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48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脑海不时闪现那沈毅堂缄默无声的背影,在那一刻,她惴惴不安的同时,忽然觉得有些感慨,原来即便是高高在上的人上人,偶尔也会有着寻常人黯然神伤的烦恼。

    春生将书房收拾好,又给书房落了锁,对着外头看门的小厮叮嘱一番,便准备回屋了。

    初春的夜还有些微凉,尤其是到了晚间,便觉得走在外头那风仿佛是长了眼般只准确无误地往脖子里钻,凉飕飕的让人不禁打了个颤。春生搓了搓双手便加了步伐,脚下传来若有似无的回声,春生心发憷,便又加了几分,却一时不察,在那正院回廊的拐角处与人撞了个满怀。

    因春生走得有些急,来人似乎走得也有些,一时两个人毫无预兆的撞上了。

    春生只觉得一时有些发懵,来人身子像是一块铁打的,直撞得春生一阵眩晕,鼻子都有些发酸了。

    待一抬头,她便愣住了,原来此人正是方才去而复返的沈毅堂。

    沈毅堂也是一愣,他原有些心不在焉,哪知道见有人迎头直接撞进了自己的怀里,他下意识的双手护住,一时间便觉得温暖软玉在怀,鼻尖传来一阵暖香,令人不由心生摇曳。

    又见怀里的小丫头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眼正无措的看着他,只心一动,双手不由又搂紧了几分。

    春生却是吓了一跳,未曾想竟然冲撞了主子,大吃一惊,嘴里紧张地唤道:“爷···”

    说着便欲挣扎,可是待使了力道,却一时挣脱不开,便见那沈毅堂紧搂着她,正双眼炙热的看着她,那双眼睛里陌生的情愫直瞧得春生心一凸一凸地。

    沈毅堂只觉得怀里一阵柔软,小小的身子仿似柔弱无骨般的依附在自个身上,心不免泛起一阵涟漪,又见来人竟然是今日与自个待了一整日的小丫头,他自白日里瞧见了那小丫头,便一整日都有些心痒痒的,但是顾忌其年幼,身子骨还未完全长开,又性子软糯,唯恐吓着了她,便暗自压下了心思,想着来日方长,得慢慢养养,往后再慢慢的抬举便是。

    岂料此番竟然自个撞到了他的怀里,这眼里瞧着与怀里搂着怎能一样,他本来心情就有些欠佳,此番闻着春生身子上的幽香,又感受着怀里的香软,一时觉得心的郁气正在慢慢的散去,觉得心一阵柔软,竟有些丢不开手了。

    却见那春生显然是被吓懵了,先是撞着了主子,后又被那沈毅堂的举动弄得有些恍惚,待反应过来发现自个一个女孩身竟然被一个大男人众目睽睽之下搂在了怀里,只一时羞愤,心又气又怒,正欲挣扎,却感觉耳朵一热,耳边有人柔声低语地喃喃道:“小春生,别动,让爷抱会儿,让爷抱会儿···”

    许是那声音有些许低沉,声音透着些低落,春生只觉得身子一僵,竟然一时忘记了挣扎。但又觉得从脖子里不断传来热乎乎的气息,直让人心头发麻。

    春生颤颤巍巍道:“爷···您···您松手···”她心有些恐慌,只用力挣脱而不得,一时惊慌失措。

    却见那沈毅堂似乎情绪有些黯然,低低道:“爷今日心里头不痛,你莫要害怕,让爷抱会儿,就一会儿···”

    春生浑身僵硬,战战兢兢。

    沈毅堂闭着眼睛,轻轻地嗅着春生发梢的幽香,见怀里的女孩一时变得乖巧无比,只觉得心里头无比舒服熨帖。

    他素来女人不少,说是阅女无数或许有些夸张,但自知人事起,那也是风月场所的常客,自是经历风花雪月,有些收服女人的手段的。

    他见春生虽性子柔软,但骨子里却是有些倔的,像一只小猫,瞧着温温顺顺的,其实骨子里却是有野性地。譬如,虽看似整日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一点不懂得察言观色,其实说开了不过是心不情愿罢了,别个都是恨不得巴巴黏上来,她竟然有些不乐意,沈毅堂心恼怒,他心倍清只嘴上不说开罢了。

    是以,他便整日指使这指使那的,暗自与她较着劲呢,见她不乐意却不得不的模样,心便觉得爽。

    这样的女孩外柔内刚,不可硬攻,只能一步一步细心温柔的引导。他虽是主子,她唯有听命的份,他若是想要,谁敢拒绝,可是男女之事,向来是你情我愿,两情相悦的才够美好,他沈毅堂从不屑去逼迫谁,只有一个个上赶着伺候的份,哪里轮得到他去强求别人呢?

    猎物得须自个儿慢慢□□,看着对方一步一步温顺乖巧的主动凑过来,那才有滋有味呢?

    是以,此番沈毅堂见那小春生变得顺从乖巧,小猫似的窝在自个怀里,岂不是比张牙舞爪来得温顺,便觉得一时受用,心里又是满意又是得意,还夹着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满足感。

    春生心惶恐不安,她见那沈毅堂情绪低落,黯然神伤,全然没有往日飞扬跋扈的气势了,只以为是为着下午的事情不痛呢,又见他分明是往那后院去了,只不知道怎么又去而复返,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绪变得这样低潮。只未曾想到竟然变成了这样的局面。

    春生心异常羞愤,又挣脱不开,又隐隐有些不敢挣扎,她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恰逢此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春生警醒,一时激动便用了力道,又见那沈毅堂略微松了松手,便从他怀里挣脱开了。下一刻,便见那蝶艳正打着哈切从正屋的那条夹道慢悠悠的走来。

    蝶艳猛地瞧见那沈毅堂立在这拐角处,只唬了一跳,随即又面上一喜,立即上前来伺候,直道:“爷,您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啊,您是要回正屋么,奴婢还以为您今晚不会过来了呢。”

    蝶艳今晚一直悄悄地关注着书房的动向,见天色那么晚了爷还待在书房,便心暗喜,想着今晚兴许不准备去后院了。可惜没多久便看着那杨大提着灯笼领着主子爷往那揽月筑方向去了,不由连连失望。于是将屋里的小丫头狠狠教训了一番,吩咐夜里警醒些,便预备自个回屋歇着呢。

    哪知此番又赶上爷去而复返,一时那蝶艳心几经心思,一阵喜出望外。

    不过又见那主子爷旁边还立着个脸上发白的小丫鬟,见她容貌甚美,贴在爷跟前做可怜状,一时暗自皱眉,又见她鬓发有些松散,神色不安,反观主子爷一副气定神闲的气派,只细细瞧来,方可察觉到主子爷身上的衣裳轻微发皱,那随身伺候的杨大提着灯笼立的远远地,蝶艳瞧见此情此景,心顿时一紧。

    她素来对主子爷的事情较上心,那主屋里除了能够与她抗衡地堇夕之外,其余一个个皆被她堤防的死死的,哪有靠近爷的机会,攀附爷的胆子?

    只唯有在那书房里一般不允许外人进入,倒是让人鞭长莫及,可是里边的莞碧早早便订了亲的,另外一个不过是个小丫头,到不让人担忧,却不察,这个小丫头竟默不作声地长得这般出色呢。

    蝶艳心暗自琢磨着,动作却未半点落下,一把夺过那杨大手里的灯笼给那沈毅堂探路,嘴里却是殷勤道:“爷,今儿个时辰不早了,这外头可是更深露重地,爷今日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定是乏了,奴婢伺候您歇息吧!”

    春生见这蝶艳出现后,倒是暗暗松了口气,抓紧衣服的下摆,默默地退到了后头。

    却见那沈毅堂目光在春生身上直打转,他原本也未打算现下将她怎么着呢,不过是觉得方才气氛涟漪,让人忍不住流连罢了,此番,见那蝶艳忽然出现,又见春生面皮薄,到底歇了心思,待沉思了片刻,才道:“回吧,爷确实有些乏了。”

    只是便又指着春生道:“你也回去歇着吧,今儿个不早呢。”

    说着便又细细看了春生一眼,这才提了步子。

    那蝶艳瞧见爷惦记着那个小丫头,便心知自个的猜想并非不是空穴来潮,只愤恨的瞪了那春生一眼,便立即又速的变了笑脸,语气温柔地提醒道:“爷,您你小心脚底下。”

    一时,绕过了拐角往主屋方向去了。

    待春生回到屋子里已是有些精疲力尽了,又有些心不在焉地,一时洗漱时解了衣裳,这才发现怀里用手帕包了几块留给香桃的点心,只是此刻被揉碎成了渣,已然吃不了呢。

    春生清洗好便躺在了床上,只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一时是白日里那沈毅堂打量她的目光,一时又是方才被他搂在了怀里,喃喃低语着“小春生,小春生,让爷抱会儿,让爷抱会儿···”,春生只拉了被子捂过头顶,心暗恼得紧,只恨不得伸手狠狠敲打自个脑袋几下,心七上八下,只觉得不安,一时羞愤,一时无措,又有些无地自容,只恨不得捂在被子里憋死才好。

    烙饼似的翻了几番,好不容易待眯了眼儿,一时又忽地被睡梦惊醒了,只梦里梦那沈毅堂拿着一支金簪赏给她,说是送给她的生辰礼物,只待她收了却见他满脸眼热的瞧着她,笑眯眯地盯着她直道:“小春生,收了爷的礼,往后就是爷的人了,先,给爷抱一下···”

    只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声音忽又变得温柔低语的喃喃着:“小春生,别动,让爷抱会儿,让爷抱会儿,就一小会儿···”

    待画面一转,却见那沈毅堂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色眯眯的道:“小春生,来,先给爷亲一口···”

    说着便见他探嘴作势要亲了上来。

    吓得春生直大叫一声:“不要——”

    一睁眼,却见那香桃探着圆头圆脸正凑在她面前津津有味的端详着,春生心惊胆战,背后一片虚汗。

    第65章 癸水

    春生喘息着,许是那梦里的画面太过真实,她一时愣愣的,许久才回过神来,后背的汗开始冷却,心却也跟着渐渐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