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97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第122章

    一顿饱饭过后,周立国开着拖拉机往回赶,谢怀谦、周强等人坐在后车斗上。因为冬天太冷,拖拉机开起来风又大,几人穿着厚厚的棉衣,挤在一起背对着拖拉机前进的方向。

    “谢大哥,这次咱们卖了多少钱啊?”

    “估计得有千把块吧。”谢怀谦略一估算,心里就有了数。

    其他人听一下子卖了千把块钱,激动地要站起来。就算他们村里富裕,可是家里存款能过千的也没几户,说不定一户没有。

    周家村是养了不少家畜和家禽,可是他们村人口多,平均分到每个人头上,分红就显得没那么多了。当然,他们每年比原来能多分个两三百块钱,要不他们村盖房子的钱是哪里来的。

    可是他们村的产业是一步步发展起来的,不是一下子就有出产。比如果园,那里种植的树苗,最近两年才有出产,所以他们村也就比别的村富裕点,但是还比不上今天的收入直观。

    千把块钱?他们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周强等人很想知道,他们第一次卖东西到底赚了多少钱。

    “谢大哥,要不咱们把钱数数?”

    “对啊,对啊,我也想知道咱们到底卖了多少钱?”

    “车上有风,还是回去再数钱吧。”比起在车斗上,谢怀谦更想坐在暖和的屋子里数钱。

    周强立马站起来冲周立国吼了一嗓子:“立国哥,先停停车!”

    周立国听到后以为有啥事,暂停了拖拉机,火还没熄。因为冬天太冷,给拖拉机打火很费事的。

    周立国扭头问:“谁要上茅房?赶紧的!”

    他还以为有人憋不住了要放水。

    周强笑着招招手说:“立国哥,你过来,咱们数数赚了多少钱?”

    “数钱?行,我这就来。”周立国一听要数钱,来了劲头,立马给拖拉机熄了火。

    车都停了,谢怀谦就是不同意数钱,估计几个年轻人也憋不住。

    算了,先让他们数数钱过把瘾吧。

    几人围成一圈,谢怀谦把装钱的绿书包拿出来,直接把钱倒在蛇皮大包上。倒出钱后,几个年轻人看着真壮观,一堆钱,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幸好今天风小,不然钱就被刮跑了。

    几个年轻人比较懂事,没人先动手拿钱,在等谢怀谦的吩咐。

    谢怀谦安排说:“这是我们今天卖的钱,立国哥,你数十块的,我数一块的,周强你数五毛的……”

    十块的钱最好数,大团结比较少,多数都是拿零钱付给他们。

    一块的钱和毛钱、分钱多,每人数一种钱币,有的两人合作数一种钱币,他们数了好大会儿才数清楚。

    周立国最先回答:“我这里有18张十块的,共一百八十块。”

    谢怀谦说:“一块的钱有六百三十七块。”

    其他人紧跟着报数。

    谢怀谦口算这些钱的总和。七七八八加起来,总共有一千零六十五块四毛九。

    “真的超过了一千块?”

    “这钱真好赚。”

    “好赚什么,别忘了这猪羊和鸡鸭是咱们村自己养的,不知费了多少事。”谢怀谦怕他们得意翘尾巴,免不了给了点打击,省得他们以为赚这点钱很容易。

    不管喂养什么,都需要劳力和饲料,这都得算到成本里面。谢怀谦给青年们讲起经商的经验,省得以后被傻乎乎的骗了不知道。

    周立国满身是劲,用摇把子摇着火,开着砰砰响的拖拉机回到周家村。

    拖拉机直接停到村委前,有村民直接在路上就问:“怎么样,肉卖光了吗?”

    “卖了,都卖了。”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真的吗?太好了!”

    这代表年底能多分钱了。

    今天,周存福等村干部心里也不踏实,都在忐忑不安地等待,期盼谢怀谦他们此行顺利。为此,今天他们都没有安排地里的活计。好在大冬天白雪覆地,地里的农活干不干都没关系,多休息两天也没啥。

    等到最后,他们干脆在村委会等着。反正跟小谢他们说过,回来直接到村委汇报。

    所以,等谢怀谦等人一到,村委会就有人出来迎接。

    “带去的东西都卖了没有?”周存福第一句话也是问的这事。

    其他村干部都在后面跟着,等着谢怀谦的回答。其实,不用他们回话,从几个跟去的小子的脸上就可以看出,这次应该是赚钱了。

    “卖光了,全都卖了。”

    “走走,跟我们说说怎么卖的?”周存福让几个年轻人赶紧进屋谈话。

    谢怀谦等人进去后,跟村长汇报了此次卖肉的情况。

    一大堆零钱堆到平时开会用的大长桌上,很是撩人眼球。

    “我们在路上数了钱,约莫一千出头,让会计叔再仔细算一下,就可以入账了。”

    “还是小谢脑子好使,胆子也大,能带人赚钱。”某队长猛夸谢怀谦。

    怪道别人都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要是放到他们身上,他们可不敢带人去卖东西,万一被抓呢?

    可是自己去卖东西真比卖给收购站赚钱。

    谢怀谦却是不怕,因为他知道不久的将来,国家不再限制个人经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做买卖。

    谢怀谦总结说:“村长,我带咱村的小伙子多出去几趟,让他们摸清怎么在外面做买卖,以后村里的生意可以交给他们去做。”

    周存福还是有所保留地说:“只要国家允许,就让他们做。”

    “趁着过年这段时间买肉的人多,咱们村接着杀猪宰羊,再卖上几天,早点把多留的货处理了。”

    谢怀谦回到家后,周娇忙问:“今天卖的怎么样?”

    “挺好,都卖光了。”

    周娇忙前忙后的,赶紧给丈夫倒水洗洗,“你吃饭了吗,饿不饿?”

    “吃了,就在原来咱们经常吃饭的饭店吃的。”谢怀谦擦了擦脸问:“孩子们呢?”

    他看孩子们都没在家。

    “别提了,双胞胎在家呆不住,跑出去和小孩子玩了;奶奶带着明珠和明杰去大奶奶家玩了。吃晌饭了,他们也回来了。”

    双胞胎来到周家村,跟满山撒欢的小猴子一样,到处跑着玩。村里的孩子也有好多好玩东西,用弹弓打家雀儿,或者用草筛子扣家雀儿;还可以在冰地上抽嘎嘎,或者溜冰。

    小孩子也不怕摔,滑倒后乐呵呵地爬起来继续玩,直到玩得肚子饿了才知道回家。要是玩疯了,就等大人吆喝才知道回家吃饭。

    果然,双胞胎玩起来根本忘了回家,他们还是被苏云秀叫住一起回来的。

    明晨和明宇弄得身上脏乎乎的,不像在首都时那样干净。周娇常见村里的孩子这样,她也不嫌弃自家孩子脏。

    “你看你俩弄的跟泥猴似的,一会儿脱下来我给你们洗洗。”

    明晨凑到周娇跟前,“妈,我和哥哥跟人家套家雀儿去了,他们还把家雀儿烤着吃了。”他不知想到什么不好的事,嘴角下垂,两条秀气的眉毛拧成一条直线。

    周娇笑盈盈地问:“那你们吃了没?”

    明晨摇着头说:“没有,烤好的家雀儿看着黑乎乎的,应该不好吃。”

    那家雀儿毛都没褪,被孩子们扔到火里就烧,烧成黑乎乎的一团。明晨和明宇可不稀罕这口肉吃,他们就是有点好是啥滋味,看别的孩子吃的挺香。可双胞胎不敢尝试吃烤家雀儿,实在是卖相太难看了。

    有对有能耐又开明的父母,明晨和明宇打小没亏着嘴,他们比大多数家庭的孩子都幸福。再说周娇经常教育他们,不要随便吃别人的东西,这俩孩子也听话,真的很少接别人的东西吃。

    周娇不让孩子们乱吃,是怕他们吃了不舒服。别家的孩子她管不着,管好自家孩子就行。周娇让双胞胎脱下脏衣服,等吃过饭再洗。

    今天周娇已经把家里收拾立整了,该洗的,该刷的,她又重新收拾一遍,各处看着都顺心。

    他们家男主外,女主内,是典型的传统家庭。谢怀谦性子也好,很疼媳妇和孩子,家里和和美美的,没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之后几天,谢怀谦继续带人出去打游击卖肉,他们一天换一个地方,几天时间就赚了几千块钱。这些钱比前阵子卖给收购站赚的钱多得多。国家统购统,销定价就是低,不如自己干来钱。

    不过,谢怀谦这时候卖东西还是冒点风险的,毕竟上级件传达下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有些事项执行起来没那么。

    这不,因为他们在县城卖东西没瞒着人,很县城那边就知道周家村的村民开着拖拉机出来卖东西,据说领头的人还是个大学生。

    他们这小县城收到消息晚,执行力度也慢,县里还没确定上面是不是让个人做买卖,周家村就当上出头鸟。

    刚过腊八,周存福就接到县里和乡里分别打来的电话,询问他们村怎么回事,以前不是带头搞致富,当典型吗?怎么这回主动出头做买卖?

    这要真有人追究,不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吗?胆子不小!

    周存福放下电话,心里有点打扑腾。小谢说的到底准不准,国家让不让个人做买卖?如果真是小谢弄错了,周存福决定,他把这责任担下来。

    第123章

    周存福撂下电话后寻思:听上面的意思,也不是责备他们村做买卖,就是让他再往去县里跑一趟。要不去问问小谢,看县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结果谢怀谦知道此事后,跟周存福跑了县里一趟,特意去见了县长,跟县长谈了谈新政策以及未来的经济发展趋势。

    县长还是原来夸奖过谢怀谦的那个县长,他对谢怀谦很是赞赏。这个年轻人就算考上大学,依旧心里想着辛苦劳作的乡亲们,依旧想办法帮助乡亲们发家致富。

    县长对谢怀谦说:“谢怀谦同志,国家就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有思想,有追求,有担当,你要好好努力,不要辜负国家对你的培养。”

    县里确实接到上面的新命令,要贯彻落实改革开放政策。既然如此,县里对周家村做买卖的事,雷声大雨点小,询问过后,就放了过去。

    就是把周存福吓了一跳,还以为要出啥事呢,他都做好承担一切的准备。既然县里都不管,周存福心里就踏实了。看来真像小谢说的,以后个人也能做买卖了,不会再有人闹着割“资本主义尾巴”。

    这次谢怀谦回来,还见到他曾经帮助过的胡小明和胡小芳,两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了十几岁的学生。

    胡小明知道谢怀谦一家回来,特意到他家来道谢,感谢他曾经在他们兄妹最困难的日子里帮助过他们。如果不是谢大哥,他们兄妹不会过得如此舒适,既能吃饱饭,还能继续上学。

    前一阵子,胡小明她妈胡寡妇已经被放了出来。

    胡寡妇不知被关在哪里劳改几年,性子发生很大的变化。她变得沉默寡言,不爱跟人交谈。即便是回来面对儿女,她也没多少话说,也没有解释过自己的所作所为。

    当然,胡寡妇回来时,她婆婆闹了一场,不想让这个品行有污点的女人再进老胡家的大门。

    可是胡寡妇无处可去,只能回这里。她娘家那边,早因为她被关就断了往来。何况她兄弟早已成家,弟媳妇根本容不下她,弟媳妇又不傻,怎么会弄个名声不好的大姑子回家住。

    这不,胡寡妇只好厚着脸皮住在胡老二家,好在儿女没有嫌弃她,接受了她并让她住下。就是胡老太好骂了胡寡妇一顿。

    胡寡妇面无表情听婆婆的谩骂,之后关起大门过自己的日子。她不怎么出门,也不再跟别人来往,只在家里给儿女烧饭,料理家务,又喂了两头猪、几只鸡,也算有点事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