便,他说不定会坐车去找小谢拿主意。

    周存福来了就问:“小谢,去首都上大学好吧?跟我说说,首都是不是特好?”

    谢怀谦跟人讲首都讲得嘴巴都干了,来的每个人都问他这个问题。不过,大爷爷问他,他肯定得好好回答。他耐着性子给大爷爷详细讲了一遍,其还提到刚刚改革的政策。

    周存福听完交代:“小谢,明天你到村委一趟,咱们开个会研究一下村里分地的事。”

    若是只分种粮的田地,村委按照上级政策分地就可以。可是他们村还有果园、鱼塘,这些都是赚钱的地,该怎么分必须有个章程。要是分配不均,村民容易闹意见。

    谢怀谦一口答应下来:“行,明天吃完早饭我就过去。”

    在谢怀谦看来,农村人纯朴实在,值得他费心思帮忙。即便原来村里有点鸡毛蒜皮的事,也是因为穷闹的;如果村民富裕了,哪会整天盯着那点子东西算计来算计去?

    “那你们早点歇着。”周存福跟谢怀谦约定好,背着手回家了。

    这时已经十点了,周娇早早哄着孩子们睡了觉,只剩他们三个大人照应来家里玩的村民。等村里人都走了之后,谢怀谦把大门插好,这才进屋。

    周娇已经打了洗脚水,正在洗脚,“怀谦,我看今天来的人都是来看你的吧?”

    “哈哈,他们都盼着我回来帮忙出主意呢。”

    丈夫被乡亲们高看一样,周娇心里非常高兴,脸上不自觉露出笑意。

    等周娇洗完后,谢怀谦就着媳妇那盆水,直接洗了洗脚。两口子谁也不嫌弃谁,反正他们的脚都不臭不脏。

    “大爷爷让你明天去开会,应该是为了果园的事吧,这可不好分。”周娇偶尔听奶奶和丈夫提起村里的事。

    她知道,现在村里的土地是集体的,包括果园、鱼塘、甚至是养殖场,可是马上就要分地了,这些集体财产可不好分。鸡鸭牛羊可以买了分钱,但是以后分了就等于杀了下金蛋的金鸡,再没有年年来钱的地方。果园和鱼塘咋分,总不能每人分一块去,或者每人挖一颗果树家去?

    怎么想都不对劲!

    谢怀谦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媳妇:“我是觉得,村里可以只把田地分了,果园和鱼塘,还有养殖场继续作为村里的共有财产,让村民和村干部共同管理,还像原来那样,等年底分钱。”

    周娇说:“这样也行,就是管理起来麻烦。”

    “以前还不是这么管理的,照原来管理就行。”谢怀谦知道大爷爷一心为村民着想,从不贪墨东西。

    如果继任村长跟大爷爷一样,不是贪小便宜的人,村里的这些财产应该好管理。就怕遇到贪婪的村官,把村里的收益往自家搬。不过,有他看着,估计没人敢有那种心思;就算有,也得憋着。

    谢怀谦和周娇洗完脚后,钻一个被窝睡了。

    今天刚到家,四个孩子都要跟爸妈一起睡。

    这不,他们一家子躺了一炕,就算换了地方,孩子们睡得还是香甜。幸亏奶奶的被褥还在家,要不他们回来就没被子睡了。

    第二天一早,周娇和苏云秀就起来忙活饭菜;双胞胎因为刚回来,新鲜劲儿还没过去,早早起来在院子里跑着玩;谢怀谦把院子里的雪重新收拾一下,都堆到阳沟边,等雪融化。

    吃完早饭后,谢怀谦就去村委开会。

    周娇把昨天带来的东西继续整理一下,完了还看家里还需要什么东西,等集市上去买。

    苏云秀帮忙看着孩子,今天有好多妇女过来找苏云秀,跟她打听首都的新鲜事。

    有谢怀谦的建议,村委会的干部经过商量,很做出决定。

    就照谢怀谦说的,年后,先把村里的田地按人口分掉,而果园、鱼塘、养殖场作为村里的公共财产留下,年底结算后,给村民分钱。

    “怀谦,现在国家真允许个人做买卖了?”

    “是啊,上个月国家就颁布了改革开放的政策。”谢怀谦跟村干部讲起改革开放的具体政策。

    村干部从谢怀谦这里得到进一步的认知:国家要不仅给农民们分地,还要加经济发展,允许个人做买卖了。

    “那咱们杀了猪之后,是不是可以自己卖去?”

    “当然可以,等等我去养殖场看看,咱们村还留下多少鸡、鸭和猪、羊,看该怎么卖?”

    谢怀谦早就在电话跟大爷爷提了提,村里最好多留下几头猪、几只羊,多留点鸡鸭和大鱼,等他回来后,带几个机灵的村民出门探探周围的市场,趁着过年多赚点钱。

    这几年,周家村养殖的鸡鸭鱼和猪羊,大部分卖给收购站。今年冬天,周家村已经陆陆续续给供销社供了几次货。收购站再把大部分肉运到市里,由国家部分统一管理销售。

    这样以后,留给本县的肉并不是那么富足。如果去县城卖肉,应该会好卖。

    猪肉可是供应需求最多的肉制品,供应不足,导致肉制品难买。过年过节的时候,猪肉更是抢手货。

    现阶段,全国大部分农村还处于贫穷阶段,各地养殖能力并不强。这都是因为粮食产量不高,没有粮食怎么把猪养肥?

    也就是周家村出了高产麦种之后,村里的粮食富裕起来,原先村民吃的那些高粱、地瓜、麦麸等粗粮替换掉,全部用来喂猪。村民能吃上白面馒头,粗粮用来喂猪,全是因为先解决了村民的口粮问题。

    话说回来,谢怀谦让村里多留些生猪和鸡鸭,就是想趁改革开放的东风,先带领周家村的村民发家致富。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肉类肯定更难买,年前这段时间正是赚钱的好时机,不容错过。

    谢怀谦让村民把活鸡活鸭装到笼子里,肥猪、肥羊杀掉,还有两筐已经冻僵的鱼,都搬到村里的拖拉机上,拉出去卖。

    “谁跟我出去卖猪肉,上车。这次村里能不能赚钱,就靠咱们了!”谢怀谦一喊,好几个大小伙子爬上拖拉机。

    别看谢怀谦在学校正儿八经的,一到农村,不用人教,他就会自动融入村民当,不会让人对他有距离感。

    上车的这几个小伙子,是村干部推荐的卖肉人选。他们平时比较爱说笑,这次被村干部推出来,跟着谢怀谦学做买卖。

    若是国家真让做买卖,以后村里的出产就得靠这些年轻人出去折腾,把东西卖掉。所以,谢怀谦让村干部选出能说会道的人选,学会卖东西后,以后村里的出产就交给他们卖。

    出去卖肉这事弄得听轰动的,好多村民都跑来围观,就连双胞胎都来了。

    俩孩子见到爸爸坐着拖拉机走,还想跟着去玩。不过谢怀谦嫌外面冷,怕冻着孩子,没让他们跟着。

    谢怀谦他们刚走,就有人担心地说:“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把肉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