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85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他在落地罩底下站住了脚,不由得徐徐地出了一口气。

    他进门的时候拦住了宫人使婢的问安,容晚初听见门口的脚步声,还当是听了她差使的小宫女回来了,头也没有回,就笑吟吟地道:“剪子拿来了?”

    “没有。”门口那人开口时声音沉沉的,让容晚初不由得回过身去,眼角眉梢就升起了欢喜之意。

    男人却没有如她所愿地走进来,只是站在那里,眉梢微微扬了起来,道:“要剪子做什么,我来替你摘。”

    想要剪来送他的花,被他亲自摘了还算成什么。

    她面皮薄,当着殷长阑的面说不出口,耳廓憋得微微泛红。

    殷长阑就低低地笑了笑,见她站在那里,手里还拎着浇水的提壶——虽然尽可能做得精巧,但久提在手里也是桩劳累事。

    他顺手接了过来,替容晚初揉了揉指头,手劲轻柔,女孩儿的手在他掌心里就无意识地蜷了起来。

    取了修花木的剪子回来的小宫女跑了回来,就看见短短的工夫屋里已经多了个人,不由得在外间站住了。

    容晚初醒过神来,赧然地笑着把殷长阑轻轻推了一把,道:“你先回房去。”

    殷长阑没有强要她如何,就含/着笑依言出门去了。

    西间的炕桌上清清静静的,连茶壶杯盏都没有摆,殷长阑目光一转,果然就看到炕梢上拿纱罩笼了爿棋枰,黑白两方杀得难解难分的,收拾的宫人不敢擅动,就原模原样挪到了边上去。

    他的小姑娘,被他拘得实在是找不出事来做,自己跟自己打起了棋谱。

    从来都是随性天然的小姑娘,倘若不是为了安他的心,也不至于把自己约束成了这样。

    殷长阑心里生出些愧疚之意来。

    他目光凝注在棋盘上头的片刻时候,东间里的女孩儿已经端着个小小的牙匣,盈盈地穿过几道槅扇走进了门。

    殷长阑侧过头来,就对上了容晚初明亮的目光。

    “怎么啦?”容晚初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脸,倒有些好地歪了歪头。

    殷长阑微微地笑了笑,温声道:“没事。”

    容晚初鼓了鼓腮。

    他这样说的时候,往往最不是“没事”的时候。

    她没有追问,就笑盈盈地拖着他坐在了炕桌边上,把手里的匣子打开了,一朵青、胭双色的并蒂穗躺在大红色漳绒的底衬上。

    女孩儿将匣子向着殷长阑的方向推了过去,神色矜持又骄傲地道:“年前这一枝打了穗,就给我瞧见了,好容易养到开花的时候,你喜不喜欢?”

    第75章 罗敷媚(5)

    那枝花穗枝叶上还有细碎的水珠,两朵花并在一处, 像是女孩儿难以明言于口的心意, 极尽羞涩而温柔。

    殷长阑眼眸深深地凝视着她, 柔声道:“喜欢极了。”

    容晚初被他的目光看得面上发烧,在他手背上轻轻地戳了戳,道:“问你喜不喜欢花儿呢。只管看着我做什么。”

    殷长阑手腕一翻, 近在咫尺的小手就落进了他的掌心里, 被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包覆了。

    女孩儿唇角深深地抿了起来。

    殷长阑却隔着张小小炕桌, 支着肘微一用力, 倾过了身来, 容晚初猝不及防地仰了仰头,对上男人一双点漆般的黑瞳, 一声轻轻的惊呼还没有出口,唇上已经覆上了两片灼烫。

    这个亲吻像是夏日的一场急雨, 来时突兀又急促, 而仓促激烈的掠夺之后, 转向唇角的辗转余温,也让容晚初微微地喘息着, 稍稍平复了变得浅短的呼吸。

    男人的脸稍稍撤开了一点, 她在那双深眸里看到未餍足的渴求。

    殷长阑很就低声笑了起来, 顺势抚了抚她的脸颊,重新坐了回去。

    容晚初抬手握住了脸,才发觉还有只手一直被男人覆在掌,微微地挣了两下, 却没有挣脱开。

    她嗔道:“我的花……”

    借故低下了头视线逡巡着,男人却探出手去,从炕桌一角把那只盛花的匣子勾了过来——连盖子都规规矩矩地掩住了,是谁所为似乎不言自明。

    这男人的心思总是细致又周全。

    容晚初也说不出自己是嗔怪还是欢喜,轻轻地瞟了他一眼。

    殷长阑却将花儿连着匣子一处揣进了怀里。

    他含/着笑,不错眼地看着她,郑重地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如今阿晚所赠贵于琼琚,于我竟无过于……”

    容晚初抬手堵在了他的嘴边。

    她鼓了鼓腮,面上红彤彤的,视线游移了一圈,又回到了他的身上,想要说些什么,却总没有说出口,到最后只是期期艾艾地将手又拿开了。

    殷长阑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将那只悄悄向回缩着的小手也握住了,细细的一环,被他圈着的时候只够卡住他的虎口,被他牵近唇边的时候明显瑟缩了一下,却还是乖乖地搭在了他的掌。

    殷长阑含笑注视着他的小姑娘,将纤细的指尖在唇边一一地吻过了,最后却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被她掩了回去的话。

    他的阿晚,值得更珍重的。

    -

    容府的西路外书房里,容玄渡低着头,对着手边的另一份粗糙的图纸,在舆图上又勾、涂了几笔,才放下了手里的炭笔,直起身来看着容缜。

    他面色平静,不带什么笑意和怒意,就是这样的平静让容缜不由得抖了抖,规规矩矩地垂下了头。

    容玄渡问道:“你和馥宁郡主还有联络?”

    容缜迟疑了一下,就被容玄渡不轻不重地看了一眼,当即低声道:“有。”

    容玄渡抱起了手臂,眉目平缓地看着他。

    容缜道:“她留在太后身边,越来越没有约束了。”

    容玄渡不置可否,听着容缜一点一点地道:“从前赵王还在的时候,她还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如今太后对她一味地溺爱,她在宫行走,也从来不忌讳规矩。”

    容缜说着话,眉宇间说不出是什么情绪,慢慢地道:“像个□□桶似的。”

    容玄渡道:“你觉得她会炸伤了你?”

    容缜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我既然知道她这副样子,总要慢慢地稳住了她。”

    他看了容玄渡一眼,拿不准他是什么心思,又补充道:“就算是要炸,也要炸到该炸的地方去。”

    容玄渡不轻不重地哼笑了一声。

    他看了容缜一眼,警诫式地道:“偏之道终究只是小术,你不要耽溺其。”

    容缜坐直了身子,应道:“儿知道。”

    容玄渡点了点头,就在容缜以为他还要继续训导几句的时候,却听见他轻描淡写地道:“那你就收拾收拾,明天就出发去柳州吧。”

    容缜愕然。

    容玄渡看着他惊讶的神情,微微地皱了皱眉,问道:“有什么问题?不是之前就说过了,你替容婴走这一遭?”

    此一时,彼一时!

    这时候帝都风声鹤唳、波诡云谲的,把他就这么踢走了算怎么一回事?

    容缜心里一口气堵了上来。

    他道:“他、我、他、容婴……”

    容玄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容缜被他这一眼看得理智回笼,压下了满腔郁气,沉声道:“大伯当初带走的就是容婴,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我不在爹的身边陪着,反而顶了容婴的差使,躲到柳州去,又是什么道理?“

    容玄渡道:“我自然有我的安排。”

    容缜却向前倾了倾身子,张开手掌按在了舆图上头单独的那张图纸上。

    他拧起了眉,从下往上仰头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爹,你是不是要去征西番?”

    “你不愿意带上我?”

    “你要带着容婴一起去?”

    他声音越来越高,几乎有些锐利了,扬首道:“在你心里,他容婴就是比我更强是不是?!”

    容玄渡静静地俯视着他,在他控制不住自己音调的时候,扬起手“啪”地在他脸上扇过一掌。

    即使是掌掴着自己的儿子,他的神态依旧十分的冷静,面色没有少许变化。

    容玄渡臂力过人,那一巴掌虽然并没有使足力气,但也并没有刻意保留,容缜的半张面颊很高高地肿了起来,破坏了他轻佻俊美的容颜。

    容缜捂住了脸,定定地看了他片刻,重新垂下了头去。

    “冷静了?清醒了?”容玄渡冷冷地道:“容婴是不是比你更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绝不会在我面前,问出这样的话。”

    容缜坐在椅子里,胸前剧烈地起伏几回,才慢慢地平息了。

    容玄渡重新低下头提起了笔,淡淡地道:“清醒了就给我回去。把自己的行李收拾收拾,同你母亲告个别,去做你该做的事。”

    容缜站起身来,低低地应了一声“是”。

    书房门“吱嘎”的声音响起之前,脚步声似乎微微地停顿了几息,最终还是沉默地离开了。

    书房的人依旧没有抬头,描摹着舆图上的缺漏,目光专注而冷酷。

    容缜回了西路的后宅,一路上的侍从和婢女看到他脸上的痕迹,都纷纷地垂下头避到了一旁,不敢多看上一眼。

    容玄渡的夫人、容缜的母亲米氏在窗下缝衣裳。

    听到容缜进门的声音,她微微地愣了愣,才把手里的针线放在了笸箩里,整了整襟袖,站起身迎了出来。

    容缜寻常只有早晚才会往米氏房来问安,今天来得突兀,做母亲的却没有不想见到孩子的,她笑盈盈地挑了帘子,叫了声“缜哥儿”,声音就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怎么回事?你爹又打了你?”

    一面一叠声地叫着身边的侍女:“去拿了冰来替哥儿敷脸。”

    一面又赶着叫太医。

    容缜微微有些不耐。

    他道:“不用这样折腾,拿药膏来抹一抹完了。”一面自己抬手沾了沾脸颊,原本还有些木木的疼,现在只在碰触的时候尖锐地痛起来。

    他将舌尖在那一半腮里顶着,剧烈的疼痛里有淡淡的血腥味溢入口腔。

    米氏手足无措地跟在一旁,想要碰一碰他又怕他生了气,不由得叹息道:“你招惹他做什么!”

    容缜道:“他心里惦记着容婴,难道就是我招惹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