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65节

作品:《斗春院

    只回想起方才那玉迭姐姐焦急的模样,春生脑海不由自主地忆起了那张玉洁冰清的脸,心不禁嘘嘘。

    春生犹记得第一次瞧见那林月茹时的情景,也是在这座庄子里,那样披星戴月的场面,那样让人惊艳的一眼,第一次让春生意识到人与人之间云泥之别的差距,那画面当真是让人记忆犹新地,只是春生却没有想到,那样一个拥有天人之姿的人物,竟在不久后的这一日,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若是在之前,无论走到哪里皆是成群的丫鬟婆子围绕,一抬手一投足无不牵动着众人的心,只是一朝失了爷们的宠爱,便落得无人问津,满目凄凉的地步了。

    春生心不知是何滋味,心道:那林月茹既有相貌又有才情,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本该是个饶有雅兴之人,这样一个人物也终究逃脱不了这被人厌弃的地步。

    反观自己呢,不过是沈家世世代代的家生子,纵使因自个的母亲教习,自幼识断字,又机缘巧合得了些造化,自幼与佛门结缘,到底不过只是一个平常家庭里出生的普通姑娘。她的世界很小,也很简单,只盼着父母在侧,日子平平淡淡地,就如同父亲与母亲那样,半点容不得这大户人家后院里的错综复杂,变幻不定。

    春生暗自对着自己说道,自己决不能重蹈这样的覆辙。

    这夜,五房的院子里颇有些不安宁,春生只将自个手里头的事情做好便迫不及待地往家回了。

    其实,此番,这院子里其实安排有她的住处,庄子里肯定无法与那元陵的府邸相提并论,屋子有些小,归莎姐姐独自住了一间屋子,蝶艳与绣心同住一间,剩余的春生与蝶依,香桃安排在了一间。屋子里就一张大炕,上边整理出几个床位来,倒也方便,虽远不如府里来的精致,到底不过匆匆地应付几日,显得无比地省事。

    春生回到了自个家里,自然是要回家住的,只需禀了归莎姐姐即可。

    春生到屋子里探望了蝶依,香桃一番,便邀请她们几个明日得闲了到自家玩耍,这才回了。

    只路径后院时,瞧见那东厢房还留着灯,里边人影晃动,春生心道:只盼着那林姨娘无甚大碍才好啊!

    春生回到家已经极晚了,只许是头一日庄子里一连着来了这么多大人物,大家有些激情澎湃,便是这么晚了,家家户户仍然留着灯,并未入睡,许是正在自家里头放肆讨论一番了。

    因这日父亲陈相近在园林里守园,得彻夜不归,睡在那林子口搭建的茅屋里,只在不久前得知春生回来了,便匆匆忙忙地赶回来瞧了一眼,却未碰到她人,在屋里等了许久未果,只得悻悻地返回了。

    此番春生回来,便瞧见白日那个嚷着要与她同睡的小家伙早已酣然入睡,不知所云了,母亲林氏还挑着灯在灯下边缝补衣裳便等她回来。

    春生逗弄了会子熟睡的弟弟,便见母亲林氏端了热水过来给她泡脚,春生有些感动,只想歪在母亲怀里不想起来,两人坐在床榻边小声地回话,林氏问她这些时日在府里的近况,又见她气色不好,只担忧的问她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

    春生不想母亲为着她的事情烦扰,只支支吾吾地道:“上月我初潮来了···”

    林氏听了一愣,见春生难得流露出几分不好意思,只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揉着女儿的肩膀打趣道:“与自个的娘亲有何难为情的。”

    又不住地抚摸着春生的眉眼细细地相看着,高兴道:“不错,往后便是大姑娘了,咱们家春生终于长大咯。”

    说着便耐心的交代春生往后来了月事该注意些什么,哪些东西可以吃,哪些东西不能吃,又询问她来的天数,剂量,颜色及身子的异常,等等。

    春生听得鼻子泛酸。

    她在沈家跟在那沈毅堂身边每日担惊受怕,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过活,日日夜夜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便被人生吞活剥了。

    这些事情她原本一个人可以承受得住的,只是此番被父母捧在手心里被当做世间珍宝般细细呵护着,春生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泛酸。似乎是触摸到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觉得心所有设立的防线在这一刻崩塌了,春生忍不住眼圈一红。

    想到之前为了将她领出府去,一向深居简出的林氏竟然亲自来回奔走,四处打点关系,甚至通过秦管事的关系继而找到了府里的杨管家这一层面上来了,杨管家原也是打算帮忙的,只后听说她是斗春院里的,便连连摇头道:“岂敢在老虎嘴里拔牙···”

    这沈毅堂历来是个霸道的主,不喜约束,讨厌被管着束着,便是老夫人也鲜少插手这斗春院里的事情,这杨管家是府里的老人,自然是个通透的,多一事不愿少一事,万不愿插手这斗春院里的事,是以,来回奔走了多日的辛苦便白费了。

    她并不想父母为了她的事情操心。

    只抱着林氏的臂膀将头歪在她的肩膀上,撒娇道:“女儿不愿长大,我若是长大了,母亲可就变老了。”

    林氏听了她孩子般的话,一时心变得无比的柔软,只握着她的手放入自己的手心里,揉捏着,喃喃地道:“傻丫头,母亲若不老,你如何能长大呢?”

    两人坐着聊了许久,画面平静而温暖。

    其实林氏明显感觉得到春生此番回来心事重重,似忧非喜,她便大致猜到了是为何事,又不想她心有负担,便一直忍住不曾过问,心里忍不住叹息,心道,果然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是远远比自己料想的要早些。

    林氏脑海不由想到了许多年前的往事,思绪飘得有些远,一时忆起白日听到庄子里的人说道,说此番随行来到庄子里的还有府里的二老爷及三老爷,林氏想到这里,眸间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这日春生赖在林氏屋里,是与林氏,弟弟晋哥儿三人一同睡的,待到第二天天刚亮春生便匆匆地起了,这一个人在书房里伺候还真是有些手忙脚乱,虽事情并不多,但是却时刻离不了人。

    春生临走之际还在想着,若是待那晋哥儿醒了没见着她,该是怎样一番表情呢?

    第84章 棋局

    这日春生一来便觉得整个院子里静悄悄地,半点动静都没有,往日这个时辰院里院外早就忙开了,那主屋更是进进出出的好不热闹,今日春生瞧了一眼,只见此刻两侧的游廊下安安静静,连个扫洒的丫鬟都没有,而那主屋的门也还关得严严实实的,瞧不见一丝往日的忙碌,春生心生讶异,倒也并未曾在意,只直径往书房去了。

    春生照着惯例将书房打扫干净了,待到了主子早起时分,便听到外边陆陆续续的开始忙活起来了,起初听到一两个丫鬟婆子细微的交谈声,随后又多了起来,片刻后感觉外头开始进进出出,各自操持起来。

    她做好手头上的事情,一时无事,便拿起起了针线坐在一旁缝补了起来,忽然瞧见旁边那盘散落在几子上尚未下完的棋局。

    春生好的瞧了一眼,只见那棋盘上黑子与白子双方紧咬在一起,一攻一守,黑子为攻,攻者大杀四方,步步紧逼,一路攻城略地,称霸一方。而白子为守,守者却也是步步为营,见招拆招,运筹帷幄,守得稳固如山。两方陷入僵局,形势不明,却均当势均力敌,真是好一副精彩的棋局。

    春生心多少有些感慨,没想到那沈毅堂看着多为不着调,倒是难得空有一副好棋艺,原来这是昨夜那沈毅堂一手执白棋,一手执黑棋,自己在与自己博弈。自个原是不会下棋的,不过是在他跟前耳濡目染,却也跟着学了些皮毛。

    原是在那闲暇之际,沈毅堂兴致上头,又见春生聪明伶俐,便一时兴起教了她一二,却不想这春生颇有几分天赋,一学便会,且心境平和,心无杂念,落子缓而稳,与他两个一刚一柔,倒是难得能牵绊住他一二。

    此刻春生瞧见那棋局上的黑子过于横行霸道,就如同那沈毅堂本人一样蛮横无理。春生瘪了瘪嘴,忽而心一动,只下意识地随手执起一颗白子便往那棋盘上一放,却见那原本复杂万分的棋局犹如抽丝剥茧般,一层一层迎刃而解,原本被动的白子忽然化被动为主动,一时反倒成了另外一副新局面了。

    恰好在此时忽然听到了有人在书房外轻轻地敲门,春生疑惑,只连忙将手里的针线放到了一旁,去开门,一时瞧见归莎正在外头,春生连忙招呼道:“归莎姐姐,你怎么来了。”

    归莎笑着上前道:“春生,你手里的活都忙完了么?”

    春生想拉着归莎进屋里,一时又忆起那沈毅堂昨日对蝶艳道出的话,便觉得有些不妥,只拉着归莎的手道:“姐姐知道的,书房的活计向来清闲,原本就无甚事情,我手里头事物不多,早早便忙完了。”

    归莎笑道:“你是个实心眼的人儿,哪里有你嘴上说的那样清闲,我又不是没在书房里伺候过。”说到这里,归莎回过头来四处瞧了一眼,只凑过来小声对着春生道:“妹妹与我过来,姐姐有几句体己的话与你说。”

    春生瞧见归莎这举动,便有些好,只将书房的门合上,随着归莎前往那游廊的拐角处。

    归莎停下,只开门见山的对春生道:“妹妹,原本此次随行的本该是那莞碧的,岂料临时忽然换成了你,你可知其的缘故么?”

    春生猛地听到归莎提到这件事情,一时愣住,她自昨日临行前才得知此番由她替换了莞碧随着一道同来,心自是百般诧异,本想着找那归莎姐姐一探究竟的。只是一来昨日那归莎委实忙碌得紧,两人便是碰到了也没什么机会说上几句,这二来嘛,她有些归心似箭,一回来便心心念念的皆是家里的事,一时反倒是忘了这一茬。

    只心到底有些底,她以为是那沈毅堂从做的梗···

    此刻听到归莎姐姐说起这件事,自是上心,连连问道:“姐姐,这里头究竟有何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