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66节

作品:《斗春院

    归莎只凑近了春生,声音压低了几分,道:“昨日因着人多嘴杂,我不便与你细说,瞧着今儿个四下无人,我且与你细细说来。”

    说到这里,归莎抬眼看了春生一眼,只道:“你可是与那世安苑里的老夫人有何渊源,是在昨儿个临行前,老夫人跟前的云雀姐姐过来了,只吩咐说‘让一个叫作春生的丫鬟此番随着一同前去’,说这是老夫人的意思,我心觉得纳闷,却不知其缘故,只得听老夫人的吩咐行事。又见昨日来来往往人多口杂,不便与你细说,今日见得了闲,越想越觉得里边兴许有些章程,便过来说给你听,也好让你自个心里头有些底···”

    春生听到归莎说完,只一愣,疑惑道:“我与老夫人并未有何关联啊,老夫人她老人家怎么会···”

    她只有些一头雾水,怎么会是老夫人安排她一同前往这庄子里的呢?她心猜想的还以为是那——

    春生心百思不得其解,她本是那斗春院书房里的一名三等丫鬟,自从在书房当值后,便鲜少外出走动了,只偶尔得了那主子爷的吩咐,往那三老爷的瑞雪堂送过几回东西,其余时刻基本是呆在了书房里,便是那五房内眷的院子也极少去过了,不比当年当跑腿丫鬟时得四处走动。

    而那世安苑,更是去得少之又少,便是难得去上一两回,也不过是与老夫人院子里的丫鬟婆子打交道,极少见到老夫人本人的,是以,她与那老夫人是一星半点儿的关系都牵扯不上的,此番,听到归莎姐姐如此说来,她只觉得瞠目结舌。

    她是无论如何也猜测不到这里头的缘故的。

    归莎见春生有些迷茫,只叹了口气,拍了拍春生的手道:“既然你并不知道这里头的章程,那么往后须得多留个心眼了。要知道老夫人她老人家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关注一个小丫鬟的,既然她亲自点了你的名,定是对你有些关注的,此番命你跟着一同过来,只不知道她老人家究竟是有何用意···”

    其实归莎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明显了,这老夫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关注一个小丫鬟,此番竟然亲自点了她的名,这里头的章程往深了看无非就那么几种,可无论是哪一种,对于渴望平静的她而言绝对皆是忧大于喜的。

    春生的脸色渐渐地发白了,只立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归莎瞧见春生这幅模样,又叹了口气,只安慰道:“你也别多想,千万先别自个吓唬自个,我许是话说得严重了点,事情到底怎么样现下还不一定了,毕竟老夫人并未发话说过什么。”

    又道:“姐姐的话说得直白,只意在让你心有个底,总比他日事发突然,不知所措来得好,你心先不要有负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老夫人是个和善之人,通常是不会为难咱们这些做下人的。”

    归莎见春生面色发沉,到底有些怜惜,才不过是个初长成的小姑娘,却已屡屡遭受了这么多的担惊受怕的事情了,心里不发憷才怪。

    她在这府里待得久,深知这宅门后院里的弯弯道道,她觉得春生是个美好通透的小姑娘,虽生了一副好皮囊,却不会像其他小姑娘似的引以为傲,是个踏实心善的好姑娘,更加难得的是,并未因这府里的锦衣玉食而葬送了初心,迷了心智。

    归莎有意提点她几句,只有些事情也并不会因她多提点那么几句便会发生什么改变,不过是让自己心里有个准备,提前做好对策罢了。

    春生顿了许久,这才回过神来,许是事情经历多了,事到临头反而有些临危不乱了。只对着归莎道:“多谢姐姐的提点,我已知晓了,经历过这么多事现如今我也早已看淡了,咱们为奴为婢的,不过是随着主子们随意驱使吩咐,哪里有半点反驳的权利,正如姐姐所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如今我也懒得去深思多虑了,不过皆是庸人自扰之,给自个平添了纷杂烦扰罢了,该来的总会来,由不得你情不情愿,只不过——”

    说到这里,春生顿了顿,只目光微闪,眼里一抹坚毅的神色一闪而过。

    春生言尽于此,见归莎担忧的看着她,只反过来安慰道:“姐姐不必因我而感到困扰,我自有成算。”

    归莎听了心下复杂,心不由再次叹息了一声。

    春生一时想到了什么,只忽然问道:“姐姐,昨日那东厢房的姨娘无碍了吧。”

    归莎有些古怪的看了春生一眼,却是答非所问道:“昨夜爷在那东厢房待了一夜,今儿早起才回来···”

    春生一愣,见那归莎姐姐细细留意,判断着她的神色,只忽然嫣然一笑道:“姐姐不必这样看着我,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若是那两位和好了,这往后整个院子便相安无事了。”

    若是那二位果真握手言和了,那么所有的一切,岂不是如方才几子上那盘对峙的棋局,一切迎刃而解,并且开辟新的局面了么?

    第85章 挑人

    话说这林姨娘腹部绞痛,原是患了胃疾,许是常年茶饭不思,又心有郁结之气,长此以往,便慢慢染上了此类病症。只这类病症无法从根本上进行医治,得需慢慢的调理。

    林姨娘此番一犯病便是一连着好几日皆不舒坦,头一日实在是痛的不行了,只觉得连手脚都麻木无力了,险些昏厥了过去。

    那素衣姑姑见状只连连帮她调整气息,慢慢地将气息吸满,然后缓缓地地吐出来,如此反复,后再吩咐厨房煮了生姜水让其服用,待到了夜深时分,这才慢慢地好转了些,却也一直是反反复复,并不十分安稳,直到了第二日早起这才渐渐入眠。

    那沈毅堂当夜守了一夜,后几日也一直陪在身侧,是以,春生已经好几日未曾瞧见他了,只觉得心下紧绷着的那根琴弦似乎是落地了。她心只祈祷着:只盼着那林姨娘能够借着此次契机重新夺回那沈毅堂的宠爱才好啊!

    想当年那林姨娘是如何得势,在这沈家五房里的地位是如何如日天,几乎是全面的压倒了那正房太太苏氏,可谓一家独大。那沈毅堂该是万分宠爱她的,只是后来阴差阳错,不知怎地就忽然闹成了这样一副局面。只春生觉得那沈毅堂心多少该是有她的,不然也不会听到她身子不适便彻夜过去守着呢。

    如此是最好不过了,且凭着当年那沈毅堂对她的看重程度,一旦那林姨娘此番复宠,如往后又与那沈毅堂再生个一男半女的话,那沈毅堂定会无暇顾忌其它了吧,春生心这般想到。

    这几日五房院子里的气氛有些诡异,不比往日来的热闹欢,毕竟如今形势不明,一众丫鬟婆子见状也是个个按捺着心里的小心思只等着静观其变,当然也不乏有那瞧见东厢房里林姨娘有复宠迹象的,便忍不住伺机而动,上赶着过去献殷勤的。

    那五房气氛如何异样尚且不提,此刻庄子里上上下下却在为着另外一件事忙碌着,便是为着此番祭祖做准备,平日里祭祖的流程是:先于头一日去给祖先坟上添土,以示家族人丁兴旺,繁荣昌盛。第二日便领着一众子孙前去拜祭,自古祭祖是件庄严肃穆的事情,十分庄重。

    只此番沈家祭祖却是在老宅子的祠堂进行,那沈家的祖宗们已于百年前便早早迁回了元陵那沈家的陵墓之,往年皆是在沈家陵墓或是与沈家的族人一同在元陵祠堂里祭奠。此番那沈国公沈太爷却是忽然想要来到曾经先祖们出生及下葬的初始之地进行祭拜。

    薛管家早早地便准备了祭品,酒水等一应东西,府里上上下下开始更换了饮食,穿戴的喜好。便是那沈毅堂这日也难得收起了平日吊儿郎当的性子,穿着一身简洁干净的青衣,神色严谨威严。

    这日一大早沈毅堂便起了,随那沈老太爷领着,与二房沈冲详,三房沈冲瑞,及各房的正房太太及子女一同参与,祭祖的仪式繁琐而冗长,所有人皆得保持庄严肃静,不可嬉闹追逐。

    伴随着司仪的唱词及吹奏唢呐的声音,得依次随着准备上烛,上香,由各房开始依次向祖宗鞠躬行跪拜礼,礼毕,进馔,巡献酒礼,跪拜,叩首最后敬读祭,焚献冥币纸钱等等。

    整个流程枯燥复杂,全然依照往日族里的仪式进行着,尽管此刻唯有沈家自家人在场,丝毫不曾怠慢。待到祭祀结束下来,那身衰体弱的三老爷沈冲瑞早已身体恍惚,踉踉跄跄了,连忙由着下人们送回院子歇息。

    后一行人随着到老夫人院子里一同用饭,直到饭毕,这场祭祖仪式才算真正结束。

    一时,那沈毅堂身子一松,便懒洋洋地往那椅子上一靠,只差没将双腿搭在桌子上了,嘴里长吁短叹道:“当真是累死个人呢。”

    又随手活动了下肩膀,仍觉得浑身上下疲乏得紧,便随手指着一旁的小丫鬟道:“还不过来帮爷捏会子肩,这点眼力劲都没有,还如何指望你们伺候好老夫人···”

    那小姑娘是新来的,不过十三四岁,还有些生疏胆小,猛地受到那沈毅堂的叱责,只害怕得不行,颤颤巍巍的过去伺候。

    老夫人瞪了他一眼,道:“你老子才刚走,你就这般没个正形,也不怕旁人瞧见了笑话。”

    沈毅堂笑嘻嘻道:“这里又没得旁人,太太又不是旁人,便是能让太太笑话几句,我也乐意听着。”说着便又对着身后吩咐道:“再上一点,力道再重点···”

    老夫人笑骂道:“你就贫嘴吧你!”又见那沈毅堂站了一天,确实劳累了,便也有些心疼,一时不忍多做叱责。只忽然想起了一茬,不漏痕迹的问道:“听说前几日你屋里的那个林氏身子有异,这会子没什么大碍吧?”

    沈毅堂闻言,嘴里的微笑稍稍赦住了,只不轻不缓地道:“她身子骨是有些不大好,前几日犯了胃疼的老毛病,不过这几日已无碍了,儿子替她谢过太太的关心。”

    老夫人听了只点了点头,又忽而语重心长道:“现如今你的性子也收了,在外又有稳当的当值,也算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了,只为何这后院却是···”老夫人不忍说下去,只满脸愁容道:“我儿现如今也是个这么大的人了,只你看老大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敬哥儿都能够满地撒欢的跑了,可到了你这里却是···”

    说到这里,老夫人叹了口气,道:“老婆子我也不知道还能够在这世上活上几个年头,便是你老子也是年纪一大把,半截身子骨没入黄土的人了,前几日还在与我唠叨,说虽是膝下儿孙满堂,却一个个都长大了,皆挨得远远地,显得冷清得紧,虽他嘴上不说,我却是知道的,只盼着你这头些给他生个胖小子出来才好呢!”

    沈毅堂听了,只垂下了眼皮子,道:“儿子屋子里的事情还频频劳得太太操心,实在是儿子不孝。”

    老夫人闻言抬眼看了沈毅堂一眼,只忽然道:“因知道你不喜,因此我这个做娘的一向纵着你,不愿插手你房里的事情,只是你看你屋里的正房苏氏常年不在,姨娘林氏身子又虚弱得紧,便是那个通房袭云伺候了你这么些年了肚里也不见任何动静,简直是没有一个可心的。此番瞧着我儿着实是委屈,为娘是看在眼里心疼在心啊!且再过些时日你便将赴往扬州将那苏氏接回,想必往后院子有个女主人帮忙打理着,定会顺心许多。”说到这里,老夫人忽然看向那沈毅堂的眼睛道:“往后定会越来越好的,届时为娘的在为你挑选一两个称心伶俐的在身边伺候可好?”

    沈毅堂听了只是一愣,道:“太太要为儿子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