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8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宗正卿、皇叔赵王在皇帝前方半个身位引路,身后跟着成行的内监,面容沉肃,持笏而行。

    人群之殷长阑微微抬起了头,望着前方的巍峨殿堂,面上神色不辨。

    他大行之后两百年,历代的皇帝在紫微宫添减了许多建筑。

    殷氏的太庙也是其之一。

    他在世的时候,殷氏皇族尚且是个腿上的泥点子都还没有洗干净的暴发户,他选了长兄的遗腹子做自己的继承人之后,四位出身翰墨望族、博学多才的大儒足足教了两三年,才把历朝历代积攒下来的、宫朝十万八千端规矩,都传授给了皇太子。

    那时大局新定,四海频有变乱,纷忙国事之外,他心又牵挂着杳无所踪的阿晚,并没有更多的心思放在侄子身上。

    而他克复帝都的时候,前朝的旧臣们又表现得实在温驯懂事——以至于当他终于有精力从头过问皇太子的学业,才发现他被这些名儒、和名儒背后的世家教成了一个犬儒。

    他的言行举止,都与士族同鼻息。

    他身上已经没有了父叔的征伐之血。

    殷长阑心说不出的失望和愧悔。

    他以血流漂杵的雷霆手段,将三百年根深叶茂的大士族崔氏斩除,暂时地震慑了其他跃跃欲试的郡望,再用了三年的时间,把侄子带在身边,竭尽全力地教导他,直到大行前一天,还曾将他叫到御书房去,告诫他:边境是疥癣之患,世家是膏肓之疾。

    而那个孩子满口答应着他“儿臣定不负父皇苦心”的情景,于他而言也不过是昨日的事。

    大齐二百年,天下承平。

    从当日的绍圣皇帝至今,一代一代的皇帝,将紫微宫营造得巍然轩阔,礼数规矩添了十足十。

    没有人还记得他曾要平定世家。

    以至于到了今天,权贵世族拟出了政令,可有可无地过一次殷家皇帝的手,堂皇地行于天下。

    殷长阑微微垂眼,从内侍手接过了细细的线香,亲自碾开了火,插/进了面前的紫铜香炉当。

    天光昏暗,大殿因为皇帝的驾临而点起了星星似的鲸脂灯,香火炷头乳白色的烟雾模糊了林立的灵位。

    被安置在高高供台最间的那一尊灵牌尺寸最大,乌木清漆,泥金字迹,写着“成武德太/祖高皇帝”,并长长的二十八字尊谥。

    殷长阑隔着袅袅的烟气与自己的灵位对视,一时心说不出的荒唐之感。

    他负着手在大殿踱了两圈,许久都没有说话。

    赵王却忽而有些感慨似地开口,低声道:“陛下长大了。”

    语气十分的欣慰。

    殷长阑心一动,不动声色地道:“王叔何来此言?”

    赵王神态温和,含/着些许笑意。他今年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身材清瘦,面上稍稍地带着些病容,但未损盛年时的俊朗,显出些经历过风霜的姿仪来,道:“还记得从前除夕祭祖,陛下总有些避之不及似的,先帝为此生了几回的大气。”

    他说着话,就有些微微的呛咳,偏过头去咳了一回,才转回头来,歉然道:“臣失态了。”

    他望着殷长阑,道:“如今您也能立起来了,先帝泉下有知,想必也是十分欣慰的。”

    殷长阑微微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赵王也沉默了下来,又过了些时候,才突然提起别的事来,道:“这几日陛下大喜,又一时龙体欠安,想必折子还没有来得及看过。”

    殷长阑颔首,问道:“王叔提起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赵王便道:“逆贼李宗华的旧部在柳州起事,攻陷了七、八座县城,朝诸臣都请容景升南下平乱。”

    景升,是容玄明的表字。

    殷长阑来到这里,已经在许多奏本和旁人的口,见到、听到过这个名字。

    他神色微敛。

    “早间因为陛下的事,太后娘娘已经点了头。”赵王看着他的神情,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压下了面上的忧虑,显出些强作的轻松之色,道:“陛下,太后娘娘也是为您深思远虑。”

    “容景升声势正盛,您又是少主,只可交好,不可与恶啊。”

    他见殷长阑沉沉地“嗯”了一声,微微地松了口气,又道:“臣斗胆,陛下昨夜召幸秦氏,实在是一出坏棋,但事已至此,只能从借势周旋。臣听闻贵妃容氏在家时十分的娴静,想来并不是孤直的性情,您善加安抚一二,姑且稳住了容家的心才是。”

    殷长阑就抬起眸来瞥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道:“王叔,此事朕自有分寸。”

    赵王注意到了他的神色,笑得微微发苦,道:“臣僭越了。”

    殷长阑没有应声,只是回过头去,再度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尊青烟缭绕里沉默静立的乌木灵牌,俄而霍然转回身去,道:“走罢。回宫去。”

    ※

    容晚初执着扇子轻轻地扇动炉的炭火。

    雪水在砂瓮里化开了,继而咕嘟咕嘟地沸起来,腊梅的香就从水隐约地散溢开来。

    容婴坐在她对面,拈着瓷箸向茶铫加着霜白的茶尖。

    他今年不过十八岁,身上有种蓬勃年少的朝气,目寒如星,一双与容晚初如出一辙的长眉斜斜地飞入鬓,踞坐的时候腰脊如长剑一般的挺直,看着容晚初的时候,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就柔化了俊朗的轮廓。

    面对着这样的容婴,容晚初无论如何也沉不下心去。

    她有些模糊地猜想着,这个容婴是如何在后来的十年里,变成了那个会亲手为她送来一杯毒酒的容氏子呢。

    然而这样的思绪也只是模模糊糊的。

    她垂着眼,力道轻柔地扇着风,茶香已经被煮开了,草木的清苦在温暖的宫室里也是暖的。

    她温声问道:“哥哥要跟着他去平叛?”

    ——人后她已经许多年不称呼容玄明为“父亲”。

    容婴自然也清楚。

    乃至于他这个时候,也是叫不出“父亲”这两个字的,他拨/弄着铫的水,道:“原本不关我的事。他要留下容玄渡替他守着京,就打算带上容缜,为他刷一刷军的资历。没有想到容缜搭上了赵王府的郡主,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脱不开身。”

    容玄渡是容玄明的胞弟,容氏兄妹的二叔。

    容缜是容玄渡的次子。

    容晚初短促地微微笑了一声。

    容婴眉眼间也淡淡的,不乏讥诮地道:“他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才找上了我。”

    容晚初静了静,道:“哥哥怎么会想要答应他?”

    容婴却沉默了许久。

    他提着壶,手势娴熟地替容晚初和自己各斟了一杯茶,蜷曲如针的银毫舒展开了,露出内里新芽似的绿色,在水载浮载沉。

    容晚初没有催促,也没有抬头去看他。她捧起了茶杯,耐心地等待着。

    容婴却隔着桌子探过手来,握着她的腕,将杯子从她掌拿开了,温声道:“不要烫红了手。”

    容晚初眼睫一沉,或许是滚水的雾气凝住了,她眨了眨眼,忽而掉下一滴水来,砸进了茶盏。

    容婴正扭过头去望着窗外,没有留意到她的神色,缓缓地开口道:“我只是想去那里看看……是个什么模样。”

    容晚初心头大恸。

    柳惜无父无母,养母因为在柳州城外捡到了她,就为她取姓为柳。

    上辈子,容婴也曾经跟随容玄明走过这一回。

    他们兄妹感情一向亲密,那时大约容婴也曾经想要进宫来见她——但那一次,她正因为秦氏的张扬而心积郁,又乍然地知晓了容婴会跟着容玄明一同出征的消息。

    她心堵着一口气,没有见他。

    她半晌都没有说话,容婴转回头来,就被她面上的泪珠吓住了。

    “晚初,晚初。”

    他一叠声地问道:“这是怎么了?是在这宫里受了委屈,有人惹了你的不开心?还是因为我要走了没有提前同你说?”

    容晚初泪珠掉得汹涌,抿着唇没有说话。

    容婴一时慌得手脚都无处安放。

    他索性道:“罢了,罢了。晚初,我不去了。哥哥哪里都不去,就在京陪着你……”

    容晚初却摇了摇头。

    她张口就有些哽咽,话语说出口时也断断续续的,道:“哥哥,只管去吧。”

    少年点星般的眼睛里是日光般的挚诚关切。

    容晚初隔着眼迷蒙的水雾,这样看着他,心说不出是什么情绪。

    或许有一天,他们兄妹还是要各走一方。

    他会变成第二个容玄明,也会把她像他们的母亲一样祭献。

    ——但他如今还不是。

    她轻声道:“哥哥,替我也好好地看一眼。”

    容婴神色忧虑地注视着她,容晚初低下头去,将眼底的水汽都拭去了,道:“哥哥,我没有事的。这里也没有人能欺辱我……你去看一看吧,回来也同我说一说。”

    容婴轻轻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他仍有话说,未及开口,落地罩外忽而有阿敏的声音传进来:“娘娘,大公子,陛下使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开始:

    赵王:陛下幼主,吃软饭可矣。

    殷七:朕就不是靠女人的人。

    到后来:

    殷七:软饭真香,可惜你们都吃不起。

    赵王:?????

    第10章 终身误(1)

    容晚初温声道:“进来。”

    阿敏脚步轻/盈地进了门。

    尚服局为女官准备的冬日宫装是秋香、水红两色,掌持着各宫庶务的女官身份贵重,不似粗使宫人一般需要时常在外奔走,因而薄薄的丝绵质地并不十分挡风,却十分的合身,宫绦束着款款的腰/肢,显出年轻女郎纤柔的身形来。

    她装饰简素,耳却挂了一对赤金丁香的耳珰,随着举止一颤一颤的,十分的俏皮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