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86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米氏听到容婴的名字,面色就有些阴郁,咬了咬牙,把喉咙里的话咽了下去。

    容缜没有在意米氏的面色。

    他被拉着在米氏坐惯的矮榻空位上坐下来,就道:“我爹说叫我明天就出门去。”

    米氏并不大知道外头的事,因此只是点了点头,就看着他,关切地道:“远不远?去几天?娘给你做的里衣还没有做完,明儿早上我给了你屋里的丫头,教她们替你收好了……”

    容缜冷冷地道:“去替容婴的差遣。”

    米氏面色微变,道:“容婴自己怎么不去?是不是很危险?”

    她有些慌乱,又不知为何有些欲盖弥彰地替容玄渡解释起来,道:“你也不要责怪你爹爹,是你大伯不在家里,容婴又是你大伯唯一的儿子,他不得不替你大伯周全……”

    这都什么跟什么!

    容缜忍了忍,还是霍然站了起来,

    米氏不明所以,讪讪然地住了口,仰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第76章 罗敷媚(6)

    母亲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只知道柔顺父亲,把父亲的话当做天理纶音似的。

    一句话也抓不住重点。

    无怪父亲什么话都不爱同她说了!

    容缜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 我知道了, 一点也不危险的。”

    他道:“我回去了!”

    拔脚就往外走, 把端着冰块进门来的丫鬟撞了个趔趄,一盘子碎冰稀里哗啦地抖开了。

    米氏“诶”了一声,在身后喊着:“缜哥儿, 敷药……”

    容缜已经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院子里很就响起恭送小郎君的声音。

    米氏扶着槅扇站住了, 目送着儿子的背影消失在院墙外头,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侍女收拾了残局, 犹豫了一下, 扶住了她的手臂,低声问道:“夫人还绣衣裳吗?”

    米氏摇了摇头。

    她吩咐道:“把前头御医配的消肿外伤的药膏子收拾好了, 给缜哥儿房里送去,教她们乖觉些, 好歹服侍哥儿上了药。”

    侍女恭敬地应了声“是”。

    米氏在地下站了片刻, 偏头向东看了过去, 隔着层层的墙壁,她却好像看到了此刻想的那个人似的, 道:“替我更衣, 我要去见大嫂。”

    -

    尚宫局掌事何氏携了名帖来见容晚初, 当地先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态度十分的温驯,道:“甄二夫人思念女儿,想要求贵妃娘娘给个恩典, 允她进宫来探视。”

    容晚初怔了怔,原本斜签着身子坐在她对面陪她打络子的宫女就知机地停下了手,连头也深深地埋了下去。

    从那一日甄漪澜拦了殷长阑的御驾之后,解颐宫就有实无名地封了起来,就是平素的出入也断绝了,一应日常的供养都是尚宫局调拨。

    容晚初虽然不理事,但六宫凰权仍在凤池宫,这些事宜并不敢隐瞒着她。

    她有些惊讶。

    何氏跪在地上等了片时,没有等到容晚初的交代,反而听见她声音轻柔地同身边的侍女说话:“去问一问陛下的意思。”

    何氏心里微微地顿了一顿。

    她已经有几日没有来当面同容晚初回过话,这一下就察觉了有些不同。

    这样的事从前容贵妃是轻描淡写就处置了的,如今却要征询陛下的意见……

    听说今日陛下一大早就同诸位重臣议事,政务十分的忙碌……

    她心里念头乱七八糟的,就听见侍女轻/盈的脚步声从她身边毫不停滞地穿过去了。

    容晚初看着低眉顺眼的何氏,微微地笑了笑,道:“何姑姑起来吧,只怕要劳姑姑暂等一等。”

    又吩咐道:“先给何姑姑上了座。”

    何氏收敛了思绪,忙起身来屈膝道:“奴婢是哪个牌面上的人,值得娘娘一声‘劳动’。”

    臀在宫人端过来的小杌子上略挨了个边,虚虚地坐了。

    容晚初没有留意她的动作,仍旧捡起了桌上打到一半的络子,同对面的小宫女笑盈盈地道:“你来帮我瞧一瞧,这个结我总系的不好,是哪里的差错?”

    全然没有把甄二夫人和甄贤妃挂在心上似的。

    何氏是个心细如尘的人,一面竖着耳朵听音,一面来回地揣摩着进屋以来贵妃娘娘的一言一行……把自己绕得越发糊涂起来。

    阿讷一来一回没有耽搁时间,很就重新进了门,笑盈盈地回话:“陛下说,见与不见都无伤大雅,但凭娘娘的心意就是了。”

    容晚初眉梢微蹙。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甄闵夷这样盘根错节的巨木,最怕除之不尽、风吹又生。

    甄漪澜要从树心里引起一把火来,原本不失为一条稳妥的路。

    如今殷长阑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有谁要甄闵夷的性命?

    她问道:“陛下在同谁议事?”

    这算不得什么秘事,但宫闱之也不该随意谈论,一旁的何氏沾在杌子上束着手,听着阿讷十分自然又大方地道:“三司长官、京兆府尹、大理寺卿,并五城兵马司指挥使都在宫。”

    容晚初神色微冷。

    容玄渡和甄闵夷向来不算亲睦——即使是容玄明本人,和甄闵夷也是“君子之交”:世人常有种容、甄两位当世名臣惺惺相惜的错觉,而这样“君子群而不党”的印象对容玄明和甄恪而言都不是什么坏事,因此两个人都默契地纵容了这种看起来清矜的误会。

    她指尖在明黄色捻金的丝绳上揉过,微凉柔顺的触感让她心微动。

    所以说容玄渡不如容玄明远矣。

    如果是容玄明在京,他一定会想尽办法保住甄闵夷的性命——这也是她和殷长阑都不愿意将这件事拖得太久的顾虑之一。

    倘若将甄恪摆在了明面上,满朝武心思各异,虽然能借此试探出更多匿在水下的甄党,但也势必要在辗转迁延许多时日。

    谁也不知道容玄明会在什么时候归朝。

    这个时候的殷长阑,还不适合彻底捅破同容玄明之间心知肚明的窗户纸,也就势必要在一些事情上尊重容玄明的意见。

    ——不过,还好容玄渡这头披着人皮的野兽,对待有威胁的人,总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杀机。

    兜兜转转,她竟然和容玄渡殊途同归。

    容晚初微微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手摩挲着打到一半的绳结,淡淡道:“母子天性,是人之大伦,本宫自然没有阻隔的道理。”

    她看着何氏,声音温和地道:“带甄二夫人到东侧殿去,接了贤妃娘娘过来。”

    何氏听见贵妃和侍女一问一答,就许了这件事,却并不明白里面的弯弯绕绕。

    她连忙站起身来,十分恭敬地应诺,就告罪退了出去。

    -

    甄漪澜得到甄二夫人进宫求见的消息时,微微地皱起了眉。

    她侧头看着窗外铅灰色的天空,眉宇间有些阴翳。

    翡翠低着头,寂寂无声地跪在她的身边。

    她惯常是个掐尖要强的性子,甄漪澜待她手面不薄,妆奁比寻常人家的千金小姐还要丰厚,平日里也是穿金戴银,不单是赤金足重,更要比别人多些巧思来。

    如今却悄悄地把簪环都卸了,单带了两朵银丝掐的绒花,素素净净的,映着此刻解颐宫门庭寥落的情景,倒颇有些时不在我的萧索之感。

    ——不过是她因情害景罢了。

    甄漪澜微微地笑了笑,笑容间也有些自嘲的意味。

    翡翠和玛瑙素来有些小小的龌龊,却在玛瑙死了以后暗暗地替她服了素。

    看上去最没有心的,也比她这个人称温柔宽和的主人更有心。

    她道:“我知道了。”

    翡翠小心翼翼地问道:“娘娘要去见夫人吗?”

    甄漪澜淡淡地道:“贵妃把夫人留在了宫里,不过是来‘吩咐’我一声罢了,哪里由得我去与不去。”

    翡翠抿了抿唇,就低着头服侍甄漪澜起身、更衣。

    甄漪澜却拒绝了:“不必要这样鲜亮的颜色,就拿了那件银鼠灰的,是个意思就罢了。”

    翡翠在心里叹了口气,到底依着甄漪澜的意思替她妆束了。

    甄二夫人正在凤池宫东院的水亭里等着人。

    她穿了件秋香色的褙子,髻环简素,倚在猩猩毡的靠垫上头,姿态十分的温和,倘若不是手里一张帕子揉来揉去,也难看得出她真正的心情。

    甄漪澜单单带着翡翠一个丫头,被凤池宫的宫人拥簇着到了水廊前头的时候,她就微微地坐直了身子。

    宫女们在桥前停下了脚,由着甄漪澜自己往水亭里来。

    翡翠习惯地跟在甄漪澜的身后,却被她侧头微微地睨了一眼,下意识地停住了。

    甄二夫人看着甄漪澜的装扮,神色就稍稍地有些不好。

    这亭子翼然水上,八面都起了齐腰的墙,上头是通天的窗格,窗子都大开着,因此视野倒是十分豁亮,只有些冬日近水止不住的丝丝冷意,即使是烧得足热的炉子也不能尽暖。

    甄漪澜在湖边就把这亭子看了,进了门,见亭单单只有甄二夫人一个人,微微地点了点头。

    她原以为容晚初会安排一个侍女在旁边监听着她们母女的叙话。

    只是原是她低估了她,容晚初到底是容晚初。

    ——也或许只是容晚初心从来不把她当做一个对手来看待,才能这样的肆意。

    甄漪澜神色间就有些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