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96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是啊,不知道县城让不让卖东西?”

    前两年还传出割资本主义尾巴尾巴的风声,小谢他们去卖肉,不会让人给抓起来吧。想到这里,这人往地下吐了两口吐沫,就想吐掉晦气一样。

    一定不会这么晦气的!

    “怕什么,就算不让卖,把肉拉回来分分不就得了。”想法少的人没那么担心。

    反正年底村里要分肉,肉拉到县城卖不掉,拉回来提前分分就可以。

    谢怀谦带着几个年轻人,开着拖拉机去县城卖肉。这样的情景,让他以后想起来就觉得好笑,他自己都没想到他那时那么有激情。

    以前谢怀谦常来县城,偶尔回到黑市上卖货。县城不大,统共那么几条街,谢怀谦非常熟悉县城的大街小巷,知道县城的菜市场在哪里,还知道县城的几个家属院在哪里。

    这次,谢怀谦没打算带人去菜市场买东西,他怕那边有人查。他倒不是怕被人查,而是怕麻烦。

    谢怀谦开着拖拉机,直接把车开进某厂家属院。

    谢怀谦让几个大小伙子下车,他说:“外面买的猪肉八九毛钱一斤,咱卖一块三,比外面贵点。羊肉卖一块,活鸡活鸭卖九毛,鱼卖六毛。”

    一个叫周强的小伙子问:“谢大哥,这样是不是卖的有点贵,有人买吗?”

    谢怀谦打包票说:“贵啥贵,咱卖的肉不要票,比黑市便宜多了,你等着看,保证有人买。”

    当下,家属院多是一排排整齐的小院子,大门常年开着,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

    谢怀谦他们几个大小伙子,开着拖拉机一进来,人家就看出这是外面来的人,就是不知道他们是来干嘛的。

    多年的街坊邻居,谁不认得谁啊。家属院里很难见到生面孔,如果来个外人,在这里居住的人一眼就能瞧出来。

    第121章

    这年头的人都有一副热心肠,有个富态的胖大妈看到拖拉机停下后,就凑上来问:“小伙子,你们是来找谁的?”

    打头的这小伙可真俊啊!要是他们来找熟人,可以帮他带路。

    谢怀谦笑着说:“大妈,我们是来卖肉的,这不我们村刚杀了猪和羊,捞了两筐鱼,还装了几笼鸡鸭过来。您看看,你家需要卖肉吗?对了,我们这肉不要票,不限量,花钱就能买。”

    富态的胖大妈没有着急买东西,她看了看谢怀谦和旁边几个小伙子,说:“小伙子们,你们挺能耐啊,不怕被纠察队抓?”

    “大妈,您看您说的,这不是吓唬我们吗?要是我们胆小,被您吓跑,您还想不想买肉啦?”

    “大妈,国家可是出了新政策,已经允许做买卖了!”

    胖大妈整天家长里短,她可不关心国家大事,自然不知道国家允许做买卖的事。胖大妈有点怀疑地看着谢怀谦问:“真的?”

    谢怀谦一本正经说:“当然是真的,我哪能骗人,您看我长得像骗子吗?”

    周强凑上前证明:“大妈,我谢大哥可是从首都回来的大学生,他绝对不会骗人的。”

    “哎呀妈,大学生怎么还出来卖猪肉啊?”在胖大妈心,大学生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绝对不会跟菜市场卖肉的联系起来。

    后面周立伟、周立国等人也跟着说:“他可是京大的学生,去年冬天考上的大学,已经念了一年。”

    “谢大哥放假了,是来帮我们卖猪肉的。”

    不用胖大妈问,几个小伙子就把谢怀谦的底细抖露出来。

    这下,胖大妈看谢怀谦的眼神立马变了,带着点佩服、敬意在里面。能考上首都的大学,这小伙子学习肯定好。考上大学还不忘本,回来竟让帮村民卖猪肉,可不是让人佩服咋的。

    就李家那个专生,考上专之后,看人总是抬着下巴,哪有眼前这小伙子有礼貌?

    再说了,俊小伙是首都来的大学生,又这么热心肠,肯定不会蒙人。正好过年了,家里的肉还没着落,不如看看小伙子们卖的肉好不好,好的话多买上几斤。

    他们不是说了吗,这肉只要钱不要票,还能随便买,多好的机会!

    胖大妈指挥着,“点让我看看你们带来的猪肉,还有鸡鸭,对了,还有鱼,都给我看看。”

    “好来,包您满意。我们是周家村来的,保证不蒙人。大妈您知道周家村吧……”周强是个有眼色的,看胖大妈有买的意思,立马介绍起来,顺便提起他们的家乡,好让人放心。

    “周家村啊,我知道,你们那里挺出名的,前两年不是出了高产麦种吗?多亏你们村出了高产麦种,现在我们县里的白面不像原来供应那么紧张了。”

    胖大妈一边聊天,一边看车斗里的肉。

    四大片猪肉用白色的蛇皮袋子包着,肉质鲜嫩,一看就是刚杀的猪肉。从肉架子来看,这头猪起码上了两百斤,应该挺肥的,是好肉。

    另一个蛇皮袋子做的大包里包的是羊肉。

    柳条框里装着鱼,一条条看着很大,估计少说得有五六斤重。

    掀开篷布,就看到笼子里的鸡鸭,不知是被拖拉机声音吓得,还是天太冷了,鸡鸭都在笼子里缩着,偶尔发出叫声。

    还没等胖大妈看完货,一边晒太阳的人都凑了上来,问:“她婶子,这些小伙子来干嘛的?”

    “人家是来卖猪肉、羊肉的,周家村来的,还有鸡鸭和鱼。你们家缺啥,赶紧来买吧,不要票。”胖大妈甚至替谢怀谦他们做起广告。

    “不要票,随便买,真的吗?”

    听到这话,一个个都开始往前挤。没一会儿,拖拉机就被包围起来。

    “这猪是刚杀的?”

    “我们村的杀猪匠三更半夜就起来杀猪,绝对新鲜。羊也是今早杀的,鱼是昨天捞的,鸡鸭是活的。”周强一口气都给介绍个遍。

    谢怀谦看他口齿伶俐跟人介绍,冲他比了个大拇指手势,周强看到后更卖力了。

    周立国和其他几个小伙也开始跟人说价钱。

    “小伙子,你们这肉比肉店卖的贵,能不能便宜点?”

    大家都看向谢怀谦。

    “叔叔大姨,大爷大妈们,我们这肉都是新鲜的,而且不要票,可比黑市便宜多了。”

    谢怀谦经常跑黑市,他肯定了解行情。黑市的猪肉一块五都不一定买到。

    谢怀谦并没有着急降价,而是继续推销他们的商品:“你们看看,这肉多新鲜啊,可不是那种米猪肉。还有这羊肉,大冬天喝羊汤暖身子,还能剁馅包饺子,可香了。还有这鱼,多肥多胖啊,平时可不好买,有鲤鱼,鲫鱼,还有刺最少的草鱼……”

    他口若悬河地介绍,好像人家不买就亏了似的。

    “小伙子嘴可真巧,不愧是上大学的人。”胖大妈夸了一句。

    她见谢怀谦确实不想降价,且这肉不要票,比黑市便宜,买着不亏。

    先下手为强,省得等会挑不到好肉了。胖大妈是个精明的主妇,马上挑起肉来,“给我割这块肥的,先来十斤。”

    一听就是爽的主。

    “行,我这就给您割肉。”谢怀谦拿起刀子,照着胖大妈指的地方开始下刀。

    其他几个小伙子不如谢怀谦会下刀割肉,都在一旁看着。他们真心佩服:小谢真能耐,啥都会干。

    “他王婶,你咋一下子买这么多肉啊?”有人问胖大妈。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咱还能不吃点好的。家里人多,这些肉买回去分分,一人还分不到一斤呢。”胖大妈说:“肉店的肉那么难买,谁知道到时候买到啥样的肉,人家这个可是随便挑。”

    肉店卖肉排队不说,都是卖肉的割哪块,你买哪块,不兴挑的。

    众人一听,赶紧寻摸自己相的肉。贵是贵了点,不是不要票吗,万一好肉都让别人挑走了,那才亏了呢。

    胖大妈这一开头买肉,后面就刹不住车了,闹哄哄的,跟菜市场一样,一会儿就卖出不少肉去。围观的众人疯抢,生怕买晚了买不到好肉。

    小伙子们来之前都学过认称,谢怀谦嘱咐他们手头松点,给大家称得高高的,买到肉的人都高兴地满载而归。

    一个老太太颠着小脚步来到跟前问:“还有肉吗?给我来几斤肥的,正好家里没油了,买块肥肉炼油。”

    去肉店买肉,可不一定买到肥的。时下大家肚子里都缺油水,越肥的肉吃着越香。

    “还有肥的,您看您相哪块儿?我给您割下来。”

    “来晚就没了啊。”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句,闻讯而来的人都挤着买肉。

    有的人已经早早去厂里上班了,不知从谁那里听到风声,家属院有卖肉的,赶紧给小组长请会儿假,蹭蹭跑回家卖肉。家里有老人照应的更省心,老人直接把肉买回家去了。

    这不,谢怀谦他们一大早出来,还没用俩小时,猪肉已经卖的差不多了,还剩了点下水和几根大骨头。活鸡活鱼已经被卖光,只剩点羊肉和几只活鸭。

    “肥鸭,肥鸭,大肥鸭……”周强嘴皮子最是利索,经过俩小时的磨练,他已经学会怎么卖东西。

    可能是本县人不太会做鸭肉吃,鸭子卖的才慢点。可再不会做,那也是肉。再说鸭子出的肥油确实多,吹嘘成大肥鸭也没错。

    还真有人听了要买的。炖肉吗,再膻再腥,放点八角、花椒进去,炖炖也好吃,总比窝头油水足。

    最后剩下的猪下水和羊骨头架子,谢怀谦便宜处理了。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谢怀谦等人就把肉卖光了。

    “走,我带你们去县城的饭店搓一顿。”谢怀谦上了拖拉机驾驶座,朝饭店开去。

    以前他常在这里请媳妇吃饭,熟悉得很。这不谢怀谦一进门,那里的女服务员就说:“你是那个谁来着,以前你经常带你对象来吃饭的,你俩有一年多没来了吧?”

    谢怀谦和周娇这长相,在县城里出类拔萃,很难让人忘记。况且国营饭店的女服务员常年不换人,这个大姐估计记性也好,愣是没把谢怀谦这个客人忘掉。

    “大姐,我和我对象考上大学了,在外地上大学,没时间过来。”

    “真的,恭喜你们了。你们吃点什么?”营业员大姐对谢怀谦非常热情,主动把菜单递给他,让他点菜。

    谢怀谦把菜单递给对面几个小伙子,“看看你们想吃啥,今天我请客。”

    周立国推辞说:“小谢,在这里吃饭多贵啊,咱去买俩烧饼吃就行。”

    其他人就算想吃顿好的,也不好意思真让谢怀谦请客,纷纷附和周立国的话。

    “你们尽管点菜,放心吧,一顿饭吃不穷我。”谢怀谦见他们都不好意思点菜,自己把菜单拿过来,点了几个菜。

    “大姐,给我们上份红烧肉、锅包肉、木须肉,海带排骨汤……”谢怀谦一连点了好几个菜。

    小伙子们都不想让他破费,忙阻止他:“谢大哥,别点那么多菜,多浪费。”

    “就是,我们凑合着吃点就行。”

    “都说了,今天我请客,你们用不着客气。”谢怀谦又点了个菜,“大姐,再给上盆酱骨头。”

    谢怀谦知道大家喜欢吃肉,都点了硬菜。主食吗,谢怀谦点了大馒头和馄饨。

    有汤有菜,丰盛极了。谢怀谦让他们敞开肚吃,不够再点。

    前几年,他们在家过年的时候,都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饭菜。若不是谢大哥(小谢)帮村里出点子赚钱,周家村哪能有如今的好日子。

    这次出来,周立国他没着带钱和票。就算他想请客吃饭,都没办法。他不由有点懊恼,出门前怎么就忘了带点钱呢?

    按说应该他们出钱请小谢吃饭的。小谢可是村里的大功臣,请他吃饭也是应该的。小谢带他们出来赚钱,还给村里帮了好大忙,他们却让小谢掏钱请客,多厚的脸皮,回去肯定挨批。

    周立国脑子一转弯,突然想到个办法:等回去后,他跟爷爷说说,让爷爷把钱补给小谢吧,这顿饭算村里请客。

    至于他们卖东西得来的钱,周立国可没想动用,他还没这样的心眼。就算用的话,也得爷爷那里申请过才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