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106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连带着圆圆的小/脸也跟着严肃起来,低声道:“陛下刚回来——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殷长阑也在房,阿敏不由得犹豫了一下。

    她道:“府里出了事。”

    府的事一贯都是她在交接,阿讷也不在意于她的语焉不详,只问道:“要不要我陪你进去?”

    阿敏不由得看了她一眼。

    阿讷蹙起了眉,道:“倘若不需要,我可就出去了。”

    阿敏想了想,微微叹了口气,犹觉得有些头痛,道:“好阿讷,不是我不同你说,只是今儿这桩事……”

    两个人在外头窃窃私语的时候,内室里女郎已经慢吞吞地道:“你们两个在门口说什么呢?”

    阿讷和阿敏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面面相觑了一刹,就低着头一先一后地进了门。

    容晚初蜷着腿坐在榻边上,向后微微地倚着殷长阑的胸膛,面上还有些浅浅的晕云,不像是不高兴的样子。

    阿敏暗地里松了口气,伏下/身,先禀报道:“娘娘,奴婢擅作主张,接了戚夫人和素梅进宫,暂且安置在了东侧殿的晓寒轩里。”

    殷长阑从身后拥着容晚初,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她的手腕,并没有对阿敏的话做出什么反应。

    容晚初也只是低低地“唔”了一声,一双眼落在侍女的身上,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有些疑惑,又问道:“素梅是谁?”

    主子没有动怒,阿敏背上一层薄汗润湿/了衣裳。

    她道:“回娘娘的话,素梅是二夫人的身边人,奴婢、奴婢与她十分相熟……”

    连一旁的阿讷都听懂了她的意思,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容晚初进宫之后,两个贴身的侍女划分了司职,府的往来消息都由阿敏经手——阿讷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把手伸进了二房去。

    容晚初却没有惊讶之色。

    她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阿敏沉声道:“娘娘交代奴婢多关照正房的动向,今天一大早,戚夫人身边的绿腰就悄悄放了只鸽子。”

    “绿腰私下里与戚副指挥使过从亲密,前头就曾有一回派人去寻戚大人,被二夫人阴差阳错地拦下了,素梅因此留了心——那鸽子也不是头一回见着。没过多久,戚大人就进了府。”

    “门房拿了戚大人的名帖,在坊间的医馆里寻了个郎。”

    “这件事诸多蹊跷,落在了二夫人的眼睛里。”

    “二夫人使素梅悄悄地把抓来的药偷了一把,拿给懂行的老嬷嬷验了,发现那郎开的是堕胎的药方。”

    “二夫人因此,就、就……”

    阿敏说到这里,不由得停了下来,有些踌躇地看了容晚初一眼。

    容晚初面上的倦意消散了,却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情绪,只是平静地听着。

    阿敏暗暗地叹了口气。

    容家,真是个泥潭。

    她低声道:“二夫人因此恨毒了戚夫人。”

    容晚初不由得微微一喟。

    她道:“米氏也知道了?”

    容玄明南下柳州已经有半年,家里的娇妻却莫名其妙地验出了身孕。

    寻常人听了这样的秘闻,只会先猜疑孩子的父亲是谁。

    只有知情的人,才会因为自己的立场而生出爱憎来。

    容晚初微微垂下了眼。

    殷长阑察觉到她心的微澜,握着她手臂的手掌稍稍用了些力,又沿着洁白的腕管摩挲下来,手指扣进了她的指间。

    容晚初身子向后仰过去,枕在了他的肩上。

    殷长阑侧过头在她颊上啄了啄,目光却炯炯地落在了阿敏的身上。

    阿敏悚然。

    她深深埋下了头,恭声道:“米夫人受了这样的刺激,情绪不免有些过激。素梅怕她酿成大错,不顾米夫人的拦阻,主动将戚夫人带出了府。”

    “因为路上受了戚大人部属的拦阻,戚夫人受了些伤……”

    她微微有些犹疑,问道:“娘娘要见一见她么?”

    容晚初还没有说话,殷长阑已经道:“时候不早了,既然受了伤,就使太医来好好地看一看脉。”

    他揽着容晚初腰上的手臂微微收紧,女孩儿在片刻的沉默之后默认了他的意思,听着男人安排道:“办事得力的忠仆,朕自然有赏赐。且先好好地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妥当地来同娘娘回话。”

    阿敏轻轻吁了口气,重新磕了个头,道:“奴婢谢陛下、娘娘的恩泽。”

    侍女们寂寂地退了出去。

    殷长阑把怀里神色微怏的女孩儿挖了起来,温声道:“何必为这些人坏了自己的心情。”

    容晚初仰着头,男人峻刻的眉眼落在她眼睛里,使她的叹息里都带上了温柔的意味,道:“我只是觉得不值得。”

    第101章 剪牡丹(3)

    “米氏也好,戚氏也好, 当年也都曾经是高庭深闺, 世间姝丽。”

    容晚初唇角微微抿了抿, 对上殷长阑深邃而平和的眼,忽然微微地笑了笑,环住了男人的颈, 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前, 道:“总归是各人的缘法, 多想无益。”

    殷长阑眉眼稍温, 撑住了她的腰, 道:“傻丫头。”

    容晚初不由得鼓起了腮。

    殷长阑笑了起来,拧了拧她的鼻尖, 倾身将她从榻上抱了起来,道:“是我说错了话, 贵妃娘娘移驾用膳来吧。”

    这一晚或许是男人终于体谅她的辛苦, 两个人在榻上肩并肩地各自看了一回书, 就安静地歇下了。

    容晚初枕在颈下坚实的手臂上,在半睡半醒的时候, 还模模糊糊地想着, 终于难得地能睡一场好觉。

    后半夜的时候, 外间依稀有窸窣的声音传进来。

    容晚初朦胧间睁开眼,昏黄的壁灯里,有人在她颊上温柔地抚触,对她说“没事, 接着睡吧”。

    身边已经熟悉了的暖热轮廓忽然空了,女孩儿下意识靠过去的时候有些失落,无意义地呢喃了一声,就翻过身来规规矩矩地躺平了。

    连两只小手都整齐地摆在了身边。

    起身的男人看着她睡梦因为赌气悄悄鼓起的两颊,不由得微微地笑了笑。

    李盈和阿敏垂着手等在外间的落地罩前,殷长阑倾身在容晚初的眉间落了个浅吻,随手抽过衣架上的大氅,一面站起身来大步往外走。

    微明微灭的天光在琉璃窗间闪烁的时候,容晚初习惯性地睁开了眼。

    身侧高大的男人侧身微微弓着,一截手臂穿过她肩颈和软枕的缝隙,安然地环在她肩头。那双深黯的瞳被眼睑遮盖,难得地显出浓长的睫来,安安静静地披覆在眼下,有种少见的安稳。

    这个男人向来仿佛有着无穷的精力,无论是在以前餐风宿雨、披沥肝胆的峥嵘年月,还是如今居天子位,为圣朝主——她很少看见殷长阑睡梦的样子。

    容晚初静静地看着他,一时间连呼吸都屏住了。

    被注视的人仿佛仍旧有着自己的意识,搭在她腰上的手臂微微拢紧了,女孩儿就身不由己地俯过身去,整个人都撞进了他的怀。

    炙烫的鼻息无遮无拦地扑在她耳廓上。

    容晚初在这样熟悉的温度里,一双眼又不知不觉地闭了起来。

    再醒来的时候天光都大亮了。

    她只觉得自己做了场朦朦胧胧的梦,男人就倚着床头坐在她身边,仰头微微地闭着眼。

    听到身边细微的响动,垂首看了下来,接住了女孩儿递过来的手腕。

    容晚初喃喃地道:“梦见你出门去了。”

    殷长阑失笑。

    容晚初浅浅地打了个呵欠,就顺着扶上她肩头的力道坐了起来,帘外的侍女鱼贯进门来服侍她更衣洗漱,女孩儿在哗啦啦的水声里回过头,又问道:“你夜里是不是出去了?”

    殷长阑点了点头,调侃道:“平时睡得像只小猪似的,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就这样警觉。”

    容晚初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男人没有说他出门做什么去了,容晚初也没有急着追问。

    等到底下服侍的宫人做完了手里的活计,又井然有序地退出了门,屋里只剩下外间听传的两个贴身侍女,容晚初坐在椅子里回过头来看着殷长阑,听他语气平和地道:“戚恺叛逃了。”

    容晚初蹙起了眉。

    “戚恺暂领五城兵马司,担负京城防务之责,有宵禁夜巡的职权。他凭着职务之便,昨天夜里叫开了京城的角门,连夜出京去了。”

    “城门卫有人察觉不对,一层层地报上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殷长阑声音淡淡的,并没有什么愠意,容晚初不由得道:“他在心急什么?”

    一面说着,眉梢微微地蹙了起来,道:“难道这也是容玄渡的安排?”

    殷长阑却摇了摇头。

    他道:“如今说这个为时尚早,我已经着人发了海捕书,消息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各地,无论是容景升还是容毓明,都不会知道得太迟。”

    容晚初懂了他的意思,就点了点头,道:“我等等就去见一见戚氏,听听她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殷长阑抚了抚她的发顶,柔声道:“别太辛苦,听她说什么话,也别自己动气。”

    容晚初抿起唇笑了起来,道:“哪里就那么娇气!”

    戚氏被安排在凤池宫东侧的一处小巧庭轩。

    容晚初被一众宫人前呼后拥着,转过晓寒轩庭前的花木围篱的时候,戚氏也正缩在窗后的帘帷间发呆。

    凤池宫的窗子被天子格外地叮嘱过,已经换成了一水的透色琉璃窗,因为时近春夏,天光日盛的缘故,窗前都装上了通天彻地的帘帷,为房的人遮蔽稍嫌刺眼的日色。

    戚氏整个身子都缩在重叠的帘子里,在素梅提出要替她拉起窗帘的时候却又惊叫着拒绝了。

    素梅看着那个幔帐之间瑟瑟蜷缩的女郎,总有种异的割裂之感。

    仿佛这一个戚氏和昨日在容府上房被丫鬟辖制、险些被灌下一碗药汤的戚氏是同一个人,而后来在马车上比她还要镇定的、挣脱了五城兵马司兵痞阻隔的戚氏,除了同样的虚弱苍白以外,完全是另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