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64节

作品:《斗春院

    又指着那碗汤道:“咦,这不会老夫人特意差人给爷送来的热汤么,爷怎么一口未动啊。”

    蝶艳用手探了探,见已有些凉了,便朝着春生唤道:“春生妹妹,劳烦你过来下。”

    春生默不作声地上前几步。

    蝶艳指着那碗醒酒汤道:“这是老夫人心疼咱们爷,特意差人给爷送过来的,怎好浪费她老人家的一番心意呢,现下这汤有些凉了,你且端到厨房去热热,回头再给爷送过来。”

    春生只抬头看了那蝶艳一眼,又见那沈毅堂只半眯着眼半倚着,未置一词。

    虽心为蝶艳这种反客为主的行径感到惊讶,但到底她只是个三等丫鬟,在蝶艳面前位低一等,任凭她差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只是惊讶她这做派委实熟稔了些,一看便知没少干过这档子事情。

    春生巴不得赶来离得这书房远远地,听了蝶艳地话,便上前端了那个托盘预备退下。

    却见那沈毅堂忽然眯着眼盯着蝶艳冷声道:“谁准你跑到这里来指手画脚的,这里是爷的书房,岂是你一个后院的奴才随意进得来的?当真是越发没有规矩了,还不赶给爷出去。”

    蝶艳面色一白,脸上原本的笑意顿时僵住了。

    蝶艳瞧着那沈毅堂面色有些晦暗不明,只挤出了几分笑意,结结巴巴道:“爷,奴···奴婢是···”她只白着一张脸,道:“艳儿···艳儿马上就退下,爷,您···您···”

    一时又见那沈毅堂脸色愈发阴沉了下来,只惊得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只临走前面色阴郁的瞪了春生一眼。

    春生觉得有些无奈,明明什么事儿没干,什么话儿未说,平白无故的又遭了人的白眼。

    只待那蝶艳走后,春生端着那个托盘立在原地,一时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沈毅堂忽然站了起来,只斜眼瞟了春生一眼,冲着她阴阳怪气道:“还不给爷端过来。”

    说着便直径走到了窗子前的软榻上,软塌上摆放了一张几子,上边放有一副玉质棋盘,旁边还摆放了几盘点心。

    春生一愣,只以为听错了,却见那沈毅堂坐在了软塌上,自个伸手揉了揉肩膀,见春生还立在原地,便冷着一张脸道:“还愣着干嘛,听不懂人话是罢,还是得让爷亲自动手不成?”

    春生只以为自个理解错了,立在原地有些犹豫,垂着头小声道:“爷,这···这碗汤已经凉了···”

    说着便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来,只见那沈毅堂板着一张脸,一动不动盯着她,春生脖子一缩,只鼓起了勇气低声道:“奴···奴婢去厨房给爷热热吧···”

    沈毅堂眉毛一挑,只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随你!”

    春生见状,立即端着托盘出去了。

    却见那软榻上地人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随即反应了过来,伸手放在嘴前轻轻咳了一下,又故作姿态的板起了一张冷脸,只到底心情好了许多,见那几子上摆了那副棋盘,忽然有了几分兴致,自己一手执黑子,一手执白子,自个与自个下了起来。

    春生从厨房回来后,便见那沈毅堂一手执着白子棋暗自思索,待春生走进了,便抬头瞧了她一眼,只忽地嘴角一勾,便将手里的白子棋利索地放到了理想的位置。

    春生见他盘腿坐在软塌上,一手执棋,一手随意地搭在腿上,姿势随性而为,又见他许是吃了些酒,面色有些舒缓,耳尖微微泛着红,在烛光的摇曳下,显得有几分温和无害。

    春生只将头垂得低低地,不敢多看。

    默不作声地上前,轻手轻脚地将托盘里的热汤端了放在沈毅堂的手边,又将几碟点心一一端了过去。

    这几碟点心原是厨房特意备着给主子们当做夜宵的,春生见了,想到这会子有些晚了,吃了酒的人饭桌上定是吃不了什么酒菜的,便选了一小碟水晶包,一碟翡翠冬瓜饺,配了几小碟酱菜,看上去颇有几分食欲。

    沈毅堂看了眼前的几个碟子,又抬眼连连看了春生几眼,虽未曾开口说话,倒是难得的没甩着脸子了,竟赏了脸默不作声地吃了起来。只见他先用勺子舀了几口热汤喝了,许是嫌弃用勺子一口一口有些费事,便只手固定住了勺子,只端了碗直接对着嘴喝了几口。又夹了几个水晶包吃了几个,旁边的翡翠冬瓜饺照例却是未动一下。

    春生瞧了心下一动。

    许是她多心,又许是伺候这沈毅堂有这么久了,她发现那沈毅堂吃食方面总有些小习惯,每次只略动了几样,总有那么几样不见他动过筷子,起先还以为是他不喜欢那几道菜的口味,下一次却又见他尝了,并非不喜。到后来这才发现,每每那几样菜便被他指着赏给了她吃了。

    春生觉得许是自个想多了,起先并不曾多心,后来次数多了,便觉得似乎确有其事,只每每她都将得赏的与莞碧姐姐一同分吃了,倒也未作多想,今日这个念头不知怎么一下子在脑海又清晰了起来,春生心微微发怔。

    此刻,见那沈毅堂用完了,便神色有些怪异的瞧了她几眼,只动了动嘴唇,终是未发一语,便将手里的筷子随手扔在了盘子上,似乎心情一下子又变得不郁了。

    春生私下瞧着,心发紧,面上不显,只装作不懂,一时将几个碟子收拾送出去了。

    经过这一番动静,春生明显能感觉到似乎方才有那么一瞬间,书房里的气氛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缓和了,只后又无缘无故的恢复了现状,她不甚在意,甚至私底下觉得这样的状态才是最好最安全的。

    只过了没多久,忽然听到有人在外头禀告,春生听到那声音心急如焚,又有些熟悉,春生立即将书房的门打开了,只见那东厢房的玉迭亲自过来了,只拉着春生的手焦急问道:“妹妹,爷是否在里头?”

    春生见她面色发白,便知是有甚急事,只连连点头道:“爷就在里头。”

    第83章 腹痛

    玉迭急急的对着春生道:“我家姨娘身子不好,腹痛得厉害,还烦请妹妹帮我与爷通报一声,姐姐在此谢过妹妹了。”

    春生听说是那姨娘身子不适,猛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只对着玉迭道:“姐姐莫要急,我这就进去通报。”

    那沈毅堂听到后也是一怔,只立即从软榻上站了起来,道:“白日不是只说晕车么,这会子怎么又成腹痛呢?”

    玉迭早已急得团团转了,道:“奴婢也不知,白日姨娘是有些晕车,后来在爷的马车上躺着歇息了会儿便好些了,只刚到了庄子不久,姨娘便身子有些不适,只觉得腹部隐隐作痛。奴婢原想向爷来通报来着,姨娘怕惊扰了爷便将奴婢拦住了,只道躺下歇息会便无事了,岂料非但无事反而越发疼痛得厉害了。姨娘连晚膳都未用,只疼得在榻上说不出话来了,奴婢一时不忍,便背着姨娘过来向爷禀告了,求爷救救咱们姨娘吧。”

    沈毅堂听那玉迭越往下说,心里头便越发沉了一分,只冷着声音对着玉迭道:“为何不早早过来禀告,你们就是这样伺候主子的么?”

    说着便对着外头高声叫了句:“来人,些去请大夫!”

    一时又想起此番是在这乡下庄子里头,哪里来的大夫,只沉思了片刻,见候在外头的是杨大,便对杨大吩咐道:“你此番亲自往三老爷屋里去一趟,就说爷找三老爷院子的素衣姑姑过来帮帮忙。”

    说着便随手拿了软榻上的外衣披上,边走便对着玉迭道:“你前头领路罢!”

    只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只见那春生正立在屋子静静地看着这边,沈毅堂心里头忽然没由来一紧,只顿了顿,迈出去的步子不由缓了缓。

    玉迭见这沈毅堂还是如此关心自个的主子,一时心下松了一口气,待走了几步却见那沈毅堂似乎停了下来,只有些发急地唤了声:“爷···”

    沈毅堂这才凝神过来,只复又眯着眼看了春生一眼,这才随着玉迭踏了出去。

    春生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几步,只见听到这一番动静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各个屋子里的丫鬟婆子纷纷倾巢而出一探究竟,整个院子里一阵喧哗,只瞧见那沈毅堂随着林姨娘跟前的玉蝶姑娘往那东厢房去了,惊得所有人议论纷纷,只暗几经猜疑。

    书房随即安静了下来,春生瞧了会子便返回来了,将那沈毅堂用完的残食送回了厨房,又将整个书房收拾干净,心道,既然住在那东厢房的林氏身子不好,今晚那位爷许是不会回来了,春生收拾一番便可以回去歇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