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35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容晚初仿佛没有感觉到她的窘迫似的,斜倚在罗汉榻的围子上,微微低了头,羽缎的宽大衣袖拂在膝头,袖口因什么毛刺挂出了而皴起一点褶皱,被她伸出手去,轻轻巧巧地掸开了。

    纤细的手指在雪青的缎子面上微微滑动,隐隐露出一截霜白的皓腕,少女稍稍地偏着头,鸦色的鬓发和长睫,在天光温柔的室内,衬得她美得像一尊佛前的玉像。

    袁沛娘就不由自主地暗了脸色。

    她忽而道:“贵妃娘娘进宫来以后,姨母十分的牵挂您……”

    容晚初微微抬起手,她说到一半的话就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容晚初面上犹然带着笑意,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为袁沛娘留下半点余地:“戚夫人性子温和,宫门两隔,犹要劳她为本宫操心,本宫心过意不去。”

    她言笑晏晏的,谁也听不出她话语究竟是玩笑还是认真:“袁姑娘这样的纯孝之心,本宫感念极了。倘若你有心为本宫和戚夫人分忧,本宫没有不愿意成全的道理。”

    夸她纯孝,还要替她成全,是什么意思?!

    袁沛娘嘴唇微微发抖。

    她是待选的秀女,难道容晚初还想送她出宫,到容家去替她尽孝?

    不要说她的抱负,她……她是绝无可能嫁到容家去的!

    袁沛娘一时脚下都有些站不稳。

    容晚初将她的表现都收在眼里,唇角微微地勾了一勾,就搭着床围子坐直了身,一双/腿也从榻上垂了下去,道:“我这里不大清净,也不好留你久住。”

    在一旁服侍的阿讷和廉尚宫连忙凑过来扶住了她的手臂,又蹲下/身去替她穿上了鞋子、理顺了裙角。

    连一句“送客”都没有,主人就自顾自地准备退场了。

    全然没有一点将她放在了眼里。

    袁沛娘浑身都在发抖,紧紧地咬住了牙,才从齿关里挤出声音来,道:“妾身愚鲁,搅扰了娘娘这许多时候,娘娘容妾身先告退了。”

    到底撑住了最后一点颜面,有些仓皇地退了出去。

    众人拥簇着容晚初又回到了西间,殷长阑已经不在房,帘子底下的粗使宫人上前来报备:“陛下往前头去了,说借娘娘的书房用一用。”

    容晚初并不意外,只微微地颔首。

    底下的人都散了出去,阿讷又拿了个新滚的汤婆子,换掉了容晚初手里温热的那个,才有些担忧地问道:“她到底是太后娘娘跟前有些体面的,倘若回去之后,在太后娘娘面前胡乱地说话……”

    容晚初淡淡地道:“不教人都好好地说上几句话,谁知道皮囊后头哪个是人,哪个是鬼呢。”

    阿讷并不十分的明白,见她仿佛已经定了主意,一时虽然仍有些不安,却没有再说下去了。

    有个小宫人傍着落地罩,小心翼翼地叫着“阿讷姐姐”,道:“阿敏姐姐请您过去。”

    阿敏在侧殿里守着稽账的那一摊子,想必是遇上了什么事要过来回话。

    容晚初就点了点头,道:“你去罢。”

    阿讷去了不多时,果然就见阿敏悄悄地进了门。

    她低声道:“今日不知怎么的,崔姑姑和何姑姑两位大人之间就仿佛有了个龃龉似的。”

    她见容晚初不大惊讶的样子,不由得问道:“娘娘早前就知道了?”

    “我怎么会知道。”容晚初被她这样一看,不由得微微失笑,指了指里间的梳妆台:“昨儿晚上我瞧见些不大对劲的地方,偏生今日事情多,倒给忘了。你去拿了那个签子,教她们把宁寿宫今年和去年的账册重新写个章程给我。”

    阿敏微微皱起了眉,道:“只怕太后娘娘因此不悦。”

    “那可是太后娘娘。”容晚初微微含/着笑,道:“她老人家是天下妇德之懿范,先把她老人家的账核清楚了,也好教众人都信服不是?”

    “何况,”她看着阿敏,似笑非笑地道:“宁寿宫的账是绝不会出问题的,你自放心好了。”

    阿敏微微沉默了片刻,见容晚初没有一点改变主意的意思,就低声应了句“是”,问道:“娘娘可还有什么交代?”

    “没有了。”容晚初拍了拍她的手,道:“这些时日/你辛苦些。”

    阿敏抿唇笑了笑,道:“替您分忧,哪里有什么辛苦不辛苦。”

    神态十分的真诚。

    容晚初看着她的眉眼,就微微地笑了笑。

    门口传来宫人一声声“叩见陛下”的声音。

    阿敏就没有多留,福了福身,退到了落地罩边上,等殷长阑进了门,才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挑帘而入的男人眉峰微聚,面上略有些沉凝之色,对上了容晚初笑盈盈望过来的眼,神色就柔和下来,问道:“可累着了没有?”

    仿佛她是一尊琉璃做的娃娃,一不小心就磕碰了似的。

    容晚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我倒是没有累着,只怕是旁人心里头累着了。”

    殷长阑不以为意地道:“你又没有求着她来。”

    他在帘栊底下站了一站,俟身上稀薄的寒气也都消散了,才走到榻边上来,俯下/身握了握容晚初的指尖。

    女孩儿怀里抱着暖烘烘的汤婆子,手指头也是暖烫的。

    男人这才放下了心,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他身上还穿着昨日里那一身衮服,容晚初就扬声叫了句“廉姑姑”,道:“你同盈公公说一声,替陛下取两身衣裳来。”

    廉尚宫略等了等,见皇帝没有一点别的表示,就这样默许了,笑盈盈应了声喏,退了出去。

    这不过是一件极小的事,容晚初随意地做了主,殷长阑也习以为常,两个人都没有当成一回事。

    容晚初捉过了桌上的茶壶,因着她在月信里,壶里也被宫人换成了糖姜刺玫茶,斟在甜白瓷的茶盏里,清澄微褐,甘辣之气就扑鼻而来。

    她心里还记挂着殷长阑进门时的那一点沉郁,这样随手倒了一碗茶,才想起他并不爱吃甜的,就推到了一边去。

    殷长阑却探过了手来,就着她的手端走了那一碗茶水喝了一口。

    容晚初心熨帖,不由得嗔道:“哪里就少了你一碗水喝,教她们换一壶来也就罢了。”

    殷长阑就摸了摸她的发鬟,没有说话。

    容晚初也低头抿了一口茶水,姜糖的味道入喉生辛,直冲到囟顶上去,她柔声道:“七哥到了这里,可觉得这年景实在是有些荒唐?”

    她忽然问了这样的问题,殷长阑顿了顿,不由得失笑。

    女孩儿却扬起了头,一双水杏眼明澄澄地望着他。

    殷长阑素来知道她有明/慧。

    他从前不知道她的来历,只当她出身贵重,自然有远识。后来羽翼渐丰,见多了贵胄出身的男女,却越发觉出她的罕见和贵重。

    也曾经不止一次地猜想过,究竟是什么样的门户才能教导出这样的女孩儿。

    但因着她偶然提及“父亲”这个身份时,那些难以抑制的憎恨和苦痛,又让他舍不得去触碰她的伤口。

    他温声道:“万事都有哥在。”

    容晚初知道他误解了她的意思,仍旧为这句话而不由自主地安下心来。

    她唇角微翘,故意道:“难道有一天容大人想要做皇帝,七哥也愿意为了我让他一步?”

    她称她的父亲为“容大人”。

    女孩儿虽然笑着,殷长阑的心里依旧绵绵密密地疼了起来,让他下意识地叫了一声“阿晚”。

    容晚初在这一声温柔而压抑的轻唤里垂下了眼睫。

    她轻声道:“七哥,容玄明羽翼已成,他志在大业,势必要与你不死不休。”

    她这一句太过笃定,让殷长阑脑有个念头,于电光石火之间一晃而过,待要抓/住的时候,却了无踪迹,而女孩儿还在静静地说着接下来的话:“我与他、与容家之间,这一生也不死不能休。”

    容晚初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眉宇间一片蔚然而沉静,道:“便是七哥不曾来,也是如此。”

    殷长阑却沉声道:“胡闹。”

    他道:“你一介闺阁女子,在外头没有依仗,他真有泼天权势,你拿什么同他不死不休?”

    女子倘若下起手来,也未必不能比男人更毒辣。

    她这一辈子是心里存了念想,也想着挽回一点从前的遗憾。

    倘若她连自己也再不爱惜,心里只剩下恨,再也没有了希望。

    容玄明就是个万古完人,他身边也不是铁打的一片,也不是没有弱点。

    大齐朝廷积弱这些年,此消彼长,容玄明就是镇峙江山的一头猛虎。但权势诱人,哪少得群狼环伺。

    世上惯有驱狼搏虎之术,她死之后,又管他洪水滔天?不过是个“同归于尽”,任他天下大乱,谁也别想好罢了。

    这些话,容晚初再不想同殷长阑说。

    她笑盈盈地道:“是我想差了。”

    她认错认得这样利落,一双眼水光潋滟,把殷长阑的心都看软了。

    他忍不住抬手抚了抚她的脸颊,低声道:“别人家的女孩儿都有个娘家支撑,倘若你没有,总觉得有些遗憾。”

    前世里到最后那个送了一盏毒酒看她喝下的容婴的影子,就和这一世里那个温柔而关切地看着她的长兄的影子叠到了一处。

    殷长阑看到了她面上一掠而过的黯然。

    女孩儿已经岔开了话题,问道:“七哥方才在书房可是出了什么事?”

    殷长阑没有强要她说出口,见她不欲说下去,也顺着她的意思,只道:“是御史台本奏赵王奢靡,赵王上了个自辩折子。”

    他微微地笑了笑,道:“赵王的反应倒是,御史台的本子昨日才到了我这里,他的自辩折倒是今天就跟上了。”

    容晚初前一世深居宫,算起来这几年,正是夜夜入梦,以另一个身份陪伴在他身边的那段日子。

    到后来她绝了梦境,开始关注朝事,也是五年之后的事了。

    她对赵王的印象并不算深。

    这时候想起来的第一件事,却是那日里容婴进宫来见她,同她说起容玄明怎么会点了他同行的缘故:“容缜搭上了赵王府的郡主,正打得火热,脱不开身……”

    赵王府只有一位郡主,是早逝的赵王正妃嫡出,封号“馥宁”。

    容缜可是个眼高于顶的少年郎。

    容晚初微微沉吟,却见殷长阑面上虽然含笑,眼却如带霜一般,不由得道:“可是还出了什么事?”

    她这样敏锐,殷长阑知道瞒不过她,沉默了片刻,道:“御史丞翁博诚密奏赵王贪墨河工上的灾银,才引得柳州民哗,李宗华部趁机生乱……”

    他面上淡淡,语气却有些说不上来的沉郁之意,道:“阿晚,当年我揭竿起事,也不过是因为眼见旧洛贪官相隐,饥民相食,想要给天下人一处安身之所。”

    容晚初心头剧痛,不由得握住了他扣在桌面上的手。

    男人将手紧紧地握成了拳,语气还能保持着平稳,手背上的青筋却都暴突起来,容晚初柔软的掌心贴在他的手上,感受到他血管里迸流的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