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69节

作品:《斗春院

    那沈毅堂却是看也不看春生一眼,只对着晋哥儿问道:“你可是愿意在这里待着?”

    晋哥儿好不容易见到了姐姐,自是不愿意走的,见姐姐要将他送回去,一时小脸直发愁,后又见那位叔叔问他愿不愿意待着,他自然是乐意的,可是又不敢不听姐姐的话,便满脸地纠结。

    沈毅堂见状,只对着晋哥儿招手道:“你过来,到爷跟前来!”说着便又侧眼瞟了春生一眼道:“你去给爷倒杯茶来吃!”

    春生一愣,嘴唇动了动,想要再说几句,却见那晋哥儿眼巴巴的瞅着她,到底心下一软,只轻轻地点了点头,便见晋哥儿心下一松,生怕春生反悔似的,速的往沈毅堂那里跑了过去。

    晋哥儿年纪虽小,到底还是有几分眼力的,知道这位叔叔定是个厉害的人物,竟然连姐姐都得听他的话,姐姐是他最喜欢的人,也是最怕的人,姐姐怕那位叔叔,他害怕姐姐,可是他并不怕那位叔叔啊,只要与叔叔相处好了,他便能够留在这里玩耍了,晋哥儿心里头贼头贼头的想着。

    而且,叔叔好像也乐意让他留下来。

    春生叹了口气,只退下去沏茶,待一回来便瞧见那晋哥儿竟然坐到了沈毅堂的腿上,嘴里软糯的道着:“叔叔,我出一道题给你猜猜看吧!”

    沈毅堂挑眉笑道:“哦,你要出题给爷猜?你说来听听···”

    只见晋哥儿狡黠一笑道:“叔叔,你可知‘玉不琢,不成器’的上一句是什么?”

    第88章 抚弄

    沈毅堂听到是这样一道题,倒是微微一愣。

    晋哥儿见连他都答不上来,只捂住嘴偷笑着,心道,原来竟然连叔叔也答不上来啊,顿时心好受些了。

    沈毅堂见状,只摸了摸鼻子,问晋哥儿:“这道题是你姐姐出来考你的吧?”

    晋哥儿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惊讶道:“叔叔,你是如何知晓的?”

    沈毅堂只挑了挑眉,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道:“你姐姐那么聪明,出的题自然不是常人能解的。”

    晋哥儿听到他夸赞自己的姐姐,比夸赞了自个还要高兴。

    春生听了却是脸一热。这哪里是什么高深的题目,分明是她捉弄晋哥儿的,听到那沈毅堂意味不明的拿来打趣,只觉得心老大不自在。

    又见那晋哥儿非常亲昵的坐在沈毅堂的腿上,一双小腿自在的晃着,心非常诧异,更多的却是让人忍不住惊骇。要知道那沈毅堂虽平日里瞧着眉梢带着笑,一副不着调的模样,看似温和亲近,实则身上带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场,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荣贵气,看似容易靠近实则难以接近,更何况如此亲近呢。

    且那沈毅堂乃世家大族的的公子哥,晋哥儿不过只是沈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乡野家生子,两人身份云泥之别,尊卑有分,便是道一句这样的家生子便是连给他提鞋都不配也并不为过。

    可是,此刻,却丝毫不见那沈毅堂脸上有任何的不屑,反而与晋哥儿两个相处和睦,看得出来,似乎晋哥儿难得入了他的眼呢。

    许是他曾经也有个孩子,若是平安长成也该有这般大了吧,春生心这样想着,心一时闪过一丝异样。

    春生将茶递给沈毅堂,恭敬的道了声:“爷,您要的茶,小心烫。”

    沈毅堂抬眼看了春生一眼,接过吃了一口。

    晋哥儿见到春生过来了非常高兴,知道姐姐不会送自己走了,一时便放开了,时而稀罕的指着案桌上的房四宝问春生这是何物,又拿着手里的九连环让沈毅堂教他玩。

    晋哥儿还未曾正经的习字,只林氏闲暇之际拿了笔墨教了练习自己的名字,春生偶尔教着背几首诗词,预备待到了今年下半年或是明年开春在教他,林氏道,晋哥儿现下还小,得有些童趣才好,是以并不曾拘着他,只在为人处世,礼仪尊卑方面多做引导。

    此番春生见晋哥儿活跃得厉害,权将书房当做自个家了似地,半点不怕生,缠着自己与那位爷问东问西,新的紧,叽叽咋咋地可高兴高兴坏了,她虽知道晋哥儿童真娇憨的的本性,到底怕一时聒噪冲撞了主子,便不漏痕迹的冲晋哥儿使了个眼色,却见平日里一向伶俐的晋哥儿此刻竟然丝毫未曾接受到她的讯息。

    反倒是那沈毅堂直直地看了过来,她一眼便望进了他的眼底。

    春生脸一红,只连忙低下了头去。

    晋哥儿喊了好几句,见那沈毅堂未作回应,一抬头,便见那沈毅堂直直的望着自己的姐姐,眼睛一眨不眨的,晋哥儿随着一同看了看春生,又看了看沈毅堂,歪着脑袋,小脸一阵迷茫。

    三个人都未出声,只觉得这一刻书房里的气氛怪异的很。

    春生不知为何心下有些发慌,直觉得强压着自己定了定神,只将眼睛抬了抬,张嘴道:“晋哥儿有些不懂事,奴婢怕吵着了爷,现下已到了爷午休的时候了,想必爷身子有些乏了,还是容奴婢将弟弟带下去吧。”

    沈毅堂直直看着春生,见她小嘴一张一合的低声说道着什么,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

    他已经许久未曾瞧见她像今日这般絮絮叨叨了,两个人处在一个屋子里一整日也说不了几句话,便是张嘴无非是他横眉竖目的说道一二,而她呢,只垂着头低头认错,看都不看上一眼。他自然是有些火气在里头的,只想冷着一张脸将她晾在一边,看她如何自处,却没想到反倒是成全了她,只觉得愈发自在了起来。

    沈毅堂心里气得咬牙切齿,真想将人一把捞过来狠狠地教训一二。

    最初是因着什么事情闹了脾气他都要忘记了,起先只要想起那丫头明面上乖乖巧巧的将他伺候得周周到到,可私底下却是对他不屑一顾,竟然如此的轻视蔑视他,自尊心作祟,他哪里受得住,只觉得怒不可止,真想一把撕碎了她,反正不过是个奴才,他心这样想到。可事情已然过了这么久,便是再大的愤怒也随着时间渐渐地淡了下来,这才反应过来,两人陷入了一种怪异的相处模之。

    他是主子,哪里有主子腆着脸主动和好的,他落不下这个脸面,却没有想到那个陈春生,小小年纪气性倒是不小,平日里的伶俐劲儿哪去了,当真是个榆木疙瘩,没瞧见他的脸色已经缓和了许多了么,若是旁的女子早就一脸谄媚的围了过来,使出浑身解数将他伺候舒坦了,哪里像她,半点眼力劲也没用,杵在那里闷葫芦一样,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当真是要将他气死了。

    他便也冷着一张脸,看谁能熬得过谁。却没想到自个气得心肝脾胃都发颤,对方半点事儿都没有。

    此番却瞧见就杵在自个跟前,一张小脸微垂着,低眉顺眼的,小嘴一张一合,声音柔软好听,比那晋哥儿还来得清脆酥软,沈毅堂面部的线条渐渐地柔和了起来。

    只又深深的瞧了春生一眼,淡淡地道:“无妨,难得今日这书房还有丝人气儿,晋哥儿深得我心,爷并不觉得闹腾,反倒觉得有趣。”说着便看着春生若有所思的道:“你若是觉得聒噪,便自个退下吧。”说着便又低下了头手把手的教着晋哥儿玩九连环。

    留下春生有些尴尬的立在原地。

    什么叫做她觉得聒噪,那是她的弟弟,她觉得亲近还来不及,哪里会觉得聒噪啊,不过是说的体面话,却未曾想,竟然拿着她的话来堵她的嘴。

    春生心一时不知作何感想。

    她一侧眼,就瞧见晋哥儿难得的兴致高昂,这样的兴奋与她待在一块是截然不同的,与她处在一块,晋哥儿是腻歪的,缠人的,非常的粘人欢喜。可是与这沈毅堂一起,晋哥儿眼里满是崇拜与信服,这分明有一种亦师亦友的感觉,是一种与女子间不同的男子间的相处方式。

    春生心有些讶异。

    又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向沈毅堂,毫无疑问,这本就是一个天之骄子,他的存在,便是注定要让人仰视的,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无论走到哪里,自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何况晋哥儿这样一个三岁的小孩童,自然从心底忍不住畏惧尊崇呢。

    春生见那沈毅堂在教晋哥儿解九连环,也并不是帮着他解,只是告知他“得将间的环一一解出来,便算成功了”,晋哥儿听到还有这一茬,小脑袋一愣,便跃跃欲试,这沈毅堂无非说了这样一句,又间或鼓励一二,两人其乐融融。

    一时无事。

    到底小孩子心性,玩兴大,瞌睡一来,也转眼能睡着了,沈毅堂身前的小家伙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直往前边的案桌上磕去,幸好他眼明手的用手掌一把接住,却见晋哥儿砸吧砸吧两下枕在他的手心里睡着了。

    沈毅堂几时遇到过这样的场面,从来只有旁人伺候他的份,哪里轮得到他伺候别人,若是放了其他小孩儿一早便被他甩到地上了,可是,此时此刻,他只浑身僵硬的保持着这样的动作,难得满脸的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