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59节

作品:《斗春院

    不可否认,她确实是怔住了。

    她以为此番自己定是逃脱不了呢,她早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打算,却不曾想——春生怔住,自己将自己吓得半死,脑补了一幕又一幕,却不曾想对方完全无动于衷,仿似没有瞧见自己一样,完全当作自己不存在似的。

    春生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是何心情,不知是该松下一口气,还是得更加谨慎小心,她不知道这只是片刻的安宁,还是···像猫捉住了老鼠般,总爱逗上一痘,待玩腻了,老鼠松懈了,便一口咬住它的脖子。

    春生离得远远地,只瞧见那沈毅堂穿了件浅蓝色的软袍常服,衣领松散,头上的长发用白玉簪子随意绾着,一般绾在头顶,一般随意散落下来,披在身后,几缕发丝垂落额间,显得有些慵懒随意。

    这沈毅堂素来喜爱深色的衣裳,喜爱深紫,墨绿,靛青等颜色,平日里在书房皆是头发一丝不苟高高束起,便是如此,配上他那副招人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你,一时风流无限。可是此番穿了一声浅色的衣裳,长发散落,衣襟松散,懒洋洋地歪在榻上,背着光,虽未瞧见正面,但是这样一副打扮,光瞧着背影,便觉得有几分“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的味道。

    第77章 出发

    屋子里静悄悄地,莞碧对春生使了个眼色,春生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挪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暗自留意着那边的方位。

    莞碧将春生拉到一边,小声对她道:“府里后日便要动身去往老宅子祭祖了,据说得住上好几日,书房里的东西还未收拾妥当,从前皆是由你打理着,昨个爷还吩咐来着,只我有些拎不清,你等下替爷收拾收拾吧。”

    春生听了有些犹豫,道:“我不知···他要带哪几样···”

    莞碧闻言,往主子爷那边看了一眼,想起那沈毅堂昨日说的话,暗自沉吟片刻,便对春生道:“你就按照爷平日里的喜好收拾吧,其他的我皆打理好了,就那书架上的东西我委实不擅长操持。”

    说到这里,莞碧见春生仿似有些不大情愿似地,顿了顿,拉着春生的手有些不放心似的小声嘱咐道:“春生啊,你年纪还小,有什么事情纵使是不情愿也需得忍着,得从长计议,慢慢的做打算,现下切记万不可再惹怒了那位主子,省得讨不了好,日子一日都过不下去了。”

    说着又示意春生往沈毅堂那边看过去,压低了声音道:“我瞧着这几日爷不怎么爱说话,咱们得做好自个的本分,不要上赶着去触霉头,既然爷不招惹你了,你便权当做没那个事,就让它这般过去岂不正好?终归还是得继续留在这屋子里伺候下去不是,可别闹得太僵,往后该怎么着还得怎么着。”

    春生听了莞碧的话沉默了片刻,心道:莞碧姐姐说的也在理,今日瞧着那沈毅堂并未曾招惹她,见了也权当做没瞧见似的,如此,正合她意,若是往后也这样下去,那她悬着的心也可以渐渐放下来了。可若是她依然摆着副不情不愿的脸子,免得到头来弄巧成拙。事到如今,敌在明,我在暗,唯有以静制动方是良策。

    这般想来,春生便对莞碧点了点头,一时又有些感动,想到冷不丁的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周围却依然有这么多人陪在自个身边,觉得纵使心灰意冷,仍留有一丝温情在侧,便没得往日那般彷徨失措了。

    春生吁出一口气,便挤出一抹浅笑对着莞碧道:“我省得,谢谢姐姐。”

    莞碧见她想通了,一时点头,拍着她的手道:“好了,咱们别傻站在这里,免得遭了主子的忌讳,我去替爷添些茶,你去忙你的吧。”

    春生见外头风大,便走过去轻手轻脚的将窗户合上了一些,又从里间拿了一张毯子出来,只是未曾亲自过去,递给了莞碧,莞碧笑了笑,随手接过去拿给沈毅堂盖上。

    沈毅堂只手举着那本棋谱看得认真,只耳边也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一时抬起了眼,见莞碧拿了张毯子过来,沈毅堂换了个姿势,不发一语。

    又不漏痕迹的越过莞碧往后头瞧了瞧,见那边有个小丫头正踮起了脚尖往书架里挑选着,沈毅堂眉毛一挑,轻轻地冷哼一声,只忽然开口冲着莞碧道:“后日你随着爷一同去老宅子吧。”

    莞碧一愣,此番随行的下人们一早便由归莎姐姐便定好了,定的是主屋里的归莎姐姐,绣心,蝶艳,蝶依及小香桃,还有两个跑腿的小丫头,及厨房的两个婆子。堇夕留下看守,书房里的向来未做安排的,以往都是留在了书房里,是以此翻,归莎姐姐也未曾将她们两个算进去。

    莞碧讶异,后知后觉的回道:“好的,爷···”

    只见那沈毅堂不知何时早已收回了视线,半点目光未曾留下,好似方才听到的只是一场幻觉。莞碧有些尴尬,只悻悻地退下了。

    春生爷听在了耳里,却也不置一词。

    一时无事。

    沈毅堂在书房一连待了半日,起先一直在看棋谱,后来又自行前往那书架上重新换了一本,春生只有些紧张的立在书架旁,不敢声张,却见那沈毅堂眼皮子都未抬,直接越过她又原地返回了。

    春生抿紧了呼吸,小心翼翼的呼出了一口气。

    许是昨日酗酒,还有些头疼,沈毅堂看着看着便躺在榻上睡了过去,那身上的毯子随着他翻身一把落到了地上。见莞碧出去方便了,屋子里就他们两个,春生远远地瞧着,不想上前,心道:反正又冻不死他。

    只心里这样想着,过了片刻,到底还是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她蹲在地上,轻手轻脚地将毯子拿在了手里,犹豫了片刻,便小心翼翼地将毯子盖在了他的身上。

    其实一靠近这沈毅堂,春生心里头便有些打鼓,只胡乱的搭在了他身上,便想着些离开,一抬头,却见那沈毅堂不知何时已经醒了,睁着两只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她,春生只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一缩,一时后腰不小心磕在了后头的几子边角上,生生地疼。

    春生咬着牙忍痛,半点不敢声张,却见那沈毅堂凉凉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冷笑一声,只翻了个身子背对着她,却又是不发一语,瞧着古怪的紧。

    春生见状便立即匆匆地退下了,一直到了晚起,那沈毅堂才回了主屋用晚膳,春生这才真正意味上的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一日总算熬是到了头。

    如此,后又如这般过了一日,尽管一整日惴惴不安,到底是相安无事,春生心想,那沈毅堂难道果真厌弃了她么?不与她说一句话,不再看她一眼,春生这般想着便觉得心下松了些。

    待到了第三日,沈家便预备动身前往锦园县了。

    此番沈家出行声势浩大,出行的马车华丽如斯,一连着好几辆堵在沈家的大门口,又有一队府的侍卫跟随,后边还有一支穿戴盔甲手持□□的士兵看守,这般大的阵仗,引得围观的人纷纷止步观望,议论纷纷。

    老夫人坐在打头的马车里,马车四面用锦绸包裹,镶金嵌宝的装饰着,显得无比的华丽尊贵,临窗用绉纱遮挡,里边设置一软榻,上面摆放了引枕头,毯子等一应物件,软榻上设有一暗红古木几子,上面摆放了果子,糕点,茶具等吃食。随行的还伴有二房的正房太太吴氏,及吴氏嫡出的小女儿沈雅琦,三房屋里庶出的沈雅婷。

    后便紧跟着的是三老爷沈冲瑞的马车,里边姜姨娘侍奉在侧,素衣姑姑也跟着随行伺候。其次跟着的马车里坐着的是二房妾氏元姨娘及其媳妇李氏,五房的林姨娘及随行伺候的丫鬟们。余下的丫鬟婆子皆是坐在后头下人们的马车里。

    二老爷及其子二少爷沈之谦,与那沈毅堂几人驱马前行,后头跟着随行的杨大,杨二等随行伺候的随从。

    春生坐在靠后边的一辆马车里,这里头坐的都是三等丫鬟,里边同行的还有有蝶依,香桃,及揽月筑的寻欢,报喜还有两个小丫头。春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随行的该是莞碧姐姐,她未做一丁点儿准备,只临行时忽然被归莎姐姐寻了来,说是她也得一同前往。

    因当时归莎姐姐手头上的事物繁忙,只匆匆地对她道了句“你先随着去,到了地方我在与你细说。”

    春生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了上来,行李也未曾准备好,幸好此番算得上是回家,倒也并不大碍。

    马车里皆是相熟之人,蝶依,香桃自是不用说,便是那寻欢,报喜也皆是熟悉之人。原本就是一个庄子里长大的,只是自幼脾性不同,走不到一块儿去,后又前后进府,身处不用的院子里,自然没有多少交情。

    像是早几年,那林姨娘风头正盛之际,春生倒也往那揽月筑跑的勤,时不时的送些笔墨,字画过去,那时候揽月筑的玉迭姐姐虽是大丫鬟,但为人和气,每每见了她都会拉着她说几句话,抓几把果子与她吃。反倒是一同长大的邻居寻欢,报喜两人,每次总是横眉竖眼,阴阳怪气的瞅着她,不甚友善。

    春生也不是爱拿着热脸贴那冷屁股之人,每每装作视而不见,是以,一同在府里当差几年,几人鲜少有过什么来往。

    此番同坐在一个马车里,倒是那个妹妹报喜见了她对她笑了笑,喊了声“春生”,春生抬眼看了她一眼,有些诧异,倒是点了下头,当作回应,那寻欢见了便拿眼珠子瞪了报喜一眼,报喜有些尴尬,便没再主动说话了。

    春生权当做没有瞧见。

    春生几人皆是在斗春院当差的,或许在自个院子里只是个三等丫鬟,可是在其他丫鬟看来,能够在主子院子里当差可是相当体面的,无论走到哪里,总是受人抬举着的。蝶依与香桃自然认识那揽月筑的几个丫鬟,并不知道春生与她们之间的渊源,只以为是姨娘屋子里的丫鬟在与她们拉关系来着,倒也附和着说了几句。

    一时,听到外头马蹄声音靠近,坐在窗户边上的的寻欢面上一喜,只悄悄地将帘子掀开了一道缝,只见窗子外那白马上端坐着一个傲然的身影。

    第78章 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