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87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她叫了一声“娘/亲”,在甄二夫人对面落了座。

    甄二夫人从看见她就一直微微地皱着眉,这时候倾过身来,问道:“宫/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这样——贵妃怎么会把我们安排在这里见面?你可是与她同品阶的帝妃!她也太……”

    甄漪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眉目间有些漫不经心地道:“娘/亲有什么事慢慢地说,不必这样焦急。”

    她半开玩笑似地道:“这里头说话清净,连‘隔墙有耳’都不必担忧的。”

    甄二夫人见她还有闲情逸致说笑话,不由得沉下了脸,道:“六娘!”

    甄漪澜垂了垂眼。

    桌上干干净净的,连茶水点心都没有预备,倒放了个果盘,算是冷淡到不乏有些失礼的待客之道了。

    她垂着眼,神色寂寂的,道:“娘还在念着宫里的恩宠爱憎,难道没有看懂如今是什么情形?”

    甄二夫人紧紧地皱起了眉。

    甄漪澜在她的沉默里抬起头来,道:“倘若娘/亲和爹爹不肯救我,下次娘/亲再来见我,或许就见不到了。”

    她看着甄二夫人,脸上的神色让甄二夫人不由得抚上了心口,仿佛有些大恐怖的事情丝毫不曾顾及人的心情,自顾自地发生——听着女儿说道:“我想不为甄氏殉葬,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第77章 芳心苦(1)

    “我想不为甄氏殉葬,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甄漪澜说了这句话, 没有顾忌甄二夫人心里的滔天巨浪, 就静静地垂下了睫。

    甄二夫人这一次再也稳不住仪态的端庄, 甚至坐都坐不住了,霍然站起身来,在地上来回地走了两遭。

    坐在亭地板上的小火炉静静地烧着, 舔/舐炉壁的火苗随着她走路带起的微风而轻轻地摇曳, 发出哔剥的声响。

    甄二夫人回过身来, 看着端坐在榻上, 眼睫低垂的甄漪澜。

    她抱着些万一的希望, 极力地压着声线,道:“六娘, 这话可不是随意说得的。咱们府上虽然称不上百年钟鼎,可你大伯父也是当朝肱骨, 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人物。”

    她慎而又慎地问道:“你从何处听到了什么?”

    甄漪澜哂笑。

    在家族的荫庇底下舒适太久了, 就连对危机的警惕都兴不起来, 只觉得自己身在簪缨世族,天塌下来也有个子最高的顶在前头——

    甄二夫人对她的态度十分的不满。

    她低声喝道:“六娘!”

    甄漪澜微微地顿了顿。

    家的事, 到底还有许多要落在母亲的身上, 甄漪澜克制着心里的情绪, 眼睫微微颤抖着看了过去。

    女儿一双乌沉沉的眼睛,让甄二夫人心里又是战栗,又是心疼。

    她苦口婆心地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倘若家当真要生出变故, 你又如何能独善其身?”

    她说到这里,面色猛然一变,道:“贵妃是不是也得了消息?不然如何能这样轻慢、折辱于你?”

    甄漪澜没有说话。

    甄二夫人就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苦命的六娘!”

    竟就掉下泪来。

    甄漪澜微微地皱起了眉。

    她母亲素日里要强,并不是个轻易弹泪的人,她心不由得沉了一沉,问道:“家里是不是也出事了?”

    甄二夫人拿着帕子捂着眼睛,在地下站了一时,声音只稍稍有些哑,听上去倒还四平八稳、轻描淡写的,道:“你哥哥同你大堂兄出门去跑马,把腿跌伤了。”

    她收了帕子,眼周有一点融滑的红,倒是粉有些显糊了,只是她离坐榻有段距离,甄漪澜也并不能看得清楚。

    ——却不妨碍她心里像是被什么猛然间扯了一把似的。

    原本就在舌底揣度着的话带上了情绪,让甄漪澜的声音都有些失控,道:“娘/亲何必再自欺欺人?大伯父虽然荣光满身,何尝把我们二房看进过眼里?爹爹如今在家闲赋,就是将来哥哥成了人,娘/亲,难道咱们家就要永远这样被大房踩在脚底下,蹉跎一辈子才好?”

    甄二夫人面色剧变,想也不想地步走到榻边,把手高高地扬了起来,却对上了女儿倔强仰起的头,一双眼睛里盈盈地蓄了泪水,抿着唇定定地看着她。

    甄二夫人心痛如绞,一把将甄漪澜抱在怀里,叫了声“娘的乖女”,哀哀地哭了起来。

    -

    天赐元年二月初,三井巷的甄府起了一场闹剧。当朝参政甄闵夷的胞弟,赋闲在家的朝奉郎甄从瞻忽然将一纸诉状递进了大理寺,要求与乃兄分宗。

    这样处处都透着荒唐的事,就是从本朝以来也从未曾听闻。

    自来分家析产之事,都是宗族内调停的事宜,甄氏的族人前头都不曾听甄忋提起这桩事,自然更谈不上是调停不成而诉诸公堂。

    何况甄从瞻所求不是分家,而是分宗——他和甄闵夷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往下数三代还不满,甄家的族老在大理寺的公堂上捶胸顿足,指责甄从瞻肆意妄为、罔顾人伦之情,倘若定要与甄闵夷分宗,就等于自请除族。

    甄恪身为朝廷重臣,事务繁忙,甚至并没有亲自到场。

    甄忋跪在地上,脸上八风不动的,既没有因为甄恪的缺席而愤怒,也没有因为族老的指责而黯然,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抽/出另一封纸来。

    于大庭广众、万目睽睽之下,弹劾大参甄大人结党营私、贪鄙鬻爵、苛政暴虐、不孝不悌……十二桩罪名,请堂上有司为达天听。

    容婴说到这里的时候,连容晚初都不由自主地听住了。

    她感慨地道:“这,这也太……”

    “行/事太粗暴了些。”她说不出口,容婴就替她补齐了,笑道:“这位甄大人,我从前见得也少,如今想想,竟有些遗憾。”

    这样简单粗暴的手段,偏偏把帝都的百姓都惊动了,就是大理寺想要压下来也不能,必定要在朝掀起一阵风云了。

    也能称得上一声“妙”。

    容婴对上容晚初睨过来的视线,微微地笑了笑,就没有再说下去。

    容晚初抿了抿唇,不免又是笑又是叹了口气。

    容婴本意见她神色有些沉郁,想逗她笑一笑,到这里就转了话题:“听妹婿说你近日在吃药调养,太医是怎么说的?”

    他和殷长阑虽然彼此政见并不全然一致,但在共同联系着两个人的小姑娘身上却都一样的用着心。

    容晚初体会他的心思,笑盈盈地应他的话,容婴原以为她身子出了什么差错,听她慢慢地分说清楚,徐徐出了口气,道:“如此我就放心了。也算妹婿是个有心人。”

    他提到此事,心就有些歉疚,沉声道:“你小时候在家里……都是哥哥不好。”

    那个时候,哥哥也只是个少年郎。

    他已经尽力给了她最好的保护和照顾。

    容晚初低头握住了碧色薄胎的细盏,浅浅地笑着,道:“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容婴看着隔桌而坐气色如玉生辉的妹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稍稍地翘了翘。

    他温声道:“你万事都好,我出去也放心了。”

    容晚初微微点了点头,忽然意识到什么,问道:“哥哥也要出去?去哪里?”

    她捧着茶盏的手握紧了,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青年男子,长长的远山眉蹙了起来。

    容婴没有等她猜测,就微微地笑着,轻描淡写地道:“乌古斯汗名托称臣纳贡,暗藏不臣险心,欲以猛兽刺杀国朝天子,群情激涌,遂以容玄渡为帅,征伐西番,以平民愤,使我为帐前先锋。”

    他看着容晚初紧蹙的长眉,失笑着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鬟,温声道:“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

    容晚初唇角平平地抿了起来。

    上一世的事在这一遭早就已经面目全非。

    上辈子,升平皇帝昏懦,只在宫闱之内用功,朝政事一概不管,容玄明出征之后,朝事由甄恪做了泰半的主——赵王殷铖身后站着郑太后,同甄恪小范围地斗个有来有回,再加上那个时候的十二皇弟殷长睿养在赵王府,像个隐形人似的,朝野都无人记得他,大权在握、春风得意的甄恪,自然无须铤而走险,图弑君另立之事。

    这辈子,殷长阑谁的面子也没有卖,以雷霆手段处置了赵王殷铖,虽然给甄闵夷除去了一个政敌,但皇帝展现出来的强势,如一只病猫忽然长出了利齿锐爪,这个事实无疑让甄恪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恰好殷铖夺爵之后,殷长睿因祸得福,被郑太后接回宫带在身边,让朝臣重新记起了这个与天子有着同样血缘的皇弟。

    既有动机,也有人选,或许还要再加上一点,宿敌容玄明不在京,无法立即与他构成相争之势的微妙畅——同样都是推举殷长阑登基的权臣,太后郑氏的态度却总是暧昧,若有若无地更加偏重于容景升——甄恪勾结西番使臣,想要一不做二不休地杀了殷长阑,再捧一个新的小皇帝上/位,写在史书上也嫌太过平淡、不足为。

    也因此,上辈子西番的使节只在京城太太平平地绕了一圈,带着□□上国的丰厚赏赐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这一世却除了一个与甄恪合作的乌古斯通纳尔之外,尽数陷进了大齐的天牢里。

    容晚初看着容婴,心里止不住地担忧。

    她知道上辈子的容婴跟着容玄明平定柳州,最后平安地凯旋帝都。

    却不能知道一场不曾发生过的战争,最后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门外有宫人笑盈盈地行礼问安:“陛下万岁万万岁。”

    容晚初还在榻上没有动,殷长阑已经自己挑了帘子进门,看着兄妹俩相对坐着,面上神色不十分欢悦的样子,不由得怔了怔,笑道:“这是怎么了。”

    一面就有意无意地看了容婴一眼。

    容婴目光微微一动。

    殷长阑看懂了他的眼神,就知道容晚初是在为容婴出征的事担忧。

    他当作不知道似的,在趿着绣鞋来迎他的女孩儿鼻尖拧了拧,柔声细语地同她说笑了几句。

    殷长阑近日里都不大赞同她多思多虑,容晚初不想惹他的叨念,含/着笑偏了偏头,没有继续前头的话题。

    三个人融融地说了一回闲话,殷长阑就看了容婴一眼,站起身来,压住了容晚初的手臂,温声道:“兵部有些琐事,正好舅兄也在这里,我同他一道去看一看。”

    容晚初嘟了嘟嘴。

    她本意还要同容婴说一说话,听殷长阑这样说,正事为先,她就没有多说什么,抿着唇到底把两个人都送到了门口。

    -

    虽然只是托辞,但殷长阑也没有全然说谎,上书房确实积了几封兵部的呈折,

    大军出征已成定局,如今每天的常朝上吵吵嚷嚷争执不下、以至于开拔之期也迟迟不能确定,奏折一封一封雪片似的飞进御书房里,字里行间无非是“银子”两个字。

    无论是殷长阑还是容婴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所以容婴站在殷长阑的对面,眉锋微微扬起,微微地笑着问道:“陛下既然知道晚初心的担忧,又何必容我去见她?”

    殷长阑淡淡地反问道:“你既然知道阿晚会担心,又为什么要跟着容毓明出征?”

    容玄渡表字毓明。

    容婴唇角稍稍扬了起来,没有说话,只是状似恭谨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