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96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前些年,都是姑娘不谙事,和老爷闹得不可开交,公子夹在当,左右都不好做人。

    姑娘仗着自己是个女孩儿,得了公子的怜惜,倒把和老爷之间的父子之情看淡了。

    好不容易这一、二年,公子迷途知返,也知道终究父子没有隔夜之仇了,却总好像还同他们这些忠仆、世仆隔了一层似的,让门房心里也暗暗地着急。

    但他得了容玄明的吩咐,对于容婴不主动开口问的事,是不能有半句多余的话的,只得紧紧地闭了嘴,眼睁睁看着容婴的背影进了二门。

    容宅阔三路,容婴从上房前头的侧廊里转了弯,往自己住的东院去,风里却送来了一点细微的人声——女人哀哀哭泣的声音,短促的尖叫、被捂住口鼻的呜呜声,和若有若无的唱诵之声。

    他久习武技,耳目明敏,这一点声音平常人绝难察觉,却让他皱着眉停下了脚。

    上房周遭竟然连一个值守服侍的下人都没有。

    容婴心微觉怪异,回首四处看了一周,身子微微一屈,像只灵猫似的攀附在了抄手游廊粗/壮的椽梁之间。

    回廊楹椽高大,但好在年下府扫尘的时候,下人刚刚清理过梁间的积尘。如今过了月余,虽然不可避免地重新堆积了一层,却不至于让容婴太过难熬。

    他从怀里掏出张帕子,素面绫帕边缘散碎绣了两、三株杜若草,颜色十分的简素,没有熏香,是容婴一贯的习惯。

    他随手稍折了折,三两下系在耳后,就沿着房梁一路挨近去。

    上房是容玄明和戚氏夫妻的住处,庭轩敞阔,院左有片池塘,池边拿湖石堆了座假山,仿的是太岳第一峰摘星崖,山势十分的嶙峋,一面陡峭如镜,如今有个穿着蜜合色褙子的纤细身影,正沿着石壁无力地滑坐下来,她身边身形魁梧的男人放开了捂在她嘴边的手,错开的身位之间,容婴看到石壁上斑驳流下的血迹。

    那女郎头髻散乱,头恹恹地垂着,那魁梧男子却并没有就这样走开,而是跟着蹲下/身去,一手强硬地掀开她的眼睑,另一只手扣指变换,口发出低沉的吟唱声。

    -

    大军开拔的那一天,殷长阑亲自出城,在点将台为王师送行。

    他前一晚陪着容晚初宿在了凤池宫,三更掌火的时候,本该在睡梦的小姑娘朦朦胧胧地醒了。

    殷长阑已经由李盈等人服侍着换上了软甲和衮服,一面自己理着袖口的细褶,一面从屏风后踱出来,走回了床边。

    床幔低垂,天子昨夜栖身的痕迹已经被侍女抚平了,宽大床榻的里侧,缃色的锦被边缘簇出一张玉雕似的巴掌小/脸,长睫像两把小小的折扇,温顺地覆在眼底,随着昏暗灯火的跳跃拉出扑朔的影子。

    殷长阑俯下/身,在小姑娘的额间落了个轻柔的吻,就要重新直起腰来,却先怔了一下,道:“醒了?”

    声音十分的温柔低沉。

    容晚初眨了眨眼,还有些迷蒙,小小叫了一声“七哥”。

    殷长阑虽然忍得辛苦,却总不肯放过自己,放她一个人休息,这些时候两个人都睡在一处。天子三更过就要起床/上朝,服侍的人手脚都放得极轻,容晚初除了最初被惊醒过两、三回,后头往往都能安然睡到自己的时候。

    这一次总归是心里积着事,睡得也不大沉,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了细微的响动,因此睁开眼来。

    眉心还有一点软热的余触。

    容晚初睡熟的时候姿势十分的端正,手足都贴放着,是从小按闺训养出来的规矩,这时候觉得被子里热热的,就把手臂抽/出来搭在了被沿上。

    她整个人刚睁开眼,还处于不甚清楚的时候,抽了手出来,好像还有点担心会被训责,眼睫微微扑闪着,自以为悄悄地看了殷长阑一眼。

    又乖又软。

    殷长阑不由得失笑,心里像是注进了一汪热泉。

    御辇已经等在了门口,随侍的内监也换好了衣冠装束,垂着手静悄悄立在廊下。

    殷长阑原本就要准备出发的,这时候却撩了衣摆,在床沿侧身坐下了,捏了捏小姑娘红扑扑的脸颊,柔声问道:“你要不要同我去?”

    容晚初被他无缘无故地捏了一把,有点不满地撅了撅嘴巴,慢吞吞地偏头避开了。

    她被这问题问得有些反应不及,就拥着被子,脸上都是迷茫。

    殷长阑忍不住低低地笑。

    容晚初想了半晌,才明白他问的是“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送行”,就又慢吞吞地摇了摇头,小小声地道:“不想去。”

    殷长阑私心里也并不愿意她三更半夜里顶着朔风出门去。

    小姑娘的身子好不容易被杨院正调养得好上了些许,被冷风兜头一扑,说不定就又损了哪里。

    他摸了摸容晚初的额角,帐温暖更胜屋别处,女孩儿鬓角额间薄薄地沁了一小层汗,触手柔/腻,隐隐生出暖香。

    他低声道:“再睡一会吧,我去去就回。”

    他声音又低又柔,容晚初被他这样轻柔地安抚着,很就重新闭上了眼睛。

    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许多,淡蓝色的天光透过琉璃窗洒进屋来,丝丝缕缕的白云从镂花窗格外流过,日朗天高,无风无雪,是极好的天气。

    钦天监选了一个吉日,仿佛于远征之师也是个极好的兆头。

    容晚初拥着被子坐起身,怔怔地看着外面的天空,说不出心里安不安稳。

    殷长阑出门前同她说话,问她要不要去送行,她再醒的时候也还记得。

    她……是真的不想去。

    她垂了垂眼,两条腿垂下榻去寻着床前的绣鞋,帐外等着服侍的宫人很簇住了她。

    第89章 东风寒(5)

    阿敏往常都是往容晚初身边来的,今日不知为何往后退了一射之地, 前头就是阿讷和青女带着一众宫人, 替她穿戴了衣裳首饰。

    容晚初刚刚睁眼, 神色仍然有些倦倦的,看着不像是十分精神的样子。

    阿讷试探着问道:“娘娘今天是在宫里看看书写写字,还是出门去走走?”

    容晚初闭着眼睛, 任由宫女们柔软的手指在脸颊眼角按/揉, 沉默了片刻, 才道:“先去一趟撷芳宫。”

    从上回同霍皎见了那一面, 撷芳宫重新沉寂了下来, 除了按规报到凤池宫的事宜之外,再没有别的响动了。

    阿讷顺从地应了一声“是”, 又指使着青女等人去箱笼里收拾衣裳。

    房的杂役宫人都退出去了,阿讷才低声同容晚初回话:“解颐宫那里, 贤妃娘娘又要禁卫给递消息来, 想要见娘娘一面。”

    容晚初微微蹙起了眉, 刚想说“不见”,却难得地改了主意, 道:“我明日去看看她。”

    阿讷应诺。

    因为既不能十成十地确信霍皎所言属实, 容婴和霍皎之间果然有一段过往, 也不能确定甄漪澜暗示霍皎时所说的那些话有几分真假,又有没有留下后手,容晚初索性就把她再度圈在了宫里。

    甄漪澜恐怕也没有想到,霍皎敢把这样稍有不慎就身败名裂的事透给容晚初听。

    所以说世间的聪明人, 有的时候往往聪明太过,把人心玩弄于股掌之间。

    可是人心最是从来都没有定数的一件事。

    如今容婴已经不在帝都,远在军奔赴塞外,京的风吹草动就不会轻易刮到他的身上。

    容晚初腾出了手,可以办几件不那么急迫紧要的事了。

    她目光淡淡的,由着身边的宫侍拥簇着上了门口的辇车。

    撷芳宫的人接了贵妃的御辇,不免有些意外。

    朱尚宫笑容满面地迎上来,对着容晚初深深地行礼:“贵妃娘娘恕罪,我们娘娘正在后头佛堂里,请贵妃娘娘略略等一等,奴婢这就请了娘娘出来。”

    容晚初顺口问道:“德妃崇尚佛法?本宫那里有尊药师如来像,羊脂白的,难得莲座是烧的琉璃,绿底白花粉尖儿,连花瓣上的露水都活生生的,十分的传神了。”

    她这样说着,就偏过头去吩咐身边的侍女:“记得回去翻一翻,明儿送到德妃这里来。”

    阿讷连忙屈膝应“是”。

    朱尚宫喜不自胜,连连地道谢,因为曾被霍皎申斥过,虽然有心说一说她们家娘娘的虔心,到底只能含含混混地道:“我们娘娘每天早、晚跪经,十分的挚诚了。”

    好像有道明光闪过心头似的,容晚初忽然就转过弯来,明白了霍皎这样的虔诚因何而来。

    她不由得在心里叹息。

    面上却没有一点表露,对着满面喜色的朱尚宫笑道:“德妃身子骨娇弱,难得她又信这个,兴许就能保佑她早些好起来。”

    一面进了殿门,一面就把要往后头去叫人的朱尚宫喊住了,道:“我不过是来探望一二,倒不必惊扰了她,等一等也不当事。”

    朱尚宫知道霍皎在佛堂里的时候不爱受人打搅,但当着容贵妃的面教她在这里等,心里又觉得失礼,不由得踌躇了一下,到底应了声“是”,又悄悄地使了个机灵的宫人到佛堂门口去守着。

    一盏茶等到微冷,霍皎被两、三个小宫女随着,脚步匆匆地进了大殿。

    她穿了件半新不旧的水色素棉面海青,一看就是礼佛时的便装,连衣裳都没有来得及换,就先出来见了客人。

    朱尚宫虽然知道自家娘娘和容贵妃情分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但见她这副模样,仍旧不由得有些迟疑,目光在霍皎身后的两个小宫女身上打了个转。

    霍皎没有理会宫人之间的眉眼官司,先把容晚初看了一眼,见她神色平和,不像是出了什么事,才放缓了脚步,叫了声“贵妃娘娘”,屈膝行了个礼。

    容晚初却在她眼底看到了一痕青黑。

    十五、六岁花儿一样年纪的少女,哪里轻易就能积下这样重的憔悴之色。

    她站起身来,回了半礼,同霍皎分宾主坐了,才放低了声音,轻柔地道:“总要自己珍重些才是。”

    霍皎不由得微微地笑。

    她自己抬起手来摸了摸眼下,温声道:“不过是这几日罢了。”

    容晚初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宫人,阿讷就知趣地拉着朱尚宫一道退了出去。

    霍皎抿着唇笑了起来。

    她颜色冷艳,惯常性子如霜雪似的,言谈都让人觉得疏离清冷,如今这样浅浅地笑着,生出些人间的烟火之气,就显出与年岁相符的明亮来。

    一双眼也稍稍地弯着,看着容晚初,轻声道:“还记得上一回,他往柳州去,我那个时候心里只觉得天都昏昏的,天大地大,总也无处可安,竟贸贸然地闯到凤池宫去打扰你。”

    去年深秋里的事,容晚初也还记得。

    那个时候她觉得霍皎这个人行止怪异,好端端地说些不合时宜的话,也是从那个时候偶然窥破这桩少女心事。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升平皇帝的壳子里已经换成了故人,霍皎的心意在她看来,只能是这个少女一生悲剧的注脚。

    她不由得含笑摇了摇头,道:“我同皎姐姐一处说话,哪里称得上打扰。”

    霍皎抿着嘴微微地笑,道:“也是我觍颜,担子推给了你,如今偷了这些闲,倒把你折腾了。”

    容晚初能明显地察觉到她今天的情绪比那一天更平和许多。

    人只要心境平和,就总归能存住希望。

    容晚初稍稍放下了心,笑道:“皎姐姐要是有心谢我,就把你这里自己做的茶饼儿分我些——我可是听说了撷芳宫特特要了一篓子茶,今天特地来讨食的。”

    她这样坦荡娇憨,让霍皎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朱姑姑。”霍皎对着门口招了招手,道:“把我寝房窗台上那个小木匣子拿来。”

    一面就含笑道:“亏得你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