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68节

作品:《斗春院

    晋哥儿见他认识自己的姐姐,一时惊讶,又有些高兴,顿时生出了几分亲近,只开心道:“叔叔,你认识我姐姐吗?”

    沈毅堂听到眼前的小娃娃唤他作为叔叔,一时脸上一抽,虽往日比眼前还要大上几岁的孩童换他一声叔父也并不为过,只不知为何,此时心却徒生有几分别扭,沈毅堂双手握拳置于嘴边轻轻咳嗽了下,对着晋哥儿道:“我自然认识你姐姐,你不是在找你姐姐么,我领你过去找她可好?”

    晋哥儿听到此话面上一喜,只随即又有些苦恼道:“可是祖母让我在外头等着她呢,若是瞧不见我,定会心急的,我要回去等着祖母···”

    沈毅堂见小家伙嘴里说着要回去等着祖母,心里分明是想要与他一同去寻姐姐,便觉得有些好笑,心道不愧是两姐弟,便是连着口是心非的脾性都生得一模一样,便对晋哥儿越看越顺眼了些。指着身后的杨大对着他柔声道:“我让这位叔叔去告知你祖母一声,就说你此刻正在姐姐那里玩耍,让祖母不必担忧,一方面你祖母可以放心,另一方面又可以找到姐姐,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第87章 夸赞

    沈毅堂派了杨大亲自去知会张婆子一声,杨大照着晋哥儿的描述倒也很找到了地方。

    晋哥儿原先随着一同前往到庄子里转过,对庄子里的环境并不算陌生,只以往都是随着大人们一道来的,很少像此次这般一个人转悠,这才一时不察迷了路,但是对外头的景致倒是熟悉得紧,几下便描述清楚了。

    杨大将事情一一告知,只那张婆子听了一时瞠目结舌,又见来人竟然是沈家五房老爷跟前最为得力的随从,便一时战战兢兢地道:“只我们家的小娃儿打小没见过世面,万一冲撞了主子可怎生是好啊···”

    那杨大素来面色冷淡,话语有些少,见此人乃是春生家的祖母,倒也难得耐着性子和睦的宽慰道:“婶子不用担忧,咱们主子爷向来和睦,此番瞧见你们家那小儿生得乖巧伶俐,便特允了带他过去寻姐姐,横竖有春生在一旁,您老不用担忧,待到了晚间自会随着春生一道回来了···”

    张婆子虽听他说得轻巧,到底心有几分发憷,只一时对着杨大道:“还烦请小哥照看一二···”又与之寒暄了一番,便匆匆地去与那陈相近送饭,只心没底,心道,得些回来与那林氏说道一声才好。

    却说这边沈毅堂领着晋哥儿往自个院子回,沈毅堂走在前头,后边的小厮见状立即眼明手的三两下抱起了晋哥儿跟随在后头。

    却见晋哥儿有些不好意思的一边挣扎一边道:“叔叔,你些放我下来,晋哥儿已经长大了,娘亲说往后得自己走,不许再让人抱着呢。”

    那小厮正欲劝说一二,便见前头的沈毅堂扭过头对他道:“他既然乐意自己走,便将人放下来吧。”

    又看向晋哥儿道:“嗯,不错,男孩子哪里就有那般娇弱,来,跟着爷后头走···”

    晋哥儿便从那小厮身上滑溜下来了,迈着小短腿跟在沈毅堂身后。

    只待那沈毅堂往前走了了几步,便见身后的小娃娃小胳膊小腿的跟着,他迈出一步,身后的小家伙得踏个两三步,委实缓慢得紧。

    沈毅堂不由放缓了脚步。

    晋哥儿见那沈毅堂在等着他,气喘吁吁地好不容易赶了上来,不由踮起了脚尖一把牵起了那沈毅堂的手,沈毅堂微微一愣,低头看着手里软乎乎的小肉手,一时有些怪异。

    当沈毅堂牵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孩童回到院子里的时候,里边所有人全都震惊了,纷纷目瞪口呆起来。要知道爷至今尚无子嗣,自从当年那回···总之,这个院子里是从未有小孩子出现过的,便是提都无人敢提及,尤其是这般大小的孩童。

    待后来渐渐回过神来,只一个个直稀罕的盯着瞧。

    那蝶艳瞧见了,心里头一噔,心道这个该不会是爷在外头的私生子吧,又仔细打量着眼前小孩子的眉眼,只觉得莫名有些熟悉,蝶艳心只咯噔一下,心里直发憷,嘴里却惊讶道:“呀,爷,这是哪家的小孩童,生得好生伶俐可爱啊。”

    沈毅堂笑着随口道着:“半道上捡回来的!”

    蝶艳闻言心下一松,又见此孩童眉眼生得秀气,虽他穿了一身男童的衣裳,嘴里却是故意逗弄着晋哥儿道:“小娃娃,你长得好漂亮啊,就像观音座下的散财童子一样好看,给姐姐说说看,你究竟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子啊···”

    晋哥儿一进院子,便瞧见里头莺莺燕燕的一群丫鬟婆子簇拥了上来,只心有些发突,他几时瞧见过这幅场面,不由拽紧了那沈毅堂的手。

    又瞧见里头女孩子的打扮个个肖像她的姐姐,便一时有些犯迷糊。

    见这个多漂亮的姐姐直围着他瞧着,只有些不好意思,又观前头打头的那个漂亮的姐姐一上前便过来掐他的脸,又问他是男孩还是女孩子,晋哥儿脸蹭地一下红了,满脸羞涩的道:“我可是男孩子哩···”

    说着便躲了那蝶艳的触碰,只双手抱着沈毅堂的大腿,嘴里无助的喊着:“叔叔,晋哥儿的姐姐呢···”

    沈毅堂眉毛一挑,往那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书房的窗子打开了,只瞧不见里头的人,沈毅堂弯腰一把将晋哥儿举了起来,笑着道:“待爷换了衣裳,这就带你去找姐姐!”

    一时便踏进了主屋,那蝶艳立即伺候着他换衣裳,旁边几个丫鬟见晋哥儿生得可爱,纷纷围在一旁逗弄着,又拿起碟子里的点心塞给他吃,问他叫什么名字,几岁了,晋哥儿与她们熟悉了些,便没有方才那么害怕了,只一一回答了,又非常有礼貌的挨个道谢,直把几个丫鬟们乐得心都化了。

    晋哥儿见那沈毅堂进了里头的屋子还未出来,便四下张望,见里头的几个姐姐的穿着打扮与春生有些相似,便挨个细细的打量,所有人的瞧遍了,只没有发现春生,晋哥儿便巴巴等着沈毅堂出来。

    一旁的小香桃听到他的名字唤作晋哥儿,一时觉得有些耳熟,只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早几日春生还在她耳边念叨来着,就是春生生辰那回,还只指着一个形怪状的面点小寿桃对着她道“喏,这个一眼便知道定是晋哥儿捏的”,香桃这便想起来了,直瞪着圆溜溜的眼盯着眼前的小萝卜头瞧着,见他果然生得与春生一模一样,便有些兴奋地问道:“你可是春生家的那个晋哥儿?”

    晋哥儿猛地听到有人提及春生的名字,一时激动,圆头圆脑的小脑袋直猛地一点一点的,道:“晋哥儿来找姐姐不小心迷路了,方才那位叔叔说知道姐姐在哪里,便带我过来了,姐姐,你也知道晋哥儿的姐姐在哪里么?”

    香桃听了顿时来了劲儿,道:“我当然知道,我这就领着你去找春生吧!”

    一时牵起了晋哥儿的手正欲往书房去,猛地瞧见那沈毅堂正大步流星的从里屋出来,便生生地止住了步子。

    沈毅堂对晋哥儿招了招手道:“来吧!咱们走!”

    晋哥儿看了眼沈毅堂,又看了眼香桃,果断了选择跟随了前者,却又聪明地对着后者甜甜的笑了一下。

    香桃嘟着嘴也想跟着前去凑热闹,却被蝶依一把扯了回来,道:“我的姑奶奶,你可得给我消停会儿···”

    屋子里一时静悄悄地,只目送着那沈毅堂牵着晋哥儿直往书房去了。

    却说春生早就听到了院子里的闹腾,这么大的阵仗,不用想便知除了那位爷回了还会有谁,只见这日的喧嚣格外大些,春生便往窗子口瞧了几眼,便见几个丫鬟正低着头围在了一块儿,也不知道在干嘛。春生只瞧了一眼,便很的收回了视线。

    这几日那沈毅堂皆未曾来过书房,得了闲便往那东厢房林姨娘屋子里去了,春生便觉得有些轻松,心道,这日只怕也不会过来,便自个忙活自个的去了。只没过多久,忽然听到外边有人奶声奶气的在喊着“姐姐···姐姐···”

    春生一愣,只觉得这道声稚嫩的声音分外耳熟,怎么瞧着有几分像是晋哥儿的?

    春生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里是爷的院子,晋哥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只待那声音越来越近,春生便站不住了,不由自主的往门口走去。下一刻,便见书房的门被从外边给一把推开了。

    春生瞧见那沈毅堂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只是他的手里还牵着一个半大的小萝卜头。

    春生瞪大了眼睛。愣在了原处。

    晋哥儿见到姐姐,异常激动,只欢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春生的双腿,高兴地唤着:“姐姐,姐姐,晋哥儿来看你啦!”

    春生许久才反应过来,只看了那沈毅堂一眼,又看向自个脚边的弟弟,良久,才艰难的问道:“晋哥儿是如何来的?”

    晋哥儿立即返过身子,伸出小手指着那沈毅堂道:“是叔叔领着我来的···”顿了顿,见了春生,瞬间化作了一小话唠,喋喋不休道:“晋哥儿方才瞧见了姐姐,只姐姐走得太,晋哥儿跟不上便迷路了,幸好遇到了叔叔,叔叔将我领了过来···”说着小孩学舌似的,不忘对着那沈毅堂夸赞道:“叔叔真是个好人!”

    沈毅堂听到此处只面上一抽,头一次受到小孩子如此直白的夸赞,只心里怪异的紧,不由假意咳嗽了几声,又见春生那小丫头看了过来,只觉得有些不自在,便又板着一张脸瞪了她一下,只连连往里走。

    春生只牵着晋哥儿来到沈毅堂的跟前,小声恭敬道:“奴婢多谢爷将奴婢走失的弟弟寻到了,只小孩子不懂事,怕冲撞了爷,奴婢先将弟弟送回去在回来伺候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