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51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阿敏醒过神来,道:“我知道了。”

    就拔腿往门外去。

    何氏仍旧端着手,宫墙之外风更烈些,一路上不免将她的鬓发吹得稍稍有些凌/乱,但她的仪态依旧像是尺规约束出来的一般端正,静静地等候在仪门之外。

    直到看见阿敏片刻间就笑意盈盈地转出了照壁,眼才不由自主地显出些惊愕来。

    作者有话要说:

    殷七:想把凤池宫多余的房间都扒了,只留下一间卧室就够了。(神志不清式发言

    第45章 雪狮儿(1)

    阿敏也是察言观色的一把好手,何氏的惊愕掩饰得很, 依旧落进了她的眼睛里。

    她的心情不由自主地好了起来。

    跟一个洞彻人心的主子有什么不好?

    只要自己忠诚, 总归不会太过狼狈!

    她高高地翘着嘴唇, 满面笑意地迎了上去,道:“有劳何姑姑了!我们娘娘知道您最是第一等的麻利人,特特交代我在这里等着, 免得耽搁了您……”

    何氏原本安心在贵妃娘娘面前一展自己行/事的周全妥当, 没想到却全落进容贵妃的意料之, 心下不免微微有些激荡。

    她久处宫闱多年, 很就把这一口气缓了过来, 同样笑吟吟地同阿敏见了礼:“都是些分内之事,贵妃娘娘却如此的体恤, 实在是仁恩深泽。”

    便由阿敏引着路,将身后一众宫人都带到了西配殿里。

    阿敏在行走之间也暗暗地留意着何氏带来的这一批宫侍, 不由得在心里微微地点了点头。

    传信的宫人步往主殿去了, 小宫女进来拨了拨炉的炭, 虽然是一处向来闲置的配殿,但炭炉都烧的热热的, 屋子里倒比寻常宫人的值房还要暖和些。

    阿敏就注意到有宫人不由自主地动了动脚, 呵出一口气来。

    凤池宫如今在这紫微宫里, 也算得上是第一等的堂皇富贵之处了。

    见识过、经历过,谁会不想留下来呢。

    阿敏微微地笑了笑。

    殿没有漏壶,众人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都只是静静地等着, 那前头进来拨炭的宫人又端着个小木匣进了门,手脚利落地从匣子里取了香饼,投进四角的香炉里升起火,微甘的果木香气就从兽口袅袅吐了出来。

    阿敏笑吟吟地道:“娘娘要到了。”

    她声音不高,只在前头几名宫人才听到了她说的话,原本还显得十分从容的,这时也不免生出几分心绪不定之感。

    少顷,殿外果然响起一丛轻/盈的脚步声。

    容晚初搭着廉尚宫的手,由一众宫人拥簇着进了门。

    她手还握着那一册何氏递上来的名录,等众人都行过了礼,就浅浅地含笑道:“本宫瞧着这册子上有第一等的八位,都来给本宫看一看。”

    就有八名宫人微微垂着头,离开队列单独走了出来。

    这八个人一横列地往当地下一站,容晚初就不由得笑了起来,道:“也太过审慎了些。”

    八人都是一般的高矮,身形纤娜,行止进退都十分的有法度,但颜色俱不过清秀而已。

    何氏也知道自己选的是什么样的人,闻言不由得心一动。

    宫里主子身边服侍的人,往往显出两般分歧来。落在寻常使唤的宫人身上,往往是越平凡越好,如此站在正主的身边,才能不夺走一点风头,单单显出主子的颜色来。

    还有些是颜色极出挑的——这样的侍女往往是主子娘家带进来,或是特意地遴选、收服了,与其说是服侍的人,倒不如说是主子固宠的臂膀。

    纵然总有许多这样的人一跃就飞上枝头,反而将旧主踩在脚下,但富贵险求,也总有--更多的人,选出更多这样的丫头来……

    难道容贵妃要的也是后一种?

    ——难道连她这样的颜色,也需要这样的人?

    何氏心并不觉得如此,就听容晚初含笑道:“倒不必如此,本宫不忌讳这个。”

    何氏恭恭敬敬地行礼道:“臣自作主张,请娘娘降罪。”

    容晚初笑道:“何大人总是这样的谨小慎微。你何罪之有?”

    她并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却也无意将身边的人都选成清汤寡水的一片绿叶。

    难道花园子里头别的花都折了,单留下一朵就显得好看?

    她笑道:“身边都是美人儿,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的,心里头也欢喜些。”

    何氏将目光微微地一旋,也不由觉得有些失策。

    这八个人就是与阿敏比起来都不免显得平凡,站在国色照人的容晚初面前,就仿佛一颗珍珠照了环周鹅卵。

    相差得太远,连衬托都显不出来。

    何氏心的千回百转,容晚初并没有多关注。

    这些个宫女里头原也并没有她熟悉的人——她上辈子多倚仗阿讷和阿敏,身边添人已经是阿讷身故之后的事,那时会送到她面前的,与眼下这些人早就不是同一批了。

    她将手里的名册随意地卷了,支着颐道:“二等的且出来给本宫看看。”

    这一等也是八人,果然不出容晚初的所料,比起名列一等的同僚,这一批就显出容光来。大约只因为容色的缘故,才被判到了二等上。

    容晚初就不由得点了点头,将这一拨人的籍贯、出身扫了一遍。

    何氏是个聪明的人,如今又是有心向凤池宫示好的时候,选出来的人都是实打实的出挑,尤其是二等这一组,因为当时定了主意是做配的,样样都格外的精心,一色是民间清白殷实之家选送,同各宫都没有什么牵扯——也是未雨绸缪,倘或真的选,好便于新主掌控的意思。

    容晚初就随手点了两个,笑道:“你们两个愿不愿意在本宫这里侍候?”

    被点名的两个人大约也没有想到会轻易选,从队列里站出来的时候,面上还有些隐隐的不可置信。

    左边的一个眼睛里都放出光来,“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大声道:“奴婢愿意!”

    她右边的另一个人就慢了半拍,伏下/身的时候,左脚和右脚还打了个磕绊,跟着磕了个头。

    容晚初笑道:“倒不必急着磕头。”

    她笑盈盈地道:“本宫这里规矩多得很,只怕并不是人人都受得住。”

    她叫了一声“阿敏”,侍女就知机地站上前来,语气平淡地将凤池宫各色里的规矩,从五更头里起床,到人定后安置,有条不紊地说了一遍。

    阿敏诵着规矩的时候,底下的人都立起了耳朵听着,随着她越说越多,就有人面上忍不住生出觳觫之意。

    被容晚初点了名的两个人站在最前头,垂着头恭恭敬敬,姿态也十分的认真,全然没有露出一点怯色来。

    阿敏说过了话,就屈膝给容晚初行了个礼,又温驯地退回了她的身后。

    容晚初看过了她们的表情,也没有问担不担得住,只温声道:“我这里单要‘忠诚’两个字,服侍得好,将来自然送你们出宫,清清白白地去做正头娘子。”

    她说了这个话,神态温和,语气暄煦,但里头的意思却昭昭若揭。

    连何氏也忍不住抬眼来悄悄瞄了她一眼。

    ——选的分明都是绝色,说出话来却像是一个边都不肯给皇帝沾一下似的。

    竟没有听说贵妃娘娘醋性这样的大。

    她就这么有自信!

    容晚初话语的意味并不是只有何氏一个人听明白了。

    左边的那个宫人面上霎时就忍不住紧了一紧,将头更低地埋了下去。

    容晚初已然微微地笑了笑,抬指虚虚点了一点,道:“你回去。”

    那宫人登时有些慌乱,膝下一软,重新跪了下去,连连地叩首道:“娘娘,奴婢绝无二心,娘娘恕罪啊娘娘。”

    就这样被贵妃逐了出去,往后就是再回到尚宫局去,也不会有什么好收场了!

    容晚初不以为意。

    人有了志向,也总要为自己的志气付出一点代价。

    她把后头的六个人又打量了一遍,心里还微微有些遗憾。

    可惜前头那个宫女的脸,确实比旁人出色一些。

    她这样微微蹙了眉梢,显出些微的踌躇之意,站在一排人最左端的那个宫人就好像忽然有了勇气,低声道:“奴婢愿意服侍娘娘。”

    她声音还有些颤抖,低低地垂着头,手还能保持端住的姿态,但绞在指间的帕子都揉皱了,她道:“奴婢必定忠心耿耿,为娘娘……为娘娘赴汤蹈火……”

    容晚初还记得这个宫女,前头她点了二等的人上前来,人人都跃跃欲试的,独她缩着头,仿佛生怕被看了似的。

    到听见说“清清白白地送出宫去嫁人”的时候,反而往前头来了。

    她向来不怕给人第一次机会!

    容晚初就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你就留下来吧!”

    她说着话,就站起身来,拢了拢肩头的披风,道:“余下的事,阿敏和廉姑姑商量着做主就是了。”

    众人都没有想到她这样轻率就做了决定,不由得有些瞠目。

    许多人暗暗地咬紧了牙,深悔自己没有跟着自荐,白白地错失了一回机会。

    满殿的人眼睁睁地看着的时候,容晚初已经重新被一众宫娥簇着,如来时一般步步生香地出了门。

    阿敏微微地笑了笑,轻轻咳了一声,拉回了何氏的思绪,温声道:“何姑姑,不如我们继续吧!”

    何氏看着她笑容满面的脸,身上忽然微微地生出些瑟缩寒意来。

    ※

    凤池宫里新添了宫人,没有为容晚初的生活带来什么不同。

    反而是那名“黑月”高横刀的妹子正式在容晚初身边入了职,让她觉出些新鲜来。

    暗卫少女双名忍冬,容貌与乃兄,她是黑月传承二百年里唯一的一名女成员。

    “那个时候觉得有一点苦,但现在就不会了。”

    她有些赧然地对着容晚初笑了一笑,容晚初才看到她有一颗尖尖的小虎牙,没有受过淑女的庭训,在生死场里顽强生长起来的少女,笑的时候也不会懂得“笑不露齿”的规矩,反而显出肆意的可爱来。

    她的性子也是容晚初喜欢的,见她目光总是落在茶桌上的小攒盒里,就把整盒都推到了她面前去,问道:“爱吃这个点心?”

    忍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不能吃。”

    “义父教导过,吃甜,会容易分不清尊主召唤的声音。”她十分认真地道:“这是我们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