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16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那时她一闭上眼,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落难的少女,因为种种缘故不得不离开了从小长大的京都,依附远房的叔父住在北地乡下的村庄里,冬月里因为坐月子的堂/嫂想吃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女不得不到村后结了冰的河边鱼。

    鱼没有到,她在河边救了一个俯卧在冰上陷入了昏迷的青年男子。

    梦里的容晚初被堂婶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从小长在士族高门的女孩儿第一次听到乡间妇人花样百出、粗俗不堪的污言秽语。

    但她却背着那个年轻男子走了一里多的路,把他藏进了隐蔽而安全的山洞里,撕了自己最后一件柔软的素缎子里衣,替他包扎了满身深可见骨的伤口,又偷偷地省下了自己的口粮,留给了那个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活下来的陌生人。

    就这样,每天早上睁开眼的容晚初是大齐的贵妃娘娘,闭上眼的容晚初,则是落魄乡野的无名贵女,悄无声息地照料着一个陌生的伤患。

    那个时候的容晚初,只是借着那一点善念救赎着自己。

    她尚且不知道自己救了谁,而这个后来改变了天下格局的男人,还只是沧州一名微不足道的小小军校,靠着一身的勇武和少女断断续续的照料,在几番濒死的境地下,顽强地活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七哥:我醋我自己。

    第20章 小重山(1)

    那天他烧得很凶。

    旁人发烧的时候,多是出汗、通身泛红,那人却不。

    或许是因为失血的缘故,他肤色十分的苍白,昏迷反反复复地发作过两、三回,这一次格外的来势汹汹,一双眉紧紧地锁着,眼窝深陷,唇色也如纸一样,色泽沉沉的,寡白之外,甚至还有些隐隐的发乌。

    容晚初在他额上稍触了一触,都觉得有些灼手。

    她原本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姓,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他忽然地出现在冰河边上,一身的泥泞和污血,带着许许多多的刀剑创伤。

    容晚初救了他,替他包扎伤口的时候,就看到了他布裳里头已经支离破碎的软甲残片。

    按理说,他是个与她全然没有干系的人。

    还是个身上携带着未知危险、不知道会不会将她拖入漩涡的人。

    可是至少在这一刻,在这不辨真幻的世界里,面前的这个人,可以证明她还像一个“人”一样的活着。

    冬月的河面上结着不薄不厚的冰,凿碎了冰面,潺/潺的流水里裹着细碎的冰碴。

    她从小/洞里投了冷巾,捞出来的时候手都被划上了不轻不重的血痕。

    不畏寒的小银鱼从她指缝里滑溜溜地游走了,也有一两条傻乎乎地撞进她的掌心里。

    她把冰凉的湿巾子贴在那人额上,那一瞬间冰冷的触觉让他在昏迷动了动颈子。

    听说人在重病和昏睡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呼唤至亲的人,许多天里,她都没有听到他齿间露出哪怕一个名字来。

    她抱着膝坐在他的身边,火堆哔剥地燃烧着,她原本不会生火的,就在照顾他的几天里,灰头土脸、磕磕绊绊地学会了怎么使用乡间粗糙的火折子,在一堆干树枝点起火来。

    平日里,她只是过来看一看他,替他敷一点简单的草药,很就会离开了。

    这一天,或许是因为他烧的太重了,她难得不放心地留了下来。

    小银鱼被她穿过了细细的树枝,架在了火上,偶尔地翻动一下。

    她有些心不在焉,心想着别的事,一面翻着树枝,火星忽然小小地爆了一下,她吓得轻轻“啊”了一声,侧了侧身,固定着发髻的筷子滑了下去,满头长发就水一样散了下来。

    她原本也有玉钗金钿。

    即使是这个小姑娘,被父兄送来远方的堂叔家时,纵然是要避人眼目,箱笼里也藏了许多珠玉金银,盼着这一房叔父看在银钱的份上,也稍稍做些面子情,少叫她吃一点苦。

    可惜把希望寄托于旁人的良心,令小儿抱金过闹市,无异于任人宰割。

    容晚初心微微黯然。

    她手忙脚乱地重新挽起了头发,却在那一刹心有所感地回过头去,对上了原本应该在昏睡之的那个男人的眼。

    山洞昏暗,篝火跃动,光影交错之间,那人有一双狼一样沉邃凌厉的眼眸。

    容晚初于梦惊醒。

    她唇齿间都是燥意,没有惊动窗下值夜的侍女,独自下了床,往桌上摸了茶壶,斟了盏水一气饮了,才觉得稍稍缓过来些许。

    月光从窗棂间漏进室内,地面上像铺了一层霜。

    她穿着帛袜,没有趿上木屐,就这样踩在地面上,虽然烧着地龙,但依旧有一层幽深的凉意激着足心,驱走了最后一点睡意。

    她这时才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难道就因为白日里见了升平皇帝一面,觉得他依约同上一世有些不同,就觉得他同殷扬也有几分相似?

    值夜的阿敏一向警醒,这一点细微的声音叫醒了她,她翻了个身,被站在窗前的伶仃影子吓了一跳。

    她声音压得极低,几乎像是气音似的,叫道:“娘娘?”

    容晚初轻轻“嗯”了一声,道:“你只管睡,并不用起来服侍。”

    阿敏哪里还躺得住。

    她坐起身来。

    熏笼上盖着给白天准备的衣裳,她就从上头拿了件薄斗篷,披在了容晚初的肩上,一低头,才看到她没有穿鞋子,又到床边去取了她的木屐子,蹲下/身来服侍她套上了脚。

    容晚初就站在那里由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像根木头桩子似的,戳一下就动一下。

    阿敏担忧地看着她,漏进室内的月光浅薄,柔银色的弱光里,少女面上也恹恹的,仿佛被抽去了喜怒和精神,只有一片无所适从的疲惫。

    阿敏柔声道:“娘娘是在为白天的事担忧?”

    容晚初神色怔怔的,也没有回应。

    侍女微微地叹了口气,轻声道:“奴婢不知道娘娘心里头为什么这样的不爱与陛下相处。阿讷那小蹄子教您宠坏了,行/事有时候也太没有轻重了些,不但不劝着主子,还在旁边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

    她说得一片赤诚之意,容晚初眼睛微微动了动,落在她的身上,听着她劝道:“不拘您心里头怎样,如今您已经进了这宫里,又何必同陛下闹气呢?便是再有什么想头,也该站稳了脚步,往后再徐徐图之。哪有就这样旗帜鲜明地立起山头、一副要同陛下‘划江而治’的架势来的!”

    她这话已经十分的僭越了。

    但若不是实心实意地向着容晚初考虑,她这样周全玲珑的一个人,原本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又倘若这一个容晚初,仍然还是原本那个初初入宫、天真又稚弱的小小少女,这一席话也再妥帖恰当不过了。

    容晚初就无声地拍了拍她的手。

    她哑声道:“我心里有分寸。”

    阿敏极轻地叹了口气。

    这是她今夜里第二次叹气了。

    她这一次却就没有再说什么,扶住了容晚初的手臂,小声道:“娘娘,这一会子时候还早,奴婢服侍您再睡一会吧。”

    容晚初被她扶着手,重新躺回了碧纱橱里,在阿敏想要落下帐子的时候忽然开口,轻声道:“帐子就不要下了。”

    侍女顿住了摘玉钩的手,柔声应了“是”,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容晚初望着月光倾洒的缺口,似乎许久都没有入眠。

    ※

    前往柳州平乱的军队并不都在京调拨,容玄明只在京卫选了一营火器卫,并两支护送先期粮草的兵士,就由钦天监择了吉日准备开拔。

    临行的时候,主帅容玄明例行进宫来谢恩辞君。

    殷长阑没有在九宸宫里,容玄明扑了个空。

    看守门户的年轻侍卫还是容景升的拥趸,叫他“容大人”,脸色都憋得泛了红,有些结结巴巴地告诉他:“陛下早间移驾弘馆去了。”

    容玄明微微扬眉。

    殷长阑在弘馆听两位翰林讲学。

    李盈来报“容大人到了”的时候,两位老翰林花白的鬓角都冒出了薄薄的一层汗水,仍抱着读书人的体面和尊重,肃然地行礼,说“陛下国事要紧,老臣且先告退”。

    殷长阑笑了笑,站起身来,道:“朕先送了容大人,稍后还来请教。”

    容玄明已经进了屋。

    殷长阑是来听课的,屋设了三席,年轻的天子就从北面那一席上站起了身,他有些少年人修竹似的清瘦,容玄明微一恍惚,竟生出些这小皇帝比前阵子初登基时更长高了些的错觉。

    他定了定神,取下头盔夹在了腋下,略略欠身行礼道:“陛下。”

    殷长阑从鼻腔“嗯”了一声,先扭过头去指着桌角几本书,对身边的大太监吩咐道:“这几册书给贵妃娘娘送过去。”

    为了给贵妃送书,倒把贵妃的父亲先冷在了一边。

    李盈躬身应了句诺,不敢去看地容玄明的面色,恭恭敬敬地捧起了那几本书册,退到屋外的时候,忍不住抬起袖子拭了拭额角不存在的冷汗。

    大军出征在即,容玄明今日披了甲胄,腰间挂着口剑——负剑上殿、见君不拜,不过是他今日滔天权势的缩影而已。

    他微微垂了垂眼,随意地掸了掸头盔上的红缨,道:“陛下待小女如此厚谊,臣心实在惶恐。”

    殷长阑看着容玄明,却只是笑了笑,道:“贵妃娇憨可爱,是朕要感谢容大人费心教养。”

    君臣似乎都只是随口一提,三言两语之间就转到了眼下的军务上。

    等到容玄明带着皇帝亲赐“上斩奸佞、下除贼子,君自便宜予夺,无不可杀”的天子之剑,大步走出弘馆的大门的时候,迎面正碰上皇帝打发去凤池宫的大太监回来。

    他微微停了步,俟李盈走到近前,忽而问道:“陛下怎么会忽然想起到弘馆来听课?”

    李盈原本以为他要问贵妃的事,正有些犹疑,没有想到他并没有关心凤池宫,不由得松了口气似的,照实道:“陛下早间说起贵妃娘娘才华横溢,因此也想要学些风雅之事,一时兴起来此。”

    容玄明心微微有些怪异。

    但那一点怪异也只是一闪而过,他轻轻笑了一声,道:“陛下果真是性情人。”

    他没有多问,很就大步离开了。

    李盈站在原地,回头将他的背影看了几眼,才舒了口气,小跑着进了弘馆的大门。

    作者有话要说:

    殷七:我阿晚还不认识我,没事,我能挺住。(男人不流泪

    第21章 小重山(2)

    李盈先前到的时候,凤池宫正在待客。

    他也不敢随意地窥视,被宫人引进了门,就弓着身子规规矩矩地行礼,口称“贵妃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