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4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一面向暖阁去了。

    留在原地的甄漪澜沉默片刻,才委婉劝道:“贵妃娘娘何至于此。”

    容晚初接过阿敏递过来的手炉,暖烘烘的握在掌心里,是一团未灭的火。她笑了笑,道:“也如甄姐姐所说。到这宫里来,又不是为了同哪个一世一双人,何必趟这一条浑水,脏了自己的衣裳。”

    宫人拱卫着她出了门,纷扬的雪片片刻间就积满了伞盖,时辰不过寅末,天幕像一只乌沉沉的巨碗,扣在人的心上。

    碎雪吹进伞里,沾在了她的睫梢,视线有片刻的模糊。

    辇车吱嘎地轧过积雪,九宸宫很就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凤池宫的灯火重新出现在眼前。

    容晚初走进宫门的时候,脚步甚至有些少有的轻。

    通天屏后头镶着一方等人高的水精琉璃落地镜,映着少女纤秾合度的身形,长眉杏目,十五岁朝花一样的年纪,不施粉黛也明媚如春水胭脂,只是眉宇间一点凌厉之色,让她显出些与年纪不符的沉郁来。

    她弯了弯嘴唇,镜的少女也跟着笑了起来,就驱散了那一点阴翳。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活到厌倦,厌倦于过一眼看得到尽头却走不到尽头的生活,爱曾经存在过却再也不存在的男子,恨流淌着一般的血液却彼此警惕又彼此依存的故人……

    饮下那一杯牵机毒酒的时候,她心里满是解脱般的轻松。

    可是在十五岁的身体里重新苏醒过来,看着镜子里依然年少的自己,她发现自己仿佛又生出些新的希冀来。

    上辈子,她就是从今夜开始做了梦。

    梦里的那个人,是她见过的,最勇毅而有担当的男子。

    那场最终的失约,是她一生最愧悔的一件事。

    或许他们之间只有五年的缘分,时间一至就戛然而止。但倘若天命有情,让她重回少年,重新入梦去陪他度过那五年的光阴……

    容晚初微微垂下了眼睫。

    ※

    那一缕温柔而稳定的呼吸声不知为何杳杳地散去了。

    黑暗重新变得森然,以至于再迈动步伐的时候,两只腿像是陷入了什么泥潭之一般,几乎难以拔动。

    女郎坐在高高的红墙上,衣袂被风鼓动起来,听见他唤她名字的声音而垂下眼,笑盈盈地叫他“七哥”:“世人都说高处不胜寒,可是高处的风景却果然与世不同。”

    她眼带着微微希冀的光,道:“我听闻天下间最高大的城楼就是宫城的丹凤门。不知道从丹凤门上望下去,又该是一幅如何的光景。”

    归鸾元年,他做了皇帝之后的第二件事,就是将紫微宫的丹凤门改一个新的名字。

    可是无论如何更改,那个想要在丹凤门上看这世间风光的少女,都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黑暗有谁微微地叹了口气。

    身畔两侧的绮绻声息益发迫近,疾旋慢转的舞姬裙裳飞扬,柔弱无骨的手臂几乎要缠上他的腰,贴在他耳畔吐息声声宛如歌吟,低婉如泣如诉:“七郎——”

    ——她从不会叫他“七郎”。

    殷扬却忽而重新启目,他腰间手上都没有刀,那顷刻之间的目光却比刀光还要雪亮、凌厉,周遭看上去无边无际的黑暗就在这目光里如春雪般消融下去,光明重新占领了天地之间。

    宽阔的御床/上,男人静静地睁开了眼。

    作者有话要说:  殷七:我才刚醒,你就把我老婆关小黑屋了???

    GM眠:亲,这边建议是您继续充值呢。

    PS:取摘要太南了(。前面的章节内容没有变化,只是你眠试图偷懒删掉摘要,后来发现有点丑又改回去了,不用回看T T

    第5章 忆王孙(4)

    陈满穿了件单薄的圆领袍,在冰天雪地里冻得直打哆嗦,顾不上失了威严、体面,一路小跑着进了九宸宫的大殿门。

    屏门后头烧着滚烫的炭盆,融融的暖意让他打了个寒噤,稍稍地缓了过来。

    立在垂帘外间的同僚李盈看见他进来,悄无声息地冲着里头努了努嘴,又轻轻地摇了摇头,仍旧低下了头去。

    这个表现,分明就是万岁爷的心情还没有见晴。

    陈满心里叫苦不迭。

    他正欲再同李盈做些表情,里间的人似乎已经察知了他的小动作,淡淡地道:“进来。”

    陈满脸上就堆起了喜庆的笑容,“诺”了一声,打了帘子进到暖阁里。

    大齐年轻的皇帝陛下正站在黑漆螺钿的大案后头,翻看着案上堆放得乱七八糟的折子。

    总觉得万岁爷这一回醒过来,仿佛就有哪里不同了似的。

    他心里没边没际地想着,有心劝道:“大家龙体未全康健,杨院正特地嘱咐了大家要多歇一歇的……”

    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上首锐利的视线扫了过来,年轻的皇帝淡淡地道:“擅离职守,当为何罪?”

    他发音有些异样的顿挫,陈满却顾不得多想,当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地叩首,面上诚惶诚恐地道:“大家恕罪,是夕云宫的秦娘娘跪了那半日,受了风寒,回宫便觉得贵体不适,这才传了奴婢前去……”

    万岁爷一向最是关心秦大姑娘的身体,岂不见万岁一醒,连太后娘娘都不再追究秦大姑娘的罪责。

    如今秦大姑娘生了病,万岁爷哪里还顾得上罚他。

    陈满心里算的门清,低着头,就听见皇帝“哦”了一声,随后是奏折的软木封面拍在桌面上的闷响,皇帝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李盈。”

    门口的李盈应诺。

    皇帝淡淡地道:“把他拨到夕云宫去,再叫内侍省送几个机灵、懂事的进来使唤。”

    陈满大惊失色。

    他迅速地抬起头来,膝行几步,伏在了桌案边,“砰砰”地磕头,这一次磕得真心实意,额上很就泛起了青紫:“大家,大家,是奴婢鬼迷心窍,大家,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服侍了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大家……”

    眼泪鼻涕在脸上糊了一片,十分的狼狈。

    皇帝却连眼风都没有分来一点,陈满叩首恳求的时候,他已经拿起了另一册奏本,专注地看了起来。

    李盈和陈满共事年头并不算长,这时候虽然觉得陈满的话有些犯了忌讳,却也不好多说,只能强行扶了他起来,半拖半抱着将人带出去了。

    没过多久,李盈就回转过来,向皇帝复命。

    殷长阑微微点了点头。

    内侍重新退到了门口,殷长阑也将封皮上标了蓝签子的奏章都扫过了一遍,罕见地觉得有些疲惫。

    雪停了一个上午,到这时又飘飘地下了起来,一片一片打在琉璃窗子上,发出轻微的簌簌声响。

    他偏过头去与窗子对视,并不十足平滑的窗上就印出一张微微有些变形的面庞。

    这张脸年少又俊美,是“春日游、杏花吹满头”一般的少年郎君。

    毕竟一个依仗权臣上/位的少年皇帝,连标注了军机、枢密要务的蓝折里都写满了不着边际的鬼话,他的生活也正是需要这样的风流自在、无忧无虑了。

    而此刻他微微敛眉,眉宇间便横逸一种由内而生的冷肃,稍稍显出些异样来。

    相由心生,原来他自己已经是这样一副冷静而无趣的性情。

    难怪当日姚先生也要劝他勤政有度,不要逼/迫自己过甚。

    殷长阑微微失笑。

    ——世人都知道他少年时曾有个为老不尊的师父,却从无人知这个师父曾为他取过一个表字“长阑”,预言他将以此名君临天下。

    他那时年少轻狂,认定自己一刀一枪一身热血拼来的功业,凭什么要以宿命作结。

    那时却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会在一个陌生的时代、一具陌生的身体醒来,这个人传承着他当年亲手给出的九五之位,和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宿命的,“长阑”这个名字。

    而这个两百年后年轻的殷氏皇帝,竟然落魄到了这样家不家、国不国的境地。

    她也知道这个大齐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殷长阑想起那个女孩儿悄悄地注视着他的时候,眼偶尔流出的痛楚与惋惜。

    她说过想看他缔造的太平盛世。

    他做到了,她却没有看到。

    殷长阑心隐痛,强迫着自己转移了思绪——在后来的那些年里,他对此做得炉火纯青。

    他到了这具身体里,除了太过孱弱的身躯让他觉得难以适应,余下全然没有一点滞涩之处,仿佛他天然就该是这躯壳的主人——而这身躯里原本的那个“殷长阑”,却如冰见日、烟消瓦解一般,再也没有过任何的声息。

    他睁开眼时,除了“殷长阑”这个名字之外,所见之人姓甚名谁,一概不知。

    既来之,则安之。好在这皇城紫微宫是他住过十几年的旧居,不至于全然没有头绪,但要彻底地了解自己的处境,单凭这些奏折是不够的。

    殷长阑敲了敲桌上的奏章,微一沉吟,门口的李盈已经十分有眼色地小步趋了进来。

    内侍的殷勤和机灵让他多看了一眼,问道:“宗正卿如今可还在宫?”

    李盈道:“听闻太后娘娘有事垂询,王爷并几位老大人都往宁寿宫去了。”

    ——时任宗正卿的,正是先帝的胞弟赵王爷。

    殷长阑微微颔首,道:“去传个消息,请宗正卿议过事后暂且留步,不必急着出宫,朕要去太庙给列祖列宗上柱香。”

    李盈应了声“诺”,躬着身子出去了。

    内室重新恢复了寂静,殷长阑向后仰靠进椅子里,搭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微微阖眸,敛去了眼的神色。

    ——他的小姑娘对自己的来历讳莫如深,从只言片语之得来的信息,尚远不足以使他确定她存在过的年月。

    他不怕她嫁为人妻,也不怕她美人迟暮,只是倘若他来得太迟太迟,抑或者她还没有来得及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他又该向何处重新追寻?

    ※

    阿敏端了乌木的茶盘,轻手轻脚地进了屋。

    容晚初立在窗前的大案前头,握着笔正在写字。

    凤池宫不似九宸宫,窗子是明瓦的,外头十分的豁亮,透进来的光亮也有限,少女笔直的脊背和纤柔的腰/肢在逆光里朦胧深色的一团,像幅被水晕染过的丹青画。

    阿敏放柔了声音,道:“娘娘常歇一歇才好。”

    容晚初“嗯”了一声,果然将笔搁在了青瓷笔山上,回转头来接过了茶盏。

    热气腾腾的桂子祁红,一启盖就将清醇的甜香溢了出来。

    阿敏目光落在案头的纸上。

    容氏的族长容玄明一生传,出将入相,不但武功赫赫,也有堂堂声。

    他的字骨寒神逸,颇有前朝萧疏放旷之气,尤为士林所推崇,一经刊行,动辄洛阳纸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