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11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他不动声色地道:“看来你知道的倒是十分详细。”

    李盈冷不防被他看了一眼,才觉出自己有些说得过了,不由得讪笑道:“大家也晓得奴婢进来九宸宫服侍之前,原本不过是直殿监的洒扫佥书。那时候贵妃娘娘的堂兄正在龙禁卫当差。容三公子是个随和人,时常也同我们说话,就不免带出些来……”

    便是再随和,也没有把闺的堂/妹的事轻易这样胡说出来的。

    可见这个容三要么是没有脑子,要么是压根没有把那小姑娘放在眼里。

    难怪养成了这样一副有些狷介的性子。

    幼年失恃,倘若自己再不锋芒些,只怕早就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殷长阑忽而就不想再听下去。

    他阖了阖眼,打断了李盈未竟的话语,道:“你下去罢。”

    ※

    皇帝从短暂的昏厥平安无事地苏醒过来,郑太后恢复了平日里的好心情。

    她是先皇的继后,膝前并没有子嗣,无论是前头死在夺嫡里的几位皇子,还是如今继位为君的这一个,不过都要尊她为嫡母。

    ——倘若说有什么不同,大约还是如今这一位生/母早些年就死在了冷宫里,算起来郑太后同他还有一小段照拂之情。

    新帝登基之后,果然也痛痛地尊了她为皇太后,迁进宁寿宫,成了这大齐朝最尊贵的妇人。

    她出身长公主府,少年时就是个爱顽爱闹的性子,这一回事情过去,她就一刻也不能闲着地想起花样来。

    “难得冬月里下了这样大的一场雪,通明湖还没有到结冰的时令,正是十分少有的景致了。”宁寿宫的老尚宫宋氏端坐在凤池宫的厅堂里,端起茶来浅浅品了一口,赞道:“贵妃娘娘这里好茶水。”

    她坐姿端直,大约是因为已经有了年岁,单梳了个规规矩矩的圆髻,不像是寻常高品秩的女官争妍斗艳的,但气质十分的阔朗,未语三分笑意,很难让人生出恶感来。

    容晚初上一世也多承她的情。

    “您要是喜欢,等等给您包上一包。这茶名头不显,吃着却鲜甜。”她笑着看了阿讷一眼,侍女就乖觉地退了出去。

    宋尚宫微微含笑,没有推辞。

    她接回了前头的话题,道:“瑞雪兆丰年!太后娘娘心里头十分的欢喜。”

    把郑太后游园的逸兴说得这么冠冕蔚然,容晚初笑盈盈地点头,面上没有一点异色。

    宋尚宫也面不改色,仍旧微微地笑着,继续道:“恰好您几位娘娘甫才进宫来,太后担心着是不是因着面皮太薄,不好意思出门走动?到底也不宜拘在屋子里头,跟着她老人家出去顽一顽,散一散心也好。”

    容晚初就站起身来,抚了裙裾,向着宁寿宫的方向福了福身,道:“臣妾多谢太后娘娘挂念。”

    宋尚宫欣慰地颔首,道:“娘娘问过了钦天监,明儿的天气一准是好的,她老人家的意思,恰好不辜负了这胜景才是!”

    容晚初笑道:“只是姑姑也知道的,我/日前同太后娘娘请了旨意,要在宫里避居些时日祈福的,只怕有许多不便之处了。”

    宋尚宫就笑着看了她一眼,道:“太后娘娘特特向奴婢点了您的名字,说‘就说是我说的话,务要把贵妃娘娘也带了出来。她青春年少的,又没有做错什么事,关上那些时候,不把人都闷坏了的’。”

    她神色间稍有几分促狭似的,道:“可知这并不是奴婢自作主张了,以奴婢看,您还是‘随分从时’的好!”

    容晚初心一动。

    她问道:“还请姑姑不吝明示。”

    她问得坦荡,宋尚宫也没有多为难,便笑着抬起下巴点了点东南的方向:“前头大选的时候,还留了那许多女孩儿在储秀宫里,太后娘娘时常觉得宫冷寂,明日少不得选些子出来助兴。”

    “到底是往后要一块儿住上半辈子的人,有几个合您的心意的,到底岂不好些?”

    容晚初恍然。

    她与甄氏、霍氏,并不是走大选的路进的宫。

    但升平元年,的的确确是有过一次大选的。

    初选的时间,甚至比她们确定进宫的时候还要早一些。

    大约这次大选,也是权臣给升平皇帝的一点颜面,就像皇帝默契地接受了三位高品皇妃一般——而这一次选的女孩儿们,没有一个爬上了高位,都寂寂无名地埋没在了宫闱之。

    容晚初说不上有什么情绪。

    她只是慢慢地笑了笑,道:“多谢姑姑提醒。”

    宋尚宫也温和地笑了起来,并没有再多说,便起身告辞。

    第13章 宴瑶池(1)

    这漫长又疲惫的一天终于过去。

    容晚初卸了钗环,揉了揉肩颈,都觉得有些微微的麻和痛。

    阿讷取走了暖床的汤婆子,又给被炉里重新加了细炭,就退到了临窗的榻上值夜。

    天色未白的时候,侍女循着惯例醒了,轻手轻脚地翻身坐了起来,揉了揉眼,下床来查看熏笼的炭火。

    却就已经有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坐在了一边的软椅里。

    她吓了一跳。

    炉还亮着点点的红光,壁上的一盏小灯夜里是不吹的,黄豆大的火苗跳着,把少女单薄的背影扭曲、拉长,投进多宝格的空隙里。

    听见贴身侍女的脚步声,容晚初稍稍抬起眼,目光投了过来。

    微黄的光线里,她的面色白得隐隐有些透明,那神色看在阿讷的眼,是说不出来的、惊心动魄的脆弱。

    阿讷骇然道:“姑娘,您这是怎么了?可是发了恶梦?”

    容晚初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梦。”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侍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话背后的含义,她只是有些心痛地握了容晚初的手。少女就坐在暖烘烘的熏笼边上,可那手也是苍冷的,仿佛刚握了一块冰似的。

    阿讷道:“我给您倒杯水吧。”

    容晚初没有说话。

    茶壶裹着暖套,原是预备夜里喝的,到这个时候也微凉了。侍女也不敢离了她,浅浅地斟了半盏,拿手握着稍温了温,递到了容晚初的手里。

    “有些凉。”她柔声道:“您润润口吧。”

    容晚初垂下眼来,目光落在掌的茶盏上,又像是有些漫漶,隔了许久,才慢慢地地啜了一口,微微地牵了牵唇角,道:“我没有大碍,先替我盥洗罢,今日里还要去赴太后娘娘的邀。”

    阿讷蹲在她膝前,有些担忧地仰头看她的脸,晨光已经熹微,连同积雪的白辉一同洒进屋子里来,少女的面上恢复了平日里的柔和神色,只有一双眼睫依旧长长地垂落着,掩去了那双眼里不欲示人的心绪。

    她不敢问下去,柔声应了句“好”,就扶着膝站起了身来,悄悄退了开去。

    ※

    殷长阑却久违地做了个梦。

    阿晚平日里泰半时候都是个温柔而恬淡的小姑娘,但这小姑娘也有娇恣的一面,譬如说他们住在蓟州的时候,因为刚刚收服了一支骁勇的匪兵,他每天都要早出晚归操练士卒。

    女孩儿就每每坐在堡楼的高高的墙垛上,望着他回来的方向。

    橘金的晚霞从天际垂下光晕,镀在女孩儿被晚风徐徐吹起的裙角,而他打马从墙下走过,仰头看她,他知道自己面上也是紧绷绷的,按捺着高声训她:“胡闹,什么危险的地方都乱坐,明日把你锁在府里。”

    陪了他许久的战马也知道他的心意,忽然加了速度,他三步两步地跨上城墙,女孩儿背对着他,仍然坐在那里。

    他放慢了脚步走过去,勉力维持着声音的严厉,一面伸出手去,道:“阿晚,来跟哥回家。”

    女孩儿笑盈盈地回过头来,叫他“七哥”,露出一张倾城艳绝的容颜。

    一双长眉斜斜地飞入鬓,杏子似的眼里波光如寒星般明亮。

    他如遭雷殛,“蹬蹬蹬”地连退了几步,猛然坐起了身。

    眼前还晃着那个少女一双明媚清亮的眼,殷长阑不由得头痛地揉了揉额角,低声道:“荒唐!”

    李盈应声走了进来,轻声道:“大家醒了?”

    殷长阑沉沉“嗯”了一声,闭了闭眼,长长地吁了口气,问道:“今日宫可有什么事?”

    ※

    郑太后是个十分懂得怎样顽得新鲜又尽兴的贵主。

    通明湖里的碎冰都被她提前吩咐人清理过了,到容晚初乘着辇车抵达栖云水殿的时候,湖上已经停了三艘彩绣辉煌的画船。

    夏日里纱帷水帘的高阁换了面貌,围上了大红和羽灰的毡帘,搭着雕雀翎美人靠的船舷上,正有两个小姑娘靠坐在一处,擎着轻竿朝冰湖里抛钩子。

    瞧见容晚初过来的时候,有一个还呆呆的,仿佛看得愣住了,教另一个在背后狠狠拉了一下衣袖,才如梦初醒般跟着同伴站起身来,有些拘束地屈膝行礼。

    容晚初不以为忤,含笑道:“免礼。”

    说是小姑娘,容晚初自己今年也不过十五岁,其实年纪上都大略相仿。只是比起她的一段气度风仪,就显出这两个秀女的青涩来。

    ——之所以说是秀女,盖是因为两个女孩儿都披了件水葱色缂丝的斗篷,缂丝是上造的贡料,宫人是决不能沾身的。

    她笑着问道:“这时节在这湖里可钓的成鱼?”

    这一回却是那呆的应了话:“回娘娘,婢听公公们说通明湖有冰鱼,想来是能钓的出的。”

    说话的时候也直愣愣的。

    容晚初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温声道:“不必这样的自轻。”

    她晓得自己在这里,只怕教她们不自在。她也无意磋磨人,便仍旧微微地笑了笑,道:“倘钓着了,呈进来给太后娘娘瞧个新鲜,本宫额外是有赏的。”

    又招了招手,吩咐旁边服侍的宫人道:“给两位姑娘多预备两个汤婆子。”

    众人都纷纷地应了,又有有眼色的小跑着去替她撩帘子。

    容晚初搭着阿讷的手进了大花厅,厅里不知道用了多少炭,暖烘烘的不见一点寒意,胡柑甜带苦的香味混在空气里,除去了许多燥意,倒显出格外的清润来。

    皇太后郑氏正坐在花厅最当的大方桌后头抹叶子牌,手边的小银锞子堆成了小山一般。

    门口的响动不高不低的,她一抬头就看见容晚初进了门。

    “贵妃来了。”她招了招手,兴致勃勃的样子,道:“你来,过来陪我抹牌。这起子人专会给我喂牌的,打量我不知道呢,我就缺这一点银子了!”

    贤妃甄漪澜坐在她的上首,这时正回过头去同身后的宫人说话,闻言也转过身来,笑道:“天地良心,臣妾是最不会抹牌的,您可饶过了臣妾了,原刚还打发玛瑙回去拿我压箱底的银子来输呢。”

    她说着,就站起身来迎上容晚初的脚步,挽了她的手臂:“贵妃姐姐可是救了我。”

    容晚初被她半扯着走到了桌边上,一面笑道:“霍姐姐怎么不来?”

    霍皎执着帕子,安安静静地坐在郑太后侧后的小墩子上,闻言抿唇道:“我不成的……”

    “德妃姐姐连一副牌都数不清楚。”甄漪澜说着,自己先跌足,有些懊恼似的,道:“早知道我也不学认这个牌,好过今日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