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9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容婴跟着容晚初转过了头。

    阿敏抿着唇笑了一笑,在地重又福了福身,声音轻地道:“九宸宫的蔡公公过来,说陛下知道您夜里顶风冒雪地折腾了一回,又在太后娘娘面前自请祈福,因此迟些特要来探望娘娘。”

    容晚初长眉倏然皱了起来。

    容婴目光只在阿敏身上停了一瞬,注意力就重新回到了容晚初的身上,自然没有错过她的神色,不由得肃了声音,问道:“怎么回事?”

    容晚初静了静,道:“不妨事。”

    容婴没有那么容易被哄过。

    他道:“我也听说宫夜里出了事,太后娘娘火急火燎地把他都请进了宫来,却如何还同你有关?夜里下着那样大的雪,他们做什么折腾了你?”

    容晚初道:“原是陛下不知怎么厥了过去,如今已经好了,哥哥也不要出去打听,免得教有心人说哥哥窥伺宫闱。”

    容婴却敏锐地察觉了问题的所在:“昨日夜里你没有同陛下在一处?”

    他问得直白,容晚初不由得嗔道:“哥哥!”

    她上辈子十年里都没有教升平皇帝近过自己的身。到后来她在宫气候已成,容家人想反对也拿她没有办法,只能默许了这个决定。

    重来一回,她没有想过这件事在容婴这里反而成了问题。

    她放缓了声音,柔声道:“哪有人家哥哥插手妹妹这种事的。陛下到哪个宫里去是他的自由,横竖我是贵妃,除非他立了皇后,不然都越不过我去,我还乐得轻松呢!”

    容婴面色铁青。

    他强压着声音,然而怒气依然从字句压不住地溢出来,道:“我就知道容景升做不成些许人事。当初送你进了宫,我不过是想着你不爱在那个家里,看着他的面上嫁进宫里,能少受些委屈。”

    容晚初握了握他的手,道:“哥哥,我并没有受委屈。”

    她侧过头去看了看阿敏,道:“你先下去罢。”

    阿敏有些惊讶地问道:“娘娘不出去谢恩么?”

    容晚初就察觉到容婴的手臂绷得更紧了,像是要说什么的样子,又安抚地拍了拍。

    容婴微微闭上了眼。

    容晚初目光淡淡的,笑容也淡,静声道:“不必了。你便说我知道了,拿封厚赏,送了他出去罢。”

    阿敏面有难色,不由得就将头转向了容婴,眼神有些期盼,像是盼着他开口劝一劝似的。

    容晚初微微加重了语气,道:“去罢。”

    阿敏顿了顿,到底福身应了声喏,退了出去。

    被掀动的帘珠微微地摇曳,发出玲珑的清响,维系着室内的宁谧气氛。

    容晚初放开了握在容婴臂上的手,却没有转回头来看他。

    她的视线落在窗前,积雪原本在窗屉下积了一层,这时候已经被宫人扫去了,光重新盈满了明瓦的窗格。

    窗台上摆了盆碗莲,原是她在家里时就养的,到十月里都没有开花。

    她舍不得,到底带进了宫里来。

    冬月里天寒,荷叶早就失了翠意,细细的茎干支离地立着,枯色的叶半倾半颓,斜斜撑在水面上。

    她定定地看了一回,才敛了睫,柔声道:“哥哥,你也说过,我进宫来原是为了离开那个家。”

    容婴生硬地道:“却不是为了让你守活寡。”

    容晚初被他的话逗得开怀,“扑哧”一生笑了出来,又被他瞪了一眼,掩了掩笑意,才道:“如今这位皇帝是个什么性情,哥哥难道不知道?”

    “我也不怕同哥哥说,也不怕哥哥笑我。要我与这样一个人同床共枕,我心里才委屈呢。”她眉目盈盈的,眼前就闪过梦里那个人的影子来。

    一见误终身,不见终身误。

    她爱过了一个人,便是注定后来的一生都不能与他相见,也愿意抱着那些瑰丽的过往,为他守上一辈子。

    这样的一生,纵然在旁人看来或许失于孤寂,但她心的欢喜,却未必比那些俗世圆满的夫妻更少。

    容婴是何其聪慧的男子。

    他几乎顷刻之间就问道:“晚初,你心有了谁?”

    容晚初笑容微凝,反问道:“哥哥何出此言?”

    容婴神色微郁。

    他没有追问,而是低声道:“晚初,当日/他选你进宫时,哥哥也曾问过你,可曾有心仪的男子。”

    ——那时到现在也不过一、两个月的工夫。

    他眉眼间有些自责,让容晚初心微微抽痛。

    她柔声道:“我并没有想嫁的人。那时也是我自己选的进宫这一条路。哥哥,并不是你耽误了我。”

    这样说着,半是安抚、半是打趣地道:“我也并没有被谁诱骗,你不必这样的草木皆兵。倒是哥哥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为我娶一位合心意的好嫂嫂了!”

    容婴凝视了她半晌,似乎是确认了她说的都是真的,才徐徐松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向来心有数。哥哥只盼你不要受了委屈。”

    他看了看屋角的自鸣钟,站起身来,道:“时辰不早,我也先出宫去了。大军开拔时日未定,到那时我再使人送信进来给你。”

    又按住了容晚初的肩,阻止了她站起来的动作,温声道:“外头天寒,你不要送了。”

    帘栊摇动着,细碎的珠结很就模糊了他的背影。

    房只余下容晚初一人,她微微垂下眼睫,视线落在虚空失去了焦点。

    ※

    李盈打发走了报信的干儿子蔡福,轻手轻脚地走回了暖间的落地罩底下。

    皇帝从太庙回来之后,又一头扎进了书房里,这半晌都没有出来过了。

    他悄无声息地又立了许久。雪没有停,外头的天色已经沉得看不见光。他看着自鸣钟上的刻度,踟蹰了片刻,才壮着胆子向内间开口,轻声道:“大家,时辰已经酉初了。”

    “嗯。”屋传来沉沉的一声,皇帝放下了手里厚厚的簿册,从书桌后踱出来。

    殷长阑面上微微有些疲倦之色。

    这个年轻的皇帝虽然与他同名,并且还十分的年少,但身体素质与他十八岁时相比却相去甚远,不过是经历了这一日的忙碌,就有些支撑不住的疲惫之感。

    他捏了捏眉心,随口问道:“往德妃和贤妃宫送的东西都送到了?”

    李盈恭恭敬敬地道:“两位娘娘都十分的感念陛下的恩德。”

    殷长阑微微颔首。

    李盈偷眼觑了觑他的面色,斗胆问道:“大家可要去探视贵妃娘娘?时候不早,您的晚膳摆在哪里?”

    殷长阑听懂了内侍的暗示。

    他微微失笑,道:“朕不过是去看看,仍旧摆在这里。”

    李盈想到蔡福回来时说的凤池宫的冷淡态度,一时也不敢多嘴,应了声喏,就小跑着退出去安排车驾。

    殷长阑靠在辇车松软的座椅里,微微仰头闭着眼,一整日里所见所闻的时局拼成一张,在他心里来回地翻滚。

    三位皇妃当,最特殊也最棘手的,莫过于这位容氏贵妃了。

    霍氏的祖父霍遂年已老迈,与先帝曾有师徒之谊,是凭借这段旧情和多年累积的人望被先帝托孤。他掌国子监数十年,桃李遍布天下,门生故旧如一张织在大齐朝。

    甄氏的大伯父甄恪甄闵夷,是先帝朝的内政能臣,善于治吏,也善于玩弄人心。但这样的臣子,倘若没有皇帝的倚重和放权,所能翻起的风浪终归有限。

    容氏却不同。

    容氏女的父亲容玄明,从少年时就是个“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将才,后来为官宰执一方,又能治稼穑、抚人心。

    更重要的是,因为先帝那些年的放纵,此人在军已经成了气候。大位交替之间的变动,又给了他难以抑制的权柄。

    殷长阑沉吟。

    容氏的勃勃野心或许在旁人眼看不分明,但在他面前,却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只是不知道,被送进宫来的这位容氏女,知不知道家族的野望和自己的处境。

    容氏倘若果有不臣之心,宫的容氏女便是一粒弃子。

    男人的争权夺势,却要牺牲女子的性命来成全。

    他微微冷哂。

    漫天飞雪里,宫室檐下的宫灯暖光融融,阿敏和阿讷领着宫人立在阶前向圣驾行礼。

    婀娜的身影伏了成行,唯独没有该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位。

    李盈忍不住问道:“贵妃娘娘不在宫么?”

    阿敏的神色有些微的尴尬,低声道:“娘娘在后殿的净室祈福,恐怕不便于来迎接陛下。”

    李盈面上一时都有些不好。

    殷长阑却并不以为忤,他温声道:“朕来探望贵妃一眼,并不多打扰。”

    作者有话要说:  钢铁直男殷七:我觉得可以合作一下。

    第11章 终身误(2)

    “贵妃娘娘就在后殿的净室里。”

    阿敏微微垂着头,略侧着身子,姿态恭顺地在前面引路。

    殷长阑“嗯”了一声,道:“贵妃有心了。”并不多说话,阿敏悄悄偷眼觑他的面色,只觉得温和又平静,丝毫不见异色。

    不知道怎么的,她忽然觉得皇帝这一刻的神情有些许熟稔。

    她恍惚了些时候,才意识到这样的神态,她时常在自家的主子面上见到。

    不过走了个神的工夫,人已经到了净室的门口。

    门扉虚虚地掩着,室内并不昏暗。佛台上点了暖杏色的莲灯,晕光和檀香柔缓而微苦的气味一起,从缝隙里漏溢出来。

    浅橘色的帷幔分割了光影,釉色丰润的瓷像盘坐在佛龛里,红陶的香炉插着黯紫色的线香,炷头的火光微明微灭,少女跪坐在蒲团上,牙白色的衫子,雪青的襕裙,姿态温存而沉静,教人不忍心打破。

    阿敏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踟蹰着回过身来,声音放得极低,像是怕打扰了身后的宁谧:“陛下,娘娘便在这里。”

    女官的抗拒之意表现得过于明显,殷长阑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眉梢都没有动一下,问道:“贵妃跪了多久,可曾用过了膳?”

    见他没有强要开门,阿敏微微松了口气,恭声道:“回陛下,宫已经传过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