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7节

作品:《斗春院

    待春生,蝶依二人与卉瑶,双菁二人告别,从凝初阁回到斗春院已经极晚了。

    春生见屋子里无人,香桃那丫头也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又到外头瞧瞧,见四下无人,院里安安静静,倒是难得的清静。春生洗了个热水澡,又把衣裳洗了到后头晾好,这才惊觉全身酸痛起来,许是许久未这般活动,身体隐约有些不适应了。

    春生回屋之际忽然又想起廊下的小花,自个白日不在院里,也不知道有人记得喂食了没,小花便是那只鹦鹉,是香桃给私底下取的名字,因它的羽毛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是以唤作小花。

    春生把手的木盆放回房间,便又拿了些糕点包在帕子里,准备投喂小花,可是到了那游廊上,却见那廊下空空如也,哪里有一星半点小花的影子。春生一时傻眼,直把整个廊子找了个遍仍是不见小花的身影,便是连那笼子也一并不见了,春生心道:这鹦鹉可是那沈毅堂的心爱玩宠,上次不过是说错了一句话,她便被告戒了,此番这小东西若是被弄丢了,可不是被打几板子这般容易了事的。

    春生一时有些着急,一时又安慰自己道,连笼子都一并不见了,许是被人取走了,虽之前未曾出现过这种情况,但是在这院子里到底还是不会无缘无故丢东西地。春生虽然是这般想,到底还是想弄清楚方能宽心。

    一路走来都未瞧见人影,便又跑到前院来,见正屋前厅里有人在侍弄着,外边还有几个小厮候着,春生平日里皆在后院活动,前院来得极少,最多每日投喂小花时过来两趟,便也是在游廊那头,很少绕过这边正院里来。

    正举目张望之际,恰好碰到那蝶艳从屋里出来,春生立即上前招呼道:“蝶艳姐姐,你可是知晓那廊下主子爷饲养的鹦鹉到哪去了不曾?我今儿个有事外出了一趟,这会儿刚回来便发现那鹦鹉不见了,真是急死人呢。”

    蝶艳往那廊下看了一眼,对春生说道:“我也是刚轮值过来,未曾瞧见,不过那鹦鹉是爷家养地,一般人不敢靠近,许是爷自个儿带着出去了吧。”

    春生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便又问道:“这会儿爷还未曾回来么?”

    那蝶艳见春生打探主子的下落,便意味不明地看了春生一眼,漫不经心道:“唔,还不曾···”便不再说话了,春生只觉着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阴阳怪气。

    这时,忽见后头那红裳扭着腰肢出来,一双杏眼在蝶艳与春生二人身上打转,嘲讽道:“如今这一个个都把这斗春院当作什么啦,一个两个三番五次的跑来打探消息,便是爷这会子回来了又怎样,未曾回来又当如何?莫不是想上赶着往身前伺候不成?”

    又斜眼瞥了眼春生,最终却是把视线定在了蝶艳脸上,眯着眼阴声道:“一个个毛都没长齐,没得那能耐便莫要妄想攀得那高枝,小心掉下来摔死你!”

    这红裳看似是在指责春生,实则是在暗讽那蝶艳,两个素来不对付,尤其是遇到关于那沈毅堂的事情,便是无任何征兆的随地开撕。红裳见那蝶艳平日里狐媚殷勤,遇着了主子爷便嗲声嗲气的一副软骨头模样,实在让人生厌,偏偏爷就爱吃这一套,两人经常旁若无人地眉目传情,好不暧昧。

    红裳心里头已经窝火了许久,恨不能撕烂了那张脸,看没了这张狐媚脸还如何能勾引爷们,却终是不能,唯有逮着机会便忍不住冷嘲热讽一番。

    这蝶艳未曾不嫉恨着红裳,只是忌惮她的身份,便暗自隐忍,此番见她如此明目张胆地指桑骂槐,只双手紧握,指骨发白,终是忍不住了,反击道:“也不知道妄想攀高枝的到底是哪个!”

    红裳冷笑道:“且不论到底是哪个,我只知道到头来成事的定不会是那般搔首弄姿的狐媚子,主子爷不过是瞧着新鲜玩玩子,偏有人当真了上赶着发骚,真是笑死个人了···”

    蝶艳气得满脸通红,只满眼殷红地指着“你···你···”便说不出话来,许是被说了心事,又许是那红裳说的话过于粗糙难听,到底还是稚嫩了些,初出茅庐,哪里是那身出宅门数年的红裳的对手。

    春生见这二人旁若无人地燃起这唇舌之战,只觉得哑口无言,一时又怕殃及无辜,更不愿牵扯进这般无趣的战争当来,只想着找个机会开溜,便硬着头皮道:“红裳姐姐,主子爷喂养的那只鹦鹉这会儿不见了,我再去别处找找···”

    红裳“哼”了一声,挑眉道:“那只鹦鹉爷晌午便拎走了,你这般满世界的搜寻,是怪爷擅自领走没跟你报备么?”

    春生一听小花无碍便放了心,又听到这红裳睁眼说瞎话,心下厌恶,却装作惶恐道:“没有,我怎敢如此!”

    这红裳又“哼”了一声,一副谅你也不敢如此的模样。春生权当做没瞧见,只埋着头,正欲离去,却忽然听见外头响起了一番大动静,一时便抬头三人一齐望过去。院子口那杨二正躬身引着一整日不见踪影的沈毅堂踏进了院子,一时间,一众小厮开始迎了上去,一齐恭敬道:“爷回来啦!”

    那原本剑拔弩张的红裳,蝶艳二人,两人意味不明地对视了一眼,便瞬间换了一副面孔,皆面上开花,欢天喜地的迎了上去,好似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皆不存在一样。

    春生只瞧得目瞪口呆,心道:这变脸的速度简直赶上脸谱变脸了,这宅门里头的女子鬼迷心窍简直要修炼成精了,实在是可怕的紧。便又默默地对自己道:人倘若活到这般地步,简直是世间最可怜地,她陈春生将来无论如何也不要变成那般模样。

    第30章 有赏

    只见那沈毅堂一手执扇,一手托着个金丝鸟笼架,正悠哉悠哉地往里走,后边环绕着一众仆人,好不威武。又见那沈毅堂眉眼带笑,边走嘴里还边咿咿呀呀的哼着小曲儿,瞧着似乎兴致不错。

    金丝鸟笼里的小花正跟着沈毅堂的拍子有一下没一下欢地蹦跶,待那沈毅堂停了,那小花便乖巧的立在笼子央的立杆上,唤了声:“主子爷威武!”

    沈毅堂听了,顿时乐了,伸手逗弄着小花,直笑骂道:“好个溜须拍马的小畜生···”

    那旁边的杨二陪着笑道:“就是,这不是明着跟咱抢饭碗么。”这杨二见沈毅堂面上神色微善,便又上赶着拍马道:“爷,今儿个这鹦鹉可真是神了,简直是惊为天人,哦,不对,不对,应当是惊为天鸟才是,一鸣惊人,直把那瞿家三爷瞧得目瞪口呆,叹为观止,直道这只鹦鹉可与人对话,可通人性,绝非一般鹦鹉可以比拟的,简直当得‘神鸟’二字呢。”

    这杨二察言观色,见沈毅堂面色舒缓,又腆着脸道:“我瞧着方才那瞿三爷两眼冒光,心里羡慕得紧,只恨不得这只鹦鹉是自个儿的才好!”

    沈毅堂斜眼瞅着杨二,道:“可不是,爷手里的自当是最好的,便是只鹦鹉,那也得是这元陵城最好的鹦鹉。”又道:“那瞿三小儿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成,竟敢肖想爷的东西。”

    杨二笑道:“那瞿三爷岂敢把主意打到主子爷头上,我看他应当只有偷偷羡慕的份。”

    这沈毅堂哼了一声,又瞧着手的小花,简直是越看越顺眼,便又想起今日这只鹦鹉可真是让人赚足了脸面。

    原来这日是这瞿三爷在雅望楼设宴,美名其曰为沈家五爷婚前设宴实则为寻欢作乐找个伐子。这瞿三爷可是元陵知府瞿英伟之三子瞿祁良,为人最是浪荡不羁,平日里只爱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偏又是瞿英伟之幼子,甚得溺爱,与那沈毅堂乃一丘之貉。

    这瞿祁良为沈毅堂马首是瞻,两人自幼相识,外人虽道是一同玩乐的酒肉朋友,却到底一块光腚长大,一同花天酒地,胡作非为,到底是有几分情分在里边地,是以这沈毅堂倒也乐意赏脸赴宴。

    这雅望楼乃藏匿在元陵城有名的富人街里,原是一富商的宅子,后来富商经商败落被人买了下来,变成了一座对外营生的私人宅院。

    这里边有稀释名贵菜肴,有拉弦唱曲的戏子,也有那载歌载舞,风情万种与人娱乐的雅妓,虽名为营生的酒楼,实为寻欢作乐的雅院,只名义上比青楼要高端雅致许多,因这楼雅而不俗,是以在一众达官贵人很是受人追捧,一般不对外开放,只针对这元陵城排得上名号的有头有脸之人。

    这沈毅堂提着金丝鸟笼进了雅望楼里的头字号房间,见里边早已摆好了各色稀释菜肴,旁边有几个相貌伶俐的戏子正在咿咿呀呀地唱着小曲儿,见沈毅堂走进来,那瞿三爷大手一挥,唱戏的戏子立即停止了声音。

    瞿三爷领着一众人纷纷站了起来过去迎接,众人皆是打躬作揖,寒暄招呼,那瞿三爷直腆脸笑道:“哟,这新郎官可是来呢,来来来,咱们赶紧上赶着也沾沾喜气!”

    沈毅堂笑道:“你房里的莺莺燕燕还少么,要是再沾些喜气弄得乌烟瘴气可不得把你老子气得吹胡子瞪眼,便是你屋里头的那位也不会轻易放了你吧。”

    这瞿三爷屋里头的母老虎可是远近驰名的,瞿三爷整日被调侃惯了,也不恼,只嬉皮笑脸道:“我身边的没得可心的,哪里赶得上哥哥的福气,前头有那名震京城的小嫂嫂,后头又有那名门贵女,哥哥好生福分,简直是坐享齐人之福。”

    这沈毅堂是但笑不语。

    沈毅堂被人众星捧月的迎到座位上,见桌上还坐着江南巡抚大人之子江俞膺,前任兵部侍郎之孙李韧,并忠勇侯之外孙唐晏新,几人皆是达官贵人之子,身份高贵,平日里总爱一众玩乐,臭味相投,是以皆是熟悉之人,凑到一块免不了嬉戏玩乐一番。

    虽皆是出身不凡,但贵人圈子里也得分个三六九等来,无疑,这里边皆是上赶着巴着敬着那沈毅堂。

    那唐晏新道:“五爷日后若是娶亲了,这往后嫂子管得严,只怕是难得出来与咱们一同玩耍呢。”

    那瞿三爷闷声笑道:“晏新兄,你这话便见外了吧,这能够管得住咱们沈五爷的人,我看是怕还未曾出世吧!”

    这话一时惹得众人齐声称赞。

    沈毅堂眉眼含笑,还未待说话,便忽然听得笼子里的鹦鹉抢先开口,唤了声:“主子爷威武!”

    一时惹得众人齐声称罕,齐齐望向沈毅堂掌笼子里的鹦鹉,直罕见道:“好个伶俐的小东西!”

    这沈毅堂也是一脸纳罕,挑了挑眉打量着自个手的鹦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