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78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自己卑微地跪在殷长阑面前的样子、说的那些低三下四的话,她都一一地听见了吗?

    甄漪澜奋力地扭过头去。

    一旁的侍女素娥却扶住了她的肩,手势轻柔又不容抗拒地带着她转下了石阶,曲廊飞翘的檐角挡住了视线,只有男人低沉的声音模模糊糊地飘出一两声:“……谣言……手这样冷……暖炉……”

    容晚初被李盈急匆匆地从宁寿宫请了回来,就被殷长阑安置在了西侧殿的立屏后头,听着甄漪澜说了这半晌的话。

    有些事猜测是一回事,听见有个人以另一种口吻重新述说一遍,又是另外一种心态。

    容晚初听得入了神,连手炉失了火气都没有留意。

    殷长阑把她的手扣在掌心里捂了捂,道:“一点也不肯经心。”

    容晚初有些赧然地争辩道:“屋子里热。”

    她心思还在甄漪澜说的话上,就微微地皱着眉,仰头看着殷长阑。

    她神色间全是担忧和关切,目光澄明,一双杏子似的大眼睛里水光柔柔的,让殷长阑只是看着,心里就不由得跳了起来。

    口舌都有些微微的干燥。

    他舔/了舔嘴角,不由得稍稍地认同了女孩儿刚才说“屋子里热”的话,仿佛口角都失去了水分,而仰着头看着他的小姑娘,唇/瓣像是春日里的花儿似的,糯粉色的一截舌尖若隐若现,又像是在花蕊里藏了一口甘甜的井泉,引诱着饥渴的行人溺毙其。

    殷长阑难以克制地垂下头去。

    火热的鼻息扑满了容晚初的脸颊,男人霸道的唇/舌侵占了她的感官,女孩儿微微有些无措地睁大了眼,温热宽厚的手掌就抚上了她的后颈。

    男人的力道温柔,扶在颈后酥/麻麻的,让她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

    白日的天光透过薄薄的眼睑,瞳珠和羽睫都不安地颤抖着,托着后颈的手微微地用了力气,搭在腰间的手臂也越扣越紧,男人像是不满足于这一刻的唇齿相偎,而想要把怀的小姑娘揉进自己的骨血里去。

    容晚初喉间发出破碎的低吟,还没有泄进空气里,就被男人吞咽下去。

    她在迷迷糊糊的失神之间记起挂在心头的事,忍不住扶着他的肩,低声道:“你的伤……”

    回应她的是更加凶厉的掠夺,鼻腔的空气都渐渐稀薄下去,夺走她气息的男人似乎终于发了慈悲,稍稍地向后退开了一点,鼻尖抵上了她的鼻,她听见他似乎低柔地笑了一声。

    容晚初顾不上说话,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息。

    第67章 红窗影(2)

    女孩儿面色透红,眼眸水润, 唇上的嫣红色泽盈盈欲滴。

    撩起睫自以为凌厉地瞪过来的一眼, 也像只被惹恼了张牙舞爪的小奶猫儿似的, 十足的柔软可爱。

    殷长阑低低地一笑,连肩后伤口里隐隐的撕痛都淡去了。

    他又啄了啄她的唇角,鼻尖在女孩儿鼻翼上亲昵地磨蹭着, 心甘情愿地哄她:“是我孟浪了, 阿晚原谅我, 嗯?”

    胸腔原本像要破壁而出一样剧烈的心跳慢慢地平息了, 容晚初气得扬手在他肩上捶了一拳, 又顾忌他背上的创口,落下去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敛尽了力气。

    轻飘飘的, 让殷长阑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嗓音犹然带哑,这样咫尺的距离里, 像片羽毛似的在容晚初耳心上搔着。

    女孩儿好不容易褪去了颜色的耳根又烧了起来。

    殷长阑目光微动。

    再这样下去, 小姑娘就要生出恼了。

    他舔/了舔唇, 虽然还没有餍足,到底克制住了心里的念头, 侧头在她琼鼻上浅浅地吻了吻, 就挺直了腰, 将人揽在怀里,徐徐往门外去。

    容晚初这时才想起殿还有其他服侍的宫人,一时有些心虚地捏了捏殷长阑的手臂。

    “没有人在。”殷长阑忍不住笑道:“早就出去了,你身边的人都乖觉得很。”

    ——还不是一样的丢脸!

    容晚初气不过地又捏了一把。

    殷长阑有意要引她开心, 只管拿话来逗她,看着小姑娘又是气又是笑,眉目盈盈的,都是鲜亮又生机勃勃的神色。

    他不由得微微地笑了起来。

    到进了暖坞的门,容晚初到底把前头的事又记了起来,问他道:“事情真如甄氏所说的那样么?”

    “也不尽然。”殷长阑并不隐瞒她,就将自己手的信息也一一地与她说了说,又道:“当还有许多事没有实证,还要细细地查,还有那个逃走的乌古斯通纳尔,甄氏言辞之并没有提到这个人,恐怕她也并不知道甄闵夷外面的安排。”

    容晚初点了点头。

    殷长阑垂着睫,又道:“何况甄氏断尾求存,说出来的话自然都是捡着好听的说,几分真假尚且还不能定。”

    他压了压眉,鼻腔发出微微的一声浊音,道:“就是她身边那个侍女的死,究竟是甄闵夷一人所为,还是她和甄闵夷的默契——也说不准。”

    容晚初因为上辈子阿讷的死,潜意识里将玛瑙这件事压得深深的,这时忽然又听殷长阑这样提起,不由得有刹那的战栗。

    殷长阑从来都知道她的通透聪慧,万事都不隐瞒她,但也素不愿她为这样的事揪心。

    他不动声色地提起桌上的茶壶,替她斟了一盏暖茶。

    清甜的茶汤入了口,温热的瓷壁贴着手指,处处都让容晚初觉得妥帖而舒畅。

    她平复了心情,慢慢地叹了一口气。

    殷长阑道:“你从前同她相处得好?”

    容晚初微微怔了一怔,才意识到他说的不是侍女玛瑙,而是贤妃甄六姑娘:“我从前在闺阁时,不大同人交际。与甄姐、甄氏,竟也算是比旁人都熟稔些的了。”

    说到顺口处,仍然先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甄姐姐”出来。

    人物俱非,她神色间不免生出些慨然。

    殷长阑抚了抚她的鬓发,温声道:“她心思太沉,我私心里盼你往后少同她来往些。”

    容晚初不由得露出一点浅浅的笑意,道了一声“好”,才反应过来,有些疑惑地看着殷长阑,道:“你……准备留下她?”

    “既然她宁可自断根须,也要跳出/水面上来,”殷长阑轻描淡写地道:“留着她一命又有何妨。”

    可是她险些害死了他。

    容晚初抿了抿唇,到底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下来。

    她无声的表态落在殷长阑眼睛里,他刹那间就领会了她的心意。

    殷长阑的心里软成了一团。

    他的阿晚,从来看不得他受一点点的委屈。

    他笑着唤她道:“阿晚!”

    容晚初不甘不愿地撩起眼睫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看住了他,就露出薄薄的嗔恼来。

    殷长阑温声道:“甄闵夷在甄家一人独大,甄从瞻志大才疏,被甄闵夷压制多年,京官、外任资历都浅薄,能力也十分的有限。”

    甄从瞻,就是甄漪澜的父亲,甄家二爷甄忋。

    吏曹之事,容晚初自然没有殷长阑更清楚。

    她认真地听着,就微微地点了点头。

    殷长阑道:“弑君谋大逆,规反天常,悖逆人理,是株连九族的重罪,绝无有免之者。”

    “甄氏想把甄从瞻摘出去,因此求于我。我听了她的话,应了她的所请,剩下的事还要看甄氏自己。”

    “倘若她给了群臣一个足够的理由,让甄闵夷自己死在自己的手上。”殷长阑看着容晚初不掩担忧的神色,含笑道:“一个甄从瞻而已,甄党认的是参知政事、脑子里装着天下吏曹的甄闵夷,同甄家一个废物又有什么相干?”

    他道:“我只望能早些给我的阿晚一个八方来朝、清平盛世,甄氏和她的父兄,贪生怕死、蝇营狗苟之辈,阿晚,我不会因此觉得委屈。”

    他神色泰然,面上微微含笑,眉宇间一派轩朗萧疏,容晚初怔怔地看着他,心里难以掩饰的怜惜之外,又生出无边说不出的欢喜来。

    -

    无论庙堂之有怎样汹涌的暗流,大朝会上西番人的使节以“献瑞”之名进上雪狻猊,猛兽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狂,险些啖伤天子,却是不争的事实了。

    朝为如何处置心怀不臣的西番蛮夷而又吵成了一团。

    容玄明的继夫人戚氏又向宫递了一遍帖子。

    算上年前的两回,这已经是戚氏第三次求见容晚初了。

    阿敏捏着梅花落的斜纹纸笺,不由得有些犯愁。

    阿讷从她身边走了两趟,见她始终都出着神,甚至没有察觉到她的来往,就有些好地问:“出了什么事?”

    阿敏被吓了一跳。

    她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地回头看了一眼,没好气地抱怨道:“人吓人,吓死人。你是属猫的吗,走路没有个响动。”

    阿讷倒被她的反应吓到了,抱着雪貂阿琼的手都不由得一松,小东西两条前爪抱着她的衣袖“吱吱”地叫了两声,潞绸的衣料就被轻易地勾开了,发出一声轻微的撕裂声响。

    侍女回过神来,连忙把怀的小祖宗重新拢稳了,莫名其妙地看了阿敏一眼,道:“我在这里来来回回地过了好几趟了,倒是你,一副做了什么亏心事的样子,心里琢磨什么呢?”

    阿敏知道是自己出神,不免有些脸红,强撑着没有露出来,目光落在手上,又叹了口气,就把帖子亮在了阿讷的眼前,道:“戚夫人又来求见娘娘。”

    阿讷道:“既然正经递了帖子,你也只管给娘娘看一眼罢了。倒在这里长吁短叹起来。”

    阿敏微微皱了眉,道:“你懂个什么。”

    容家如今容婴、容玄渡和容缜都在京,容婴是奉了容玄明的命令,年前回京来讨要平柳州所需的粮草辎重的——阿敏想起容府的故旧悄悄传到她手里的消息,再和着跟在容晚初身边的所闻所知,不由得心暗暗地担忧。

    容缜想要替容婴到柳州去。

    横竖不过是押解军需,容玄明最初打算带上的也是容缜——是容缜当时不想出京而拒绝了而已。

    倘若是平常,容缜想去柳州就去,容婴留在京里,总比到京外刁山险水的地方去要好。

    可是如今……

    阿敏叹了口气。

    她道:“我只怕戚夫人看不懂眼色,惹了娘娘生气。”

    阿讷只觉得她今日实在怪。

    客人看不懂眼色,她们这些做奴婢的到时候替主子出气就是了。

    她把阿敏细细地看了两眼,探手就从她手抽走了那张名帖,道:“你也不必在这里东想西想的。我替你去呈给娘娘,娘娘倘若生了气,都算我的。”

    “哎?”阿敏在背后不由得跳脚。

    廉尚宫的身影出现在围屏底下,压低了声音笑吟吟地道:“敏姑娘,讷姑娘,娘娘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