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5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总觉得这红裳询问的问题有些怪异,具体哪里怪却又说不上来。倒也不曾在意,回到屋里见香桃不在,便把金瓜子单独收拾好,又把那些点心放在显眼的位置,这才出来。

    春生寻思着廊下的鹦鹉现下正饿着肚子,便到厨房里转了一圈,拿了些杂粮,小块水果等吃食。却在途无意间听见几个婆子在厨房里咬耳朵。

    只听见一个道:“听说将要过门的这位正房奶奶可是自幼便与咱们主子爷订了姻亲的,便是那扬州城名门望族苏家的大房嫡女,小时候还到咱们府里做过客呢!”

    那婆子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的唾沫横飞,说到这里,忽然四处张望一番,小声道:“我可是听说这位苏家小姐极丑无比,凹头土脑的,坊间传言貌似无盐啊!你可是知道的,咱们院里头的这位爷只爱仙姿玉貌之人,哪里瞧得上那个样的啊,原也不是什么言听计从的主,他要是不乐意啊,便是那国公爷也拿他没办法啊!”

    另一人便是那掌勺的周婆子,见她跟着一通附和道:“怪道这主子爷的婚事耽搁到了现在,我就说这般尊贵的人物怎么会娶不到好媳妇呢,原来是这个原因。”那周婆子疑惑道:“那主子爷最后怎地又同意了呢,不是道连那国公爷也拿他没办法么?”

    那婆子得意道:“这你可就不知道了吧,我可是费了老大力气才打听到的。据说在这年初里头咱门老夫人犯了重病差点驾鹤西去了,老太太临终前唯一的遗憾便是放不下这晚年得的宝贝儿子,咱们主子爷正是为了圆了老夫人的遗命这才愿意妥协的。哪知,这老太太一高兴,竟然一日一日的好了起来,便是到了现下还活得好好地,瞧着精神头十足呢!”

    这周婆子听了感叹道:“没想到咱们爷竟还是个孝顺的主!”又叹息道:“主子爷心底定是不愿意娶那苏家小姐的。”

    那婆子肯定道:“定是不乐意啊,不然怎会有那林姨娘的得势啊,这世家大族最是注重礼仪,正妻未过门怎能允许纳妾还让妾氏有了孩子呢?这不是活活打那正房的脸面么。依我看啊,定是咱们爷故意为之,再说了,咱门爷可是拥有天人之姿,怎是那等无盐配得上的。”

    春生恰好将二人的对话听了个遍,心道,也不知这两人所说的可不可信。若确实是真的,如此说来,这沈毅堂虽荒淫无道,劣迹斑斑,却也并非到了那无可救药之地步。

    春生边走边想,待回到了院子里的穿山游廊这才回过神来。却见那廊上站了个身影,头戴束发金冠,身着一件石青色长袍,领口袖口绣有银丝边赤金滚边,腰间系有祥云宽边锦带,上边系着一只鸳鸯戏水图案的荷包。他身形挺拔颀长,整个人看起来丰神俊朗,意气风发,不正是刚才那两位嘴里讨论的主子爷又是谁呢。

    春生猛地瞧见那人,被唬了一跳,见那人背对着并未瞧见她,便松了一口气,想装作未瞧见偷偷地退回去。却忽然看到笼子里的鹦鹉激动的张开翅膀,在笼子里跳来跳去,嘴里不停地重复着:“春生,来,春生,来···”

    春生吓了一跳,猛的抬头,却见那只该死的鹦鹉发现了她,正欢的与她打招呼。又见廊下那人正缓缓地转过身来。

    春生无法,只得立在原地,向那人弯腰行礼,小声恭敬道:“奴婢见过爷···”

    那沈毅堂对春生有些印象,尤其是她的名字,见春生恭敬的立在一侧,便往前走了两步,嘴角扬着漫不经心的笑,问道:“可是你在饲养这只鹦鹉?”

    春生垂着头,低声道:“正是奴婢···”

    沈毅堂吹着口哨,逗弄着鹦鹉,只见那鹦鹉正在笼子里跳来跳去,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春生,救我,春生,来救救我···”

    春生听了顿时心一慌,下意识地抬头,却见那沈毅堂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跟前,正斜着眼懒洋洋的审视着她,面上表情无害,嘴里却质问道:“这便是你教养的鹦鹉?当真是好极了!”

    这沈毅堂身型高大屹立,本身又通神气派,不怒自威,便是仅仅一个犀利的眼神扫来,也足以让人吓破胆实。春生有些紧张,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小声道:“皆···皆是奴婢的错···望爷责罚···”

    却见那沈毅堂“哼”了一声,道:“我还不知道,原来此鹦鹉只知你春生却不知我这个主子爷,这该是你当值失误,理应责罚。”这沈毅堂语气懒洋洋的,却有一丝恼怒在里边,这只鹦鹉本是他心爱的玩物,平日里也看护的紧,没想到转眼便不认得他了,怎叫人不心生恼怒?

    沈毅堂说完便见那小儿小胳膊小腿杵在那里,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似乎是被他吓着了。心道,你还知道怕么?又觉得自己有那么可怕么,明明还没来得及发怒的,又见春生小小一团,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原本斥责的话语又生生的收了回来,只皱眉看着她道:“你可是知错呢?”

    春生立即恭敬地说道:“奴婢知错了。”

    这沈毅力堂这才松了眉头,却道:“这鹦鹉乃爷的心爱之物,下回见了若是再认不出爷,我便治你个失职之罪,回头让拉下去打你几板子你便知事呢。”

    见春生低着头,便问道:“你可是听见了?”

    春生立马道:“奴婢听见了,保证不会再有下回了。”

    沈毅堂这才冷哼一声,又逗弄了会子鹦鹉,这才放过了春生,转身悠哉悠哉的去了。

    春生这才抬起头来,彻彻底底地松了一口气,心道这人平日里瞧着多为不着调,没想到端起架子却也是够吓人的,让人不由生畏。

    待这沈毅堂走远了,春生走到那鹦鹉面前,见它兴奋得手舞足蹈,只觉得有些头疼,这才发觉原来这投喂的活计也不见得是件轻松的活计。

    想到每日香桃见了她兴奋的叫唤着“春生,来”,又或者被夏铭姐姐责罚了,便哀嚎道“春生救我,春生救救我”这些话语,竟悉数全被这只死鸟给偷学了去,看来往后说些悄悄话也得偷偷防着这位呢。

    春生喂了鹦鹉吃了一口水果块,便听见它欢乐的叫唤道:“春生,救我···春生···”

    春生怒道:“不许叫我!”

    那只鹦鹉似乎有些疑惑,又叫了句“春生”便被春生严肃打断,道:“不许叫我!”

    鹦鹉疑惑了片刻,忽然醒悟过来似的,便又欢的跟着学舌道:“不许叫我!不许叫我!不许叫我!”

    这春生听了,想象往后若是这只鹦鹉再次碰到了那沈毅堂,对着他不停的叫唤着“不许叫我!”,心道:这个失职之罪是否更加严重些呢?

    第27章 议论

    待又过了几日,府似乎又忙碌了几分。

    因这沈毅堂大婚之日临近,许多沈家官僚同党,亲朋好友开始从各处奔来元陵赴婚宴。沈家平日处事向来低调从简,许是此番极为重视这场婚事,沈家竟然一改往日的行事做派,此番竟操办得极为声势浩大,一时,从四面八方开始涌现各路人士。

    沈家的主要根基原在京城,经过深思,最终还是决定把婚事定在了祖籍元陵。一来,这国公爷早已致仕归乡多年,这选在元陵,一方面魂牵故里,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做人要饮水思源,不忘初心,不忘根本,是以这元陵于沈家有着非凡意义。另一方面现下这朝堂涌动,上位者生性多疑,此番也是试图表露出某种决心。

    这二来么,那京城乃天子脚下,皆莫非王土,月盈则亏,盛极必衰,历来过于威望显赫,树大招风,众矢之的,功高震主,易引得上位者之忌惮。此番定于元陵,一奢一简,于简取奢,奢从简,最是恰到好处。

    这沈家能够盘踞朝堂数百年,若非拥有超群智慧,怎能如此坚固,这般稳固地屹立朝堂于不倒之势。沈家祖训有三条:“大智若愚”,“凡事过犹不及,事缓则圆”,“有舍有得,韬光养晦”。沈家先人睿智,见识卓越,富有先见之明,正是这几条祖训时刻鞭策着沈家后代一步一步步履稳健的越走越远。

    沈府大手笔的包下了元陵最大的酒楼祥泰酒楼,用来招待各路宾客。这边宾客尚未到达,那边已经接到手信,原居于京城的沈家大房老爷沈冲兆早已携妻子儿女一家一路长途跋涉归来,现已到达邻县稍作休整,明日午时方可抵达。

    三房沈冲瑞自幼身体虚弱,舟车劳顿,是以放慢行驶速度,随后将三日后抵达。那边四房沈冲锦早已派送书信归家了,也是这两日方可归来。

    府几时有这般阵仗过,一时众说纷纭,各怀心思,好不热闹。

    院各处姐妹无不议论着此事,沈家乃礼仪世家,便是这批新来的丫鬟小厮本在刚入府之际便皆已学过了规矩的,是以对这沈家之事也有过一定的了解。

    这沈家大房沈冲兆乃沈家嫡长子,出自老夫人腹,身份尊贵,沈家嫡子长孙皆是出自此房,乃这一辈沈家的流砥柱。沈冲兆自幼性子严谨稳重,有沈家世代接班人之风范,是以深受沈国公器重,自幼亲自悉心教导栽培,乃堪当大任之人。

    沈冲兆四十有六,目前京为官,现任职吏部侍郎,乃朝重臣,府人称其为大老爷,其妻谢氏乃高门嫡女,身家显赫。沈大老爷共育有二子二女,长子沈之敬年满十九,已定亲谢氏娘家侄女,于明年春天完婚。次子沈之轩九岁,乃庶出。长女沈雅歆乃嫡出,年满二十有四,聪明贤惠,早已外嫁为宗夫人,次女沈雅孜年芳十四,乃嫡出,是京城有名的才女,早已芳名在外呢。

    这沈大老爷与沈毅堂乃一母同胞,却年长其二十余岁,自小把他当做儿子看待,便又不同于沈之敬,满是纵容偏爱,小时候这沈毅堂没少惹祸,皆是这沈冲兆背后偷偷周旋偏袒,是以两人感情,似父似兄。

    沈家大房一门显赫,受尽尊敬爱戴,五房沈毅堂老来得子,特立独行,自小受尽众人偏袒溺爱。却道这同是嫡出,出自一胎的弟兄三房沈冲瑞却是时运不济,命运多舛,自小体虚多病,常年卧病在床,一年有三季皆是在外养病,命坎坷。这沈冲瑞自知天命,不愿连累他人,一生未娶,房唯有一通房,育有一女,唤作沈雅婷,其母姓姜,后提为姜姨娘。

    这二房与四房皆乃庶出,二老爷生母早逝,疏于管教,养成了闲散懒惰的性子,终日不务正业,于某种程度上与那沈毅堂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老爷娶妻吴氏,吴氏性子小气泼辣,又凶狠毒辣,不得二老爷欢心,偏又有些惧怕,是以凡事藏之掩之,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二房素来不是个清静地。二老爷育有一子二女,儿子沈之谦年满十六,乃庶出。二女沈雅芮,沈雅琦皆乃嫡出。

    四房沈冲锦从武,常年在外参将,这四老爷性子粗狂耿直,自幼能吃苦耐劳,常年呆在边远寒苦之地,育有一子二女皆为嫡出,长子沈子聪年满十二,子承父业,自幼习得功夫,身子黝黑健壮。二女沈雅心,沈雅囡皆是性子烂漫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