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83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唬得将作监的主官和属官连夜回去换了几回木材,沉香也挑剔刺鼻,鸡翅木也挑剔花哨,最后无可无不可地用了紫檀,图一个诸佛降香的吉利彩头,只盼诸天的神佛能眷顾着殷长睿,护佑他早日康泰起来。

    玉枝看着郑太后在床边上坐下来,将手来回地搓暖了,才探进篮子里去握住了十二皇子的手腕,心不由得生出些感叹来。

    就是太后娘娘/亲生的儿女,也不过是这样的用心了。

    可见这世间人和人之间都有缘法。

    也许也正是这样的滔天福气,年幼的皇子降不住……

    玉枝被自己的念头惊出了一身冷汗,顷刻间止住了满脑子的胡思乱想。

    她悄悄地觑着郑太后面上的神色。

    郑太后握着殷长睿细骨伶仃的臂腕,微微地垂了眼,保养得宜的面上有些难以掩饰的疲惫和衰颓。

    她低声道:“玉枝。”

    玉枝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的窥视被察觉了,规规矩矩地屈膝垂下了头。

    郑太后道:“是不是哀家做错了?哀家不该把他接进宫里来?”

    玉枝忙道:“娘娘这话从哪里说起。这世间再没有比娘娘待殿下更好的人了,殿下留在您的身边,每天都欢欢喜喜的,如今不过是一点意外,好事多磨罢了!”

    郑太后却似乎并没有听她应答的意思。

    她喃喃地道:“他以前在铖哥府上的时候,都说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健旺了,也会走路、会叫人了……黑漆漆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把人的心都看化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心都灰了。

    可是玉枝听着她的话,只觉得心惊肉跳的,只觉得自己听着什么不该听的话。

    “铖哥”是谁?

    先帝大行之后,养着十二皇子的是赵王爷府上。

    赵王,是先帝的弟弟,太后娘娘的小叔。

    玉枝只是这样一想,就背上毛毛地出起了汗,一时战战兢兢,不知道郑太后醒过神来要怎么处置了她。

    她深深地埋着头,极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郑太后恍了一回神,低着头,落在殷长睿身上的目光重新变得慈爱起来,柔声道:“都是哀家的错,睿儿是无辜的。”

    她仿佛把前头的事都忘了,转头交代玉枝道:“你去请了陛下过来,就说哀家有事相求于他。”

    -

    容晚初知道殷长睿磕伤了头的时候,也不由得有些讶异。

    殷长阑看着她若有所思的神色,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容晚初点点头又摇摇头,有些不能确定地道:“算起来还是初二那天的事。”

    “那一日原是十二殿下受了一点风寒,太后娘娘大约是心里不大爽利,就使人召了我和霍姐姐、甄氏都去宁寿宫侍疾。”这几日里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容晚初要慢慢回忆着才说得清楚:“我们到了宁寿宫里,太后娘娘也并不当真放心我们粗手笨脚的,就把我们丢在前头,馥宁郡主在里头陪着十二殿下——倒是霍姐姐因为熟悉经,被她老人家传到了佛堂去跪经。”

    容晚初说着,殷长阑就记了起来,看着小姑娘抿了抿唇,低声道:“后来你来了又走,甄氏就不见了踪影。我回屋的时候,曾听见里间仿佛是什么撞了一下子。”

    殷长阑知道说的是甄漪澜跪在路边向他投诚的那一遭。

    他就是不愿让小姑娘心里不虞,才特地使李盈回去把容晚初叫了出来,陪着他听了甄氏的一番自我剖白。

    他不由得拧了拧她的鼻尖,低声道:“小醋坛子。”

    容晚初鼓了鼓腮,并不认可这个评价。

    她哪有为这件事吃醋?

    她避过了这个话题,就接着说前头的话:“因着毕竟是十二皇子在房里,就在门口问了一句,是馥宁郡主答的话,说是十二皇子没有走稳跌了一跤。”

    “我也没有来得及细问。”她想了半晌,毕竟并没有闯进去查看,只能如实道:“我听着那声音不轻,只是后头李盈就进来寻我,就没有多留。”

    殷长阑心里有了数,就摸了摸她的鬓环,道:“这事同你不相干,你不必替他们费心。”

    杨太医说她脉象沉虚,气血两亏,既要从外物上善加调养,内里也不宜多有思虑,每日只放宽了心思才好。

    不但阿讷、阿敏几个侍女将她精心地供养了起来,就是殷长阑每天也十遍八遍地叮嘱,什么事都“不消你费心”。

    长此以往,身子不见得有什么好坏,倒把人都养废了。

    容晚初不由得腹诽。

    殷长阑见她眉宇间有些不大服气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不甘不愿的。

    他也有些无奈。

    他的阿晚,就是太聪慧了,才平生煎熬心血。

    他待容晚初向来是一片爱护宠溺,除却爱人,更亦父亦兄,到这个时候,才懂得先贤说“惟愿生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可是更舍不得因为这样的事对她说出重话,就只能捧着小姑娘的脸颊,专注而温柔地看着她。

    容晚初在他的注视里一点一点红了脸。

    她小声道:“我知道啦。我不会管的。”

    殷长阑含笑叹了口气,将人揽在了怀里,低声道:“阿晚要是真的闲不住,就早点养好了身子,早点生个我们的孩子出来,养在你身边,好过替别人家的孩子耽搁心血。”

    容晚初面上红晕未褪,不由得在他肩头不轻不重地捶了一拳。

    怀里的小猫儿试探着伸了爪子,这一爪子不痛不痒的,殷长阑眉目间犹然都是笑意,声音沉沉地道:“我小的时候就是个混世魔王,恐怕将来这个孩子也不会多么乖巧,只怕到时候闹得你夜里睡不着,可不要怪我把他丢了出去……”

    容晚初大窘,连推带搡地把男人推出了门去:“太后娘娘不是同你商议正事吗?不要教她老人家久等了!”

    殷长阑畅地笑着出了凤池宫的门。

    李盈扶着他上了御辇,就对上了皇帝微微沉冷的视线,听见他低声吩咐道:“去把十二受伤的细情查问明白——尤其是问清楚了,馥宁有没有把贵妃牵扯进去?”

    第73章 罗敷媚(3)

    皇帝面色冷肃,李盈缩了缩脖子, 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不由得默默地腹诽。

    刚才在贵妃娘娘跟前, 像春风化雨似的,心情别提多好了。

    一转眼出了门就这样一副脸色。

    李盈在心里嘀咕了两句,并不敢造次, 神态十分的恭敬。他前头出了漏子, 好在殷长阑没有与他计较——还十分宽容地允许他“戴罪立功”, 大太监这时正是十二分小心谨慎的时候, 恨不得把殷长阑的一句交代掰成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心里头打个过。

    殷长阑没有探究身边内侍的心路历程, 靠在御辇里微微地闭了闭眼。

    郑太后在宁寿宫的前殿里见了他,态度极其的尊重恭敬。

    殷长阑虽然知道了郑太后的慎重态度, 亲眼见到的时候依然觉得心里微微地触动了一二。

    郑幼然这个人,做起事来看上去没什么章法, 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 时常出乎人的常理之外, 但细细地品来总有种“不外乎情”的至性。

    偏偏这个人看上去又实在不像是个至情至性的人。

    这样的人礼下于人,所求想必不菲。

    他微微一哂。

    郑太后与他隔着桌子落了座, 挺直的肩膀微不可察地塌了一下, 又很重新绷紧了。

    她于泰安十五年入宫为继后, 当年也不过十六、七,到今年三十余岁,容貌并不见老态。她的生/母是殷氏的公主,因此她的容颜里也有些殷氏皇族世传的凉薄俊美, 让她看上去颇有些意气。

    殷长阑眼睫低垂,不动声色地等着她说话。

    郑太后没有让他久候,只沉默了片刻工夫,就开门见山地道:“哀家听说有人在打着睿儿的主意,想要行周、召之事,不知道皇帝心对这件事是怎么想的?”

    她一面说着话,目光紧紧地盯在殷长阑的面上,不想错过他脸上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

    殷长阑却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似的,慢悠悠地道:“母后这话说得朕吃了一惊,竟不知道是从何起的。”

    他这样平静无波,让郑太后手指微微地颤了一下。

    她面上并没有显出来,而是徐徐地吁了一口气,继续开口道:“哀家与皇帝虽然不是骨血至亲,但也算是有一场母子缘分。哀家今日托大,叫你一声‘皇儿’,也请皇帝看在这场情分上,我们母子之间说一说话。”

    殷长阑眉锋微微扬起,一双眼看向了郑太后。

    他这副皮相原本就十分的俊美风流,升平皇帝的生/母身份低微,倘若不是因为容貌绝色,也不会被在女色上极为挑剔的泰安皇帝看在眼。

    如今皮囊里头换了个灵魂,两百年前的大齐开国太/祖殷扬,性情从不乏凌厉飞扬之气,如今重得佳人在侧,骨子里的凌锐就不由自主地缀上了眼角眉梢。

    他淡淡地道:“母后言重了,有些话还是要三思慎言。”

    郑太后紧跟着道:“哀家已经三思过了。”

    她似乎试图露出个笑意,但面上紧绷绷的,连带着她牵动嘴角的动作也显得生硬又不伦不类。

    她道:“皇帝是个信人,哀家从前识人不明,反倒看轻了你。”

    殷长阑哂然。

    他一副公事公办、油盐不进的样子,让郑太后看在眼里,说不清是一口气堵在心口出不来,还是轻飘飘地散了下去,连带着担忧也舒缓了些许。

    她也没有再试图用言语打动殷长阑,而是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皇帝以为魏武、晋故事如何?”

    殷长阑平淡如水地道:“主弱臣强,古已有之,不为罕事。”

    他话音甫落,郑太后已经咄咄地问道:“皇帝以为此事是常道乡公*之罪邪?”

    殷长阑啼笑皆非。

    他见了郑太后这副如临大敌的神情,又要拿这一段说重不重的母子之情来同他说话,还以为郑太后看得足够通透明白。

    ——来的时候他还担心这件事把阿晚卷进来,没想到真正被郑太后在心里担忧容不下殷长睿的,却是他自己。

    可惜他还没有这么卑劣!

    殷长阑任由她视线紧迫不放,十分讶异地反问道:“母后同为我殷氏子,如何竟有此念?”

    他态度十分的坦荡,没有一点避讳、迟疑和回避,郑太后眉峰蹙得紧紧的,目光在他脸上一寸一寸地刮了一遭,确定他并没有一点违心之意,才微微地移开了视线。

    桌子底下,扣在花梨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握得太紧,以至于这时候想要放松、舒展开来,却感觉到丝丝缕缕的疼痛。

    她点了点头,道:“好,好。”

    她目光往门口空旷的光影里落了片刻,又重新转回到殷长阑的面上来,又说了一遍:“好。”

    嘴唇边上就稍稍地显出了一点笑纹,道:“皇帝如今想必是智珠在握了?”

    殷长阑淡淡地道:“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