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45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阿敏是奉了容晚初的意思去见郑太后的,这时面上稍显难看,进门来行了个礼,道:“奴婢到了宁寿宫,瑶翠姑姑只说太后娘娘还没有起。”

    阿讷下意识地看了看外头。

    时候已近辰初二刻,云层低低地垂着,夜里下的一场小雪原本已经停了,这时又有再度飘起来的征兆。

    她嘀咕道:“我可不信。”

    阿敏也有些无奈,她道:“瑶翠姑姑这样说,还说,太后娘娘但一醒,她必定先把这件事报上去,只是如今郡主是主子,也没有奴婢冒昧管束主子的道理。”

    容晚初浅浅地笑了笑,道:“看来太后娘娘是下了决心了。”

    阿讷犹然有些不解,不由得问道:“下了什么决心?”

    阿敏扯着她的袖子拉了一把。

    容晚初没有理会丫鬟之间的眉眼官司,阿敏止住了阿讷的话头,就问道:“娘娘,奴婢看着外头又要下起雪来,馥宁郡主……”

    容晚初道:“替她支一柄伞,围个毡帘,再多预备几个暖炉,她不爱要膝垫,那也随她去。”

    宫人端上了膳后的清茶。

    “各人的身子各人自己照管,还能指望了别人不成。”茶水熏暖,容晚初端在手浅浅啜了一口,笑吟吟地交代了,就站起身来仍往书房里去。

    ※

    凤池宫的宫人依着容晚初的交代,抱了盖伞和炭炉往门外来。

    馥宁郡主殷/红绫静静地跪在凤池宫大门口的青石阶底下,一张粉/白的小/脸冻了这半日,唇上都显出些青色来。

    她生得美艳,平素里穿大红、饰金玉,如一团烈火一般张扬,如今罕见地褪去了红妆,荆钗布裙,显出一种格外的可哀可怜来。

    廉尚宫是宫积年的女官,从前多见过她的,这时看到她这副模样,不免有些叹息。

    她亲自执了细帚,将殷/红绫膝前身后的残雪都扫去了,低声劝道:“郡主,您这是何必呢。”

    殷/红绫见一众宫人出了门,原本眼眸微微地亮了亮,目光在人群逡巡了一圈,却没有找到正主,不由得重新冷了回去,道:“贵妃不肯见我吗?”

    廉尚宫的沉默让她知道了答案。

    她喃喃地道:“好狠的心肠。”

    廉尚宫昨日并没有跟着到宁寿宫去,也无从知道容晚初和殷/红绫之间的恩怨,这时也只能徐徐地劝道:“贵妃娘娘不是个吃硬的,您跪在这里,伤的是您自己的身子。”

    殷/红绫低着头,并不理会她。

    几句话的工夫,一旁的宫人已经手脚利落地撑起了华盖,又将厚厚的毡帘撑着地,上端勾在伞盖的边缘,围住了这一方小小的空间,炭炉里压住了火,放在一旁,蒸出徐徐的暖意来。

    殷/红绫再一次拒绝了廉尚宫替她垫上膝垫的好意。

    廉尚宫无奈地叹了口气,就站起身来。

    外头天寒,宫人们出来这短短的工夫,都不由得缩手缩脚的。有个小宫女往手上呵着气,却没有同众人一道离开。

    “毡子不耐火,奴婢在这里守着郡主,免得出了意外。”她笑盈盈地道:“敏姊姊交代了的,等一等还有人来同我轮班。”

    廉尚宫没有想到阿敏想得这么周全。

    她目光在殷/红绫身上打了个转,到底没有说什么,就带着一众宫人回去了。

    现有个凤池宫的眼线在这里盯着,殷/红绫想要活动活动、做些什么都不得成,偏偏前头话都已经说出了口,再想到自己听到的那一席话,只能咬住了牙,一声不吭地挺着。

    那小宫女没有说谎,她在外头守了一刻钟的工夫,果然就有另一个宫女出来,把她替回了屋里去。

    她们可以轮值,但殷/红绫却只能一动不动的,虽然身周因为毡帷和炭炉而微微地回了暖,但地上森森然的寒意直侵骨髓,跪的久了,连膝盖都渐渐失去了知觉。

    看守的宫人仿佛当真只为了看着殷/红绫的安全,全然不会同她说话、问她寒暖,只在炉的炭火渐渐灭下去的时候翻动一二。

    这虚假的暖意唤醒了殷/红绫有些散漫了的意识。

    她忽然听见毡帷之外,寂静的天地之,有一阵车轮碾过碎雪的吱嘎声渐行渐近。

    “太后娘娘听说了郡主的事。”有人下了车,仿佛在门口迎上了什么人,就笑着叹了口气,道:“给贵妃娘娘添了麻烦!连早膳都没有来得及用,就立撵着奴婢来请贵妃娘娘过宁寿宫一叙。”

    “瑶翠姑姑说哪里的话。”另一个人笑吟吟地道:“我们娘娘只怕郡主伤了身子,偏偏郡主是个有性子的,娘娘也不能强压着郡主不是?”

    一面说着话,一面就往里头去了。

    殷/红绫张了张口,想要发出什么声音,到底又从喉间压了下去。

    她目光有些涣散地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看守着她的宫女见她半低着头,盯着前头的炭炉,不由得心里升起了警惕,一瞬不瞬地看住了她。

    一直到有人出来摘开了毡帘,含/着笑说“还不请了郡主上车”,殷/红绫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来。

    她呆呆地跪在原地,看着面前的地面上拂过一角珠灰色的斗篷滚边。

    容晚初身前身后拥簇着一大群宫人,穿过大门走下了石阶,在殷/红绫的面前毫不停留地行过。

    殷/红绫忽然扑了过去,牵住了她的衣角,因为长久的僵直而难以支撑,半个身子狼狈地跌在地面上,她喃喃地道:“贵妃娘娘,馥宁知错了,您原谅了馥宁吧。”

    容晚初垂着眼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形容狼狈的少女。

    就在昨天,这个女孩儿还趾高气扬地坐在她的对面,一句一句意有所指地挑衅着她。

    身后有着太后郑氏的偏爱和看重,还有宗室受尽倚重的赵王府作为依仗。

    她微微地笑了笑。

    可惜也就在昨天,殷/红绫飞扬跋扈的两大依仗,忽然之间就陷入了你死我活的两难境地之。

    她温声道:“郡主上车罢,太后娘娘想必已经是牵挂极了。”

    殷/红绫隔着厚厚的披风和裙摆,握着她的脚踝不肯放手。

    有人走上前来,搀住了殷/红绫的肩,她手臂一麻,不由自主地放开了手,被半扶半抱着带上了后头的辇车。

    宁寿宫里人声寂寂的,往来的宫人手脚都放得极轻。

    郑太后一夜都没有好睡,眼下就显出青黑之色,宫人拿茉莉粉替她点了一回,到底也难以遮掩得尽,使她略垂着头坐在榻上的时候,显出一种无端的衰颓之气来。

    门外传来女官瑶翠微微含笑的语声。

    容晚初就在众人的环拥之,脚步轻/盈地进了门。

    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笑语嫣然地屈膝行礼,唤了一声“太后娘娘”:“您老人家祺安。”

    郑太后微微地掀了掀眼皮,道:“贵妃来了。”

    她面上显出疲态,声音也短了些气,虽然并不一定有多少是情真意切,那却也不在容晚初的理会之了。

    她身前原本只摆了个小杌子,容晚初走过来,她就叫着“瑶翠”:“还不给贵妃娘娘设了座来。”

    女官忙笑盈盈地道歉:“是奴婢疏忽了。”

    将那小圆杌子换成了尊端正的扶手椅来。

    容晚初也含/着笑意,大大方方地道:“臣妾不才,反教娘娘垂爱了。”

    殷/红绫由两、三个宫人搀扶着进到了落地罩底下。

    地上原本就落了雪,她膝盖底下都是湿淋淋的一片,裙摆僵硬地垂在青金泥的地砖上,露出一小截同样湿透了的鞋尖。

    她被人搀着到了垂帘底下,就扶着门棂,“扑通”一声,重新跪了下来。

    容晚初就微微地叹了口气,道:“娘娘,郡主还是个没有出阁的小姑娘呢,这冰天雪地的,受了寒往后可怎么好!”

    郑太后也跟着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她如今晓得了自己行/事的不妥,心里头愧疚,只盼着你宽宏大量,不与她多计较,才能安的下心。”

    容晚初就微微地笑着,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殷/红绫听见容晚初开口的时候,原本抬起了脸来,但后面没有了后续,她扶在木棱上的手扣的紧了,头却重新垂了下去。

    郑太后道:“贵妃,你是个通透的人,哀家心里头这些话,也只好同你说一说。”

    “先帝爷驾崩之后,皇帝还是个孩子,外头的大事,都是几位老大人参议,可是我们孤儿寡母的,哀家是个深宫妇人,横竖有风也刮不到哀家的身上来,却要为皇帝考虑一二。”

    她声音淡淡的,仿佛含/着许多的悲慨感叹之意,但说出口的话终究是点到即止,道:“如今皇帝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哀家心里是再高兴不过的。”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道:“连红绫这样从小被先帝爷和哀家宠坏了的,都知道自己犯了错,知道要请罪了。外头的事,就交给皇帝圣裁罢,哀家是再不能插手的了。”

    郑太后,果然是杀伐决断。

    单看那些匿于账册之外的赏赐,也知道她待赵王是何等的倚重。

    如今眼见着火不灭就要烧到自己的身上,轻轻巧巧地,说舍也就舍了!

    容晚初几乎要为她喝起采来。

    她笑微微地看着郑太后,道:“娘娘何必为这些事扰心?您是这宫里独一份的太后娘娘,陛下待您一片孺慕挚诚之心,您直管每天抹抹牌、听听戏,只怕神仙都要羡慕您的逍遥。”

    “我也老了。”郑太后看着她,神色稍稍和缓了些,叹息道:“你呀,同皇帝两个这样要好,也不肯给我生个孙儿来抱。”

    虽然两个人都只是面上的客套和睦,也知道郑太后提起这个话头是另有所图,容晚初颊边依旧止不住地生出红晕来。

    她没有说话,郑太后就顺势道:“依哀家看,倒不如把红绫和小十二养在哀家这里,也能陪哀家解一解闷。”

    兜了个圈子,原来是为了殷/红绫。

    容晚初笑了笑。

    郑太后道:“人老了,也不爱管外头的闲事了,便就总想着身边热闹些。红绫虽然娇了些,到底是哀家眼看着长大的,如今也懂事了,哀家这心里也舍不得她往后到外头去吃苦。何况小十二打小就同她亲近,也算是替哀家分忧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容晚初就笑着看了殷/红绫一眼,道:“郡主怎么还跪在这里?外头冰天雪地的,这地上也这样冷,腿上可有什么不适么?”

    回头叫着“阿敏”:“去拿了本宫的帖子往太医署去,请人来给郡主看一看脉,不要坐下了病根。”

    郑太后面上终于露出个笑来。

    ※

    太医接了信,很就赶到了宁寿宫来,宫人替殷/红绫剪去了湿透的一截裙摆,膝盖上乌青青的,看着都有些吓人。

    容晚初略坐了坐,等御医出了脉案和方子,说了“细心调养,开了春或无大碍”,她就同郑太后作了别。

    回程的路上,阿讷有些不解地问她:“难道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她?”

    容晚初却微微有些慨叹的意味,道:“太后娘娘待馥宁郡主,也算是情真意切。只盼郡主不要辜负了太后娘娘待她的好了。”

    阿讷撅了撅嘴巴,道:“只盼郡主再不要来找您的麻烦。”

    容晚初失笑。

    她出门去不长的工夫,回来的时候,凤池宫门口的马桩边上却就停了昨日那匹黑马,濛濛的细雪里,那马儿打了个响鼻,有些无聊地踢着腿。

    容晚初眼眸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