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71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前一刻险些被狻猊撕咬的少女,这时候正微微地低着头,看不见面上的神色,只能看到十根细白的手指绞在一处,昭显着主人心的不安。

    她的姿态落在容婴眼里,心生出一种莫可名状的熟悉之感。

    容婴微微皱起了眉。

    这是皇帝的嫔妃,是他“妹婿”的女人,他原本该对这个女孩儿生不出什么好印象。

    但不知为何,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总有些话在他喉间堵着难以说得出来。

    他顿了一顿,没有说话。

    少女的目光如水一般在他身上流过,让他头皮和颈后由上至下地生出一片细碎的酥/麻之感。

    容婴微微调匀的气息在这样的注视里重新乱了一拍,忍不住就要开口,霍皎却先小小地退了一步,向他深深屈了屈膝,宁声道:“多谢容将军出手相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此后日日为将军祈福……”

    “此不过臣分内之事……”

    “——愿他生衔环结草,相报重恩。”

    少女嗓音里难以抑制地带上了颤音,抖碎了原本的宁静,却被容婴突兀而起的声线盖住了。

    她眼睫微颤,唇角微微地挑起一个似笑似哭的弧度,再度行了个礼,就向后退了开去。

    容婴不由自主地蹙起了眉。

    第59章 贺圣朝(6)

    霍皎的后半句声音压得低郁,容婴并没有听清, 心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感觉, 促使他微微滞了一滞。

    但这感觉也只停留了一瞬, 很就有禁卫靠过来,低声道:“将军,贵妃娘娘召见。”

    霍皎已经退到了撷芳宫的宫人内侍们当。

    容婴顾不上前头的心思, 向着她微微地点了点头, 就跟着传信的龙禁卫离开了。

    朱尚宫有些忧虑地扶住了霍皎的手臂, 低声道:“娘娘受惊了!多亏了娘娘吉人天相, 容将军身手敏捷, 相救及时……”

    “姑姑别说这样的话。”霍皎却打断了她的话,轻声道:“容将军是职责所在, 危难关头,行忠勇之事, 不愧是国之忠良。”

    朱尚宫连连地点头, 道:“天幸天幸, 奴婢真是一万个死也不能赎罪……”

    霍皎微微垂下了眼,始觉手足都有些发冷。

    她微微地动了动脚。

    朱尚宫扶着她的臂, 目光往众人聚集的方向转了一圈, 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想来定是那番人贼子包藏祸心,试图行刺陛下,这样的人,真该千刀万剐都不解恨。”

    语气恨恨的。

    朱尚宫一向行/事稳重, 霍皎少见对方有这样情绪化的态度,不免多看了一眼,抬起来的视线余光里就瞥见个身影走过来。

    她轻声道:“如今事态未明,我们不必胡乱地猜测。”

    朱尚宫不过是随口一说,被她提醒了,就闭上了嘴巴,看见向这边靠过来的人,转身屈了屈膝,道:“贤妃娘娘。”

    -

    负伤的皇帝已经被转移回到大殿里,御医小心翼翼地替他清洗、包扎着创口。

    容晚初就坐在他的身边,紧紧地握着男人没有带伤的那一只手。

    那伤口狭长而深的一条,御医拿剪子把伤口周边的布料剪开,碎布还没有来得及同血肉结在一处,被轻轻地揭掉了。

    深紫色的血渍凝固在年轻君王白/皙的皮肤上,有种难以言喻的狰狞。

    杨院正手下不免犹疑了一下,道:“陛下要不要咬一点东西?”

    处理伤口的时候太过痛楚,伤者忍耐容易咬伤自己的舌尖。

    坐在榻边的女孩儿垂着头,殷长阑感觉到掌心交握的那一只小手,在听到杨院正的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捏紧了。

    他不由得勾起唇来,安抚地揉了揉她的指尖,道:“不必。”

    杨院正不大意外。

    从前头天子斩白蛇的那一回,他就知道这位年轻的皇帝与他的父亲、祖父都不尽相同。

    他垂首道:“臣僭越了。”

    就从药童手里接过酒壶来。

    酒液浇上伤口的一瞬间,容晚初就看到男人的额上汗水如雨般成行滚落下来。

    这痛楚并不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却难以自抑地咬紧了牙。

    殷长阑从她手指拢紧的力道里感受到她的心情。

    他发际汗出如浆,却犹有余力地笑了笑,道:“你去替我看看外头的情形?”

    嗓音粗砺得像是混了砂。

    容晚初默了默,低低地道:“我想在这里陪着你……”

    殷长阑有些无奈。

    受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事,疼痛于他甚至早已称不上煎熬。

    但小姑娘软软的一个,只是这样坐在这里,他心就总有种难以宣之于口的微妙卑劣情绪。

    看着她这样替他难过、替他痛苦,身上的痛苦就仿佛十倍百倍地放大,敦促着他在她面前示弱,让她生出更多的怜惜……

    这滋味可真是难熬!

    不舍得说什么重话让她离开,殷长阑就一时有些难言,脊背不由自主地绷紧了。

    杨院正低着头,神色专注地清理着殷长阑的创口,仿佛没有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似的,却忽然笑呵呵地道:“这里头血腥气重,娘娘身子骨有些温弱,倒是出去散一散好些。”

    殷长阑看了杨院正一眼,就含笑看着容晚初,道:“你也听见了。替我出去看看,我也省些精神。”

    容晚初抿了抿唇,总觉得殷长阑和老太医两人仿佛在这一递一答里达成了什么共识。

    但她看着殷长阑这样疗伤,一颗心总是重重地揪着,这时也不再坚持,就又捏了捏他的手掌,站起身来出门去了。

    女孩儿身形亭亭,殷长阑的目光一直追着她的背影转过了屏风,才垂了下来。

    药粉均匀地洒在他的伤口上,短暂的清凉之后,是被烈火灼烧着一般的热痛。殷长阑低下头,一声不发地捏紧了拳。

    杨院正捏着手里的药瓶,微微地笑了起来,道:“贵妃娘娘的身子骨,只怕当真要善加调养一二才好。”

    -

    容婴过来的时候,容晚初正在耳殿里交代事宜。

    龙禁卫的左指挥使于存跪在地上,姿态十分的恭敬。

    手臂上受了伤的靛衣太监像一摊烂泥似的堆在墙角,被卸了下巴,手脚都绑缚着,连声音也不能发出,只有时不时的哼哼声证明那里还有个人存活着。

    容婴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一瞬,对这个太监有三分恍惚的面善。

    房有外人在,他对着容晚初拱了拱手,道:“贵妃娘娘。”

    容晚初面色沉静,向他点了点头,叫了声“哥哥”,并不见外,道:“你且等一等。”

    容婴就垂手站在了一旁。

    容晚初将脸重新转回于存的方向,捡起了被容婴进门而打断的对话:“于将军尽遣人到鸿胪寺的驿馆去,将留在彼处的西番使团人等一概羁押起来,等后头查明事实再行分说。”

    于存应了声是。

    他道:“娘娘,据鸿胪寺卿所言,在正使都宁献瑞之前,还有另一位西番副使负责朝觐事宜,如今那位副使与鸿胪寺少卿一并下落不明,末将唯恐这两人身上另有干碍。”

    容晚初来得迟,并不知道前头这一节,闻言心微凝。

    她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本宫会另向陛下求旨,将军稽查余党,可便宜行/事,使有司从协助。”

    于存叩首道:“末将谨领慈谕。”

    容晚初微微颔首。

    廉姑姑步履匆匆地转进门来。

    容晚初看见她,就问道:“可找到了李盈了没有?”

    廉姑姑摇了摇头。

    容晚初面色微黯。

    她柔声道:“姑姑辛苦了。”

    廉尚宫面上都是愧色,低声道:“奴婢无能,未能为娘娘分忧。”

    她道:“奴婢再使人去找一找。”

    她重新出了门,于存见容晚初没有旁的吩咐,就拱手道:“娘娘倘若另有交代,使个人来传唤末将一句就是。”

    跟着退了出去。

    屋子里静了下来,容晚初看着立在窗下的容婴,微不可查地舒了一口气,道:“哥哥。”

    容婴时时关注着她,见她到这个时候依然挺直着肩脊,像株被疾风吹掠的幼竹似的,分明受着苦也不知道疲惫,不由得有些痛心,道:“怎么就教你出来处置这些事。”

    容晚初道:“我不过是略管一管。”

    她没有在这件事上同容婴纠结,只沉吟一霎,道:“哥哥,如今有件事我只能靠你。”

    容婴道:“什么事?”

    他看着容晚初的肃穆神色,心若有所感,也微微地生出凛冽之意来,不自觉地咬紧了槽牙,听见女孩儿停了一停,低声道:“我要封锁京城,五城兵马司的印信在容玄渡手里,他绝不会轻易让我如愿。”

    容婴听见“容玄渡”这个名字,眼就显出森森的杀意来。

    容晚初见到他这副神情,心一窒,跟着生出绵绵不绝的闷痛。

    她温声道:“哥哥!”

    她不欲多提容玄渡,就转而说起正事来,道:“倘若西番人早有预谋,使团剩下的人就未必会乖乖留在驿馆里。朝典已经过了这些时候,如今再封城门,也不过是亡羊补牢罢了。”

    容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

    面上收敛了那一刹的杀机,神态只显出十分的果决。

    容晚初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道:“哥哥,万事都不要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