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2节

作品:《斗春院

    杨大顿时回忆起方才那春生被搀扶着送去关押,只路径他身边时极的小声到了句:“半个时辰后将爷请来,有人要坦白!”

    杨大将一应细节皆说与沈毅堂听,便见他点了点头道:“嗯,倒是个聪明的。”

    一时又忽地忍不住笑了,踏着步子出去了。

    斗春院的这桩惊天动地的案子总算是告破了。

    那红裳被送了出去,一时整个院子里议论纷纷,大家纷纷猜忌,那红裳到底犯了何事惹得主子爷不,竟被直接发落了出去,一时猜测是那红裳得意忘形惹得主子爷发怒,一时又道是那红裳在那揽月筑当着姨娘的面勾引主子,最终惹得林姨娘不,故而被惩罚。总之猜忌花样百出,让人啼笑皆非。

    知情的不过就那么几个,皆不是爱嚼舌根之人,是以也无人对嘴声张,只是过了许久,才慢慢的传出了那红裳乃是犯了盗窃之罪,偷了主子的物件被发现了,这才被发现给撵出府了。

    这斗春院里知情的有几个,那揽月筑的也有几个猜测到内情的,到底从哪里传出来的,便不得而知了,这宅门似海,哪里事事瞧得真切呢?

    不管因何原因,反正那红裳走了对这斗春院里算是幸事一件呢。

    红裳走后不久,书房里的归莎便被提升了一等丫鬟,书房里被空出了一个名额,那沈毅堂把夏铭叫到跟前,得知春生那小丫头会读书认字,一时有些讶异,便吩咐将她安排在书房里伺候。

    因她年纪小,也不过是做些由书房往正屋里跑腿的伙计,甚是清闲,只是在那书房里得时时瞧见沈毅堂,春生一时有些无奈苦闷!

    第48章 问话

    春生复又歇息了一段时日,只觉得心苦笑,到这府里头不像是伺候人的,倒专门变成养病的呢。

    这次瞧着比上回要狼狈许多,皆是因为伤在脸上了,那红裳是往死里挠的,幸好她当时反应及时护住了脸,只被她的长指甲尾部扫了下,看着有几道血痕,实则并不深,不然闹得毁容便得不偿失了。只是臀部被挨了几板子,有些行动不便而已。

    没想到上次剩下的那半瓶药膏又起了作用,虽后边夏铭姐姐又送了些过来,直道是“主子爷赏的!”,她却是不敢在受用了,若是再这般没玩没了下去,那她这条小命可真经不起折腾呢。

    红裳就这样被送了出去,春生一时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倒不是说愧疚,那红裳本就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这样的下场本就是她该得的,即便不是现在,将来终有一天也必会重蹈这般覆辙,甚至更甚。

    只是,很多事情不说并不代表不知道,很多时候不做并不代表不会做,看得多了便也不足为。这宅门里头的浑水永远也趟不完,她原本便不乐意掺和到这样勾心斗角的算计去,只是很多时候事情来了,避无可避而已。

    只是,自从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春生心里头的茫然更甚了,一时觉得,同红裳那般轻飘飘的被送走何尝不是一件好事,陷在这院子里出又出不去,待着却又整日里觉得前途未卜,不知何去何从。

    待到第二日,蝶依告假回来了,只第一时间被叫去问了话,蝶依不明就里,见了那沈毅堂有些害怕,只有些紧张地唤道:“爷···”

    沈毅堂坐着,跷了个二郎腿,见蝶依有些颤颤巍巍的,只懒洋洋道:“你不用紧张,此番叫你来,是有几句话要问你,你照实说便可。”

    蝶依只恭敬道地直点头。

    沈毅堂只道:“昨儿个那红裳犯了事儿被撵出府了,想来你还不知道此事,此番叫你过来乃是有一事须得与你证实,你得如实说来。”说到这里,沈毅堂只盯着她的眼睛质问道:“你是否曾撞见过那红裳行盗窃之事?”

    蝶依原本听到说那红裳被撵出府了,只觉得大惊,后头又听到沈毅堂所问之事,只觉得有些不明就里,连连摇头道:“奴···奴婢并未曾瞧见过···”

    沈毅堂挑眉道:“哦?你确定?”

    蝶依见那沈毅堂目光锐利,一时无所遁形,只丝毫不敢隐瞒道:“奴婢确定,奴婢并不曾瞧见过红裳姐姐做那般不苟之事!”

    沈毅堂听了,所有所思,只摆了摆手让她下去,蝶依顿时松了口气,顿了顿,又听到他道:“今日之事不要外泄出去了。”

    蝶依只点头弓身,连连称是。

    待蝶依下去后,那沈毅堂摸了摸下巴,直自言自语道:“好个有勇有谋的小丫头片子!”

    原来那个小丫头连一开始道出所谓的人证都是假的,不过是为了迷惑红裳,造成已经戳破事实的假象,然后在趁机激怒红裳从而由她亲嘴承认自己的罪行罢了。

    当真是心思缜密,好一番滴水不漏的筹划啊,便是连他听了都忍不住赞叹一声。

    这沈毅堂心竟兴致勃勃,欲有探一番究竟的冲动。

    一时无事。

    待春生歇了几日身子利索些后,便被安排着进入了书房。

    书房里另外一个伺候叫做莞碧,十四岁,是府里的二等丫鬟,身材稍矮,偏瘦,皮肤白净,笑的时候左脸还有一个可爱的梨涡。穿得也光亮鲜艳,发鬓上插着如意金钗,手腕上套着一个五福图案的银镯子,光鲜体面。

    这莞碧虽年纪不大,但早已在这书房里侍奉两三年了。她虽也是个家生子,但是家里头体面,她爹是元陵郊区庄子里头的庄头,一把手,是个极为有脸面的人家。哥哥早早的便入了府,现在跟在大房长子沈之敬跟前侍奉,这沈之敬可是沈家的长嫡子长孙,是个金贵的人物,只要悉心跟着伺候着,还怕无发迹的时日么?

    只春生以往与她并无甚交集,是以并不熟络。待相处下来,只见这莞碧性情随和,笑语晏晏地,性子稍稍跳脱,说话直接不拘小节。

    莞碧之前听过春生的事宜,对她深表同情,上上下下的将春生打量了好几遍,便亲热的拉着手直问她身体是否好些了,待熟悉些了便又问她家住哪里,知晓她也是在庄子里长大的,一时直觉得亲切。

    知道春生前几日被牵扯进了那桩板子事件,便知她是当事人,一时按耐不住心的好想打探下八卦内情,探究那红裳到底是因何时被撵出府的,可是又见春生自个也因此被牵连了,便一时又忍了下来,想着来日方长,他日再问也不迟,反正不会跑了去。

    莞碧原先与归莎一块儿在书房当值,归莎为人稳重,处事严禁,经常指挥莞碧做事,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被她指挥的,莞碧只觉得激动万分,直拉着春生的手道:“往后咱们就是好姐妹了,我带你去书房里头瞧瞧。”

    便拉着她便絮絮叨叨地介绍道:“爷往日里在书房待得少,但是自从前些时日在外当值后便来得勤了些,不过···”说到这里,莞碧四处张望,小声凑到春生耳边道:“爷在书房也没瞧见做过什么,通常寐会子觉打发下时间便走了,咱们清闲得很···”

    一时间,莞碧拉着春生进了书房。

    只见里头布置得相当讲究,一进门便见墙壁悬挂大理石挂屏,两边墙上挂有对联,正间摆放着一张方形石木几案,后边摆放着一把手扶榉木雕花太师椅,上面垫着厚厚的软垫,案桌上房四宝一应俱全,旁边还闲置着一副棋盘。

    北边是镂空木兰窗,南边墙面设有一整片书墙,威武壮观,两边个挂着一副侍女图,临窗设有一张雕花红木贵妃榻,旁边设有小几。

    整个书房布置庄严又不失雅致,既可在此深思,修身养性,又可在此招待友人,谈天说地,皆乃上好去处。

    第49章 书房

    莞碧走到窗户边,轻手轻脚的将窗户打开支着,对春生道:“爷爱敞亮,往后进了书房得先将四处敞开了,好让其通风透气,待到晚间在合上。”

    边说着又走到一边的案桌旁,上面置有一玉莲花香炉,莞碧点了点,空气随即燃起一股子龙涎香,清气凝神。

    待焚香完后,便又对春生道:“咱们巳时前须得把书房打扫完毕,屋里的摆件金贵,须得轻拿轻放,切莫碍手碍脚碰坏了。赶上天气好的时候得把书架里的书拿出来晒晒,去去霉味。”

    说着又絮絮叨叨的挨个嘱咐了许多,哪件摆件得用什么擦拭,哪件物件须得轻拿轻放,哪样东西万万碰不得,诸如此类。

    春生连连点头并用心记好。

    莞碧叮嘱完了后便道:“上午打扫完后便无事了,一直到晌午皆较为清闲,通常这个时段爷不会待在书房,咱们可以一人守着一人轮着去休憩。待到晚间爷回了才会需要咱们侍奉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