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46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她提着裙角,脚步飞地进了门,穿过仪门、回廊、前殿、穿堂和落地罩,在珠帘底下停住了脚。

    男人站在她书房的大条案后头,正拈着一支细笔,低着头在纸上点画。

    听见门口轻捷的脚步声,就含笑抬起头来,道:“回来了?”

    容晚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双杏子眼弯成了月牙,不答反问道:“七哥怎么又有空?”

    “怕你看见下了些雪,就顾不上冷地往外跑。”殷长阑微微有些无奈,就把手的笔放在了一旁,自桌后绕了出来,又顺手从架子上抽/出条巾帕。

    容晚初立在原地,有些懵懂地看着他手拭过她额角和发鬟,又落在肩上:“不是去了宁寿宫?从哪里淋了一身的雪。”

    碎雪被擦拭下去的时候,留下微微的寒意在肌肤上,又很被手的温度抚平。

    容晚初有些赧然地抿起了唇。

    她下车的时候动作太,擎伞的宫人跟不上她的脚步,就被她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殷长阑没有指望她回答,替她把雪痕都擦干了,就握了她的肩,力道轻柔地推了她进屋:“先去换了衣裳,散一散寒气,有什么话出来再说。”

    他指腹上有一点浅浅的朱砂痕迹,容晚初含笑一瞥,书案上还铺着早间她画了大半幅的梅,枝上又开出了数朵新花。

    倘若不是记得清楚,她几乎分不出哪一朵是后来添上去的。

    这是个原本全不通这些人之事的男人。

    他的一笔一墨全是为她学的,也全是学足了她。

    她低下头,嘴角却忍不住高高地挑了起来,温顺地进了内室的门。

    作者有话要说:

    七哥:听说别人都能给媳妇画眉,我也可以。(疯狂暗示

    第42章 玉漏迟(2)

    被殷长阑屏退至一旁的宫人找回了主心骨,忙而不乱地团团围住了容晚初。

    隔间里很响起了淅沥的水声。

    容晚初净过手脸、换了衣裳, 连头发都重新梳通了, 梳头的女官就习惯性地要替她盘成髻。

    少女一头长发从小精心娇养出来, 站起来几乎要垂到膝上,又厚重又乌亮,像一匹不须纹饰的素黑锦缎。

    容晚初看着女官灵巧的手在发丝间穿过, 却忽然拦住了她:“不要挽起来了。”

    女官微微有些诧异, 但还是服从了她的意思, 就从妆匣里拣了枚玉环, 替她在颈后稍稍地拢扣住了。

    内室的声音轻而低柔, 殷长阑手拈着笔,目光专注地落在绢幅上, 却半晌都没有再落下一点墨迹。

    脚步声姗姗地停在了落地罩底下。

    他下意识地抬头望过去。

    满烧地龙的室内温暖如春,乌漆的棂柱边上, 女孩儿穿了条颜色极淡的月华裙, 捻银的刺绣让她裙摆上折出一层朦胧的微光, 又单拿月上重楼的翡翠噤步微微压住了。天水碧的宫绦束在她腰上,显出止盈一握的腰身, 再往上是月白滚边的交领, 严严地遮护住了花/苞一样初见丰盈的……

    殷长阑仓皇地别过了眼。

    容晚初傍着门棂略站了站脚, 见殷长阑别开了头不肯看她,不由得微微地鼓了鼓腮。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女孩儿温柔而宁谧的香气迫近了殷长阑的鼻端。

    容晚初已经绕进书案后头来,就站在了他的身前, 低头去看桌上的画幅。

    她身量在同龄女子称得上高挑,但与他站在一处,仍然显得娇小,没有梳髻的发顶挨在他的肩头,幽谧的香就攀着他的颈颔潺湲而上。

    殷长阑的喉结不受控制地滑动着,抬起手来撩起了眼下的长发。

    白玉环拢着一片无风垂落的黑色瀑布。

    他感受到身前的小姑娘顺着他的手势,微微地仰起了头,将身子向着他的方向倾了倾。

    柔软的小手搭上了他另一只悬在半空的手,轻巧地取走了指间的细笔。

    那支笔空置得太久,毫尖的颜色都凝住了,容晚初探过腕去,在朱砂盘里重新舐了舐,就低下头专注地在画幅上添了几笔。

    她认真地画着画,身后的男人却控制不住地握着她的发,在鼻端轻轻地嗅了嗅。

    发丝掠过耳廓,生出微微的痒意,容晚初忍不住笑着侧了侧头,嗔道:“怪痒的。”

    殷长阑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答非所问地道:“画完了?”

    “好啦。”容晚初搁了笔,稍稍退了半步,歪着头把整幅画都打量了一回,笑道:“七哥替我写个题跋。”

    “我替你写?”

    殷长阑含笑反问了一句,容晚初微微有些疑惑地仰过头去,总觉得他声音里藏着某种不知名的异样,低哑仿佛有一颗颗的砂砾,磨在她的耳,生出与外触不同的、难以纾解的痒来。

    书案后空间有限,她站在桌沿和男人的身体间,这样稍稍进退、又仰起头,就把上半身都靠进了殷长阑的怀里。

    殷长阑下意识地抬手拢住了她的腰。

    他原本是怕她站得不稳跌了跤,但女孩儿一截纤细的腰/肢落进他掌心,柔软的触感立刻就让他的手臂都僵住了。

    微凉的长发贴上他颈侧的血管。

    他眼睫微垂,就看到发丝的掩映下,女孩儿白玉似的耳廓肉/眼可见地漫上了红色,像要滴出/血来。

    殷长阑忽然挑起唇角,无声地微微笑了笑。

    他的小姑娘。

    他闭了闭眼,没有再更进一步做出什么举动,只微微倾了身子,从笔山上另取了一枝湖笔,在砚池舐了一回墨。

    容晚初被他握着腰揽在怀里,与那一日病被他照料又不同,一颗心“砰砰”地胡乱跳着,脸上蒸着热气,生怕被看去了满面的红,动也不敢动一下,就小心翼翼地转着眸子去看他。

    男人侧脸锋毅而沉静,微微垂着眼睫,执笔的手腕徐徐移动,她看到他忽然勾起了唇。

    这个笑容仿佛有种难言的意味,像是追忆、怀念,有些微微的苦,但当他转过头来看她的时候,又有些不知名的温柔和戏谑。

    容晚初以为是自己的窥视被抓了个现行,羞窘地转开了脸。

    他写字的时候她只顾着看他的脸,到这时逃避似地垂下眼,才将视线落在绢幅上,留白的地方只写了两句短词。

    她喃喃地念道:“还梦阳关雪,年年惊岁华。”*

    很多年以前,她曾经对他说:“晚是岁华未晚的晚,初是只如初见的初。”

    她跟着他走过了许许多多的河山,最后离开他的时候,却连只言片语没有来得及给他。

    ——“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殷长阑察觉有异,抬手握住了女孩儿的下颌,扶着她侧过脸来的时候,就对上了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

    男人一颗心在她眼底的水光里都揪痛了,什么心思都顾不上,只将声音放得更轻更柔,犹怕问痛了她,低声道:“怎么了?”

    容晚初却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柔软的手臂缠上了他的腰,女孩儿像是失了巢的雏鸟,固执地不肯抬起头来,就这样缩在他怀,殷长阑下意识地环住了她的肩,一下一下轻柔耐心地拍抚着。

    “七哥,对不起。”

    不知道是因为衣料的阻隔还是什么缘故,女孩儿的声音显得闷闷的,但语句仍然流畅,没有听出太多哽咽的意味。

    殷长阑稍稍地放下了心。

    他低声道:“阿晚没有对不起过哥,阿晚能到哥身边,已经是天命对哥最大的恩赐。”

    一颗小脑袋在他胸前用力地摇了摇,力气大得一头顺滑的长发蹭在衣料上,都微微生出些凌/乱来。

    暖意流进他心里,他一手梳拢着她的发丝,黑色的水流泻过他的指缝。

    “哥这一辈子,出身草莽,命贱如尘,倘若没有你那时相救,早就作了荆野之一捧无名白骨。”他声音低沉,说话的时候胸腔微微震动,容晚初贴在他胸前,一时之间有种难以言喻的安然之感。

    她低声反驳道:“七哥才不会。”

    孩子气的反驳让殷长阑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哄劝似地道:“哥有阿晚,当然不会,嗯?”

    容晚初被他哄着小孩儿一样的语气窘得脸红,终于抬起头来,一双眼亮晶晶地注视着他,道:“就算没有我,七哥也会开江山霸业,为天下共主,四海来朝……”

    她对他永远这么有信心。

    殷长阑微微失笑,见她情绪终于转好了,就决定不与她争辩这个问题。

    明瓦的窗格外透进窸窸窣窣的声响,殷长阑伸出手去将窗屉稍稍推开了一点,就有雪花打着旋儿,从狭窄的缝隙间钻进来。

    容晚初喃喃地道:“下雪了。”

    小雪已经飘了半日,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却转大了。

    女孩儿脱开了他的怀抱,带着些欢喜地凑到了窗边去,殷长阑怀霎时一空,微凉的空气卷进来,无端使人生出些失落之意。

    男人将手虚虚地握了握,见窗前的小姑娘雀跃的模样,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

    殷长阑和容晚初单独在一处的时候,宫人侍女都知趣地远远避在外头,到两个人肩并肩地出了屋,才笑盈盈地迎了上来。

    宫人有序地传布了午膳。

    李盈的干儿子蔡福冒着雪匆匆地赶到凤池宫来,殷长阑就站起身来,披上了外出的风氅和兜帽,嘱咐容晚初道:“若是要出去,就使他们扫净了雪,靴子也挑耐滑的,不许单图好看。”

    容晚初笑着推了他出门:“再不能那样傻的。”

    到申初时分,却有将作监的内宦冒着大雪登门。

    来人有七、八个,为首的一个三、四十岁的年纪,但外表看上去却与同龄宦官颇为不同,有些内侍罕有的刚气,独个儿进来给贵妃磕头的时候,容晚初看见他一双结着许多伤疤和老茧的手。

    “臣将作少监董季,叩见贵妃娘娘。”他说话也一板一眼的,态度十分的恭敬,道:“陛下有旨意,着臣等把凤池宫的明瓦窗子一水都换成琉璃。臣因此特来先量一遍尺寸,搅扰娘娘之处,还望娘娘恕罪。”

    明瓦不过微微地透一点光,比起琉璃的通透,自然是云泥之别。

    但琉璃易碎,能镶窗子的大小又难得,宫至今仍然唯有九宸宫的窗子尽用的琉璃,余下连宁寿宫和暂时空置的永安宫,也只有主殿用上了琉璃窗。

    董少监说着话,面上没有什么旁的神色,容晚初心却像是蜜罐里又倾了一勺蜜。

    她上辈子活到后头,在这宫里立得稳稳的,旁人谁也不敢来碰她,她也自己做主换过了窗子,原并不觉得这东西稀罕。

    她抿着唇,面上却都是笑意,道:“有劳少监大人。倘若有什么要搭把手的,只管同廉尚宫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