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62节

作品:《斗春院

    说着便几步上前,推开了屋子的门,只瞧见屋子里林氏正背对着坐在桌子前为那陈相近打包饭菜,对面坐了一个三岁左右的孩童,穿了一身简洁的青衣,头上绾了一个小鬓,生得粉雕玉琢,浓眉凤眼,脸上肉嘟嘟的,小脸奶白奶白,仔细瞧着那眉眼,似乎与春生有几分相似之处。

    此刻正规规矩矩的坐在桌子前吃饭,只那身板有些小,仅仅只瞧到那颗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自己正费力的一口一口用勺子舀着米饭直往嘴里送,乖巧伶俐得紧,远远地瞧着,春生心都化了。

    小孩童一瞧见春生,顿时激动地喊了声:“姐姐——”

    说着那圆润的小身板立即麻利的从座位上滑下来,迈着小短腿欢的朝着春生跑来,嘴里不停地道着“姐姐,姐姐”。

    春生蹲下身子一把接过直往自个怀里钻的小家伙,将他一把抱了起来,试图像小时候那样将他举起来,那是晋哥儿小时候最喜爱的游戏,只许是小家伙长得太,这几回渐渐地举不动了,春生便掐了一把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道:“晋哥儿可是想姐姐了不成?”

    小家伙肉肉的小手一把捉住她的脸固定好,嘟着冒油的小嘴直往她脸上亲了一口,高兴道:“想了,晋哥儿每天都在想。”又看了春生一眼,只有些欢道:“姐姐教的三字经晋哥儿已经会背了,姐姐你过来,晋哥儿背给你听。”

    一时,那林氏瞧见春生亦是有些惊喜,立即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随即朝着春生走来,嘴里道:“你怎么回啦,这会子不是还在当值么,来,进屋里来。”

    说着母子两个一人拉着一只手,将春生拉进了屋子里。

    林氏拉着春生坐了下来,又将她上上下下的直打量,直问道:“这个点回来,准是还没吃晚饭吧,傻丫头,都到自家门口了,也不用急在一时,你看,若是饿着了怎么着?”

    春生窝在林氏身上撒娇道:“越是到了家门口越是刻不容缓嘛,我想母亲与晋哥儿了嘛,晋哥儿也想姐姐了对不?”

    小小的身板抱着春生的腿连连附和道:“晋哥儿想姐姐,想要早些见到姐姐,想要背三字经给姐姐听···”

    春生有些得意的看着林氏,林氏一脸无奈,又是无比的腻宠,抚了抚春生额头的碎发,直道:“春儿先坐着好生歇息下,娘亲与你炒几道你爱吃的菜来——”

    说着先倒了杯水给春生,又到屋子里拿了些糕点让她先垫着,便立即将桌子上的碗筷给收拾了,预备去厨房为她重新做饭,春生连忙拦住到:“娘亲别忙活了,我马上得回去当值了,这会子怕是来不及了,我在回来的马车上吃了好些点心,这会子不怎么饿,娘亲坐下咱们说说话吧。”

    林氏瞪了春生一眼道:“话什么时候不能说,点心哪里管饱,你现在正在长身子的时候,一顿也不可落下,你先坐会子,娘亲的手脚麻利,三两下便弄好了。”说着冲着一旁的晋哥儿道:“晋哥儿好生陪着姐姐说话,娘亲去给姐姐做吃的去。”

    晋哥儿欢道:“娘亲去,娘亲放心,有我陪着姐姐呢。”

    一时那林氏又叮嘱几句,便匆匆地往厨房去了,晋哥儿见那林氏走了,立即麻利的爬到春生的腿上坐好,晃悠着小短腿道:“姐姐,晋哥儿会背三字经啦,我背给你听可好?”

    春生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道:“好啊,姐姐检查看看,看晋哥儿完成姐姐交代的任务没有?”

    腿上的小家伙立即奶声奶气的背诵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

    一刻钟后,等那林氏端了菜过来,便见那春生小老师似的在抽问:“讲道德,后边那一句是什么?”

    随即便听到晋哥儿飞的回道:“说仁义!”

    春生夸赞了一句,随即有些狡黠的问:“那玉不琢,不成器,上一句是什么?”

    晋哥儿飞的回道:“人不学,不知义!”只刚答完,便瞧见自家姐姐正似笑非笑的瞅着他,晋哥儿狐疑,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姐姐问的是上一句,一时脸“噌”的一下红了,只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春生。

    后想了又想,终是想不起前一句是什么,只得在心从头开始默念,许久,才唧唧歪歪的挤出那一句:“幼不学,老何为···”

    晋哥儿有些羞涩,直嘟着嘴低着头往她怀里拱着,不好意思抬起头来。

    那林氏瞧见了,瞪了春生一眼,道:“不许欺负弟弟!”

    春生吐了吐舌头,将晋哥儿拉起来,道:“晋哥儿已经很不错了,姐姐交给晋哥儿的的任务便是背诵完三字经,晋哥儿已经圆满完成啦,还背得非常的熟练,姐姐非常满意,咱们晋哥儿真厉害!”

    却见那小家伙皱着眉头一脸苦恼地道:“可是晋哥儿背得还不算熟练,姐姐问的晋哥儿答不上来···”

    春生认认真真的看着晋哥儿道:“晋哥儿才三岁,能够背完三字经已经很不错了,姐姐为你感到骄傲。”

    晋哥儿猛地抬头两眼亮晶晶的看着春生道:“真的?”

    春生连忙点头道:“当然,其实此番姐姐是刻意为难晋哥儿的,意在告诉晋哥儿一个道理,那便是:学海无涯,永无止境。当咱们已经熟练的背全了三字经,这才发现原来也还有并不熟练的地方,当你发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才发现,其实,后边还有许多许多的知识咱们并不会,学识是永远没有尽头的,咱们得学以受用,万不可自满,得需虚心谦逊,一步一步的去钻研,这样长大了后便可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晋哥儿低着头喃喃道:“学海···无涯,永无止境···”随即有些迷茫地看着春生,春生并不急着解说,有些事情并不急在一时,只等着他自个去琢磨,又觉得他年纪小,有些道理只说给他听,兴许现在还不能够理解,久而久之,自然便能够悟出来了。

    过了片刻,便听到那晋哥儿语气坚定的道:“晋哥儿长大后要做一个有用的人!”

    春生轻笑着抚了抚晋哥儿的头,鼓励道:“嗯,晋哥儿一定可以的,此番晋哥儿背诵了三字经,完成了姐姐交代的任务,喏,这个是姐姐给的奖励!”

    只见春生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九连环递给晋哥儿,道:“这个叫做九连环,是府里的少爷们小时候把玩的东西,姐姐奖励给你的,你自个拿去玩吧!”

    晋哥儿觉得有些新,拿在手上左右钻研,春生并未告诉他玩法,只让他自个去琢磨。又留给他下一个任务,却见晋哥儿奶声奶气自告奋勇道:“下回姐姐回来,晋哥儿一定将三字经背得滚瓜烂熟,不让姐姐失望!”

    春生笑着道:“好好好,咱们晋哥儿一定可以的。”又问晋哥儿平日里除了背书认字外,还做了些什么,无非是随着爹爹陈相晋到园林里打滚玩耍,又与那小壮儿几个四处玩乐罢了。

    春生吃了母亲炒的菜,撑得小肚子圆滚滚的,一时心满意足,又与母亲,弟弟说了会子话,这才往那院子里去了。只走后晋哥儿有些不舍,听说她就在前院里,也要随着一同去,往日春生在家时去那前院打扫时,往往也带着那小家伙一起,是以小家伙还以为与平日一样呢。

    待春生与晋哥儿说明了情况,晋哥儿是个明事理的小孩,倒也不强行跟着了,只巴巴的看着她道:“姐姐早些回来,晋哥儿晚上要与姐姐一起睡···”

    春生点头说好,安抚了小家伙,这才去了。

    只走后母亲林氏一直牵着晋哥儿站在院子口瞧着,直至她拐了弯消失在了视线里,林氏眼里这才渐渐地浮现一丝担忧。

    第81章 伺候

    春生匆匆地赶回去,重新回到书房的时候,已经到了掌灯时分,超过了与归莎姐姐告假的时间呢,一回来便瞧见归莎姐姐竟然亲自在书房里头伺候,她心没由来地一紧,待走近一瞧,果然瞧见那沈毅堂正四仰八叉地歪在了案桌后的交椅上。

    许是喝了点酒,那沈毅堂面色有些潮红,正皱着眉满脸地不耐烦,归莎端了一碗醒酒的汤在一旁伺候着,直道:“爷,您趁热喝两口热汤吧,这是府里带来的厨子做的,老夫人特意吩咐送过来的,喝几口心里头爽些,不然到了夜里胃里难受得厉害!”

    却见那沈毅堂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对着归莎道:“放那吧。”

    然后将双脚抬起来放到了案桌上,一抬眼,便瞧见了春生正低着头从外头进来,沈毅堂愣了愣,随即有些不大自在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却装作视而不见。

    归莎瞧见春生回来了,连忙对着她道:“春生,你些到厨房端些热水过来伺候爷擦脸!”

    春生听了这一声,只觉得听到了天籁之音,还未走近便立即原地返回了,只三两下便利索的退了回去,心下松了一口气。

    沈毅堂抬眼看了归莎一眼,却是未置一词。

    春生绕到了厨房,叫了热水,又拿了两块干净的巾子,厨房里的婆子热情地帮忙送过来,春生在前头走着,原本松懈的心随着觉来越近的距离又开始变得惴惴不安,手心里冒出了汗来。只尽量的压制的心的彷徨,暗道:反正归莎姐姐也在那书房里头呢,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如此安慰着自个。

    只是重新返回书房地时候,春生往屋子里四处打量了一番后,却瞧见书房里只剩下了那沈毅堂一人,便当场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