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8节

作品:《斗春院

    那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一时听不大真切。

    待春生往前走了几步,便在前边不远处一个拐角的梅树后,瞧见了穿着半旧浅黄色窄袄的半个丫鬟身影,那里有一条小径,隔着几株梅枝,隐隐瞧见那丫鬟似乎趴跪在了地上,正在跪地求饶。

    春生的目光顺着看过去,见那丫鬟前面正立着一个穿戴绿色夹袄,外边套了件浅色比甲的女子,瞧着不过十二三岁,亦是丫鬟打扮,不过穿戴颇为精致,脖子上戴了一根金项圈,银盘脸,只嘴巴略厚,浓眉大眼,眼尾微微上扬,一副精明模样,正满脸不屑的教训着跪在地上的丫鬟,直趾高气昂道:“谁叫你走路这般不长眼,竟然敢冲撞到小姐身上,你那对眼珠子是不是长到了头顶上去了,我瞧着反正没起劳什子作用,不如给你挖了去···”

    便见跪在地上的那丫头一时瑟瑟发抖,仿佛是被那话吓着了,声音里带着颤抖,简直要哭了,直不停的磕头道:“襄妍姐姐饶命啊,奴婢不是有意的···”

    许是觉得这般于事无补,便见她掉了方向,直朝着另一个方位直求饶道:“奴婢,奴婢不知小姐在此,这才不长眼的冲撞了您,还请小姐行行好绕了奴婢吧···”

    随即,便听到一个略有些生嫩的声音轻声质问道:“哦?你的意思是怪我不该出现在此么?”

    一时,那丫头只跪在地上,一脸无措道:“奴婢不是···奴婢绝不是这个意思···”

    春生原先还在暗想,直道:那训人的丫鬟小小年纪便好生恶毒,不但言语刻薄,简直是心思毒辣,不过是不小心撞了人,竟扬言要挖了人家的眼珠子,当真是个狠毒的角色,比起原先的红裳简直是有过之而无及。

    一时又见跪在地上那丫头掉了个头,后又听到有人说话,这才发现,那后面还有人。

    春生抬眼望过去,只见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立在了几步之外,年纪与春生相仿,一张巴掌大的瓜子小脸,皮肤白皙,弯眉细眼,樱红小嘴,长得柔柔弱弱的,姿态却极美,像是一副随手勾勒的水墨画,色彩淡抹,却极有韵味。

    又见她穿了一件白色锦绸袄裙,上边绣有梅花暗纹的花样子,下着淡蓝色皱褶裙,头上绾了一个鬓,鬓上别着一支镶嵌珍珠的翡翠玉簪子,看上去素雅讲究,不觉奢华,却绝非寻常人家的穿衣打扮,一看便知是哪个显赫人家的小姐。

    又观她削肩细腰,不甚娇弱,瞧着约莫有些柔弱恹恹地,看上去简直是我见犹怜。

    只见那位小姐眸眼轻抬,说话轻声细语,可眼里却待着一丝凉意,直道:“不是这个意思便好,既然犯了错便该惩罚,怎能轻易饶恕。”说着便轻轻抬了抬下巴,随口吩咐道:“按着规矩,掌嘴十个!”

    一时,见那个被唤作襄妍的丫鬟恭敬的道:“是,小姐!”

    说着便一手抓着那跪在地上的丫头,一手扬起了手掌便毫不留情的往那个丫头脸上招呼去。

    那小丫头被打懵了,一时还未反应过来,只听见空传来清脆地扇耳光的声响,一下,两下。

    却见那个小姐淡淡的瞅着,神色平淡,仿佛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后边跟着两个随行伺候的丫鬟,一个候在身侧,一个正蹲在地上帮那位小姐清理裙摆,想来是那挨打的丫头不小心冲撞了那位小姐而落下的污秽吧。

    春生只一时瞧得目瞪口呆,心道:这位小姐年纪尚且稚嫩,瞧着不过与她同样大小,又长得这般柔弱,一副拂柳之姿,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狠绝凌厉之人,那眼神平静得不像个小孩子。

    一时,春生犹在发愣,便感觉到一道视线向自己扫来,春生抬眼看去,便见那小姐正抬着眼睛静静地看着自己,顿时,她的心一紧。

    春生赶忙低下了头去,只向那小姐的方位俯了俯身子,便佯装路过,只弓着身子,径自往前去。

    却听到有人喊道:“站住!”

    春生便立即止了步子,心底有些紧张,只停在了原地,向那小姐行了行礼。

    片刻后,便听到那位小姐扬声质问道:“你是何人?”

    春生只恭敬道:“回小姐的话,奴婢乃是斗春院的丫头,听咱们主子爷的吩咐给三老爷送东西过来,现下正准备回呢。”

    那人听到她来自斗春院后,便顿了顿。春生感觉到那眼神在她脸上游离,似在探寻。

    少顷,便听到她意味深长的问道:“你方才可是瞧见了什么不曾?”

    春生连忙摇头道:“奴婢什么都未曾瞧见,奴婢刚刚才到这儿,便遇到了小姐。”

    便见那人打量了她片刻,方才开口道了声“去吧”。

    春生便低着头速的离去,不敢随意张望。

    一时无事。

    直到这春生走出了这片梅园,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心道:这片林子看着安安静静,内里却远远不如表面看上去这般平静。春生不由想到,这里有个仙姿玉色的三老爷,有个细心周到却绾着非妇人鬓的素衣姑姑,还有一个拥有拂柳之姿却心思冷淡狠绝的稚嫩小姐,似乎并不像外人所议论的那般清净安宁呢!

    春生复又回过头来看了这梅园一眼,据说这三房老爷未曾娶妻,只纳有一个姨娘,生有一女,唤作沈雅婷,乃是府里的五小姐,想来正是这位小姐没错呢。

    春生瘪了瘪嘴,原来这宅门里头,并没有所谓的清净之地了。

    待春生回到斗春院时忽然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没想到不过是去了那瑞雪堂一趟,便感觉有些心力交瘁,只忽然觉得回到了熟悉的地界,一时觉得安心了。

    春生回到自个的屋子里喝了口水,又歪在榻上歇息了下,一时那香桃进来了,猛地瞧见春生大感意外,直接冲她扑了过来,腻歪在她身旁直打趣道:“我特意到书房寻你去了,难怪方才寻不到你人,原来你躲在屋子里偷懒!”

    这话原先是春生经常对香桃说的,没想到此番竟被她寻来打趣她,一时春生用手指头在香桃脑门子上点了两下,又在她脸上掐了一把,直道:“便是躲懒,你又如何?”

    香桃便张牙舞爪的往春生身上扑来,直嚷嚷道:“我要去告夏铭姐姐,也让她罚你倒夜香!”

    春生听了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去挠香桃痒痒,一时,那香桃泥鳅打滚似的在床上四处乱滚,哪里还记得她躲懒这件事情。

    春生与香桃玩闹了片刻,便想到那莞碧姐姐定还在书房等着呢,遂赶忙起身往书房走去,却发现那香桃直拉着她的袖子,不让她去,直道:“你不要去,爷这会子正在发火呢,好生吓人,吓得我都躲到屋子里头来呢!”

    春生听了大惊,直望向香桃问道:“爷怎么忽然发火呢,你听谁说的?”

    香桃直道:“我方才去寻你的时候亲眼见着的,他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打翻了,板着一张脸仿佛要吃人似的。”说到这里似乎还有些后怕,直往后头缩了缩。

    春生忍不住问道:“你可知道是因何事么?”

    香桃直摇头道:“这我不晓得。”想了想,又道:“对啦,我还看到云姐姐脸上被人挠了几道血口子,好生吓人,不过云姐姐似乎不觉得疼,也没见哭,倒是她旁边的银涟姐姐哭得好生厉害···”

    春生听了,一时暗道:难怪方才一路走来不见几个人影,原来是那位爷发火,顿时都躲得远远的呢。

    只是,到底是因着什么事呢?那袭云姐姐素来安分守己,虽是爷的通房,但是为人和睦可亲,平易近人,从无恃宠而骄,便是对着她们这些丫鬟,也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实是一名循规蹈矩,遵守本分的后宅女子。

    那脸上竟然被扰了几道血印子,通常唯有女子才留有长指甲,而在这斗春院子里,那袭云尚且算是半个主子,寻常人谁敢去与她动手,想来定是这后院的主子呢,只除了那揽月筑的林姨娘,便唯有那凝初阁的正房太太呢?

    又闻得那沈毅堂发火,看来定是那位五房太太苏氏所为呢,春生心里头这般思量。

    待春生回到书房路经主屋时,便见外边一个个皆是战战兢兢的,春生往里瞄了一眼,只见那沈毅堂板着一张铁青的脸正从屋子里出来,后头杨大杨二速的跟了上前,直道:“爷,您慢点儿···”

    那沈毅堂却是充耳不闻,只摔着袖子怒气冲冲的往外走,一行人小斯颤颤巍巍的跟了过去,不一会儿便出了院子,似乎是往那凝初阁去了。

    不一会儿便又见从主屋里走出来一个穿戴体面的女子,只见她穿着一件百蝶穿花素色袄子,外边套着一件青色滚边夹褂,头上插着一支玛瑙簪子,手上戴着一副赤金石榴镯子,打扮素净整洁,不算华丽,却又精心雅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