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第107节

作品:《我是天子白月光(重生)

    她心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说不出的后悔。

    但问着自己倘若重新回到前一天,还会不会自作主张地带着戚氏进宫来,甚至为此违逆了主子米夫人的意思……

    素梅有些茫然地想着,大概她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她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思从何而来,只是莫名地觉得,如果真的按照米夫人的安排,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甚至自己亲自下手,让戚夫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容家,或许她们主仆都会在帝宫的怒火下受到难以言喻的牵连。

    门口的宫人齐刷刷地跪了一地,素梅跳了起来,慌慌张张地迎了出去,道:“奴婢叩见贵妃娘娘。”

    容晚初微微颔首。

    她问道:“夫人今日好些了?”

    素梅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门口已经有个宫人伶俐地道:“昨儿请太医署的陈太医来看过了,今天早间又请过一回脉,夫人的孕相有些不稳,又受了大惊吓,因此开了安神保胎的方子……”

    口齿清晰地回了一大篇话。

    容晚初点了点头,道:“不必进来这许多人。”

    青女和阿敏对视了一眼,垂首站在了门前。

    阿敏一个人抬脚跟着容晚初进了屋。

    戚氏在门口人声响起来的时候就瑟缩着拿窗帘围住了全身,这时外面悄悄安静下来,她也从帘帷的缝隙间露出个眼睛,暗暗地四下里看着。

    对上容晚初的视线,不由得又是一抖,就要重新扯起帘子来。

    容晚初已经先叫了一声“夫人”,语气十分的轻缓。

    戚夫人身形微颤,连带着帷幔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容晚初侧身在当窗的榻边上落了座,面上含/着浅浅的笑意,一双眼静静地看着她。

    戚夫人目光有些怔愣,声如蚊蚋似地道:“……娘娘。”

    容晚初点了点头。

    她温声道:“夫人既然自己选了进宫来见我,想必也总有些话想同我说。如今我也在这里了,不拘有什么话,夫人只管说出来就是了。”

    戚夫人却忽然捂着耳朵,用力地摇起头来。

    她脑后的伤口长好了,剃掉的头发却没有长全,虽然勉强梳进了发髻里,但这样用力挣扎着仿佛在与谁厮打的时候,就难免乱糟糟地堆了下来,让她看上去有些癫狂似的。

    阿敏心一紧,想也不想地挡在了容晚初的身前。

    戚夫人已经抬起头来,神色有些混乱和癫狂,只有一双眼像是跳在岸上失了水的鱼,大大地睁着,即使已经被阿敏按着肩伏在了榻上,依旧仰着头定定地看着容晚初。

    容晚初微微地叹了口气。

    太医早就得了诏令,就等候在一边的庑房里,这时匆匆地进了门,替戚夫人施了针。

    戚夫人沉沉地睡了过去。

    有尚宫局的女官往凤池宫来回话,容晚初索性就在晓寒轩的前屋问了一回事。

    戚夫人的昏睡并没有持续多久,还没有到午膳时候,阿敏就过来通报容晚初:“戚夫人醒了。”

    容晚初进了门,躺在榻上的女郎就拥着被子坐了起来,叫了一声“娘娘”。

    容晚初心微微一动。

    眼前的这个戚氏眉眼苍白,削肩细/腰,仍旧是一副脆弱娇柔的面庞,但肩脊骨骼笔挺,姿仪落落,隐隐有种说不出的端秀。

    容晚初这样看着她,心微微有些恍惚。

    她道:“夫人,多时不见了。”

    戚夫人唇角露出一个苦涩而宽柔的笑意,道:“妾身昔年无状,给娘娘添了许多麻烦。”

    容晚初呼吸都在这一瞬屏住了。

    戚夫人声音有些低哑,却因为语气轻柔而不显得粗砺,看着容晚初,徐徐地道:“妾身思绪混乱,也不知道这样的清醒能维持多久,只能从头说起,倘若能为娘娘有所助益,也算是妾身的一段绵薄之力。”

    容晚初颔首默许。

    戚夫人却短暂地闭上了嘴巴,斟酌了一回言辞,才静静地道:“泰安三十二年,妾身嫁进京来,做了容大人的填房。”

    “帝都风物菁华,容大人丰姿冠世,大公子和娘娘性格都温善,妾身一时之间只觉得,出嫁之前担忧的那些,竟都是杞人忧天。”

    戚夫人微微一顿,面上显出苦涩来。

    第102章 剪牡丹(4)

    “泰安三十二年的冬月,妾身记得清清楚楚。冬月初六, 老爷奉圣旨出京办事。”

    戚夫人声音娓娓, 容晚初沉默地听着, 亲自起身到桌边去,摸了摸桌上的茶壶,斟了盏雪梨甜汤, 送到了她的手边。

    戚夫人微微怔了怔, 双手接过茶盏, 感激地对着容晚初笑了笑。

    她顶着继夫人的头衔嫁进容家来, 按道理来说, 最受影响、最与她利益和立场都不同的,就应该是柳夫人留下的一双儿女了。

    可是无论是容婴还是容晚初, 都没有因此与她为难、对抗。

    容婴是个已经进学立事的少年郎,她是年少的继母, 要彼此避嫌。

    但容晚初与她之间, 却也曾彼此尊重、融洽地相处过。

    后来……

    戚夫人唇角微牵, 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

    她低声道:“娘娘也知道,妾身虽然不是华族清贵出身, 但家慈庭训也算严谨。妾身深知公子和娘娘的不易, 因此格外地看重清誉。老爷不在京, 妾身更是紧闭门户,只在上院走动,连近身的丫鬟都不出二门。”

    容晚初颔首。

    戚夫人道:“可是老爷走了半个月的工夫,夜里就忽然有人闯进了上房。”

    把多年前这样最初的屈辱说出口, 戚夫人心里像是被一团火灼灼地烧,让她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容晚初。

    容晚初也正注视着她,神色宁和又平静。

    她的目光像是一捧潺/潺的水,把心口那团烈火都浇灭了,余下一片焦痕隐隐地作痛。

    眼角的凉意晕开,戚夫人低下头去捂住了眼和颊。

    她道:“妾身是远嫁而来,身边的丫头、陪房往外一散,房里留下的就只有四个傻的。府里补上来的人,竟连一个曾服侍过先夫人的都没有——不瞒娘娘说,妾身那时也曾经想过是不是妾身做错了什么……”

    ——以至于容家两位嫡子女刻意抽走了人手。

    容晚初哂然。

    “直到那天夜里,”戚夫人低着头,彤色从眼周散到了眼尾,声音有些说不出的讥诮和凄怆:“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丫鬟把我的丫鬟打晕拖出了门……容毓明坐在我的寝房里,告诉我‘这就是容家的规矩’……”

    她仰起头来,看着容晚初,道:“没有等到老爷返京,妾身就查出了身孕。”

    戚氏不曾为人所知的第一次身孕。

    等到后来传到众人口的时候,这桩孕事已经变成了“新夫人心理负担太大,以至于出现了假孕的症候”。

    容晚初抿起了唇。

    戚夫人却忽然说起了一桩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妾身在家是幺女,头上止有一个同母的嫡兄,却有四、五个庶出的兄弟。家慈性情宽和,待诸兄弟都仁厚,几位兄弟待妾身都十分亲近。妾身出阁的时候,几位兄长都在家严面前提出要为妾身送嫁。”

    “家严却亲自点了大兄。”

    “大兄那时在家严身边屡立战功,即使在一众堂表兄弟里,也称得上是俊彦人物。”

    戚夫人这样说着,言辞间有些挥之不去的冷意。

    容晚初轻声道:“本宫也曾听说,戚将军虽然生/母不详,但为将颇有胆略。”

    戚夫人知道容晚初的意思。

    她微微地冷笑起来,道:“他的出身,自然是不敢公之于众的。至少在我大齐人看来,即使是母不详的野种,也总比狄人生的孽种好些。”

    戚夫人从开口以来言辞都温和克制,即使是描述容玄渡的暴行,也没有这样恶毒粗俗过。

    即使是容晚初已经从容婴的叙述和后来种种迹象,几乎确定了戚恺在容家兄弟身边扮演的角色,到此也不由得深喟。

    戚夫人道:“呼兰氏女是狄人大巫的独女。娘娘不曾与北狄人相交,恐怕不大清楚狄人的情形——他们的汗王和族长们,把那些只会装神弄鬼、沽名钓誉的假‘巫’奉为神使,不过是与那些巫们心照不宣,把部族百姓更好地控制在手里罢了。而真正有着巫神之术的大巫,一旦被发现,就面临被投进狱生不如死的下场。”

    容晚初淡淡地叹了口气,道:“即使是巫神也救不了自己的信徒吗。”

    戚夫人看了她一眼,嘴角稍稍露出一点笑意来,道:“娘娘何必同妾身说这样的话。”

    容晚初微微一笑。

    戚夫人没有纠缠于这一点,只是道:“过往的事,妾身那时还不曾出生,只在后来一言半语之间闻说一二。呼兰氏的父亲下狱之后,她独自出逃,被家严收入府。”

    “后来老爷率军大败北狄,光复阴川。”戚夫人言辞点到即止,容晚初在她的眼神之间领会到了她的意思。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也就是说,至少在那个时候,容玄明已经和戚夫人的父亲缔结了同盟的关系。

    戚夫人看着她的神色,不由得感慨道:“娘娘果然玲珑剔透。妾身一直隔了许多年才想明白的道理,娘娘只是这样听了一句,竟然就一点而通。”

    她语气渐暗,重新捡起前头的话题说了下去:“妾身的孕事从何而来,诊脉的郎不知道,容毓明却一清二楚。”

    “妾身……”戚夫人喃喃地道:“不瞒娘娘说,妾身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的活不下去了。”

    “容毓明这个人没有廉耻,也没有人伦。他竟然笑着对妾身说‘哥哥的嫡子多多益善,这个孩子自然要生下来’。”

    “妾身一心求死,撞在了墙上。”

    “可是妾身却没有死成。”

    容晚初已经预感到了戚夫人要说出来的话,面上不由得跟着端肃起来。

    戚夫人道:“那时妾身还不知道呼兰氏和她的儿子,到底有着怎样的手段——妾身醒来之后,腹已经没有了孩子,妾身只记得自己跌在地上伤了头,身边的丫鬟因为‘服侍不力’,死的死,撵的撵……”

    “连容毓明做过的那些肮脏的事,妾身也……全然不记得了。”

    戚夫人声音十分的平静,连眼眶里的泪也是平静地滚落下来:“娘娘,妾身也不知道妾身该不该宁可一辈子都不要想起来。什么都不记得,每一次都从头开始的时候,那羞辱也只在眼前罢了。”

    “妾身嫁进来不过五年,‘跌伤头’却足足有七、八次了。”

    即使是心有所准备如容晚初,在这个时候也仍然倒抽了一口冷气。

    仿佛咽腔有口气堵在了那里,让她忍不住深深地呼吸,伸出手去握住了戚夫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