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55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殷长阑笑容温和,微微地垂了眼,仿佛没有接收到女孩儿有些控诉的视线。

    有道凌厉而挑剔的目光在他身上刮了一遭。

    殷长阑恍如不觉,轻轻推了容晚初的肩,温声道:“时候不早了,容将军等一等或许还要回府。我们先用膳罢。”

    容晚初就顺从地被他拥进了门。

    两个男人默契地没有对视,跟在了女孩儿的身后。

    时候耽搁得太久,桌上不宜回锅的膳食都换了新的,宫人内侍流水般地上了菜品。

    殷长阑神情自若地在容晚初的手边落了座。

    容婴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转了一圈,皇帝微微地侧过头去,小声同女孩儿说了句什么话,女孩儿也歪了歪头,神态十分的默契。

    他又在周遭侍立的宫人侍女面上扫了一圈,人人都面色如常,谁也没有觉得这一幕有什么不对。

    容婴眉梢微挑,什么也没有说,就坐在了容晚初的斜对面。

    前头由容晚初新选进凤池宫来的两个女官也立在一旁,廉尚宫对着二人微微地点了点头,两人就稍稍向前靠了一步,准备服侍容婴进膳。

    虽说容婴是客,但他与殷长阑君臣有分,这样的安排也称得上合宜。

    阿敏却微微地笑了笑,抢先小步趋了上来。

    她面上仍旧含/着笑,但眼神却有些深冷,在两名侍女身上剐了一圈,迫得两个人低下头去,重新退到了一旁。

    容婴注意力都在对面,没有留意侍女之间的波澜,阿敏侧身立在他身畔,执着圆匙替他先盛了一盏汤,递过来的时候,容婴就随手接在了手里。

    阿讷单独端了只茶壶进门来,托盘刚停在容晚初的身侧,殷长阑就已经探过手来,抢先一步提走了壶,放在自己的手边,道:“吃饭,不准泡茶。”

    晚初胃口不好的时候,偏喜欢用茶水泡米饭,贪爱这一口爽滑,怎么说伤胃都不肯听。

    如此看来这个皇帝,倒也不算全是糟糕。

    容婴微微地笑了笑。

    圆桌对面的女孩儿高高地撅起了嘴,像是能挂上一只油瓶。

    殷长阑不为所动地由她看着,目光投过桌面来,道:“今日不是赐膳,只是家宴,容将军,你随意些。”

    容婴手还端着那只汤盏,闻言就随意地举了举,道:“臣失礼。”

    “噗!——咳咳。”

    他以汤代酒,仰头一口气饮了这一盏,还没有吞下去,就忍不住剧烈地咳了起来,犹记得扭过头去,一口汤水全喷在了地上。

    容晚初吓了一跳。

    她顾不上同殷长阑生气,就站起身绕了过来,问道:“哥哥怎么了?”

    侍奉在一旁的阿敏手脚更,在容婴的背上轻轻地敲打起来。

    “没事,没事。”

    容婴在世人面前一向丰神秀逸,翩翩玉树一般的郎君,少有这样狼狈的时候,一面抬手格开了阿敏的手,自己略微直起了腰,接过侍女递来的帕子擦拭着。

    他面上因为呛咳而显出红来,容晚初心里又有些担忧,又有些忍不住地想笑。

    容婴缓了一口气,问道:“晚初,你如今已经这样嗜甜了吗?”

    容晚初面上的笑意就凝住了。

    一旁的宫人端了清茶水和漱盂上前来,容婴漱了口,往椅子上靠了靠身子,不由得有些头痛,劝道:“你又爱泡饭吃,甜水泡饭是个什么味儿?”

    他一面说着,一面又端起茶盏来漱了一遍口。

    容晚初想起前头自己亲口/交代的事,不由得满面都是窘迫。

    都是殷长阑的错。

    原本要作弄他的,谁想到他不声不响地带了哥哥回来?

    如今这要她怎么说——难道要照实说,是她生了皇帝的气,拿这个来惩罚他?

    殷长阑是君王,是容婴的君王!

    她就是不怕自己在哥哥面前丢了脸,殷长阑被折损的脸面却怎么添补?

    她尴尬地张了张口,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桌边的殷长阑早在容婴说出“嗜甜”的时候,就不动声色地端起手边的汤盏啜了一口。

    菜品有许多重新做过,但汤都是久吊出来,回锅热上一回就能端上来,因此还是最初准备好了的。

    浓郁的蜜甜化在汤水里,刚入口那味道说不出的妙。

    难怪容婴猝不及防地喝了一口,会不顾形象地呛了出来。

    殷长阑微微翘/起了嘴角。

    容晚初还立在容婴身边,他看见女孩儿手指头扭在一处,把帕子都绞成了麻花。

    殷长阑在她开口之前,抢先笑道:“容将军误会了,是朕今日想吃些甜,倒教他们上错了。”

    一面吩咐道:“还不换了来。”

    一面亲自离了桌,绕到容晚初的身边去,在女孩儿肩上轻柔地拍了拍,叫了声“李盈”,道:“传个太医来。”

    容婴缓过了神,道:“陛下恩仁,臣无大碍,远不至如此。”

    殷长阑坚持道:“教太医看一看,贵妃也放心些。”

    容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面颊通红的容晚初,反而生出歉疚来,柔声道:“我没有事。”

    “好了,好了。”殷长阑温声打着圆场,道:“不过是桩小事,谁没有个不经心的时候。”

    在容晚初的颈后轻轻捏了捏,道:“吃饭。”

    容晚初脸颊红扑扑的,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眼巴巴地看了容婴一眼。

    容婴不知道里头的缘故,只当当真是个意外,一面腹诽着皇帝口味特异,一面对着妹子露出个安抚的笑容来。

    容晚初见他恢复了如常的模样,就顺从地被殷长阑拥着回到了座位上。

    宫人在阿讷的示意下,手脚利落地换走了桌上所有的汤瓮,不多时换上了新的来。

    这一回没有再出什么意外,三个人总算是顺顺当当地用了膳。

    容晚初全程没有抬头,就埋着头拨/弄着碗里的米粒。

    容婴看着殷长阑轻声细语地哄着她说话,又亲自一筷子、一筷子地挟着她平日里爱吃的东西,在小碟子里堆成了山,不由得微微有些牙痛。

    难怪他走了短短的时间,他家的晚初就被哄到了手里。

    他眼不见心不烦地提出告退来,神色十分的暄和:“柳州之事,臣还有些别的事要禀报陛下。”

    殷长阑沉静地看了他一眼,正要开口说话,容晚初沉默了一顿饭,这时把两个人看了一圈,终于慢吞吞地道:“外头都宵禁了,宫里也下了钥,这时候出宫多有不便,恰好陛下又有闲暇,不妨你们只管去谈正事,哥哥晚上就在宫里休息一晚。”

    一句话把两个人都赶了出去。

    容婴沉默了一瞬,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接地撵了皇帝出门。

    他目光微拂。

    殷长阑神色如常,并没有为容晚初的话而生出不悦来。

    甚至连意外也没有。

    容婴微微顿了顿,在心里把关于两个人关系的认知又重新填补了一回。

    容晚初说话的时候,手里还抱着茶杯,微微地低着头,殷长阑含/着笑意的目光在她头顶上打转,她也只当作毫无所觉。

    像只小乌龟似的,一不小心被戳翻了个跟斗,好不容易翻回身来,就缩进了壳里,好像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得到了一样。

    殷长阑嘴角高高地扬着,他站起身来,道:“也好,就依贵妃的安排。”

    声音十分的温煦。

    容晚初的脸又红了起来,起身送两人出门的时候,步子也迈得小小的,吊在容婴的身后,距离前头的殷长阑差着四、五个身位。

    容婴误解了她的退避,看着殷长阑的视线又重新不善了起来。

    容晚初跟在最后,并没有注意到容婴的神色,殷长阑虽然感受到背上如芒的视线,却只是微微地笑了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在台阶下抚了抚容晚初的发鬟,温声道:“回去吧,夜里早些休息。”

    容晚初这一晚在他面前心里就没有太平过,小声地道:“你也是。”

    她脸颊透着粉,在檐下宫灯柔暖的光晕里,显出格外的可口来。

    可惜容婴就在身后虎视眈眈地看着。

    殷长阑有些遗憾地徐徐出了口气,催促道:“回去,外头冷。”

    君臣两人又如来时一样,一前一后地分别上了车。

    容晚初目送着辇车辘辘地驶进了夜色里,才抬手握住了仍旧烧红滚烫的脸颊,被宫人拥簇着返身进了宫门。

    -

    宁静而温柔的光线里,有人从佛龛前的蒲团上站起了身。

    她起身的时候微微有些踉跄,在门外服侍着的宫人就轻手轻脚地迈进了屋,扶着她走到一旁的矮榻上,替她撩起了垂落的裙摆。

    衣的布料柔软细腻,膝盖的位置缚着两片垫布,侍女手底下放得轻柔,替她按着小/腿,将绑带解了下来。

    隔着厚实暄软的垫布,膝下白/皙的皮肤依旧硌出了一大/片红,侍女不由得有些心痛地道:“娘娘,太医都说您不能日日都跪这样久。”

    “不过跪七日的经,并不碍事。”

    霜雪般皎洁清冷的面容上微微染了沉郁,声音也低低的,霍皎轻声道:“毕竟就要过年了。”

    侍女小声道:“娘娘明明这样诚心诚意地祈福,却不叫陛下知道也就算了,哪怕给贵妃娘娘漏一点风声,也好过这样一声不吭的……”

    “我跪经祈福,为的是我的心,又不是为了要谁见我的好。”霍皎微微撩起眼睫,警示式地看了侍女一眼,道:“倘若本宫听见外头有人混说,我这里也容不得人。”

    她虽然脾性清冷,但并不是苛刻的性子,更少有这样严厉的言辞,侍女被她警诫了,也轻易不敢造次,就温驯地应了声“是”。

    霍皎眼睫重新密密地垂了下去。

    侍女知道娘娘总有些不言不语的心事,并不打扰她,就不轻不重地捏/揉着她的小/腿,替她放松直直绷了这大半天的筋骨。

    佛堂里半晌都没有响动,那侍女替霍皎揉完了腿,见她重新站起身来,又到佛龛边上拈起了香,不由得道:“娘娘。”

    她道:“娘娘,您今日真的不能再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