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节

作品:《斗春院

    众人听来皆是陈家家务事,都有些尴尬,一时也不好插手,邻里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皆知道王氏的做派,活该受则个教训。可又见王氏鬓发散乱,衣衫不整的倒在地上哭泣,好不狼狈,便也觉得有些可怜。

    众人皆知张氏性子,又怕把事情惹大了,毕竟都是住一个院子里的,于是纷纷劝和道:“这个有话好好说嘛,这火也发了,人也教训了,差不多得了,在这般打下去可非得闹出人命官司来!”

    张氏不以为意:“便是闹到官府又如何,我这是替天行道,那县太爷见了只怕也会赞我一个“好”字!”

    第5章 倔强

    春生素来瞧不上王氏那嘴脸,平日里无事总爱挤兑她娘,偏林氏性子柔和,不乐意与她计较,不料王氏却以为是怕了她,行事做派愈发张狂。俗话说的好,阎王易见,小鬼难缠,真是恶心死人。

    原本念着同是一家人,又是长辈,春生虽不待见她,却也不好发作。不过这日实在是瞧不下去了,不过是一口鸡汤,想喝大大方方的喝便是,偏偏要这般偷偷摸摸让人心里膈应的慌,本意是欲借势整治一番,却没想到引得祖母张氏怒火攻心,事情闹得这等地步,实非她本意。

    春生心有愧,便跟着劝和。

    那张氏也不是真的要打死王氏,不过是早早便积压了许多不满,赶在今日撞上了枪口,平日里积攒的怨气一并爆发便一发不可收拾了。见众人皆在规劝,又见那王氏也确实是被震慑了,遂见好就收,只面上仍不动声色,恶狠狠道:“下回再给我兴风作浪,看我不休了你让你滚回娘家去!”

    那王氏嫁到陈家二十多年也没能给陈家生出个儿子,便是犯了七出之一,要是那稍微恶毒一点的婆婆,估计早就把这种儿媳妇休弃送回娘家了,哪还有在这里瞎蹦跶的机会。无子,这原本便是王氏一生最大的隐痛,猛地听到张氏提起,王氏一时间竟被吓得收住了哭声不敢言语。

    春生见张氏言语间似有所松动,便见势夺了她手的扫帚,张氏松了手却是一把搂住春生,怜惜道:“只苦了我的宝贝孙女,贪上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伯娘!”

    春生好生安慰一番,给众人打了个眼色,便扶着张氏进了屋,事情这才告一段落。

    进屋前,春生瞧见二房的堂妹陈香儿正怯生生地缩在墙角往院子里张望,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陈香儿缓缓的转过头来,两人的目光撞到了一块儿,陈香儿又很缩了回去。

    整个院子乱做一团,众人帮忙收拾好了这才渐渐散去。那大房姚氏扶起躺在地上装死的王氏,见自家的丑事全让他人瞧见了去,只觉得面上无光。又想到自家二郎如今正在说亲,现下家里出了这等没皮没脸的事情,只担忧怕误了二郎的终身大事,姚氏素来心思活络,这么想来一时也有些埋怨起这短见识的泼妇来。

    见院里没人了,那胆小怕事的陈香儿这才小心翼翼地摸到院子里与姚氏一同把王氏扶了回去。

    却说林氏在屋里早已听了个大概,因怕被冲撞了身子,又想到那般阵仗怕是自己出去了便也无济于事,只得呆在屋子里干着急。见春生回来了,林氏立即上前问道:“你祖母无碍吧?你二伯娘可否伤着?”

    春生虚扶着林氏坐在炕上,低声道:“皆无事!”

    林氏听了这才松了口气,随即想到了什么,又板起了脸作严肃状,问道:“说吧,今儿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旁人不知情便罢了,莫以为我这个当娘的也跟着是个老糊涂不成?”

    春生默不作声,见林氏好似动气了,过了会才咬牙道:“最是见不得那作派···”

    林氏听春生这般说着,便把事情猜去了七八分,晓得定是少补了她的掺合,又见她那咬牙切齿的表情,顿时气乐了,“哟,你还有理呢?小小年纪气性倒是不小。”

    春生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林氏碰着春生这倔脾气,便也只得败下阵来,旁人皆道她生了个好脾性的闺女,性情忠厚老实,静可人,蕙质兰心,却不知最是个脾气刚烈的,这性子也不知随了谁。

    林氏叹了口气,春生的性子她是了解的,断不会无缘无故的刁难人,那王氏···哎,想起今日发生的这一遭,仍忍不住感慨道;“那王氏其实也是个可怜的!”

    春生却不以为然,忍不住还嘴道:“如今这世道谁不可怜?那也没见哪个像她这般没皮没脸的。就拿咱家来说,平日里被她戳脊梁骨的事儿发生得还少么,旁人家的事情拿着到处乱编排,完全一副小人做派。娘你心善,不与她计较,偏她还当咱们家是个软骨头,愈发欺负地厉害。今个儿跑来偷鸡摸狗,明个儿跑来无赖耍横。”春生越说越气人,看着林氏道:“今个儿连我们家一口鸡汤都要惦念着,要是搁以前,我也懒得与她计较,可是现在不同了,娘亲肚里怀着弟弟,难道往后弟弟生下来也得白白受她的编排么?”

    林氏见春生越说越来劲,又觉得好笑,伸出手指点着春生的额头道:“你啊,真是白在那陵隐寺里呆了这么些年,那庙里不都说要六根清净吗?怎地连这点脾性都收不住。”

    说着想起春生刚才说的话,全是替她替家里出头的,一时也有些感动。又忆起春生刚出生时遭的罪,这才从小便往那庙里送,一时忍不住怜惜,遂又宠爱的把春生一把搂在怀里,嘴里却还在念叨着:“莫以为你那点儿小心思能够瞒得住你祖母,不过是宠着你,才这般任由着你胡闹,你得知道,凡事过犹不及,可不能因着这点小事伤着家的根本,那便是戳进你祖母的心窝子里了。”

    春生被林氏温柔的搂在怀里,觉得心里一阵柔软,便乖巧的点头称是。

    林氏见春生这般乖巧可人,便又觉得欣慰,怀里搂着一个,腹怀着一个,只觉得生活圆满,岁月一片静好。

    过了会,靠在林氏怀的春生忽然说道:“娘,你只管放心,往后只要有我在,定不会让人把你跟弟弟欺负了去。”过了会,便又补充道:“还有爹爹也是。”

    林氏听了好一阵感动,只觉得闺女长大了。

    那边张氏发完了火后心气便也散了,原本就不是那恶毒之人,不过是觉得二房实在是一团糟,这王氏是越发不像样子了,跟个小辈都能计较上,便想趁机敲打一番罢了。末了,还是把村里的李郎请来替王氏相看,郎诊断说是无碍,不过是皮外伤罢了,休养几日便无事了,张氏遂也放了心。不过那王氏大概是受了惊吓,或者是觉得羞耻,在屋子里躺了好一段时日。

    自打这件事以后,春生觉得家里安静不少,倒也乐得清闲。

    第6章 贵人

    这几日王氏整日闭门不出,没往外四处蹦跶,院子里一片和睦,春生觉得耳根子清静,心情愉悦不少。后来王氏见好了,碰着春生,面上权当没瞧见她,只背过身来忍不住咒骂几句。春生也不在意,一门心思陪着林氏安胎,只盼着弟弟些出来。

    这一日春生立在临窗的木桌旁练字,林氏坐在一侧替陈相近纳鞋底,间或指导春生一番。

    春生练得无趣,便捡豆子般挑着近日村子里发生的趣事说给林氏听,替她消闷儿,春生说道:“后来啊,这杨婶子她儿媳妇回来瞧见家里的鸡笼都空了,那几只家养的老母鸡竟全都不见了,这可了不得,还以为家遭贼了,差点都闹到村长家里去了。”

    原来这春生说的便是前阵子在村子里实打实发生的事情,村子里妇人闲来无事当着趣事四处八卦解闷。听到后头,这林氏终于听出了原委,原来因着这几只母鸡差点引发了第二回血案。这第一回嘛,便是王氏挨打那次。

    这件事情闹到最后,这才知道终于知道了原委,竟然是那庄子里陈家的榆木疙瘩陈相近,不知听谁说道这怀孕的妇人得多吃些老母鸡,便于生产,后来发觉那杨婶子家里的母鸡最“老”,便想着法子竟把杨婶子家里的老母鸡一只接着一只全都给弄了回来,这杨婶子儿媳不知情,便差点有了这第二回血案。

    春生边说边乐,看着林氏打趣道:“娘,你且与我说说看,爹爹为啥要费这般力气,弄出这般费力不讨好的劳什子事情出来啊?”

    这般费力是为了谁?这些老母鸡后来可不都进了林氏的肚里么。

    林氏被闺女打趣得老脸通红,险些坐不住了,忙下炕,作势要去捂住春生那张利索的小嘴:“好啊,连你娘都敢编排,看我今儿个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母女两个在屋子里逗趣着,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春生打开窗子往外瞧,院子里并无动静,偏那喧哗声还在,像是从庄子外院传来的。果然过了没多久,便见管事一家都迎了出去,后来才知晓,原来是府里来人了。

    薛管事一家急急地迎了出去,不一会儿,便见薛管事的儿媳孙二婶子匆匆返回院里,高声招呼道:“人呢,人都死哪去呢?府里的贵人来了,还不赶紧滚出来招待,要是误了那贵人的大驾,小心赏你们几顿板子吃!”

    那孙二婶子许是真急了,扯开嗓子高喊,待屋子里的人皆慌慌张张的赶出来,那孙二婶子只来得及道一声:“府里来人了,些则个!”便二话不说领着往外赶,边走边好是一番嘱咐着。

    府里···来人呢?大抵是这消息太突然了,众人连说话都不利索了,那孙二婶子安排什么便是什么了。幸得这薛家原先便在府里管事,是见过世面的,安排这个收拾房间,那个准备茶水糕点,还留有两个到厨房备着,这孙二婶子便带着张氏到前厅里候着,这一番忙碌下来,倒也显得有条不紊。

    这边薛管事得了小厮报信,前头刚到门口候着,后头便见马车到了,只见两辆马车正稳稳地停在庄子门口,前有报信的小厮,后有跟车的随从,那满是通身的气派,一下子把周遭的人皆给震住了。又见后头马车上利索的下来两个婆子并两个小丫头,来到前头马车边上候着,车上一只玉手将帘子挑开,一个美貌丫鬟走出马车,下面立即有小厮放下马凳,丫鬟先行下车,由下把马车里的贵人给扶了出来。

    这阵仗村子里哪瞧见过,引得邻居们纷纷围观,便是村口的孩童们也一路跟着马车老远跑来瞧新鲜。且不说附近的村民议论纷纷,便是庄子里的人也是震撼万分。

    尤其是那王家的与陈家的,几时见过这等世面,虽说是这大户人家的家生奴才准没错,可架不住无人教导,便是原先有那规矩,也早被消磨得一干二净咯。

    还是薛管事镇得住场面,忙把贵人迎进了内院,有专门的婆子安排几个小厮把几个装着衣裳首饰的大箱子往备好的厢房里搬,那沉甸甸,满满当当的几大箱子,叫人见了只觉得着瞠目结舌。众人见那随行的婆子丫头一口一个“奶奶”,见这贵人如此尊贵,便觉着定是府里哪房夫人。

    可府里前头几位老爷早早便已娶妻生子了,府里每回都派了赏钱的,与府稍有些情分的便也没听说过府里几时办了喜事啊。且观这位夫人如此年轻貌美,这般看上去最多不过十五六岁芳龄,这么算下来,那府里适龄的主子便只剩下那沈家五爷沈毅堂并沈大老爷之子沈之敬两位了,这两位爷虽年纪相当,却是叔侄关系,隔着辈分呢,只暂且不知到底是哪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