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72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与蝶依,香桃几个聊了会子,蝶依说话小心翼翼,生怕牵扯这类话题进去惹得她不,她心知却并不挑明,只装作不知情。香桃对晋哥儿问东问西,说得了闲要去找晋哥儿玩,几个人说道了许久,待听到外边有人唤蝶依,这才散去。

    只到了第二日,一大早,春生刚将书房打扫完,便听到外头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听着像是绣心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往书房这边来了,嘴里直唤道:“春生,春生,你在里头吗?”

    春生急忙应了一声,立即将书房的门打开了,一瞧,果然是绣心。

    春生见绣心喘息着,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心知许是有甚急事,便立即上前道:“绣心姐姐,可是有何急事不成?”

    绣心拉着春生的手道:“春生妹妹,老夫人院里的云雀姐姐在前头等着,说是老夫人寻你过去问话呢,你收拾一下随我来,莫要让云雀姐姐等着!”

    春生听了此话,心下一愣,随即心里渐渐地开始发沉。

    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老夫人派人来寻她过去问话,这可真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老夫人定是昨日听到了五房的动静,这才派人过来寻她的,只是这一遭过去是喜是忧还真不好说。

    诚然,尽管她与那沈毅堂现下并未怎么着,一来她并未被那沈毅堂收用,她不过是在书房伺候的三等丫鬟,这是事实。二来那沈毅堂也并未明着表态说看上她陈春生了,要将她抬做通房妾氏云云,这一切不过只是因着昨日那沈毅堂突然的举动而妄自猜疑造成的局面,老夫人不会全凭着这些猜忌便要怎样处置了她吧。

    春生心七上八下的,一时心没底,但也无法,只得跟在绣心姐姐后头随着去了。

    走到前后院子,只见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姑娘正站在了正方的厅子里,此人正是老夫人跟前的云雀,蝶艳正忙着给她倒茶。

    云雀是老夫人跟前的大丫鬟,穿了件藕粉色的褂子,外边套了件月牙白的背心,下边是一条米色的散花裙子,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身形高瘦,生了一张银盘脸,弯眉杏眼,一双朱唇,笑语嫣然。云雀面相美丽温和,谈吐温柔大方,一见便知定是脾性和善,让人心生好感。

    绣心领着春生走近,笑着与云雀招呼道:“云雀姐姐,人我给带来了,她便是春生。”又对着春生引荐道:“春生妹妹,这个便是老夫人跟前的云雀姐姐。”

    绣心本是老夫人院里出来的,是以与云雀本就相熟,两个关系看上去较为亲近,说话也亲切自然,无甚捧高踩低的虚礼。

    云雀的名讳春生自然是知晓的,她刚入府的时候便在世安苑瞧见过,便是后来也见过一两回,不过她当时乃是个跑腿的小丫头,并未曾与她说过话。春生立即上前了一步,朝着云雀福了福身子,强笑着打招呼道:“云雀姐姐。”

    云雀不漏痕迹的细细打量着春生,见眼前这女孩儿面上未施脂粉,却丝毫掩不住面上的绝色容颜,又观她小小年纪,气质沉稳,清新脱俗,云雀心微微赞叹,心道:好一个灵秀脱俗的女孩儿,难怪能够入得了爷的眼呢。

    这后院的事情皆逃脱不了老夫人的眼,昨日那五房院子里的动静,一早便传到了老夫人的耳朵里。

    按理说也并非多大的事儿,不过是爷带回了个小孩童,只那小孩儿恰好是书房里伺候的丫鬟的弟弟罢了,三个人在书房待了一下午,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么也不过是件细枝末节的小事,单看人如何想呢。

    只许是那五房现如今正房太太不在,空旷得厉害,私底下争斗得厉害吧。院里满是议论纷纷,直道爷瞧上了书房里伺候的小丫头陈春生,那陈春生小小年纪能耐倒是不小,竟日日缠着爷往书房里跑,一待便是一整日,日日如此。便是想得深远些,联想到早些时日的一些细枝末节,这无风不起浪,很便能够联想到了一块儿,云雀原本还有些心存疑虑,待这会子见着了本人后便愈加确定了。

    云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春生一番,便上前亲热的拉着春生的手,笑着道:“好妹妹,莫要与姐姐客气,此番姐姐过来寻你,只因老夫人过几日得去往那陵隐寺祈福,得需手抄写几份经书,老夫人无意间听闻你识段字,便让我领着你过去,兴许能够帮衬一二!”

    云雀这话说得客气,春生心知不过是场面上的说辞,要知道,若是老夫人需要有人帮衬着抄写经书,何须劳烦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只要老夫人需要,在这府里,可得排上一号长长的队伍呢。

    虽大部分丫鬟婆子并不识字,可是此番一同随行而来的不是还有各房几位小姐么,沈家的少爷小姐不分男女性别,到了年岁便请了夫子教学,沈家自古就注重墨,便也是靠着一副笔杆子起家的,是以沈家的少爷小姐个个是皆是精通墨,极富才情之人。这能为老夫人抄写经书原本就是一份体面的活计,便是一众小姐们也是力争着的,除了府里的小姐,便是老夫人跟前的这位云雀姐姐也是写得一手秀气的小楷呢,哪里就轮得到她陈春生啊!

    许是此番云雀过来,见惊动了整个院子,院里各个丫鬟皆跑了出来一探究竟,便是连那东厢房林姨娘屋里的寻欢、报喜也跑到了那廊下悄悄地探出头来张望,云雀见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这才特意这样说的。

    甭管这云雀说的话是真的事实,还是有意偏袒她的,春生到底是有些感激的,只低低道:“能够为老夫人效劳,乃是我的荣幸!”

    云雀满意的拍了拍春生的手,道:“如此,妹妹请随着我来吧,莫要让老夫人久等呢。”

    说着云雀便领着春生一同出了五房的东院,一直往老夫人住的北院去了。

    只待她二人走后,东院里的一群人这才渐渐地散去了,只有人立即回去禀告消息,有人满脸的疑惑不解,有人心存担忧,总之几经心思。

    一时无事!

    第92章 问话

    春生一路跟着云雀来到了北院,对这座庄子她自小熟悉的紧,很小的时候便跟着林氏一同在各个屋子里打扫过,北院里的陈设是最古朴最有韵味的,依稀还保留着百年前的装饰,便是后头修葺过几次,也是费力的保持原来的模样。

    院子较大,不过住满了人后便觉得拥挤了些,来来往往皆是穿红戴绿的丫鬟们,倒也显得热闹得紧。

    春生双手置于腹前,低着头跟在云雀后头走着,眼睛不敢随意乱瞟,云雀见她面色紧张,转过头来笑着对她:“妹妹莫要害怕,老夫人是这个世上最为和睦的,待会子进去后若是老夫人问什么答什么便是呢,定不会为难你的。”

    这云雀乃是老夫人跟前的大丫鬟,在老夫人院里伺候了七八年了,能够一步一步走到这个位置,想来定不会是个简单的,春生听到云雀这般说来,心下倒是松了口气,心道:能够在老夫人跟前侍奉这么多年,必是个察言观色的,想来对老夫人的脾性及作为熟悉的紧。

    既然云雀这样说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春生有些感激的冲云雀道:“多谢姐姐的指点。”

    云雀见春生一点便透,微笑着点头。

    只往前走了几步,春生忽然瞧见在往前头偏院去的小道上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人身形与春生有些相似,只比她丰满了些,便是行走的步调也极为相像,虽换了一身半新的裙子,但是春生一眼便认出来了,只心里头有些疑惑道:娘亲如何会在此处?

    待春生复又看过去,便见那身影已经拐进了一丛花木林,转眼便不见了身影。

    春生凝神打量着了片刻,以为是看错了,只心底伴着一抹疑惑一闪而过,心道,若是未曾记错的话,那偏院住的可是三老爷陈冲瑞?

    北院的正院,幽静闲适,佳木葱郁,几步便已到达。正院的门口有两个与春生年纪相仿的丫鬟候在门外,一个体态偏胖,穿了件桃红色的褂子。一个瘦些,个子略矮,年纪许是比春生大上两岁,穿了件淡蓝色的收腰裙。两个人穿得较为鲜艳,一眼瞧着便心情愉悦。

    见云雀来了,偏胖的那丫鬟远远地便迎了上来,瘦些的丫鬟站在院子的台阶上微笑着往这边瞧着,待看了两眼,便转身往里去了。

    胖些的丫鬟唤作环儿,瘦些的唤作菱香,环儿与春生一样,是世安苑的三等丫鬟,菱香是二等。因环儿与斗春院的绣心相熟,闲暇之际跑来找绣心玩耍过几回,是以春生与环儿有几分相熟。

    此番,环儿迎了过来,挽着云雀的手亲热道:“云雀姐姐,你回了,,老夫人在里头等着呢!”

    说着便又看了看春生,冲她眨了眨眼儿,只趁人不备之际凑到她跟前极的道了句:“爷也在里头呢!”

    春生听了,只心下一愣。

    屋子内,老夫人正歪在罗汉床上,一旁的莺儿手里拿着个美人拳一下一下的帮老夫人垂着肩,老夫人歪着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与人说着话,仔细一瞧,原来一侧的楠木交椅上坐着个闲适的身影,正在吃茶。

    沈毅堂是刚刚才过来的,他一早便随着老太爷到沈家的林园里走了一遭,老太爷身子骨健朗,围着林子走了一大圈,虽有些气喘吁吁,但是仍然精气神十足,后坐在一旁亭子里歇息时遇到个连话都讲不清的榆木疙瘩,老太爷竟一时来了兴致,与之畅聊了起来。

    沈毅堂觉得百无聊奈,便提前回了,他本欲是回自己院子的,一时路过老夫人的院子,便进来讨杯茶吃。

    只将将才坐下,便瞧见外头有个小丫鬟缓缓地走了进来,只凑到老夫人跟前小声的禀告道:“老夫人,云雀姐姐回来了。”

    老夫人闻言抬眼怪地瞧了沈毅堂一眼,只对着菱香点了点头。

    一时菱香微低着头便又出去了,沈毅堂端着茶杯随着往外看了一眼,便又转回了视线,只翘着二郎腿,继续懒洋洋地与老夫人聊笑道:“您可不知,那老头子身子骨硬朗着呢,哪里瞧着像是有七十岁的人呢!”