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63节

作品:《斗春院

    一时后边的婆子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姑娘···”

    春生这才反应过来,只自作镇定的指着道:“放在那里吧!”

    婆子规规矩矩的将手的热水放到了指定的位置后,便与春生打好招呼先行退下了,临行前还特意贴心的将书房的门给合上了,那关门的声音“咣当”一声,惊得春生心里头一突。

    春生偷偷地往那书桌的方向瞧了一眼,只见那沈毅堂闭着眼睛躺在了椅子上,也不知道是在闭目养神还是真的睡着了。

    春生无法,只得将巾子打湿拧干了,双手拿着,举步艰难的走了过去,见那椅子上的人闭着眼一动不动,她只觉得心里头一团乱麻,有些欲哭无泪,心里头争斗了许久,心道:该来的总会来的,与其每日这般备受煎熬,得过且过,还不如干脆捅破了这道窗户纸,省得日日夜夜提醒掉胆的过活。

    这般想着,春生便梗着脖子,小声地冲了那沈毅堂唤了一声:“爷···”

    却见那人一动不动,半点动静都没有。春生心里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乎只乱转,真想将手里头的巾子一把摔到他的脸上,当然只是心里头这样想想而已,哪里真敢做实了。

    春生一时有些犹豫,又凑近了几分小声的唤了几声,这才瞧见那沈毅堂慢悠悠的转醒了,只睁着眼瞧了她一眼,视线在她身上打转了一番,这才慢吞吞地抬起了手臂。

    春生随即反应过来了,只拿着巾子犹犹豫豫地上前几步,咬着牙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掌,他的手掌大且有些粗粝,春生堪堪只握住了半只,许是喝了酒,身子又有些发烫,春生只虚握着,便觉得从手心里传来阵阵发烫地触感,只惊的春生的手发颤。

    她拿着巾子速地将他的手心擦拭干净了,又将手指头一一擦拭,然后又换了另外一只手。

    这沈毅堂本就饮了些酒,身子有些燥热,一抬头便瞧见眼前的女孩正垂着身子,额角几缕碎发下正藏着一张精致雪白的小脸儿,沈毅堂愣愣的瞧着,不由自主的想要探出手去,却发现自个的手被人抓住了,只觉得掌心里的小手柔弱无骨,又小又软,他只要轻轻一捏便会碎了去。

    那手掌心里被人一下一下轻轻地抚弄着,沈毅堂只觉得有股酥酥麻麻的痒意通过掌心,直传大脑,震得人头皮发麻。

    他真想一把将人给直接搂进怀里,可是想着眼前的女子虽看着柔弱,但是骨子里却倔强得紧,指不定会怎样闹腾呢,又忆起上回那床榻上满是苍白的小脸,那样脆弱,那样羸弱,沈毅堂心一紧,顿时满腔的热血被生生地抑制住了。

    春生不敢抬起头来,只将巾子换洗了,又犹豫的往前走近了一步,只双手有些打颤的去擦拭那沈毅堂的脸。

    一靠近,春生便问道一股刺鼻的酒味,混合着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春生只一瞬间有些动弹不得,颤颤巍巍的上前,却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生生的握住了,春生一愣,便见那沈毅堂冷眼看着她,只半眯着眼道:“怎么伺候人的?”

    声音有些黯哑低沉。

    说着便一把夺过了春生手里头的巾子,胡乱的在自己脸上擦拭了一把,便将手里的热巾扔在了一旁的木盆里,然后头一转,便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

    春生一时怔住,这还是这几日那沈毅堂头一次与她说话呢,虽语气凶巴巴地,但是却并没有想象那么吓人,不知道为何,在这一刻,沉在心许久的惧意正一点一滴的消散了去,似乎,现实并没有想象来的恐怖。

    春生伺候完那沈毅堂洁面,便无事可做了,若是往常,定得细心地拿件毯子与他披上,提醒他可千万别着凉了,又或者奉劝主子爷到一旁的软榻或者里头的次间去休憩会子,可是现下,这些贴心的话语春生许久未曾说过了,她说不出口。

    见那沈毅堂歪在交椅上寐着,春生只瞧了一眼,便先行退下了。

    春生将用完了的热水送了出去,其实那厨房的婆子还在外头候着,见春生一出来,便殷勤的接了过去,春生本想着亲自送过去的,总想找着借口避着,却终究是不能。

    且那爷跟前离不了人,这书房向来又是重地,闲杂人等是万万不可随意进出的,平日里爷主子里伺候的丫鬟除非是得了吩咐过来拿些东西,平日里也不允许随意往里进的,便是那后院的太太,姨娘什么的,也得需通报一声。

    春生在外头透了口气,正欲进去,却依稀瞧见前头正屋里有个穿戴艳丽的女子正往书房这边张望,借着微弱的灯光,依稀可以瞧见是那蝶艳的身影,一时两人的眼神对上了,便见那蝶艳眯着眼,直勾勾地盯着春生,随即摆弄了下衣裳便往这边直直的走来了。

    春生本欲进去的,瞧见那蝶艳往这边走来,一时定立了,只见不过片刻功夫那蝶艳便来到了春生跟前,上上下下地将她打量了一番,随即挑眉看着她,压低了声音质问道:“爷这会子在里头做什么呢?”

    春生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却见那蝶艳皱起了眉,忽然嗤笑一声道:“怎么,爷不过是在书房里待了久些,你这个三等丫鬟便越发得脸啦,问两句话都问不得了么,当真是摆着好大的谱啊!”

    春生见那蝶艳阴阳怪气的,心知她是没事故意来找茬的,自打那次因为身子不适歇了几日,又听闻那沈毅堂为了她请大夫看病后,便越发看她不顺眼了,有事没事总爱堵着她奚落几句,几乎是明目张胆的与她结怨了。

    为此,她在院子里的存在也变得怪异了起来。

    其实,那次沈毅堂怒气冲冲地往她屋子里来了,后又惊动了大夫,知道具体缘由的无非就那么几个,都是体己的几个,不会对外四处说道的。外人虽猜忌得厉害,到底摸不准事情的始末,只往她惹怒了主子受了罚这方面猜忌,便是有些戒心重点的,虽心有猜忌,到底不敢往那方面想。

    唯有那蝶艳,捉着这件事情便不放了,整日瞧见她便是横眉竖目,拿香桃的话来讲便是,恨不得过来咬上她几口,被这样一个牛皮糖缠住了,还真叫人膈应得慌。

    最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委实是太多了,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每每见了那蝶艳,春生不过是耐着性子应付着,此番,也是如此,又见里头那沈毅堂在休整,春生只压着声音回道:“爷在里头休憩,这会子许是睡下了。”

    蝶艳听闻似乎有些不信,狐疑的春生脸上看了看,道:“你是怎么伺候的?怎么能让爷在书房里睡呢?若是着了凉怎么办?我进去瞧瞧——”

    说着便要越过春生往里去,春生虚拦着道:“姐姐,书房乃重地,没得主子爷的吩咐是不让进的!”

    蝶艳听了炸毛道:“我是二等,府里的规矩难道还没有你这个三等丫鬟清楚么,这里是府里的庄子,哪里来得那么多的规矩,再说了是规矩重要还是爷的身体重要,爷饮了酒了,若是有个什么不好的,你一个家生子担待的起么?”

    说着便越过了春生直往里去了。

    第82章 随你

    蝶艳一进去便瞧见爷歪在了椅子上,他本就生得长手长脚的,此刻一副完全施展不开的样子,蝶艳扭头瞪了春生一眼,似乎是在恼怒她未将主子爷伺候好,立刻到软榻前拿了个软枕走了过去。

    其实这蝶艳伺候惯了主子,晚间一瞧见那沈毅堂面色有些潮红,又带着些酒气,便知定是饮酒了,连忙吩咐众人端茶倒水,好是一通忙活,却不想那沈毅堂只有些不耐烦地拧了拧眉,然后只听到“砰”地一声便将书房地门给推开了,直径往书房里去了。

    蝶艳有些犹豫,又见那书房无人伺候,便是想跟着进去,却被后到的归莎给挡了回来,只拦着她道:“里边有我伺候着呢,蝶艳妹妹且先回吧,爷主屋里那套帐子颜色太过浓艳了,与屋子里古朴的味道有些不协调,爷素来讲究,还得劳烦妹妹帮忙换一套。”

    那归莎到底是大丫鬟,蝶艳虽有些目无人,到底还是得听她的吩咐,便一时回去了。

    只仍然关注着书房这边的动向,后又瞧见春生那个小妮子回了,归莎退下了,整个屋子里只剩下爷与那小丫头单独共处一室,往日在那府里瞧不见便罢了,此刻就在自个眼皮子底下,蝶艳心里头到底有些不放心,只不错眼似地密切关注着。

    此番寻了机缘进来,待瞧见了那书房里的情景,蝶艳心一方面是恼怒,一方面又暗自窃喜,瞧着那个春生生得一副好面相,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榆木疙瘩,连伺候人都不会,就这般任由爷这般歪在这发硬的椅子上,也不知道上前奉劝几句。

    蝶艳拿了个软枕过去,见那沈毅堂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眯着眼睛往这边瞅着,蝶艳只凑过去柔声道:“爷,您怎么就这样躺在了椅子上,小心扭着腰就不好了。”

    说着便扶着他将手里的软垫塞到背后垫好,又絮絮叨叨道:“爷,若是乏了咱们回屋里去歇息可好,这书房里有些潮湿,比不过房里舒适,爷晚间饮了些酒,须得早早的躺下歇息,不然明早起来又该闹头疼了。”

    沈毅堂原本就觉得那房里人多,屋子里各色脂粉味,糟糟切切的惹得人心烦,好不容易来到这书房里,觉得尚有几分清净,却不想心里头的燥意刚安抚下来,便又听到有人唧唧歪歪地说过没完了。

    沈毅堂一抬眼皮子,便瞧见那蝶艳穿着一身艳丽的衣裳在眼前来回晃荡,直晃得人心里头烦躁,他冷着一张脸直盯着蝶艳质问道:“哪个允你进来的?”

    蝶艳一时只有些尴尬地立在原地,这书房虽乃是前院重地,蝶艳原想着这出门在外,又在外头的庄子里,哪里来的那么多讲究,又觉得便是那沈毅堂瞧见了,凭自个的体面,爷也不会深究的,哪知此刻——

    蝶艳面色僵了僵,只腆着脸道:“爷,艳儿瞧见您方才吃了酒,这书房里又唯有春生这么个小丫头,艳儿怕她一个人伺候不过来,这才有些担忧,一时忘了禀告爷便越了规矩直接进来了,艳儿知错了。”

    沈毅堂听她这样说,面色稍缓,蝶艳见状心下一松,又瞧见那案桌上放了一碗未动过的醒酒汤,立即殷切道:“爷,想来歪在这太师椅上肩膀酸了吧,艳儿给您捏会子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