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69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少卿捏着鼻子转过了身,通纳尔脸上的笑容更盛,举步跟上去之前,仿若无意地回头遥遥看了一眼。

    “还不来!”鸿胪寺少卿发现身后没有脚步声,停下来转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通纳尔笑着做了个揖,道:“就来。”

    将身后巍峨的广场和人群都抛在了身后。

    -

    困着狻猊的黄金笼被推上了广场。

    那笼子高有丈许,笼身上蒙着一层毡毯,被安置在广场央的时候,周边的众人都听得到里面传来一声低低的兽吼。

    笼顶的纽结上铸着一只狰狞的狼首,根根/毛发分明地耸张,一双眼向天睨视,露出寒光闪烁的齿牙。

    “狼神腾格里会保佑我们。”跟在兽笼旁边的除了几名西番力士之外,还有一名身材高大壮硕、蜜肤虬髯的男子,湛蓝色的瞳仁让引路的内侍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他操着一口生涩而蹩脚的大齐语,在说完了这一句之后,又叽里咕噜地说了长长的一串番话。鸿胪寺的狄鞮跟在他身后,将他的话解释出来:“希望齐国的天子可以答应乌古斯汗王的一个要求。”

    容晚初就站在殷长阑的身边,听到男人似乎微微地笑了一声。

    笑声里不全是愉悦的情绪,容晚初有些疑惑地仰头去看他,身边却忽然有个内侍捏着嗓子低声道:“娘娘,奴婢听说这番人还带了个公主前来,一定是居心叵测。”

    容晚初微微侧首。

    她鼻端微微萦上了一点微妙的刺鼻气味,不由得皱了皱眉,待要探寻源头时却又没有头绪,一时又隐匿不见了。

    蔡福穿着件官样的靛色圆领袍,不知何时站到了她身后来,举止微微有些局促,对上她的视线,面上就堆满了笑意。

    容晚初道:“你倒是什么都知道。”

    蔡福“嘿嘿”地笑了起来,道:“奴婢不过是一片忠心,不敢欺瞒贵妃娘娘罢了。”

    她就又看了他一眼,问道:“李盈呢?”

    蔡福赔笑道:“盈公公有事,交代奴婢在这里服侍着圣人和娘娘。”

    蔡福是李盈的干儿子,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

    李盈是从内侍省下三品粗使太监走了大运被简拔上来的,在宫里一向没有什么党羽,殷长阑又用着他顺手,也不介意他在限度范围内稍稍地培植些自己的亲信,因此蔡福在九宸宫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容晚初不会轻易地折了李盈的面子,就微微地点了点头。

    蔡福低眉顺眼地站在容晚初的身后,片刻又往另一侧走了走,就站在了殷长阑的后头。

    容晚初和蔡福一应一答的工夫,殷长阑已经对场的西番正使道:“朕受汝等朝拜,不是为了同汝等做交易。”

    他语气并不重,但拒绝的态度却十分坚定,西番正使听不懂他的话,被他温和不改的神色所惑,面上原本露出些笑意,却在听了狄鞮的解释后重新沉了下来。

    狄鞮与西番使团接触了这些时日,知道这位汗王嫡次子,乌古斯都宁性格十分的暴烈,在翻译的时候已经足够润色宛转,却见他依旧变了脸色,不由得微微噤声。

    乌古斯都宁却没有继续说什么。

    西番力士在安置好了那巨大的兽笼之后,就开始动手拆除笼子上的苫毡。

    金光闪闪的笼栅一点一点露在众人面前,笼子里一头雪白的狻猊兽随着苫毡的剥离而不安地喷了个响鼻。

    白色的美丽猛兽在此刻竟没有吸引全部的视线——许多人都不由得注意到,这座巨大的兽笼竟然是通体都以黄金打造而成。

    站在场边的一名大齐官员当即前趋一步,向着殷长阑的方向行了个礼,转头问道:“黄金质软,汝等以金为笼,安能制得住这狻猊?”

    那人穿着绯袍,在皇帝没有开口的时候这样主动地站出来说话,容晚初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殷长阑注意到她的视线,含笑偏过头来,附在她耳畔低声道:“那就是御史翁博诚。”

    这一次他没有刻意地向她耳吹气,但男人灼烫的呼吸依旧在这样贴近的距离里,毫无保留地扑在她耳轮之间。

    容晚初的耳廓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不安地颤了颤,低声道:“我知道了。”

    殷长阑眼带笑意,将握着她的掌又拢得紧了紧。泰然自若地重新抬起了头。

    场的乌古斯都宁将手臂搭在了笼边,那头在笼子里来回走动的白狻猊就像是得到了某种召唤,硕大的身躯凑到都宁的身边,把头顶在那里,隔着栅条蹭了蹭他的臂。

    狄鞮尽职尽责地将翁博诚的质疑翻译给了他。

    乌古斯都宁笑了起来,他指着金笼顶端那只狰狞的狼首,高声道:“腾格里会让所有的猛兽乖顺得像家里养的猎犬!”

    他说的还是番话,场周的人并不能听懂,但几名西番力士闻言却与有荣焉地挺直了胸膛。

    狄鞮将他的话翻译出来,殷长阑微微地笑了笑。

    他没有多说。

    鸿胪寺的官员示意场可以开始了。

    容晚初原本还有些提着心,但那头狻猊在乌古斯都宁的身边,确实温顺听话得就像一只饲宠——虽然体型太过巨大,在仆下/身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响,肩胛和躯干的肌肉高高地隆/起,向所有人昭示着这并不是一只真正的家犬,而是上古异闻之“以虎豹为食”的猛兽。

    狻猊在都宁的指挥下仰头长长地嗥了一声,声音十分的雄浑,落在人耳颇有些心惊肉跳的味道,有些宫人并没有见过猛兽,身子又不大强/健,在这吼叫声里脸色都微微地发白。

    殷长阑抬起手来虚虚地扣住了容晚初的双耳。

    声音被手掌过滤,再落进耳就温柔了许多。容晚初抿起唇微微地笑了起来,侧脸在他掌心里蹭了蹭。

    男人顺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手就滑下去搭在了她的肩头。

    容晚初不与他一般计较,记起霍皎病体初愈,不由得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宫的贵主们是以殷长阑和郑太后为心,雁翅向两边排开,贤妃甄漪澜侍奉在郑太后的右手边,容晚初被殷长阑带在身边,在她更左侧的就是撷芳宫的人。

    日光明亮而温暖,霍皎的面色却依旧显出几分隐隐的苍白,她并没有看着场的西番人和雪狻猊,目光遥遥地落在不知名的方向。

    容晚初顺着她的视线扫了一圈,熟悉的身影就跳进眼睛里。

    女孩儿不由得微微地叹了口气。

    容婴身上还挂着平南先锋的军职,这时候也没有规规矩矩地跟在朝官的队列里,而是同数名龙禁卫佐领站在一处,沿着广场周围立起的栅栏巡视。

    有个龙禁卫笑着同他说话,也被他含/着笑意在肩上不轻不重地怼了一拳,收手时那龙禁卫自己也没有看清,只觉得腕上一痛一麻,手的长/枪就不知怎么的脱了手。

    容婴握着枪杆,眉梢微微一挑。

    第57章 贺圣朝(4)

    容婴握着枪杆,眉梢微微一挑。

    那龙禁卫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刻失了武器, 面上微微显出些茫然来。

    容婴将那柄长/枪晃了一晃, 重新推了回去,道:“打起精神来,今日谁也不准轻忽。”

    那龙禁卫也没有想到容婴有这样的身手, 不由得微微色变, 低头应道:“是。”

    容婴转头望向场, 心不知为何总有种挥之不去的凝重之感。

    乌古斯都宁已经把雪狻猊在笼子里指挥得团团转, 甚至命令它勾着笼栅直立起来向上攀爬——金质的笼子承受这样沉重的负担, 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嘎声,栅格本身也出现了微微的扭曲。

    但那狻猊也只是温驯地依偎在笼子上, 即使有偶尔的响鼻和摇头,也在都宁的指令和安抚下很镇静下来。

    这一点无疑让场周的人都松了口气, 认同了西番正使对狻猊的控制力, 以及这头本该是“猛兽”的狻猊异常通灵和温顺的事实。

    有人机灵地跪在地上, 高呼道:“圣天子在朝,才有神兽降世, 瑞泽天下, 不加之以刀兵。”

    有人带头, 就有许多人跟在后面,大声地赞颂着皇帝的“仁政”和“慈悯”。

    容晚初看着殷长阑的时候,素来只觉得天下无人能及他的好,这时听着这样的话, 也不由得微微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亏他们说得出口。

    新皇帝登基还只有半年,从“升平皇帝殷长阑”变成“大齐太/祖、归鸾皇帝、天赐皇帝殷长阑”,甚至不足两个月的工夫。

    升平在位的时候种种举措,说到底不过是容玄明、甄恪、乃至太后郑幼然的傀儡罢了。

    竟连她也不知道这是从何而来的仁德声名。

    她挑起嘴角来,殷长阑眼角一瞥,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

    他没有来得及说话,场的乌古斯都宁已经高声道:“皇帝陛下,请您允许我将我的伙伴带出金笼,敬献在您的面前。”

    他这句用的又是大齐语了,声调还是歪歪扭扭的,听起来十分的怪异,但不影响众人听得明白。

    殷长阑眉眼微敛,颔首道:“准。”

    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容晚初微微回过头去,看到蔡福仿佛也有些好似的,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几步。

    李盈去了哪里,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

    这念头在容晚初心头一掠而过,广场上猛然爆起一声呼喝,打断了她的思绪,把她的心思重新拉回到场。

    那头雪白的狻猊昂着头从黄金兽笼步出。

    它走出来的时候,四周的龙禁卫都紧紧地绷直了身体,唯恐它会暴起发难——无论它之前的表现再如何乖巧通达人性,狻猊依旧毫无疑问地是一种捕食虎豹的善战猛兽。

    这头狻猊姿态雄健,鬃毛和皮子都是一色的纯白,在日光的照耀下泛着美丽的流彩,一条细而长的尾巴垂在身后,随着脚步微微地拂动,站在大青石铺地、汉白玉为栏的大广场上,背后是巍峨殿堂、金桥碧水、晴光无垠,仿佛当真是上古龙神的爱子降临,巡游于土山河之上。

    乌古斯都宁退到了丈许远的地方,用西番语对它下了一串新的命令,雪色的狻猊就顺从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屈下两条前腿,对着他跪了下来,将一颗硕大的头颅伏在了地上,连肌肉贲张的肩骨都塌了下来。

    都宁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两侧的大齐百官之,一时有不少人脸色都有些不好。

    西番使节进上狻猊的时候,说的是“向原的天子进献象征祥瑞的神兽”。

    到这个时候,原王朝的神兽却像一只狗一样对着西番的王子摇尾乞怜,先时在笼子里的时候,还能说服自己容忍,这个时候放出了笼,却做出这样更加卑微亲昵的举动……

    鸿胪寺卿沟壑纵横的脸上挂了沉沉的郁色,下意识地想起西番使团里那个通晓大齐化的副使。

    他回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属官,却没有找到想找的那个人,不由得问道:“李少卿去哪里了?”

    三、四个主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了摇头,有个人想起什么,道:“献瑞的时候李少卿和通纳尔副使好像说了几句话,两个人一起离开了。”

    鸿胪寺卿面沉如水。

    在他同属官说话的片刻功夫里,广场上的西番王子乌古斯都宁已经踩着狻猊的肩头,翻身爬上了猛兽的脊背。

    他身材高大,穿着西番贵族的礼袍,襟领、衣袖上油光水滑的皮毛反射着阳光,骑在威风凛凛的狻猊兽身上,不像是朝见君王的使臣,反而像是巡狩疆土的上古圣王。

    鸿胪寺卿冷冷地看着他,面色不豫地道:“去把李少卿找回来,还有那个通纳尔,这个番邦野人,也太过放肆了。”

    乌古斯都宁骑在狻猊兽的脊背上,张开了双臂,用西番语对着殷长阑“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长串话,“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狄鞮在笼门打开的时候就避到了一旁,听见这句话脸都白了,嘴唇嚅动着,半晌也没有敢翻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