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六零末 第99节

作品:《转运六零末

    听说现在周家村的果园,每年出产的水果单位上都抢着要。那里的水果品相好,味道甜,不管自己吃还是送人,都是好东西。

    自从收购站取消之后,周家村卖的水果价钱翻了倍,比以前赚钱翻倍,这都是谢怀谦的功劳。要不是他大着胆子,以集体的名誉带领村民搞种植养殖,周家村绝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

    县长是个好官,他也想让农民过上好日子,可是有些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果每个村子都像周家村那样发展,也存在不少问题。

    第125章

    如果在农村发展种植果园,首先是果树生长期长,前几年不长果子,就不能来钱;可果树到了成熟期后,每年会收获大量水果,这些水果销往何处,怎么运输?

    而且桃子储存时间短,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到时候烂掉,不是白瞎一番心血吗?

    县城倒是有个罐头厂,可是每年使用的水果都是有数的,多了根本吃不下。

    这些都是不好解决的问题。

    小县城没有很有特色的支柱产业,想得到上面扶持发展经济,不好办,还是得自己想办法。

    县委办公大院,在谢怀谦第一天来报到这天,县长就把谢怀谦叫到办公室,跟他深入地谈了一番,主要是让谢怀谦谈对未来经济发展趋势的看法。

    谢怀谦说明,产业要多元化发展,比如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支持县城小企业发展,还要发展交通运输行业,打造特色县城,将来打造成旅游城区最好不过。

    谢怀谦有后世经验,再加上在大学学得是经济专业,对未来经济发展的看法自然是眼光长远。像污染严重的造纸业、重工业、化工、矿业等行业,要加强管理,不能给县城造成严重污染。

    “要致富,先修路。”这条标语是后世才提出的,谢怀谦把它提前拿出来用,确实很有必要,想要发展经济,良好的交通状况是必备条件。

    县长听了谢怀谦的话,深受启发。不愧是大学生,想法就是先进,“那你说的发展农产品加工,应该怎么发展?”

    当下的干部多是为民着想的好干部,不爱摆官腔,拿官架子,会下基层干实事,多为民众着想。县长刚好属于这种,正好给谢怀谦的工作开通方便之门。

    “人们生活离不开衣食住行,别的不说,起码吃的东西很有市场,咱们县可以从食品行业做起……”谢怀谦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咱们县若是发展种植水果,以后可以建饮料厂……”他的点子是不少,但是得一步步发展。

    现在跟谢怀谦讨论这些行业的可行性,若真是照谢怀谦说的前景那么好,能多开几个厂子,真是大好事。先不说能获得多少利润,工厂办起来,肯定会招工,能养活县里不少人。

    县长跟谢怀谦在办公室里谈了一下午,直到秘书提醒,他才惊觉早已过了下班时间。

    县长抱歉说:“小谢,不好意思,耽误你下班的时间了。”

    “没关系,县长。”谢怀谦猜到媳妇在等他,心里正在琢磨什么时候能下班呢。

    “对了,你调到县里来上班,有没有什么困难?如果有困难,可以提出来。”县长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谢怀谦有困难提出来。他能解决的,一定帮忙。

    县长是求才若渴,想赶紧让谢怀谦安置好家里,早点安下心来做事。

    谢怀谦跟县长打过几回交道,知道县长脾气还不错,他倒是没客气,“县长,我和我媳妇要在县城工作,房子的事情还没落实,还有孩子们的转学的事情还没办好,我得先把这些安排好才行。”

    县长了解地点点头,男人是家里的主力,找房子的事情,应该谢怀谦来办。县长有点为难地说:“按说应该给你们安排房子住,可眼下县委家属院的房子没有闲置的,暂时给你腾不出房子来。你放心,等房子空出来,一定先给你安排。”

    “县长,我家孩子多,房子太小也住不开,我是想着在县城买个房子住最好。”

    “自己买房自住?这个好办,你去找房管局的人帮忙查查,看看哪里有闲置的房子,他们一清二楚,找他们准没错。”

    “你刚来不熟悉这里,明天我让小李带你去房管局一趟,早点把房子定下来。”县长随后吩咐小李,明天一上班,先带谢怀谦去房管局办事。

    谢怀谦出了县委办公大院,马上看到媳妇在等他。

    “娇娇,你等多久了?”

    “没等多久,我刚从学那边过来。”

    谢怀谦把自行车推起来,问:“你那边怎么样,同事热情吗,什么时候开始让你上课?”

    周娇笑笑说:“我跟校长说好,先把家里的事安排一下,下周一正式去学校上课。”

    谢怀谦也笑了,“那行,明天咱俩就来看房子。”

    周娇高兴地问:“怎么,房子的事情有眉目了?”

    有了房子,把奶奶和孩子们接来,才能安心工作。

    “今天县长找我谈事情,还是他提醒我,让我去房管局问问哪里有闲置的房子,明天咱们一起过去问问,先把房子定下来。”

    “好。”

    两人说定后,谢怀谦骑着自行车,带着媳妇回家了。好在从县城到莲花镇这段路是大马路,即便有的地方毁坏了,也比土路好走。谢怀谦觉得骑自行车方便,再说他有的是力气,带着媳妇回家一点问题都没有。

    两人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到家。

    刚进村里,谢怀谦就发现有户人家门前乱糟糟的,有好多人在围观,好像出了什么事。

    谢怀谦问媳妇:“前面那是谁家,好像有事?”

    “我也不知道是谁家,咱们过去看看吧。”周娇看了看前面,却没看出是谁家。因为这些年盖新房、挪宅基地挪的,周家村已经不是周娇印象的样子。

    两人刚走过去,就有人看到他们夫妻。

    刘大爷问:“小谢,你俩下班了?”

    “是啊,大爷,这是怎么了,谁家出事了?”

    “是二栓家,他家生了三个丫头,还想要个儿子。不是上面实行计划生育吗,不让生,他媳妇怀了孕,偷着瞒着,不知在哪里住了一阵子,倒是真生了一个儿子。他家超生,可是国家不让啊。这不管计划生育的人让他家交罚款,他不交,那些人把他家的牛牵走了,说什么时候交上罚款,再把牛给他。”

    刘二栓是刘大爷一家人,只是关系远点。刘大爷看到远房侄子有这样的遭遇,摇头叹气说:“这都什么事啊,孩子还不让生了。”

    自从八零年开始,国家抓计划生育抓得紧。工人只准生一个,无论男女,不能要第二胎,要不就得停职;农民的话,如果第一胎是男孩,只能要一个,如果第一个是女孩,可以要二胎,但是不能生第三个。

    因为计划生育管得严,好多村民跟管计划生育的人打架,闹事,出了不少事。

    农民哪里会管人口爆炸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影响。他们只知道生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以往家里兄弟姐妹多,不是挺好的吗,有事大家可以互相帮忙。

    在农村,如果兄弟们多,一般没人敢惹。就算是亲兄弟闹得不好,在有外人欺负的时候,他们也会抱团互相帮忙,而不是帮外人,这也许就是老话说的“打断骨头连着筋”。

    如果家里只有一个男孩,说不定啥时候受欺负,那时真心帮忙的人少。

    再说,老辈人讲究多子多福,这冷不丁不让生了,特别难以让人接受。

    其实,不只刘二栓一家,最近两年,周家村还有好几家因为超生被罚款。也幸亏周家村被谢怀谦带的富裕点,但是被罚款的那几家,已经变成赤贫户了,因为他们把家里的存款都交给了政府。

    不交不行,要不人家就来家里搬东西,牵牛,甚至会把猪弄走,逼着超生的人交罚款。

    刘大爷知道谢怀谦有能耐,况且小谢现在已经到县政府上班,说不定能帮忙把牛要回来。因为谢怀谦在县委上班,这对农村人来说,那就成了当官的,肯定有点职权,说不定能帮忙。

    刘大爷把谢怀谦拉到一旁,悄悄问:“小谢,你看二栓家这事,你能给帮帮忙不?”

    “大爷,这事我还真帮不上忙。”谢怀谦直接拒绝,“大爷,您是不知道,不光咱们这里,全国各地都实行计划生育。你看,这两年我家没再添孩子吧,不是因为我不想要,而是因为国家不让要了。计划生育是国家的一项国策,长远来说,对人民有益处。也许你们不明白,但是这事我真管不了,它也不归我管。”

    谢怀谦为了说明他不是说谎,又强调一句:“您看我现在都不敢再要孩子。如果我在要一个,单位上就不让我上班了,会被辞退。”

    “真的,怎么这样呢?”刘大爷不明白为什么国家实行计划生育,他看谢怀谦都无法帮忙,其他人更帮不了,看来这罚款必须得交了。

    既然知道是出了啥事,谢怀谦和周娇就没再继续在人家大门口围观,他可没有爱看热闹的习惯。

    两人往家走的时候,周娇感叹:“幸亏咱们早早生了他们四个。”

    要是只要一个孩子,还真挺孤单的,孩子连个伴都没有。

    谢怀谦笑得很开心,他靠近媳妇悄悄说:“多亏咱俩能生,第一次就生了对双胞胎,这比三年抱俩可厉害了。”

    周娇横了丈夫一眼,娇嗔一句:“你看美得你!”

    生孩子有啥好骄傲的,也就是他们运气好,得了对双胞胎儿子。其实说起来,生双胞胎可能还是遗传自她亲妈那边。

    第126章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泛起鱼肚白,小两口在家吃了饭后,谢怀谦带着媳妇出发,早起去上班。

    早春的清晨还有点冷,乍一出来,冷风迎面,人们还是觉得凉飕飕的,若是少穿点,冷不丁会打个寒颤。但是立春之后,早春的风并没有冬天的寒风那么刺骨,还可以忍受。

    老辈人讲究“春捂秋冻”的想法,苏云秀让孙女出门多穿点衣服,省得一变天会感冒。其实,现在周娇的身体已经很好了,完全没了原来那副病怏怏的样子,她这两年感冒都很少有。

    倒是谢怀谦不怕冻,早早换下棉衣,这会儿他里面穿着毛衣绒裤,骑起车子来身上热乎乎的。

    谢怀谦直接带媳妇去了县委大院,找李秘书去房管局。有熟人好办事,既然县长说让李秘书帮忙,谢怀谦自然领受他的好意。

    好像今天李秘书也来早了点。

    李秘书跟县长干了好几年,自然知道县长的一些习惯。他知道县长非常重视这个新来的大学生,李秘书也不敢小瞧了。

    李秘书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轻易不会得罪人,他见谢怀谦来找他,忙站起身说:“小谢,你这么早就过来了?”

    谢怀谦笑着说:“李哥,我这不是着急找好房子,就早点过来了。这次麻烦李哥了,回头请你吃饭。”

    学校都开学了,因为没有房子,几个孩子上学的事还没安排好。让孩子们到县城来上学,必须先解决住的地方。

    “客气啥,以后咱们都在县委工作,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李秘书稍微收拾一下桌面上的件,“走,趁还没上班,咱这就去房管局。”

    谢怀谦问:“这个点上班了吧?”

    李秘书抬抬手腕,看了看手表说:“他们也是八点上班,不过现在应该有人了。”

    房管局在另一条街上,不算太远,可是走着去,也走了十来分钟。路上,谢怀谦跟李秘书介绍了他媳妇周娇,大家算是认识了。

    李秘书带谢怀谦两口子来到一个院子,院子门口挂着一个白漆黑字的牌子,上面写着“XX县房管局”几个大字。

    进去后,入眼就是几间平房,看着很不起眼。每个房间的门上有个牌子,带有“某某办公室”的字样。

    谢怀谦夫妻跟李秘书进了其一个房间,看到两三个人正在闲聊,还有个年轻点的姑娘在打扫卫生,一个就是新来的职工,再不就是办公室资历最低的职工。

    “这不是李秘书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有个眼镜男眼尖,一眼就认出李秘书。

    李秘书是县长身边的人物,在这小县城,大大小小的官员几乎都认识他。

    “我来办点事。”李秘书并没有浪费时间跟眼镜男寒暄,直接介绍身边的这对夫妻,“这是咱们县今年刚分配来的大学生,人家可是从首都毕业的,不过县委家属院没有闲置的房子,他们俩打算买房子住,这不县长让我带他们过来看看,你们这里有合适的房子吗?”

    房管局管着县城所有房子,有没有要卖房子的,这里的职工肯定最清楚。当下房源紧张,有了要搬走的人家,有的房子会被房管局回购,然后分给别人,卖掉的情况少见。

    眼镜男一看,对面这对夫妻,男的俊逸不凡,女的貌美如花,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要不怎么能让县长如此重视呢。眼镜男素来是个会来事的人,忙在脸上堆起笑容,热情地问:“是你们想买房子,那你们想买什么样的房子?”

    倒是另外两个看着年龄稍长的职工,跟围观看热闹似的,冷眼看眼镜男上赶着巴结人,并没有过来凑热闹。

    谢怀谦只想赶紧买房子,直接说:“你好,我想买个大点的房子,家里人多。”

    人多,哪家人口不多,房子不紧张?也就这两年实行计划生育了,刚结婚的小夫妻只能生一个,不像原来似的,一家生好几个儿女,儿女们再每人生几个娃,如果四世同堂的话,一大家子能有几十口人,过年过节的时候,那叫一个热闹。

    眼镜男问:“大点的房子?你再说具体一点,我好帮你好资料。”

    谢怀谦说出他的要求,“要带院子的房子,房间要多点,少了不够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