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47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董季应了一声,又磕了个头,就规规矩矩地退了出去。

    阿敏就笑道:“陛下一定是看您成日价在屋子里写写画画的,怕屋里昏暗,伤了您的眼。”

    阿讷却道:“我看不一定,说不定是想着换了琉璃窗,娘娘就在屋子里一样能看见外头下雪,免得出去吹风。”

    容晚初道:“聒噪。”

    将两个侍女都瞪了一眼,就站起身来往内室去了。

    阿讷和阿敏对视了一回,又各自笑盈盈地转过了头去。

    董少监带人把凤池宫大大小小的窗子都量过了一遍,天就已经擦黑了。

    廉尚宫脸上带着喜气,按例打发了赏银。

    隔了一天,将作监的人带着头一拨琉璃板,又到了凤池宫来,先把容晚初日常起居的正殿和暖坞的窗子换下了。

    阿讷顾不上仪态,趴在窗台上,凑近了去看那晶莹通透的琉璃,一面赞叹道:“屋子里霎时间就亮堂了。”

    容晚初笑她:“偏偏我亏待了你,教你瞧见点好的就拔不动脚。”

    阿讷被她打趣惯了,私以为一定是因为姑娘当日给自己取名“讷”的缘故——她后来听姑娘读书,知道了原来“讷”就是迟钝的意思。

    名字就笨笨的!

    难怪她总是没有阿敏聪明。

    她气鼓鼓地出门去给容晚初烧茶换水。

    廉尚宫笑盈盈地进门,向容晚初行礼,道:“贤妃娘娘的母亲进了宫,由贤妃娘娘陪着过来,想给娘娘磕个头。”

    眼看要到年下,宫人口不繁,有名分的只有三位一品的贵主,还是容晚初前日里传出去的消息,允了宫妃的家人进宫来略解天伦。

    她就微微地点了点头,道:“请甄夫人在前头等一等。”

    阿讷就先进来替她更衣,道:“这些人的消息倒是灵通。”

    “多少双眼睛盯着,这宫里稍有个风吹草动,就先在外头翻腾起来。”容晚初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也没有簪戴什么妆饰,就起身来出了门。

    甄漪澜和她的母亲在前殿的正厅里静悄悄地坐着。

    四壁都是垂手静立的宫人,连说一句窃窃之语都嫌响亮,甄漪澜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椅子里,帕子绞在手心,勉强生出一点柔软的暖意。

    甄二夫人的目光却落在大块大块的琉璃窗上。

    前日刚下过大雪,大约是得了主子的交代,路边的积雪并没有铲除,天光照在雪面上,又透过窗上晶莹无暇的琉璃,银亮亮地折进屋子里,把纵深幽远的殿堂都照得通明。

    甄二夫人若有所思地低下头,就听见屏风后头有丛丛脚步声转了出来。

    少女衣衫简素,梳了个单螺髻,一支莲头羊脂簪挽着,倒披了件珠灰色面、白狐狸里子的斗篷,进了厅就由侍女解下来抱开了。

    她含/着笑在主位上坐了,就先道:“夫人,多时不见了。”

    甄二夫人一时有些微微的恍惚。

    倒是甄漪澜比她反应得上许多,站起身来屈了屈膝,道:“贵妃娘娘。”

    她笑盈盈的,语气十分的真诚,道:“臣妾进宫来,臣妾的娘/亲在家牵挂极了,知道是多蒙您的仁恩,才能母女相见一见,就想着当面来谢一谢您。”

    “贤妃说哪里的话。”容晚初也跟着笑容微微的,道:“都是陛下和太后娘娘恩慈。”

    都是场面上的话。

    甄二夫人也定住了神,道:“原是该给娘娘磕个头的。”

    没有等到宫人上前来阻拦,就伏下/身去行了个大礼。

    容晚初忙抽开身避过了,道:“夫人是长辈,这如何使得。”

    甄二夫人被宫人扶着起了身,笑容满面地同容晚初契阔。

    容、甄两家都是门第相若,从前也颇有见面,彼此总能找出些话来,加上甄二夫人有心放低了姿态,两下里说了几句闲话,虽然都不痛不痒的,面上却极尽和乐融融。

    到一盏茶冷了,两壁的宫人却都垂着手,恭恭敬敬地侍立着,并没有人上来换过茶水,甄二夫人就站起了身,笑道:“叨扰了娘娘这半日,臣妇就不多打搅了。”

    容晚初并没有挽留,笑着叫了“廉姑姑”:“替我送了甄夫人和贤妃娘娘。”

    甄氏母女携着手上了回程的辇车。

    甄二夫人一上车,就靠着围子闭上了眼,神色微微有些凝重。

    甄漪澜将她的表情收在眼底,垂了眸子无声地笑了笑。

    车上说话不便,下车进了宫门,屏退了侍女,甄二夫人就神色冷峻地问道:“容贵妃一直如此?”

    甄漪澜笑了一笑,反问道:“娘说的如此,又是如哪一个‘此’呢?”

    她这副模样,让甄二夫人一口气堵在了喉间,含/着怒意看了她一眼。

    甄漪澜就握住了她的手臂,低声道:“娘不在宫里,只知道外头传的话,不知道这里头的实际。可是我就在这宫里,却也只知道宫里传的话罢了。”

    “你大伯父回来之后,直说‘容景升养了个好女儿’,你爹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还是你姨妈私下里同我说,说是宫里头,如今太后娘娘都退了一射之地,把宫权都交在了贵妃的手里。”

    甄二夫人被她挽着臂服了一回软,就忍不住生出些疲惫来,道:“原本不是说皇帝宠幸一个姓秦的贱婢?是不是你……?”

    她做母亲,是最知道自己女儿的性子,就抬起眼来看住了她。

    “那姓秦的,骨头都不知道凉到哪里去了,原是因弑君作乱起的,同我全不曾有过相干。”甄漪澜垂着眼,慢慢地道:“这话您往后也不要提了。”

    这话就有些忌讳,甄二夫人也不再问,就叹了口气,道:“贵妃在家里的时候,我瞧着也不是个会讨好人的,没想到进了宫里来,倒是都同从前不一样了。”

    “这宫里头形形色/色的。”甄漪澜却笑了笑,道:“您看着贵妃是不一样了,我看着,却唯有贵妃还是那个样儿。”

    她道:“我也不知道皇帝有什么好处,偏偏就迷住了她,只是瞧着当真是极宠爱的。”

    就把前头见过的情形都说给了甄二夫人听。

    甄二夫人道:“我听你大伯父的意思,皇帝同从前却是很不一样了。”

    她说到这个话,就将声音压到了极低,道:“我不过是听你大伯父漏出一点子来,想是从前极懂事的,如今因着赵王爷那个事,就显出不是那个模样了,你大伯父心里头,正不知道怎么想呢……”

    甄漪澜心里霍然一跳。

    她厉声道:“住口。”

    甄二夫人被她这样一喝,也自知失言,就讪讪地闭上了嘴。

    甄漪澜站起身来,在房间四地里都转了一圈,房静静的,所有服侍的宫人都早早被屏退出去了。

    她回过头来,叹了口气,道:“这可是在宫里。”

    甄二夫人面上也显出郁色来,低声道:“这话憋在我心里,你爹那个样儿,我竟连睡觉都警醒着,只怕梦里说出了口。只能同你说一说,偏你又进来这个地方。”

    甄漪澜心一软,一时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她沉默了半晌,还是把话题扯开了,道:“如今贵妃掌着这宫里,太后娘娘身边的人短了依仗,规矩倒比从前简洁些,倒也不至于全是坏事。”

    甄二夫人打起精神,就想起进宫来要问的另一件事来,道:“如今太后娘娘把十二皇子养在了宁寿宫里?”

    甄漪澜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个,也如实地道:“确有这回事,连着赵王府的馥宁郡主一起,如今都在太后娘娘跟前,我昨儿去宁寿宫给太后娘娘请安,还看见馥宁郡主哄着十二皇子顽。”

    甄二夫人就问道:“听说十二皇子身子骨略有些弱,还为此在赵王府养了些时候,可好些了没有?”

    甄漪澜并不曾养过小孩儿,也不懂得里头的轻重道理,只回忆了一回,道:“郡主拿了个拨浪鼓陪他顽,十二皇子还自己抱在了手里,虽然看着瘦弱些,但精神头倒十分健旺。”

    甄二夫人就点了点头,不再多问这个话题,仍旧同她说起凤池宫的琉璃窗、并容晚初身上的衣饰来。

    ※

    凤池宫里的容晚初送走了甄氏母女,就把两个人丢到了脑后去。

    侍女重新替她裹上了斗篷,要扶着她回后殿去。

    容晚初却停在了穿堂的门口,笑道:“好生没有趣味,这么大的雪,也不见你们打起雪仗来。”

    阿讷道:“奴婢们出来打雪仗,您可不成。”

    她提醒道:“您穿的这么薄,早些回房去吧。不然明儿陛下问起来,横竖我们要吃瓜落,您也逃不过去。”

    容晚初笑着睨了她一眼,道:“偏偏我就是为了我自己了。”

    一面到底动了脚,又沿着回廊往屋子里去。

    阿讷同她主仆多年,彼此都深知,不由得抿着唇笑了起来。

    容晚初被她用殷长阑威胁了一回,看着她十分的不爽利,指使她道:“我要吃新煮的苡仁茶。”

    阿讷也不以为意,笑呵呵地应了声“是”,就脚步轻地沿着回廊往升灶的耳室去了。

    容晚初坐在书房的圈椅里头,一抬眼却看见了悬在多宝格上晾干透了,还没有来得及装裱的画幅。

    她一时不由得微微有些失神,心思又飞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去。

    却有一阵略显匆促的脚步声从殿外响至落地罩前,容晚初被打断了思绪,微微地抬起眼来。

    一名装束简单的侍女跟在凤池宫的女官身后/进了殿门,跪在帘外“砰砰”地磕了几个头,语气有些压抑的焦急:“贵妃娘娘,我们家姑娘掉进了水里,还请娘娘救救她。”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全诗五六年前写的了,只这句适合,所以单摘出来一下T T

    *典出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第43章 玉漏迟(3)

    跪在门口的侍女穿着鹦鹉绿的夹绵宫装,战战兢兢地磕着头, 声音里都带了些颤抖和惶恐之意。

    容晚初对她并没有印象, 不由得问道:“你是谁的丫头?”

    一面扬声唤道:“廉姑姑。”

    那侍女呆了一呆, 忙道:“奴婢在储秀宫秀女翁氏身边服侍。”

    原来是翁明珠。

    容晚初听了这名字,就从桌后站起身来,廉尚宫已经打了帘子, 迎面进门来听差。

    容晚初道:“替我更衣。”

    又问那侍女道:“落了水, 如今是怎么样?可救上来了没有?叫了太医不曾?”

    “已是救上来了。”那侍女说话倒是还有些条理, 一一地应道:“宫里的嬷嬷替姑娘压了一回水, 如今人只是不醒, 奴婢求了尚宫嬷嬷请太医来,去的人却没有请到, 还请娘娘救救我们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