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60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引自明代刘若愚《酌志》。

    第50章 惜芳菲(3)

    一室温暖,容晚初陷在睡梦之, 面颊上晕色浅浅, 说不出的安然和娇俏。

    像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她拢着身上鹤氅的手又无意识地收了收,呢喃着叫了一声“七哥呀”。

    声音又轻又软,全然是小女孩儿娇憨的语气。

    殷长阑俯下/身去, 将头低低地埋在了她的颈侧。

    血液在血管里欢跳动的声音, 少女蓬勃而鲜活的生命, 此时此刻就在他怀。

    他缓缓地、深深地呼吸。

    这一片突如其来的温热并没有打扰到容晚初的好眠, 小姑娘甚至将一张小/脸向着这一侧歪了过来, 柔/腻的肌肤就若有若无地贴在了男人微微粗砺的侧脸上。

    殷长阑身子微僵,肘弯支在她身侧撑起了身, 目光沉沉地凝视着她。

    除却眼尾一抹薄红,任谁也无法在他身上看到片刻之前的脆弱和狼狈。

    小姑娘没有被他之前的唐突搅扰, 这一刻反而因为他的离去皱起了眉, 困扰地兀自摇了摇头, 横在腹前的手抬了起来,只抓到了一团空气, 又徒劳地垂落在了枕边。

    殷长阑垂着眸子, 将那只无处安放的小手握在了掌心。

    满腔无处宣泄的情意在他胸臆间激荡。

    他微微侧过脸去, 在掌心的柔软指尖上落下细密的轻吻,动作极尽温柔和珍惜。

    男儿一生两行泪,一行为苍生,一行独为他的美人。

    长睫密密地覆在睑下, 遮蔽了殷长阑眼的神色。

    温热唇/瓣贴在肌肤上,太过妙的触感让睡梦的女孩儿缩了缩指尖,终于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

    她羽睫浅浅扑朔了两下,犹然未曾醒过神来,失焦的视线落在上方的男人面上,过了片刻,才试探似地,呢喃着念了一句:“七哥?”

    “嗯。”殷长阑在她睁开眼的那一瞬就感受到了,目光重新移到了她的面上。

    容晚初没有全醒,神色困顿又迷茫,像是一只刚破壳的小动物,急于寻找自己最信赖的人。

    殷长阑眼眸深深的,静静地注视着身下的女孩儿,忽然微微勾起了唇角,倾下/身来,灼烫的鼻息在她面上一拂而过,停在了她光洁的额间。

    一呼吸的时间里,有一点柔软而温热的触感贴在了她的眉心。

    容晚初欲醒未醒,嘴角连她自己也不曾意识到地,高高地扬了起来。

    在殷长阑抬起身来再看她的反应的时候,女孩儿已经再度闭上了眼,一张娇颜上都是满足而欢喜的神情,手臂也挽上了他的臂,呼吸很地重新匀和起来。

    没良心的小姑娘。

    就在他以为自己再也难以压抑得住,又怕自己太孟浪,唐突了她、伤了她的时候,她却当做是个梦似的,没心没肺地又睡着了。

    也不想想他是为了谁?

    殷长阑这一刻心里说不出的柔软。

    这柔软很就变成了一抹苦笑。

    心心念念放在心头上这么多年的小姑娘,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躺在自己的身下。

    上辈子相处的时候,他知道小姑娘并不是“她自己”,再加上连年征伐,有什么精力,也都在生死沙场上宣泄/出去了。

    可是这一辈子……

    这个傻傻的小姑娘,看着他的目光一天比一天更热烈,偏偏十八、九岁的少年郎君,一腔用不完的精力,随时都可能烧成一片燎原之火。

    他咬着牙,撑着身子的手肘用力,就要直起身来,然而手臂还没有缩到一半,就被挂在他臂上的、纤细的手腕阻住了。

    睡梦里的小姑娘没有使力,只松松地搭在他臂间,轻/盈得像一片羽毛,殷长阑手臂上鼓着的、方向与她相悖的力道,却就这样泄去了。

    他就着这样一个怪异而别扭的姿势坐了良久,慢慢地将身下激荡的血气平息了下去。

    落地罩的珠帘外头有脚步声近了又远,放得极轻,但殷长阑正是耳目极敏锐的时候,细微的小小响动也一点不差地落进他耳朵里。

    他微微闭了闭眼。

    女孩儿挽在他臂弯的手臂随着时间和好眠,已经自然地垂回了身边,殷长阑直起了腰,就站起身往外来。

    侍奉在帘外的阿讷刚想上前来替他打帘子,就看到殷长阑已经握着帘珠,稍稍倾着身子出了门。

    恢复垂落的珠帘只有极轻微的晃动,没有一点珠玉相击而发出的声音。

    “炭盆再烧热些,攒盒里换些果子,不要切。”殷长阑声音低哑,简洁地吩咐道:“预备一壶热水,灶上火不要断。”

    阿讷同样声音低低地屈膝应“是”。

    殷长阑点了点头,又道:“无事就不必进来服侍了。”

    阿讷不由得看了他一眼,微微抿起了唇。

    殷长阑没有关注她的反应,交代过了话,就转回内室去。

    隔着无声摇曳的珠帘,在侍女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高大的身躯俯下去,将少女密密地笼罩在了自己的形影之。

    侍女蹑手蹑脚地退出了门。

    容晚初醒转的时候,窗外的日光正穿透稀薄的云层,隔着琉璃窗洒进屋里来。

    她躺在那里,朦朦胧胧地出了一回神,依稀记得睡梦曾有个人将她抱在怀里,仿佛她就是他最珍重的宝物。

    是她的……幻觉吗。

    蜜合色的锦褥上,捻金提花的纹样反射着斑驳的浮光,她不由自主地眯了眯眼。

    忽然有一片阴影支了起来,遮住了那点碎光映照的影子,让她的眼睛重新回到微微的昏暗里。

    身边有温热倾过来,轻抚落在她颊上,男人的声音低哑温柔:“这回醒了?”

    “呀。”

    她沉在自己的思绪里,忽然听到外界的声音,不由得有些浅浅的惊讶。

    男人低低地笑了起来。

    容晚初蒙昧的睡意被他的声音驱走了,就着躺在枕上的姿势仰起头来,对上一双冬星似的,含/着笑意的沉邃眼眸。

    “七哥?”她犹然有些不相信似的,喃喃地叫了一声:“你怎么在这儿……我睡了多久呀……”

    “没有多久。”殷长阑又捏了捏她的脸,温声道:“起来醒醒神,免得晚上吃不下饭。”

    容晚初被他捏了脸,颊上红扑扑的,拥着身上的遮盖坐起了身。

    她睡的时候身上只套了件他的衣裳,这时候衣裳还挂在她手臂上,身上却又搭了一件薄薄的锦被,随着她的动作滑落下去。

    殷长阑就坐在她的身侧。

    他随意地支着一条长/腿,搭过膝上的手握着那本她睡前在翻看的游记,微微侧着身子,垂眸逗弄着她,像一头饱腹之后懒洋洋晒着太阳的猛兽。

    容晚初目光在他身上流连着,忽而生出些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羞涩来,胡乱地道:“七、七哥怎么在这里陪着我……”

    话说出口的时候,竟然还有些结巴。

    殷长阑微微地笑了笑,道:“今天忽然有人到我跟前来哭诉,我才知道我的贵妃娘娘大发神威。为了维护娘娘的威严,我也只好闭门谢客了!”

    他抬起手来,轻易地遮住了女孩儿含/着水意瞪过来的眼,柔声笑道:“阿晚替我平了件大/麻烦,你说我要怎么谢你?”

    容晚初嘴角高高地撅了起来,道:“不过是因为她们争闹起来,与其教她们大过年里这样没着没落的,还不如早些送回家里去,既圆了天伦之情,也免得再生出什么事端来,又同我有什么相干?”

    前头还有些磕磕绊绊的,到后来越说越是顺畅,简直仿佛从最初就是这样的考量,浑然天成的逻辑一般。

    殷长阑低低地笑出声来。

    他柔声道:“阿晚说的没错,就是这样的道理。”

    赞扬起来也下足了力气,毫不吝惜地道:“世间再没有比阿晚更纯善温柔,更能体贴我心的人了。”

    他说得这样光明磊落,几乎让容晚初怀疑起自己来。

    她一时间有些困惑。

    难道她真的有这么善意无私?

    她不由得讷讷地道:“袁氏和许氏,还有几个人,前头对翁氏生了恶意,寒冬腊月里却布了局陷她落水。这样恶毒的心思,于我是不能容的。纵然遣了她们回家去,我也必定要明旨申斥……她们以为回了家万事大吉,可是却未必能就如想的那样……”

    殷长阑温声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去做。”

    容晚初沉默了片刻,道:“其实忍冬已经查明了当日的情形,只是她们那时行/事都在言辞之间,少有实证……”

    她说了半晌,到底喟出一口气来,神态有些怅然,垂睫盯着殷长阑衣袖上的花纹,轻声道:“我只是不想单留她们几个人在宫里,脏了我的地。”

    殷长阑不由得有些后悔。

    原本不过是调侃,没想到她心里压着结,反而招了她的心。

    也幸好教他误打误撞,不然更不知道这小姑娘夜里要辗转几宿。

    容晚初眼睫低垂,就看见视野里那只纹着黼黻章纹的衣袖忽然扬了起来,男人温热的手掌落在她颈后,温柔地捏了捏,道:“放心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

    他含/着笑意道:“家的儿女都约束不好,何谈治国平天下?”

    容晚初轻轻应了一声,神色到底有些怏怏的,道:“到底对不住明珠,我不曾替她主持了公道。”

    殷长阑微微眉梢微微地动了动。

    又是翁氏。

    说曹操,曹操就到。

    侍女的声音在帘外响起来,带着些小心翼翼的,唯恐打扰了房人的谨慎,道:“翁姑娘求见娘娘。”

    殷长阑放开了手,向后靠在了迎枕里,道:“去罢。”

    他语气有些懒散,容晚初不由得看了他一眼,微微抿起了唇,道:“我去一去就回来。”

    殷长阑轻轻地哼笑了一声,声音太过轻微,以至于难以分辨这一声里的情绪。

    翁明珠在前头的小偏厅里坐立不安地等待着。

    容晚初从回廊角里露出身形来,她就从椅子上站起了身,三步并作两步地迎了出去,挽住了容晚初的手臂。

    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里红通通的一片,像只兔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