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91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82章 芳心苦(6)

    殷长阑朗声笑了起来。

    他抱着拳给容晚初做了个揖,态度十分的恭敬, 唇角犹勾着未尽的笑意, 道:“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纤纤的指尖却点在了他的手背上,将他从自己身边稍稍地推离些许,女孩儿眼尾微微挑起, 大大的水杏眼里都是娇俏戏谑, 道:“子之不淑, 云如之何?*”

    给小姑娘搭了个梯子, 她就要顺着爬上天去了。

    鲜活又娇俏的神情看得殷长阑喉间微燥, 他微微压了压眉,克制着心的翻涌, 反手捉住了女孩儿冰白的手指,握在手里轻轻地碾动着, 一面忍不住低下头去啄吻。

    指尖上酥/酥/麻麻的。

    容晚初不由自主地咬住了唇。

    男人的亲吻却不满足止于指尖, 沿着骨节一路向上游移, 吻过细嫩的掌心,覆着淡青色血脉的皓腕, 屋燥热, 女孩儿身上只穿了件薄绫的袷衫, 宽大的衣袖沿着半截小臂滑落到了肘间……有双手臂卡着她的腰/肢,身子微微一轻,她已经坐在了男人铸铁也似坚硬的腿面上。

    细碎的麻痒从喉底蔓延到耳后,女孩儿被迫抬起头来, 承受着男人温存而磨人的亲吻。

    连头上的鬓发都松散了,才被不知餍足的男人稍稍地放开了一点空间,抚着胸前激烈地喘息。

    男人线条冷毅的下颌搭在她的肩窝里,语气有些让她说不出的柔和:“把身体养好吧。”

    吐息也窝在她耳后,烫得容晚初向后仰起了头,对上了殷长阑的视线。

    一双深幽含笑的眼眸凝视着她。

    容晚初咬了咬唇,花瓣似的唇上还有微微的刺痛之意。

    她赧然地偏过头去,抬手抿过堆云似的鬓边。

    殷长阑气息也罕见地有些不稳。

    他低哑地笑了一声,注视着容晚初的一双眼亮的像是冬夜里的寒星,看着她手臂有些发软似的,抬起来都有些耗力,就探手在一旁帮忙替她拢着头发——大男人在这件闺阁小事上笨手笨脚的,越帮越忙,原本还立得起的环髻都偏到了一边去。

    男人默默地放弃了,一面暗暗地看了看她的脸色,叫了外头服侍着的宫人进来。

    容晚初重新净了手脸,梳了头发,就抿着唇嗔他:“不许你今儿再闹我。”

    殷长阑眉宇都舒开了,长臂微展,握了她的手,拉着她重新肩并肩地坐回榻上:“好,我们好好地说话。”

    不知道是容晚初的警诫起了作用,还是蛰伏在身体里的兽得到了暂时的饱足,殷长阑这一回语气柔和,连态度也是发乎情、止乎礼,两个人头碰着头地说了一回闲话,殷长阑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郑重地道:“倘若太后那里拿什么托辞来寻你,你不必见就是了。”

    容晚初温顺地应了一声,才问道:“太后那里生了什么事?前头说别的事,我也听你先想到那头去。”

    殷长阑淡淡地道:“不算得什么大事。”

    他和容晚初十指扣着,拿指缝夹着小姑娘柔软细白的手指头,稍稍用着半分力,让小姑娘忍不住在他手心里蜷曲挠动,不由得微微地笑起来,柔声道:“她当日同我谈条件,想要替我杀了甄闵夷,一来因为甄闵夷利用了她的心头肉,二来也为了要我在殷长睿的病情上行些方便。”

    他说道这里的时候,语气不乏有些赞许的意味,道:“老杨是个大隐于朝的国手,我就把他暂时借给了太后。”

    容晚初信赖殷长阑,对他安排的太医也不会多做计较,到这时才记起大约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凤池宫的脉案就都交在了杨院正手里。

    如今开着方子替她调养身体的也正是杨院正。

    她轻轻地“啊”了一声。

    殷长阑从前世里就对世间人异事颇感兴致——不然也不会在十二、三岁时,便因为听了坊市间的传说,一人、一刀、一马,千里南下云梦大泽,寻找传言行踪莫测、见识通玄的天机老人,还被他当真寻到了,死皮赖脸地拜进了对方的门下。

    后来他身为一国天子,有这样的喜好,自然有天下间或真或假的异士到他面前来。

    容晚初想起史书上记载他慧眼堪尽真与伪,以至于世人皆以为天子神异的种种逸事,尽管是那段他身边已经没有了她的日子,在这个时候依然让她微微地笑了起来。

    殷长阑不知道她的心思,见她神色轻,也跟着笑了笑,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他道:“殷长睿如今已经能睁眼,也能少许认得几个人,看着同伤之前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老杨私底下也同我交底,说殷长睿身子孱弱,太后对他的珍重,实际上却是在耗着他的生气,便是穷尽人事,恐怕也续不过今年。”

    容晚初不由得微微吸了一口气。

    她有些叹惋。

    “更何况,”殷长阑喉间滚过一声低而闷的轻笑,淡淡地道:“宁寿宫里也未必都是一条心。”

    他后半句说得极轻,容晚初心里还想着几回见到十二皇子时他幼弱的模样,一时没有听清,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就转过来看向了他。

    殷长阑没有重复,只是道:“馥宁你也少见她。”

    他仿佛有些沉吟,眉锋微微地蹙了起来,片刻慢慢地道:“东升伯汪成化的嫡长子今年就要及冠,他们府上前头是出过王妃也尚过主的,娶个郡主也并不为过……昌陆侯府上……”

    容晚初前头还没有明白他想的是什么,听到后头才知道他是盘算着朝哪一家合适,要把殷/红绫嫁出去了。

    听他说的几户门第都不高不低的,既没有太过接近权力心,也不会在名头上就让人觉得不匹配——殷/红绫如今虽然仍旧保有自身的郡主之爵,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罪官之女,偏偏她又流着殷氏近支的血脉,还在太后面前十分得脸……

    清流读书人家,是不会接受这样的儿妇的。

    所以他选的都是勋爵之家,靠的是祖荫和天子的恩宠,安顿一个帝胄出身的尴尬郡主,也是“为君分忧”的一部分了。

    容晚初听他叨念,前头的低落都一扫而空了,抿唇微微笑了起来,轻推了他一把,道:“你晓得些什么,就在这里乱点。”

    儿女姻缘是这样简单的事吗?

    也不知道他从前做皇帝的时候,有没有这样乱点鸳鸯谱过!

    容晚初绷着唇角的笑意,连珠似地问他:“东升伯家的郎君已经到了冠龄,如今有没有已经定下亲事?是退了亲还是没有订过?为什么拖了这样迟?退了亲是哪家的女郎,府里这些年都在同什么门户联姻?量媒量媒,就是不考虑小儿女自己的心思,也要把别的地方都看得周全——你要是胡乱地把她嫁了出去,将来出了大纰漏,难道太后不找你的麻烦,你心里就过得去?”

    殷长阑已经有些时候没有看到她这样张扬的模样,先时微微扬起了眉,眼就慢慢蓄起了笑意。

    他十分诚恳地道:“术业有专攻,阿晚可要帮我。”

    还特地道:“这件事横竖不急,等你慢慢养着身子,只管按你的意思随意地看一看,把你的人选告诉我,我来做主就是了。”

    容晚初笑着啐他一口。

    她道:“依我看,竟不必白费力气。”

    殷长阑疑惑地“嗯”了一声,听着小姑娘有些微哂地道:“馥宁郡主同容缜过从甚密,以容缜的性子,怎么会轻易放过了她?”

    她看着殷长阑有些惊愕的神情,才知道这件事殷长阑竟不知情。

    她喃喃地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

    殷长阑摇了摇头,看着容晚初有些不安的眼,唇角勾起笑来,拧了拧她的鼻尖,道:“我的阿晚,真是我的贤内助。”

    他像是忽然想通了什么事似的,神色在片刻的愕然之后微微轻起来,到容晚初问他的时候,却只是捏了捏她的脸颊,道:“等我查清楚了就同你说。”

    这是又怕她私下里费心去查。

    容晚初鼓了鼓腮,好在没有想要瞒着她,就大度地由着他去了。

    两个人在屋里气氛其乐融融的,外头的阿讷得了青女的传信,不由得微微有些犹豫。

    在她心里自然把自家娘娘放在头一个,如今容晚初和殷长阑在一处,她私心里怎么也不愿意打扰,但容晚初对霍皎素来有几分另眼相看的意思,让侍女心不由自主地犹疑起来。

    这样的迟疑挂在心里,进屋来服侍的手脚还是十分的利落,只在出入间不免露出些形容。

    容晚初犹未察觉,反而是殷长阑微微皱起了眉,看了阿讷一眼。

    他知道这是从小陪在小姑娘身边的侍女,态度稍稍减了些凌厉责问,沉声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阿讷吓了一跳。

    容晚初已经循声看了过来,阿讷抿了抿唇,屈膝宛转地把朱尚宫到凤池宫去,请容晚初屈尊往撷芳宫一行的事说了。

    霍皎向来不是轻易向人开口的性子。

    容晚初听了这话,面上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些担忧。

    殷长阑看在眼里,倒是对容晚初和霍皎之间的情谊重新做了个评判。

    小姑娘能有个说得上话的朋友,也是一件好事。

    他是个自控和自知都远胜寻常的男人,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另外的女人。

    这个霍皎……

    顶着帝妃的虚名过上一辈子,会甘心么?

    他暗暗地将霍皎这个名字分在须冷眼观察一二的类别里,面上却并不露出来,看着容晚初柔声道:“你若是不放心,就去看一看她。”

    容晚初微一迟疑,到底站起身来。

    阿讷知道她这是做了决定,就带着小宫女簇着她转进内室去更衣,再出来的时候,通身春日里的薄衫就换成了冬日里出门的风毛衣裳,一面理着昭君套上的毛尾,一面叮嘱殷长阑:“不知道霍姐姐寻我什么事,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回,你直管自己到时用了膳。”

    殷长阑微微含笑,一一地应了,亲自送她出门上了车。

    撷芳宫里的霍皎在看到独自回来的朱尚宫时,眉目间有些阴翳。

    她被几个大宫女拥着回房安顿下了,又吃了一回药,被宫人轻柔的粉拳捶打着背脊,喉间的嗽意也稍稍地舒缓了些许。

    朱尚宫未能建功,看着霍皎冷而疲倦的神色,也不由得心揪痛。

    她柔声道:“贵妃娘娘在陛下跟前,就是娘娘亲自去了,难道娘娘还会到九宸宫去求见陛下吗?”

    霍皎微微闭目不语。

    却有个小宫人急匆匆地走进来,在门口站定了,道:“贵妃娘娘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既见君子:出自《诗经·郑风·风雨》,这句比较著名了。

    *子之不淑:出自《诗经·鄘风·君子偕老》

    第83章 芳心苦(7)

    小宫人站在落地罩底下,不敢唐突地进门来, 就在门口低着头, 恭敬地道:“贵妃娘娘到了。”

    朱尚宫面上一喜, 一面搀着霍皎的手臂,道:“娘娘您瞧,贵妃娘娘/亲自来看您了。”

    一面就扶着霍皎往熏笼后头去更衣, 又问道:“奴婢请了贵妃娘娘进来?”

    霍皎却摇了摇头, 道:“这屋子里头都是病气药气, 不要冲撞了她。”

    朱尚宫顿了顿, 恭声应“是”。

    霍皎对那小宫人道:“请贵妃娘娘在书房里略坐一坐。”

    那宫人领命去了, 霍皎就转到屏风后头,厚厚地换了一身衣裳, 连额前、颈周都包得密密实实的,唯恐受了一点寒气。

    朱尚宫心里沉默地叹着气, 扶着霍皎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